首页 > 安徽 > 其他
潘桂平与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2-10        

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合高新民三初字第00254

原告:潘桂平。

被告: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

原告潘桂平与被告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简称康桥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6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潘桂平及其委托代理人梁克秀、被告康桥公司委托代理人朱海秀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潘桂平诉称:2011423日,潘桂平与康桥公司签订《康桥养生保健加盟合同书》,按合同约定,康桥公司为潘桂平提供康桥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及康桥足疗保健项目的经营权,提供康桥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商号以及专有技术,免费向原告提供足疗技师20名,特许授权期限为5年,自2011423日起至2016422日止。合同签订后,潘桂平于2011517日付清加盟费用,当日带走足疗技师20名,但20名技师在潘桂平处工作不到2个月,找种种借口离开。潘桂平将此情况告诉康桥公司,康桥公司却对潘桂平不理不睬,导致潘桂平经营的足疗店无法经营,给潘桂平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潘桂平多次找康桥公司协商无果。潘桂平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解除潘桂平与康桥公司签订的康桥养生保健加盟合同;2、康桥公司立即退还特许经营权许可费13.5万元。

潘桂平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户籍证明,证明潘桂平主体资格。

证据二、《康桥养生保健加盟合同书》,证明潘桂平与康桥公司签订的合同内容。

证据三、收款收据,证明潘桂平向康桥公司支付加盟费13.5万元。

证据四、足疗技术补充申请及工资发放表,证明人员全部走后原告向被告提出补充人员申请。

康桥公司辩称:潘桂平与康桥公司签订的《加盟合同书》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主体适格;合同签订后,康桥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涉案员工流失纯属潘桂平自身原因造成。

康桥公司为支持其抗辩理由,提供如下证据:

证据一:1、商标注册证及商标许可使用合同;2、直营店证明(2个);3、足疗手法内部培训资料;4、照片。证明:康桥公司具备特许经营的注册商标、专有技术、企业标示、直营店等合法的经营资格。

证据二:1、费用支出明细及相关收据、收条、合同等;2、员工输出交接单。证明:康桥公司未给潘桂平输送技师产生的费用,并于2011517日向原告免费输送20名员工且潘桂平已经接收的事实。

证据三:江琼、陈桂华、刘俊、李刚四名技师的情况说明及视频资料(包括文字材料及光盘)。证明:潘桂平严重违约未给技师提供符合加盟合同约定的食宿条件导致技师流失的事实。

证据四:康桥公司与潘桂平、肖海冰的电话录音(包括文字材料及光盘)。证明:康桥公司在向潘桂平输出20名员工之后又于2011527日免费输送两名员工的事实;潘桂平未经康桥公司同意,擅自开除杨学珍及曹艳刚两名技师,并明确表示不用补充人员的事实。

经庭审,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和法院的认证如下:

康桥公司对潘桂平提供的证据一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根据加盟合同约定及商业特许经营的相关规定,潘桂平应当自行办理与经营相关的各种工商、税务等手续,但是潘桂平仅仅在怀宁市石牌大酒店内进行经营,没有办理相关合法手续。

对证据二、证据三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持异议,认为证据三证明了支付的仅仅是加盟费。对证据四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实际发放的工资低于合同约定的保底工资。

本院认为,康桥公司对潘桂平所举户籍证明、加盟合同、收款收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能够证明潘桂平与康桥公司签订涉案加盟合同的客观事实,应当予以认定;足疗技术补充申请及工资发放表系原件,康桥公司质疑其真实性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潘桂平对康桥公司提供证据一中的商标注册证认可是原件,对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直营店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直营店是由总公司直接经营管理的,达不到其证明目的;认为培训资料不是原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当事人没有收到过该资料,与本案无关;对照片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达不到其证明目的。

对证据二中的汽车租赁合同、发票、转账凭证及收条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达不到其证明目的;对员工输出交接单,确认员工输出交接单是原件,上面的签名是潘桂平本人所签。认为与原告没有关系,达不到其证明目的,转账凭证及收条与本案无关;

对证据三中江琼、陈桂华、刘俊、李刚四名技师的情况说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视频资料里的两个女子原告不认识,不是到原告处的技师。

对证据四中康桥公司与潘桂平、肖海冰的电话录音,认为有过上述通话,但是具体内容不记得,对于肖海冰录音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本院认为,康桥公司所举证据一中的商标注册证真实性应予认定,但该注册商标并不包含有关足浴项目的商品,与本案无关,故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证明、资料与照片与加盟合同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康桥公司具有一定的特许经营资源,对上述证据予以认定;证据二中的员工输出交接单系原件,该交接单与收据、收条、合同等之间形成证据锁链,能够证明康桥公司向潘桂平交付20名员工的事实,对上述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应予认定;证据三的情况说明及视频资料以及证据四中与与肖海冰的通话录音的性质系证人证言,证人应当出庭作证并接受询问,康桥公司并未向法院提出证人出庭作证的申请,且潘桂平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故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证据四中与潘桂平的电话录音,因未能证明是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可以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使用,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确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下列事实:

2011423,潘桂平(乙方)与康桥公司(甲方)签订《康桥养生保健加盟合同书》一份,合同分则第一章“授权条件”第一条申请成为“康桥足疗”连锁加盟企业的资格第(四)项约定:“遵守并承认康桥公司的特许经营模式、店面选址要求以及康桥公司的连锁加盟规章制度”;第二条潘桂平取得经营权的条件第(三)项约定:“承诺使用康桥公司统一的‘康桥足疗’品牌,同时服从康桥公司的管理”;第二章授权细则第二条特许授权地域:第(一)项约定“潘桂平应在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石牌大酒店专属区域内使用康桥公司授予的经营康桥足疗保健项目特许经营权利”;第三条加盟费及支付方式约定:“特许经营权许可费(加盟费用)人民币13.5万元,付款方式:现金。合同签订之日潘桂平缴付加盟定金人民币4万元,余款人民币9.5万元必须在合同签订后七日内付清。”该条款后手工补充如下文字内容:“带技师当日付清余款。”第四条合同期限约定:“本合同特许授权期限为五年;即2011423日起至2016422日止。”第三章康桥公司的合同义务第一条约定:“康桥公司为潘桂平提供康桥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及康桥足疗保健项目的经营权,提供康桥公司的商标使用权、商号以及专有技术。”第二条约定:“在加盟费付清7日后,康桥公司根据业务需要免费向潘桂平提供员工20名,其中管理人员:店面经理1名,店面部长1名为潘桂平服务,人员名单具体见《员工输出交接单》。”第五章潘桂平的合同义务第六条第(一)项约定:“潘桂平须严格遵循‘康桥’足疗技术规范,严禁擅自创改。遵从康桥足疗经营管理模式,按照‘康桥’风格设计装修,统一VⅠ形象,不断加强‘康桥’品牌建设,努力提高‘康桥’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第六章潘桂平的合同权利第二条第二款约定:“康桥公司为潘桂平提供康桥特有足疗按摩技术,并向潘桂平持续提供对于该技术的更新内容。”该合同后备注如下内容:“甲乙双方合作期间,因潘桂平原因导致人员流失,潘桂平责任自负。若确属康桥公司原因直接导致人员流失,康桥公司仅负责及时免费补充责任(在接到潘桂平人员流失书面通知后并经康桥公司调查核实,在7个工作日期限内及时免费补充,若未及时补充则按所缺技师工资标准的三倍给予补偿。)”。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因为后续输送技师的问题发生争议,潘桂平要求安排10名左右女技师,而康桥公司认为需要按照男女比例安排,协商未果后潘桂平遂诉至法院。

另查明,潘桂平分别于2011423日、2011517日向康桥公司支付了涉案加盟费,合计13.5万元,并取得加盖有“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两份,康桥公司确认已实际收取加盟费13.5万元。

庭审中,潘桂平确认其在员工输出交接单上签字,该交接单上显示:潘桂平于2011517日接收到康桥公司输出的员工20名。潘桂平陈述其在经营中实际使用的是“康桥良子足浴”。

本院认为:潘桂平与康桥公司订立的涉案加盟合同的性质应为特许经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合法有效。根据双方加盟合同的约定,康桥公司应履行同意潘桂平使用商标、商号以及康桥足疗保健项目品牌的合同义务。特许经营合同的本质特征在于特许人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被特许人使用,被特许人应当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使用特许人的经营资源,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合同。由于双方签订的加盟合同书提及技师问题,同时考虑到潘桂平想要实现的合同目的是通过技师的服务以实现加盟的商业价值,本案中,康桥公司向潘桂平提供的应是与足浴保健项目相关的、不可分离的经营模式以及由商标、商号、特有的足浴按摩技术在内的知识产权所组成的经营资源。而作为特有的足浴按摩技术,不应仅限于提供相应的技术资料,还应当通过专业技师的服务来直接体现。

根据双方的诉辩事由,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补充技师是否是康桥公司的合同义务。潘桂平主张康桥公司应当履行上述合同义务,康桥公司表示技师流失纯属潘桂平自身原因造成,公司不负有补充技师的义务。如前所述,通过技师服务而直接体现的足浴按摩技术属于经营资源的范畴,提供技师的形式无论是否免费,康桥公司都有义务将其特有的足浴按摩技术向被特许方完整、充分地提供,故该项内容应视为康桥公司的合同义务。综合本案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无法明确技师流失的具体原因,且不论何种原因导致技师流失,康桥公司作为一家为加盟店提供技术服务的企业,其都应当为被特许人提供指导和帮助,保证被特许人在特定经营模式下持续开展特许业务,故补充技师应为康桥公司的合同义务,因合同对于技师的性别比例并未作专门约定,康桥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补充技师或者补充技师到达潘桂平处被拒绝等情形,其行为应当构成违约。综上,康桥公司未按约定继续履行合同义务,潘桂平亦未能在康桥公司指导下继续开展特许业务,合同根本目的难以实现,潘桂平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根据本案特许经营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酌情确定康桥公司返还部分加盟费900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四)项、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潘桂平与被告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于2011423日签订的康桥养生保健加盟合同;

二、被告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潘桂平部分加盟费90000元;

三、驳回原告潘桂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100元,由原告潘桂平负担1000元,被告安徽康桥养生保健有限公司负担2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应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马箭
代理审判员    李楠
人民陪审员    姚灿

二〇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

        薄鹏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第九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九十七条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