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 > 植物新品种
安徽省创富种业有限公司与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1-12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合民三初字第00140

 

原告(反诉被告)安徽省创富种业有限公司。

被告(反诉原告)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

原告(反诉被告)安徽省创富种业有限公司(简称创富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简称云鑫研究所)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创富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康阳,被告(反诉原告)云鑫研究所法定代表人李云,委托代理人郑秀军、李彦宏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反诉被告)创富公司诉称,2010912日,创富公司与云鑫研究所签订了一份《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约定创富公司独家买断云鑫研究所选育的,于201069日申请植物新品种保护的小麦新品种“云鑫3-1的生产经营权;转让金额为人民币100万元,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后5日内首付20万元定金,定金到账合同生效,新品种审定编号公告后10日内付款50万元,余款于审定公告次年731日付清;云鑫研究所在品种审定公告前重新确定品种名称为“云鑫8号”;品种审定公告后,云鑫研究所负责新品种保护申请工作,并全权授权原告市场运作、维权和打假,按照创富公司预定的数量提供生产用原种。合同签订后,创富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20万元的定金。并于201111月在品种审定公告后支付了50万元转让款。20119月,云鑫研究所按照约定向创富公司提供了10万斤“云鑫3-1原种供其生产。2012年4月28,由于小麦新品种“云鑫3-1已经通过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实质审查,导致该品种市场价值提升,云鑫研究所致函创富公司要求解除《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并将创富公司支付的50万元转让款退还。创富公司于20125月复函云鑫研究所,对其解除通知提出异议并将退回的该款重新支付。2012710日,创富公司再次复函云鑫研究所,提出双方间的合同已经生效并实际履行,云鑫研究所要求解除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要求继续履行。创富公司认为,云鑫研究所要求解除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云鑫研究所2012428日的解除《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通知无效;双方继续履行《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

本诉被告(反诉原告)云鑫研究所辩称,因创富公司不履行合同,致答辩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故云鑫研究所通知创富公司解除协议,该解除通知已经生效。创富公司2011年向云鑫研究所预定了30万斤育种家种子,但实际上只购买了10万斤,同时创富公司也没有预定2012年的育种家种子,而云鑫研究所在2012年生产了200万斤育种家种子,创富公司不履行行为给云鑫研究所造成了巨大损失。因创富公司的上述违约行为,致使云鑫研究所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故云鑫公司将创富公司支付的50万元退还。“鑫麦8号”(即“云鑫3-1,下同)适宜推广的区域为淮北区(不含沿淮),但合同中并没有约定推广区域,缺少合同的必备条款,导致创富公司在怀远县办理种子生产许可证违法的事实发生。基于上述理由,云鑫研究所为了对科研成果负责、对农民负责,多次要求创富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但创富公司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云鑫研究所依法发出解除通知解除合同,符合法律的规定。另外,创富公司在诉状中的陈述不属实,云鑫研究所发出解除通知是因为创富公司没有购买原告的20万斤种子,也没有预定2012年的育种家种子,并不是涉案品种价值提升,并且创富公司的种子生产能力不够强大,云鑫研究所不愿意与其继续合作,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创富公司的本诉诉讼请求。

反诉原告(本诉被告)云鑫研究所反诉称,云鑫研究所与创富公司签订的《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中约定了云鑫公司保证每年按照创富公司事先预定数量提供育种家种子,创富公司于201187日确定向云鑫研究所购买30万斤,但实际上只购买了10万斤,造成了云鑫研究所20万斤的小麦种子的损失,且该公司未预定2012年的育种家种子,上述事实表明创富公司根本违约,云鑫研究所已经于2012428日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合同已经解除。故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创富公司赔偿云鑫研究所品种费损失、201120万斤种子损失、2012年应预定但未预定的30万斤种子损失、诉讼维权费用等合计63.4万元;创富公司已经支付的定金不予退回。

反诉被告(本诉原告)创富公司辩称,创富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了义务,创富公司独家买断了“云鑫8号”的生产经营权,有权根据市场情况自行安排生产经营,云鑫研究所应当为创富公司生产经营提供必须具备的条件。云鑫研究所的反诉请求主观臆断,无事实法律依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云鑫研究所的反诉请求。

创富公司为支持其本诉请求,提供了下列证据:

1、《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证明双方就“云鑫3-1新品种生产经营权转让的权利义务。

2、付款凭证3张,证明创富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付款义务。

3、售种发票,证明云鑫研究所按约定向创富公司提供原种。

4、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公告(第9号),证明“云鑫3-1小麦新品种于2011年11月24通过审定。

5、品种权申请公告,证明“云鑫3-1于2010年6月9申请新品种保护。

6201231日品种权事务公告(总第76期),证明小麦新品种“云鑫3-1名称变更为“云鑫8号”,两者为同一品种。

7、云鑫研究所于2012428日给创富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的函,证明云鑫研究所提出解除合同的事实。

8、创富公司于2012515日给云鑫公司的复函,证明创富公司对云鑫研究所解除合同提出异议的事实。

9、创富公司、安徽事茂律师事务所函,证明创富公司对云鑫研究所解除合同的通知再次提出异议。

云鑫研究所对创富公司证据1、证据2、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双方合同约定的名称是“云鑫3-1,而审定的品种是“鑫麦8号”,两者并非同一品种。在品种权没有得到授权之前进行打假维权的约定是违法的约定,合同没有有效期,云鑫公司转让的只是经营权而非全部的权利,预定育种家种子是创富公司的义务,且创富公司只支付了20万元的定金,还有80万元没有履行,在20111123日创富公司支付50万元时,品种尚未审定,云鑫研究所将此款退回,2012年创富公司第二次付款时,应该一次性支付80万元而不是50万元,协议的第七条约定违法,创富公司预定了30万斤育种家种子,但实际只履行了10万斤,创富公司并没有履行合同义务。云鑫研究所对创富公司证据4、证据5、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20111124日是审定公告时间,而非审定时间,品种权公告是品种权申请受理公告而非保护公告。云鑫研究所对证据7、证据8、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上述证据证明了云鑫研究所向创富公司发出解除通知的事实,通知到达后协议解除,创富公司是否提出异议都是无效的。

云鑫研究所为支持其本诉抗辩理由,提供了下列证据:

1、云鑫研究所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人身份证明书,证明其为合法经营的主体。

2、《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证明双方之间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创富公司有义务购买育种家种子,但因创富公司没有按约定履行义务,导致合同解除。

3、安徽省农业委员会的审定公告(第9号)及审定证书,证明云鑫研究所的“云鑫3-1(“云鑫8号”)小麦新品种是201187日通过审定,20111110日取得了审定证书以及该品种的生态类型,协议中没有这方面的约定。

4、售种发票存根及证人证言两份,证明创富公司在2011年订购了云鑫研究所30万斤育种家种子,但实际只履行了10万斤,云鑫研究所有权解除合同。

5、《涡阳县优质麦粮补项目区万亩超高产示范区良种生产协议》及证明两份,证明云鑫研究所在2012生产育种家种子200万斤供2012年秋季繁殖推广的事实,但创富公司没有预定2012年的育种家种子。

6、安徽省农村合作社金融业务委托书、银行凭证及交易回单,证明创富公司没有履行合同义务,云鑫研究所未收取50万元生产经营权转让费。

7、(2012)皖涡公证字第0885号公证书及EMS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证明云鑫研究所于2012428日向创富公司发出了解除合同的通知,通知到达后合同解除。

8、创富公司于2012513日给云鑫研究所的复函、《小麦新品种使用权转让协议》草稿各一份,证明双方签订的原协议已经解除,双方就是否建立新的合作关系进行协商,云鑫研究所在新的协议草稿中并没有增加转让费。

9、创富公司于2012515日发给云鑫研究所的便函,证明创富公司收到了解除合同通知。

10“云鑫8号”授权书及申通快递详情单,证明创富公司购买10万斤育种家种子,协议已经解除的事实。

11、创富公司与安徽事茂律师事务所的函,证明合同不因对方提出异议而当然解除。

12、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小麦良种采购项目竞争性谈判成交公告,证明创富公司没有参与政府2012年小麦种子采购项目,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

13、因本案诉讼支付的合理费用票据,证明创富公司违约给云鑫研究所造成5万元损失。

创富公司对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质证如下:

创富公司对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对证据2、证据3、证据4的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创富公司没有预定2012年的种子是事实,品种审定公告可以反映品种适宜的生产区域、品性等,在创富公司获得品种生产经营权后,如何实施生产经营,是创富公司自己的事情,没有经营范围不是合同瑕疵,更不是合同解除的条件。创富公司对销售发票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创富公司2011年预定30万斤种子的事实,如果用30万斤种子进行繁殖,能够生产出1000万斤种子,这对于刚刚审定的品种来说,是不可能实现的销售目标,预定30万斤种子不符合种子生产经营的实际情况,因此,云鑫研究所的陈述与客观事实不符。创富公司对证据5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创富公司2012年要购买30万斤种子。创富公司对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认为该证据恰恰证明了创富公司履行合同义务的事实。创富公司对证据7、证据8、证据9、证据10、证据11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证明了云鑫研究所解除合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证明合同解除。创富公司对证据12的关联性有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创富公司对证据1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部分损失费用让创富公司负担于法无据。

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分析认证如下:

云鑫研究所对创富公司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上述证据证明了双方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及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本院予以采纳。云鑫研究所对创富公司证据4、证据5、证据6的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证明了涉案新品种经审定的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予以采纳,品种审定行为作为国家行政管理机关的行政授权,应当以授权公示日期为发生法律效力的时间,故涉案品种审定时间应以20111124日为准。创富公司证据7、证据8、证据9证明了创富公司就合同解除提出了异议,云鑫研究所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予以采纳。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6与创富公司提供的证据相同,本院对此认证意见与前述相同。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1创富公司对其无异议,予以采纳。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5、证据12虽可证明云鑫研究所在2012年生产小麦种子,创富公司没有参加2012年政府粮种采购的事实,但因双方在合同中并没有约定创富公司应承担上述合同义务,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7、证据8、证据9、证据10、证据11证明了双方就合同是否解除事宜通过函件往来进行磋商,双方就合同应否解除发生了争议,与本案有关,予以采纳。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据13可以证明其因本案诉讼发生了律师代理费及差旅费的事实,但我国现行法律没有规定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合同纠纷案件的败诉方承担胜诉方的律师费及诉讼的差旅费,上述证据与本不具有关联性,不予采纳。

根据上述采纳的证据,本院确认下列事实:

2010912,创富公司与云鑫研究所签订了一份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约定创富公司以转让金额人民币100万元的价格,独家买断云鑫研究所选育的小麦新品种“云鑫3-1的生产经营权,付款方式为合同签订后5日内首付20万元定金,定金到账合同生效,新品种审定编号公告后10日内付款50万元,余款于审定公告次年731日付清,云鑫研究所在品种审定公告前重新确定品种名称为“云鑫8号”,品种审定公告后,云鑫研究所负责新品种保护申请工作,并全权授权原告市场运作、维权和打假,按照创富公司预定的数量提供生产用原种,甲方保证每年按乙方事先(头年9月份)预定的数量提供育种家种子,并争取在2010-2013年分别提供该品种的混系、纯系,以提高种性,延长该品种在生产上的应用效用,原则上生产用原种2/市斤,纯系3/市斤。2010913日,创富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的云鑫研究所账户转账支付了20万元定金。2010111日,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第6期(总第68期)品种权申请公告载明“云鑫3-1植物新品种权申请日为2010年6月9,公告日为2010年11月1,申请人为云鑫研究所。20119月,创富公司以2/斤的价格,从云鑫研究所处购买了10万斤“鑫麦8号”繁殖材料,支付了20万元种子款。20111123日,案外人赵玉梅以银行卡转账的方式,向合同约定的云鑫研究所账户转款50万元,双方对此款用于履行合同价款的事实不持异议。20111124日,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作出四届七次、四届八次会议审定通过品种公告,“鑫麦8号(云鑫3-1)”名列其中。201231日,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品种权事务公告(总第76期)载明,云鑫研究所将“云鑫3-1品种名称变更为“鑫麦8号”。2012419日,云鑫研究所将创富公司支付的50万元转让款退回。2012424日,创富公司委托案外人赵玉梅再次将50万元新品种转让款转入合同约定的云鑫研究所账户。2012428日,云鑫研究所向创富公司法定代表人赵玉廷发函称:“贵公司没有按照我们双方签订的合同去履行义务,合同已经解除,如想合作,请于201255日之前来签合同”。2012515日,创富公司复函云鑫研究所,认为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已发生法律效力,创富公司将继续履行合同条款,没有必要重签或改变合同条款,创富公司已经独家买断了“云鑫3-1(“鑫麦8号”)品种生产经营权,云鑫研究所不得以任何形式再授权他人。2012521日,云鑫研究所再次将创富公司支付的50万元转让款退回。2012710日,创富公司与安徽事茂律师事务所再次发函给云鑫研究所,强调不解除合同。创富公司认为,云鑫研究所要求解除合同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双方应继续履行合同,故诉讼来院。诉讼中云鑫研究所提出反诉,认为创富公司没有收购201120万斤种子,没有订购2012年种子,给其造成重大损失,致使其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存在根本违约行为,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已经解除,请求创富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63.4万元,定金不予退还。

本院认为,创富公司与云鑫研究所签订的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是双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基础上达成的,意思表示真实,其内容符合我国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为合法有效的合同。创富公司根据合同的约定支付了合同定金20万元,转让费50万元,此后云鑫研究所无正当理由,将该50万元的转让款退回,拒绝接受履行,此拒绝接受履行行为不影响创富公司履行合同主要义务的法律事实认定。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第6条约定“甲方保证每年按乙方事先(头年9月份)预定的数量提供育种家种子……”为规定云鑫研究所的合同义务条款,从该条款中无法确认创富公司有预定并购买云鑫研究所生产的种子的义务。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创富公司于20119月从云鑫研究所处购买了10万斤种子,符合该项合同条款的约定,但云鑫研究所认为创富公司未收购其承诺收购的2011年度剩余20万斤种子,亦未预定2012年度云鑫研究所预测的30万斤种子,给其造成损失,根本违约的反诉意见,因合同中未约定每年种子收购数量,云鑫研究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为传来证据,无其他证据相互佐证,本院无法认定该事实,对云鑫研究所的反诉事实及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创富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了合同主要义务,但云鑫研究所的拒绝接受履行行为,导致尚余80万元合同转让款未能实际支付云鑫研究所,创富公司对此并无过错。云鑫研究所发函提出解除合同后,创富公司在法定的期限内及时提出异议,不同意解除合同,现其向本院提出确认合同不解除并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云鑫研究所要求解除合同的其它事实和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款、第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九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与安徽省创富种业有限责任公司继续履行双方于2010912日签订的小麦新品种“云鑫3-1生产经营权转让协议。

二、驳回反诉原告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的反诉请求。

本案本诉案件受理费138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0140元,均由亳州市云鑫麦豆研究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王 怀 庆

              

 

0 一二年 十 月 三十 日

 

 

           徐 基 亮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第一款

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第四十五条第一款

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第九十六条第一款

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