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安徽 > 植物新品种
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与合肥三丰种子有限公司、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监利分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1-12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合民三初字第00050

 

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合肥三丰种子有限公司。

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

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监利分公司。

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强公司)与被告合肥三丰种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丰公司)、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粒种公司)、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监利分公司(以下简称一粒种监利分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新强公司委托代理人马青松,被告三丰公司委托代理人王孝令,被告一粒种公司、一粒种公司监利分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贺飞、万世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新强公司诉称,201071日,农业部授予原告新强公司“新强8号”杂交水稻植物新品种权(简称涉案品种权),新强公司现为涉案品种权的权利人。2011年,新强公司曾就三丰公司以“一丰8号”的名义包装“新强8号”种子销售的侵权行为,诉至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原告发现三被告仍然生产并以“一丰八号”名义包装销售“新强8号”种子。原告认为,三被告未经许可,擅自以“一丰八号”名义包装、生产、销售“新强8号”种子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植物品种权的侵害,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共同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并销毁侵权种子及其繁殖材料。

被告三丰公司辩称,三丰公司从未生产、包装、经营过“一丰八号”,也没有授权他人生产经营,三丰公司对原告所陈述的事实毫不知情,如果被控侵权种子的包装上印有三丰公司的商标及其企业名称等内容,三丰公司保留追究行为人侵权责任的权利。

被告一粒种公司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辩称,原告起诉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依据安徽荃银欣隆种业有限公司财务资料,并非原告的财务资料,该赔偿请求不能成立。被告一粒种公司及其监利分公司销售涉案被控侵权种子得到了三丰公司的书面授权,如确系侵权,答辩人也是受害者。法院的检验报告形式不合法,认定被控侵权产品构成侵权证据不足,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原告新强公司、被告三丰公司、一粒种公司工商登记信息,证明本案当事人的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2、“新强8号”植物新品种权证及年费缴纳凭证,证明原告是涉案植物新品种的品种权人,原告依法缴纳了新品种年费,该品种权现处于有效状态。

证据3、涉案侵权种子“一丰八号”种子实物照片4张,证明两被告生产销售的涉案侵权种子实际上就是“新强8号”。

证据4、原告委托鉴定的鉴定报告,证明被告销售的“一丰八号”就是“新强8号”

证据5、一粒种监利分公司及个体工商户郭亮的工商登记查询信息,证明被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郭亮销售涉案侵权种子的事实及主体资格。

证据6、郭亮销售侵权种子的付款凭据一张,证明一粒种监利分公司向郭亮销售涉案侵权种子,郭亮零售涉案侵权种子,在种子的包装上印有被告一粒种公司及三丰公司的企业名称。

证据7、杂交水稻代制合同、补充协议、付款凭证、种子定价补充协议、结算报告、经销协议,证明2011年底原告的“新强8号”种子收购价格为每公斤21元,对外销售价格是每公斤41元,种子的结算利润为每公斤20元。

证据8、法院调查笔录及现场保全的被控侵权实物,证明被告生产、销售涉案被控侵权种子的事实。

证据9、法院委托鉴定的检测报告,证明经法院委托鉴定,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一丰八号”实际包装的是“新强8号”,三被告的侵权事实成立。

被告三丰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无异议,对原告证据2有异议,认为原告提供的品种年费收据为2011年度收据且为复印件,当庭提供的2012年收据为原件但超过了举证期限,不同意举证,对原告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上述证据都是原告单方的行为,无法证明其真实性。三丰公司对原告证据5无异议,对原告证据6持有异议,认为购买行为是原告单方行为,发票与实物无法对应,不能证明三丰公司参与了生产经营,证据7为荃银欣隆供公司的内部财务资料,不是原告的财务资料,真实性无法确认,证据8没有证明力,证人没有到庭作证,郭亮的调查笔录没有郭亮的签名。对证据9不持异议,鉴定费用为荃银欣隆公司支付,与本案无关。

被告一粒种公司及被告监利分公司对原告证据1无异议,对原告证据2中品种权证书无异议,对缴费凭据原件复印件不一致有异议,对证据3、证据4、证据5、证据6、证据7、证据8同意三丰公司的质证意见,对证据9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的形式要件有异议,认为鉴定结果为“一丰八号”与“新强8号”为相同或极近似品种,这恰恰证明了被控侵权产品不构成侵权。

被告三丰公司为支持其抗辩理由,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三丰公司商标注册证,证明三丰公司有了新的商标,不再使用原“三河四子”商标。

证据2、三丰公司2010年产品包装。

证据3、三丰公司2011年产品包装。

上述证据共同证明三丰公司已经不再使用涉案被控侵权产品上的包装。

原告新强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

一粒种公司及其监利分公司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

一粒种公司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提供了授权委托书一份,证明三丰公司于2010年授权一粒种公司在湖北荆州包装销售“一丰八号”的事实。

原告新强公司认为该证据的真实性无法判断,不能证明一粒种公司对侵权行为不知情。

被告三丰公司认为,该证据是2009年三丰公司与一粒种公司合作时提供,当时要求一粒种公司包装“一丰八号”销售,而不是“新强8号”,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庭审中,本院出示了在一粒种监利分公司经营场所证据保全的“一丰八号”宣传资料,新强公司对此不持异议。三丰公司对此证据亦不持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与三丰公司无关。一粒种公司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对此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认为没有三丰公司的授权,是不可以包装销售的。

庭审中,本院当庭释明,要求被告一粒种公司在庭后一周内提供证据证明其“一丰八号”包装的合法性,但一粒种公司未提供。

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分析认证如下:

原告提供的证据1、证据5,三被告对其不持异议,上述证据证明了两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予以采纳,原告证据22012年年费收据,为诉讼中产生的证据,不符合超过举证期限、证据失权的法律要件,上述证据证明涉案品种权的权利人为原告,品种权的效力状态,原告当庭提供了证据原件,本院予以采纳。原告提供的证据3、证据4、证据6与证据8、证据9相互印证,本院确认上述证据的证明力。原告提供的证据7为案外人安徽荃银欣隆种业公司的财务资料,证明了原告生产、销售“新强8号”所获取的利润,该证据虽不能直接证明被告销售涉案侵权产品所获取的利润,也不能证明原告因侵权行为遭致的实际经济损失,但可以作为本院酌定侵权赔偿数额的参考,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原告提供的证据8为本院调取的被控侵权产品样品及调查了解的事实,被调查人的陈述及现场获取的证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纳。证据9为鉴定结论,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前往农业部调取了“新强8号”备案标准种子,并将该标准种子与原告提供的经公证保全的涉案被控侵权种子,委托四川省种子质量监督检验站对其一致性进行鉴定,鉴定机构具有相应的技术检测水平,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纳。原告提供的证据9中的鉴定费用6000元,三被告虽提出异议,但本院委托鉴定并由案外人安徽荃银欣隆种业有限公司代付8000元的事实客观存在,在本案中涉及三份样品鉴定,按照鉴定单位每份鉴定收取2000元的标准,本案涉及鉴定费用共计6000元。被告三丰公司提供的证据,及一粒种公司提供的授权委托书,虽可证明被告之间有授权包装“一丰八号”的事实,但不能证明三丰公司授权一粒种公司以“一丰八号”的名义,生产、包装、销售“新强8号”种子。

根据上述对证据的认定,本院确认下列事实:

涉案植物新品种“新强8号”(品种权证号:20103153)于201071日经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授权,品种权人为原告新强公司。20123月,原告发现被告湖北一粒种监利分公司销售的“一丰八号”水稻种子,侵害了其“新强8号”植物新品种权,即从案外人郭亮处购进了涉案被控侵权种子四袋,经原告委托鉴定,确认该“一丰八号”种子为“新强8号”后,向本院提起诉讼。诉讼中,原告申请法院对被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的经营场所进行证据保全,对案外人郭亮、孟凡龙及其经营场所调查取证,现场分别取得涉案被控侵权种子样品各一袋及宣传资料。经被告一粒种公司公司辨认,确认涉案被控侵权种子为一粒种公司生产、包装、销售的种子。诉讼中,本院就鉴定机构的选择,征询了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双方同意由法院指定鉴定机构。本院委托四川省种子质量监督检验站对涉案被控侵权“一丰八号”种子,与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备案的“新强8号”标准种子的一致性进行DNA检测,检测结论为,编号为121661216712168的三份“一丰八号”待测样品与对照样品“新强8号”标准种子在24对核心引物上未检测出存在差异的位点,判定为相同或极近似品种。原告委托案外人安徽荃银欣隆种业有限公司支付鉴定费6000元。庭审中,原告提供证据证明其经营的“新强8号”种子的利润约为每斤10元。被告一粒种公司、一粒种监利分公司未就涉案被控侵权种子包装的合法性提供证据证明。

另查明,一粒种监利分公司为一粒种公司于201010月设立的分支机构,领取了营业执照,注册资金为0元, 经营范围为不再分装的包装种子销售,经营期限为长期。

本院认为,原告新强公司对“新强8号”依法享有的植物新品种权受法律保护。未经品种权人新强公司允许,任何单位、个人不得生产、繁殖,不得以任何品种名称、包装销售“新强8号”种子。案外人郭亮、孟凡龙、被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销售的涉案“一丰八号”水稻种子,由被告一粒种公司生产、包装,该“一丰八号”水稻种子经本院委托四川省种子质量监督检验站进行DNA检测,与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备案的“新强8号”标准种子在24对核心位点上一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行业标准NY/T1433-2007,被控侵权种子“一丰八号”与涉案品种权“新强8号”为同一品种,故被告一粒种公司以“一丰八号”品种名称,包装“新强8号”种子销售,被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销售该侵权种子,侵犯了原告新强公司“新强8号”植物新品种权,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鉴于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一粒种公司及其监利分公司的侵权获利,亦未就该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实际损失提供证据证明,本院参考被告一粒种公司及其监利分公司侵权的性质、情节、范围,参考郭亮、孟凡龙陈述的销售数量、利润等因素,综合考虑酌定被告一粒种公司赔偿原告新强公司的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被告一粒种监利分公司为领取营业执照的非法人单位,注册资金为0元,其侵权行为法律后果由一粒种公司承担。涉案侵权产品包装中虽标注了三丰公司的企业名称及商标,但原告未举证证明三丰公司实际参与了涉案侵权产品的生产经营,被告一粒种公司虽提供证据证明三丰公司曾授权其分包“一丰八号”种子,但该证据不能证明三丰公司授权其以“一丰八号”的名义,生产、包装、销售“新强8号”种子,故原告要求三丰公司承担连带侵权责任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告请求判令三被告销毁涉案侵权产品、繁殖材料的诉讼请求,因其未举证证明三被告现存有侵权种子及繁殖材料,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九)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条、第四条、第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监利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对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新强8号”植物新品种权的侵犯;

二、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一次性付清;

三、驳回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其它诉讼请求。

若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8800元,原告合肥新强种业科技有限公司负担1800元,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负担7000元,鉴定费6000元,由被告湖北一粒种种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王怀庆

 

0 一二 年 十 月三十一日

 

 

            徐基亮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   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七)赔偿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人民法院受理的植物新品种纠纷案件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九) 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纠纷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

第一条第一款   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以下称品种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认为植物新品种权受到侵犯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二条第一款  未经品种权人许可,为商业目的生产或销售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或者为商业目的将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重复使用于生产另一品种的繁殖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侵犯植物新品种权。

第三条  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涉及的专门性问题需要鉴定的,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的有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鉴定人鉴定;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有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鉴定人鉴定。

没有前款规定的鉴定机构、鉴定人的,由具有相应品种检测技术水平的专业机构、专业人员鉴定。

第四条  对于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涉及的专门性问题可以采取田间观察检测、基因指纹图谱检测等方法鉴定。

对采取前款规定方法作出的鉴定结论,人民法院应当依法质证,认定。

第六条第一款  人民法院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的规定,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第三款  依照前款规定难以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侵权的性质、期间、后果,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的数额,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被侵权人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