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 > 技术合同
宝纳资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 梅秀泉技术合作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03-20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高民终字第348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宝纳资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贾文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谢安平,北京市万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辉,北京市万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梅秀泉,男,汉族,19××年×月×日出生,住所地×××××。     
    委托代理人王艺,北京市中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伟,男,回族,19××年×月×日出生,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研发中心主任,住所地×××××。     
   上诉人宝纳资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宝纳公司)因技术合作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73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8月13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9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宝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谢安平、王辉,被上诉人梅秀泉的委托代理人王艺、谢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1996年8月22日、2002年10月18日和2003年12月25日,梅秀泉分别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一种可控光生物降解聚烯烃树脂母料及其制备方法”、“氧化法全棉秆造新闻纸浆及其制备方法”和“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方法”三项发明专利申请,并获授权。
    2004年8月20日,中宝纳资源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宝纳公司)与梅秀泉签订了《氧化法清洁制浆技术合作合同书》(简称《技术合作合同》)。该合同的附件二系中宝纳公司与梅秀泉于同日签订的《注册资金出资协议》(简称《出资协议》),附件三系中宝纳公司与梅秀泉于同日签订的《氧化法制浆专利技术山东产业化示范工程协议》(简称《示范工程协议》)。
    2004年8月30日,香港宝纳资源有限公司接受中宝纳公司的指定,向梅秀泉汇款122 150美元作为技术入门费。中宝纳公司确认该笔款项按汇款当天外汇牌价折合人民币100万元。
    2005年6月10日,北京秀水生态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秀水公司)依法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300万元。北京秀水公司章程载明梅秀泉与中宝纳公司各出资人民币150万元。
    2006年2月13日,中宝纳公司的王效富出具借条,内容为“今借氧化法制浆工艺主要设备图集壹本”。
    2006年3月15日,北京秀水公司召开工作会议。同年6月30日,东营秀水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简称东营秀水公司)依法成立,法定代表人王效富。
    2007年12月24日,中宝纳公司变更名称为宝纳公司。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宝纳公司与梅秀泉签订的《技术合作合同》及其附件《出资协议》、《示范工程协议》、《氧化法制浆专利技术国际实施意向书》(简称《实施意向书》)应属有效,各方均应依约履行。
    根据《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约定,双方约定的合作方式应为梅秀泉提供技术,宝纳公司提供资金。同时该合同第九条系涉及入门费收取的专门性条款,综合其第1、2款的约定,100万元入门费应属于梅秀泉交付中试工艺流程、设备选型和设备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以及一套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等四项技术资料的对价,而非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时应承担的违约金,因此梅秀泉的相关主张成立,予以支持。
    梅秀泉提交了2004年12月13日由贾文成、梅秀泉、谢伟、王慧、何剑五人签署的《资料清单》,证明其履行了交付“一套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的义务。宝纳公司虽主张《资料清单》并非《技术合作合同》约定的附件1,要达到“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的合同要求应另有一份资料清单,但其既未明确合同附件1的应有内容,也未提交任何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因此上述《资料清单》即为《技术合作合同》的附件1指向的技术资料清单。由于该《资料清单》上有合同双方、也是合同约定的项目公司——北京秀水公司此后设立的董事会全部五名成员的共同签字,同时标注了各项资料的页数,且宝纳公司也认可其实际收到了其中除第3项“氧化反应釜中试产品专家评审意见”(1页)外的其余技术资料,故认定梅秀泉已经实际交付了《资料清单》上的相应技术资料。综上,现有证据可以证明,梅秀泉已经履行了《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中约定的提交四项技术资料的义务,宝纳公司关于请求判令梅秀泉返还入门费100万元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宝纳公司主张梅秀泉的技术不能达到产业化生产的标准,构成根本违约。虽然东营示范基地的实验没有最终成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标准司于2006年6月13日出具的《复函》中指出该项目技术目前只进行了小试,距离工业化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梅秀泉的技术是在国家授予的三项发明专利的基础上形成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就涉案“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工艺及其制备方法”出具了《原创性专利评价报告》,而且具有一定权威性的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制作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结论亦是具有可行性。因此,宝纳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该技术无法达到产业化生产的标准,其据此主张梅秀泉违约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宝纳公司主张梅秀泉拒绝提供技术服务构成违约。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梅秀泉多次委派技术人员并亲自到东营示范基地进行现场考察及指导,且该基地已经部分建成,故可以证明梅秀泉履行了提供技术服务的义务。至于喷浆实验没有最终进行,责任并不能归咎于梅秀泉,宝纳公司也应该就压力容器泄露、未履行备案手续等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宝纳公司据此主张梅秀泉违约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宝纳公司主张梅秀泉的技术达不到国家要求的环保标准构成违约。虽然根据《技术合作合同》以及北京秀水公司董事会决议的约定,梅秀泉应确保专利技术的产品达到国家环保总局无污染造新闻纸浆标准和相关国家的纸浆产业化控制标准,但是获得环保部门的审批手续,并非梅秀泉的合同义务,故该项目最终没有获得环保部门的批准,其责任不能归咎于梅秀泉。因此,宝纳公司据此主张梅秀泉违约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在案证据可以证明梅秀泉履行了合同约定的相关义务,宝纳公司主张其违约并要求赔偿损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鉴于宝纳公司和梅秀泉均请求解除合同,对此予以支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七条、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解除宝纳公司与梅秀泉签订的《技术合作合同》及其附件《出资协议》、《示范工程协议》、《实施意向书》;二、驳回宝纳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宝纳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梅秀泉返还宝纳公司技术入门费100万元及赔偿宝纳公司经济损失4 762 563.1元。其上诉理由是:第一,一审判决错误认定100万元入门费为交付技术资料的对价,而未认定为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时应承担的违约金,不符合《技术合作合同》的约定。第二,梅秀泉未按照《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的约定向宝纳公司交付相关材料,已经构成违约,应当返还100万元入门费。梅秀泉并未向北京秀水公司董事会提供完整的技术资料,并且宝纳公司从未收到过《资料清单》第三项“氧化反应釜中式产品专家评审意见”,同时一审判决关于王效富为宝纳公司工作人员的认定也自相矛盾,王效富相关涉案行为不能代表宝纳公司。在梅秀泉并未向宝纳公司提供完整、可重复试验结果的资料的前提下,致使宝纳公司无法实现工业化生产需要,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梅秀泉已构成违约。第三,一审判决关于梅秀泉的技术能够实现“无污染”及“产业化”的结论错误,同时实现该结果的举证责任应当由梅秀泉负担,一审判决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第四,一审判决关于梅秀泉是否存在拒绝提供技术服务的事实认定错误,反应釜泄漏问题并不影响相关试验的进行。
    梅秀泉服从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1996年8月22日,梅秀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一种可控光生物降解聚烯烃树脂母料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2002年9月18日,该发明专利申请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96109080.4,专利权人为梅秀泉。
    2002年10月18日,梅秀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氧化法全棉秆造新闻纸浆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2008年7月23日,该发明专利申请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02146538.X,专利权人为梅秀泉。
    2003年12月25日,梅秀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名称为“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方法”的发明专利申请。2008年9月24日,该发明专利申请被授予专利权,专利号为ZL200380110807.0,国际申请号为PCT/CN2003/001121,国际申请日为2003年12月25日,国际公布日为2005年7月14日,进入国家阶段日期为2006年6月8日,专利权人为梅秀泉。
    2004年7月2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就梅秀泉等人发明的“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工艺及其制备方法”出具《专利评价报告》,称:该技术从根本上取消了传统制浆造纸技术中必须采用的蒸煮和漂白步骤;利用一年生植物原料制备出了高质量的纸浆,改变了传统制浆造纸技术的机理,彻底消除了例如碱、氯等对环境的污染。因此,该技术所构成的发明在制浆造纸技术领域中取得了重大的技术突破和创新,并且是原创性发明。
    2004年8月20日,梅秀泉(甲方)与中宝纳公司(乙方)签订了《技术合作合同》,约定梅秀泉以名称为“一种可控光生物降解聚烯烃树脂母料及其制备方法”的第ZL96109080.4的专利申请、名称为“氧化法全棉秆造新闻纸浆及其制备方法”的第02146538.X的专利申请、名称为“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工艺及其制备方法”的第PCT/CN03/01121的国际发明专利申请等三项技术的普通实施许可权入股,中宝纳公司以全额现金(注册资本)500万元出资,双方各占50%的股权,共同设立项目公司,本合同签字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按注册地工商局指定帐户,双方全额打款,验资注册;上述三项技术的许可期限自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合同生效之日起20年,许可地域为山东、内蒙、黑龙江、广东、上海、广西、河南、浙江、江苏及国外的北美洲和欧洲地区,梅秀泉同意项目公司在上述指定区域三年内有权和第三方实施上述技术,该再许可为普通实施许可;梅秀泉许可中宝纳公司实施上述专利申请权的前提条件是:中宝纳公司必须首先采用本合同所述的专利申请技术在山东省资源有保证的地区,三个月内启动资金和手续新建10万吨/年的氧化法清洁纸浆示范基地,否则梅秀泉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并要求中宝纳公司赔偿由此给梅秀泉造成的损失;梅秀泉保证对上述专利权和专利申请权拥有合法、完整的权利,承诺正在申请的专利能取得专利权,并保证在本合同期限内维持上述权利的合法性;梅秀泉确保专利申请权技术的产品达到国家环保总局无污染造新闻纸浆标准和相关国家的纸浆产业化控制标准;保障提供给公司的专利、专利申请技术的资料真实有效,并具备产业化实施的可行性,能够按照无污染的要求在工厂投产时生产出合格的产品;梅秀泉负责公司的技术服务、技术培训和科技人员的管理等;中宝纳公司负责国内外市场开发,在3年内形成年产100吨以上的产业规模。此外,合同第九条“专利权、发明专利申请权入门费收取方法”规定:本合同签订之日起10日内中宝纳公司向梅秀泉交纳入门费一次性支付100万元,今后每启动国内除山东省以外的一个省,交纳入门费50万元给梅秀泉;梅秀泉收到中宝纳公司交付的入门费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完成编制中试工艺流程、设备选型和设备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等工作,并提交一套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见附件1:NO.BM040816A技术资料清单)给乙方,由新设立公司董事会备案。
    《技术合作合同》的附件二系梅秀泉与中宝纳公司于《技术合作合同》签订同日签订的《出资协议》,约定梅秀泉以《技术合作合同》列明的三项技术以普通实施许可权方式入股,中宝纳公司同意为梅秀泉全额出资250万元共同注册成立新公司,双方各占一半股权;由中宝纳公司将250万元先打给梅秀泉,梅秀泉再以自己名义将该款打入指定账户进行验资、注册成立新的合作公司,以体现梅秀泉占50%的股份,但实际是以专利普通实施许可权入股,等值于梅秀泉的专利投入,按《技术合作合同》规定享受权益,并按合同条款办理专利技术普通实施许可手续。
    《技术合作合同》的附件三系梅秀泉与中宝纳公司于同日签订的《示范工程协议》,约定中宝纳公司在《技术合作合同》签订之日起三个月内自筹资金启动山东境内东营或德州10万吨产业化示范工程,并注册生产基地;山东产业化基地企业注册与工程建设,在《技术合作合同》签订后,同时进行前期筹备工作,资金到位期限为本合同生效后三个月内。
    《技术合作合同》的附件四系梅秀泉与中宝纳公司、BONA RESOURCES GROUP.,INC.于同日签订的《实施意向书》。
    2004年8月30日,香港宝纳资源有限公司接受中宝纳公司的指定,向梅秀泉在中国银行北京市王府井支行开立的个人账户4014400-0188-003515-1汇款122 150美元作为技术入门费。中宝纳公司确认该笔款项按汇款当天外汇牌价折合人民币100万元。
    2004年12月13日,贾文成、梅秀泉、谢伟、王慧、何剑五人签署了一份《资料清单》,其中列明了包括关于新建年产10万吨氧化法清洁制浆可行性研究报告(35页)、工艺流程示意图(1页)、氧化反应釜中试产品专家评审意见(1页)以及《技术合作合同》约定的三项专利等在内的11项资料,同时每项资料后均标注了页数。
    2005年6月8日,中宝纳公司法定代表人贾文成之妻张静从其个人存折中提取人民币150万元,并代中宝纳公司将该笔款项支付到梅秀泉个人账户上。次日,梅秀泉以其个人名义向北京秀水公司汇入注册资金人民币150万元。
    2005年6月10日,北京秀水公司依法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300万元。北京秀水公司章程载明:梅秀泉与中宝纳公司各出资人民币150万元;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执行董事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2006年2月13日,中宝纳公司的王效富出具借条,内容为“今借氧化法制浆工艺主要设备图集壹本”。
    2006年3月15日,北京秀水公司召开工作会议,会议决定由梅秀泉、贾文成、谢伟、王慧、何剑等五人组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同日,董事会召开了三次会议,决定:组建东营产业基地,产业基地筹建小组由何剑(组长)、谢伟(副组长)和王效富组成,并责成筹建小组尽快赶赴东营市开展基地筹建工作;为了技术专利拥有者的合法权益,董事会责成梅秀泉与谢伟负责设备的设计定型、设备的安装调试、指定技术标准和工艺流程,并完善该项目的技术和提供助剂的生产工艺等工作,保障该项目技术能够达到国家权威机构的认可。
    2006年5月8日,中宝纳公司的王效富出具收条,内容为“今收到梅教授《氧化法清洁制浆废水处理工艺流程及主要设备选型》壹本”。
    2006年6月13日,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标准司出具环科函[2006]32号《关于生物/氧化法清洁造纸浆技术的复函》,指出:据专家综合考评,该项技术应用氧自由基制浆机理,以活性氧处理混磨成浆,简化了传统的生产工艺过程,对减轻造纸废水污染有积极作用是一种创新性的制浆方法;但该项目技术目前只进行了小试,距离工业化还有一段距离,故对其经济性、可行性目前尚无法进行综合评估。据发明者梅秀泉教授介绍山东省政府拟在境内投资该项目,由山东设计院负责的10万吨制浆设计已经初步完成。我司将对该项目技术实际效果进行跟踪,在该项目完成中试或在山东得到工程化运用后,再组织专家对该项目技术进行进一步评估,条件成熟时,给予支持推广。
    2006年6月30日,东营秀水公司依法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15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效富。东营秀水公司章程载明该公司股东北京秀水公司出资人民币150万元。
    2006年7月,为了环评、立项的需要,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编制了《可行性研究报告》。其上显示:参加编制人员包括梅秀泉、谢伟;北京秀水公司提供专利技术并承担技术方案、设备方案、工程方案及环境保护;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的依据包括北京秀水公司提供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资料;在报告“主要建设条件”部分显示,北京秀水公司/山东秀水公司和专利发明人梅秀泉经过多次技术交流,已确定了技术方案、设备方案和工程方案;在第一章总论的“问题与建议”部分记载,建议建设单位在项目实施前做好充分的研究试验工作,对采用的专利技术和设备有关细节做进一步的调研和验证;在第三章建设规模与产品方案的“产品方案”部分记载,该方案从规模、产品、资金投向及经济评价来看,符合中国造纸工业的产业政策和行业发展战略规划,本工程确定的规模,具有技术和经济上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在第四章厂址选择的“法律支持条件”部分记载,本项目为国家原创性发明,属无污染的最新型专利制浆项目,实现了造纸工业真正意义上的“零排放”和“循环经济”模式,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2006年8月7日、8日,王效富、李明及梅秀泉等人分别在《垦利浆水平衡060805得率70%》工艺流程图上签字确认,其中王效富、李明等人的签名在先,梅秀泉的签名在后。
    2006年10月,梅秀泉派专家到东营秀水生产基地进行现场考察,在反应釜加压试验中,出现了漏气事故。
    2006年11月16日,北京秀水公司梅秀泉、黄缉熙、谢伟、张燕宁一行,在中宝纳公司总经理刘士军、东营秀水公司总经理何剑的陪同下,对东营示范基地进行了首次工作考察。次日,梅秀泉等人与刘士军、何剑、王效富、李明召开试验细节技术讨论会。会议首先肯定了东营示范基地的试验准备工作条件比较完备、比较规范,整个试验流程系统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平。接着会议主要讨论了五个技术细节:喷浆系统的完善、预处理池的防腐、助剂操作台安全防护、浆料防止返黄、提供试验现场平面及立面主要设备布置图。针对上述问题会议决定:10天内对喷浆系统及助剂操作台防护栏进行完善;请制造厂家对反应釜进行调试;最终确定了洗浆方案;将试验用自来水、无离子水、浆料等取样送北京进行化验以确定助剂比例和具体用量;东营秀水公司提供试验现场平面及立面主要设备布置图;10天内完成所有试验细节的准备工作,所有人员到位,进行试验。
    2006年12月4日,何剑、李明发送传真给梅秀泉,内容为:“您所提办理通行证、压力容器备案事宜正在与东营市有关部门协调办理。设备单车试验已经完毕,反应釜带料、带压搅拌运行2小时正常,压力达到2.0MPa无泄漏现象;需我方联系购买的助剂已经备妥。现已为您及您的随同人员安排好食宿,试验条件已具备,敬请尽快来东营试验。”
    另查,2007年12月24日,中宝纳公司变更名称为宝纳公司。
    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梅秀泉。
    在一审诉讼过程中,宝纳公司为证明其履行了合同义务以及梅秀泉违约,提交了如下证据:1、梅秀泉展示其技术时使用的另一项目的幻灯片。2、中宝纳公司与何剑、王效富分别于2004年9月10日、20日签订的《劳动合同书》。3、2004年9月9日至2004年10月8日山东省交通费票据及差旅报销单。4、2004年10月9日中宝纳公司《关于成立氧化法清洁制浆项目筹建小组的决定》。5、2006年8月1日东营秀水公司与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签署的《棉杆制浆工艺流程探讨意见》。6、2006年10月20日东营市环境保护局向山东省环境保护局提交的《关于转呈东营秀水环保纸业有限公司年产九万吨清洁制浆项目环保登记表的报告》及《环境保护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7、2006年11月15日《与梅教授交流会谈纪要》,其上记载:梅教授表示,对山东省环保局提出的问题不予理睬。8、2006年12月1日武汉市锅炉压力容器检验研究所出具的《锅炉压力容器安全质量监督检验证书》,产品名称为“搅拌罐”。9、2006年12月6日东营秀水公司再次催促梅秀泉到现场做实验的《加急函件》。10、2007年1月28日东营市锅炉压力容器检验所出具的《压力容器安装检验报告》。11、2007年2月5日东营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给东营秀水公司关于“搅拌罐”、“分汽包”的《山东省压力容器使用证》。12、2007年3月1日《东营清洁制浆项目示范工程筹建领导小组2007年度工作会议纪要》,显示:项目虽未能在省环保局2月9日的局长办公会上获得通过,但也没有被彻底否决,环保局提出暂时先放一放。项目未获通过的主要原因是对该技术的全封闭、零排放、无污染表示怀疑、不认可,且申报吨位太大。会议最后决定,鉴于国家土地政策不断紧缩,项目用地绝不能放弃,所以应立即进行垫土施工,为项目开工奠定基础。13、2006年11月16日东营天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向东营秀水公司出具的蒸汽管线安装工程发票及相应的付款凭证。14、2007年7月25日东营项目筹建小组致梅秀泉的函件,告知梅秀泉山东省环保局对其技术提出的几个问题,并再次要求梅秀泉到东营进行喷浆试验。15、2009年8月6日东营秀水公司的副总经理王效富就双方《技术合作合同》履行情况作出的说明,指出梅秀泉具有故意迟延履行合同义务及其他违约行为,造成合同目的不能实现。
    梅秀泉对上述证据2-5、7、9、11、12、14、15的真实性、关联性以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对证据1、6、8、10、13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
    宝纳公司为了证明其损失还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6、秀水公司的资产投入明细表;17、秀水公司资产负债表(2006年12月7日填写);18、关于支付东营基地建设工程勘探费用的申请;19、2006年11月16日付款凭证;20、2005年、2006年、2007年北京秀水公司的损益表;21、梅秀泉于2006年9月14日向中宝纳公司出具的人民币6万元《借款条》;22、相关发票及银行付款凭证。梅秀泉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以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均不予认可。
    在一审诉讼过程中,梅秀泉为了证明其已充分履行了合同义务且宝纳公司存在违约情况,提交了如下证据: 1、黄缉熙、张燕宁于2007年6月27日出具的《东营试验基地专家现场考察报告》。2、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出具的国力研字(2006)第(008)号、国高研字(2007)第(005)号《关于山东东营产业化生产基地有关问题的通知》。3、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总站检字(2003)第061号《检测报告》,项目名称为北京华一国力高分子科技有限公司水样PH、SS、BOD5、CODcr、AOX的检测,委托单位北京华一国力高分子科技有限公司,检测类别为委托检测,报告日期为2003年12月2日;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07年4月25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样品名称为滑县麦草浆,委托单位为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检验类别为委托检验;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07年6月1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样品名称为东营棉杆,委托单位为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检验类别为委托检验。4、北京轻鑫技术开发公司和黄缉熙于2007年4月13日、15日出具的《一种新的制浆方法—氧化法清洁制浆已生产出漂白浆试生产情况介绍》及《氧化法清洁制浆试生产情况说明》。5、梅秀泉并不知晓的《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专题课题申请书》,课题名称为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造纸浆技术及其产业化,申请人北京秀水公司、梅秀泉,依托单位为北京秀水公司。该计划没有北京秀水公司的公章,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的签章。6、第ZL200420002708.2号、名称为“一种氧脱木素和漂白一体化制浆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申请日为2004年1月17日,授权公告日为2005年2月23日,专利权人为梅秀泉。7、2006年1月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编制的《生物氧化法脱漂一体化清洁制浆工艺主要设备图集》以及2005年4月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编制的《氧化法清洁制浆废水处理工艺流程及主要设备选型》。8、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04年8月31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样品名称为漂白棉杆、漂白杨木浆,委托单位为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检验类别为委托检验;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2004)第064号《分析测试报告》,项目名称为杨木及柳木制浆废水原样、杨木及柳木制浆废水处理后水样,委托单位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测试项目为CODcr、BOD5、PH、悬浮物,报告日期为2004年4月29日;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05年8月29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样品名称为龙须草(30%)麦草(70%)混合浆,委托单位为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检验类别为委托检验;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07年2月2日出具的《检验报告》,样品名称为西安麦草浆,委托单位为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检验类别为委托检验。9、《技术合作合同》讨论稿。10、《垦利浆水平衡0605》、《垦利浆水平衡060517》工艺流程图,梅秀泉主张最终的流程图是在此基础上修改而成的。11、香港金诚国际评估事务所于2008年4月8日出具的《知识产权评估报告》;北京中瑞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于2006年12月18日出具的《北京国力源高分子科技研发中心项目评估报告书》;中国环境标准认证推广中心于2008年8月12日出具的《环保造纸技术推荐证书》。12、2004年5月北京高分子中试研究所针对02146538.X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及PCT/CN03/001121国际发明专利申请作出的《关于新建年产10万吨氧化法清洁制浆可行性研究报告》,共35页,2005年1月15日何剑就梅秀泉交来的上述报告出具《收条》。13、新疆国力源投资有限公司年产10万吨氧化法清洁制浆建设项目的相关审批手续、14、(2009)高民终字第3436号民事纠纷中,宝纳公司代理人石钛戈于2009年8月14日提交的《有关事实问题的核实结果》,其中记载:如果根据2006年8月5日双方共同签字的流程图的显示看,目前东营基地确建设到喷放仓,此后的设备尚未安装到位,喷放仓之前的设备与流程图基本一致。
    针对上述证据,宝纳公司认为:证据1、2、4、10系单方形成的证据,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3、8的相关检验报告均只对送检样品负责,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证据5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认可证据6、9、12、14的真实性;认可证据7的真实性,但认为提交时间晚于合同约定;证据11系单方委托出具的评估报告,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13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宝纳公司违约。
    在一审法院庭审过程中,双方均认可2004年8月20日双方签订《技术合作合同》时,其附件1 NO.BM040816A技术资料清单并不存在,也均认可2004年12月13日签订的《资料清单》的真实性。梅秀泉主张:上述《资料清单》系《技术合作合同》中约定的附件1“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100万元入门费是梅秀泉履行《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第2款交付资料义务的对价。宝纳公司明确:《资料清单》并非《技术合作合同》约定的附件1,要达到“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的合同要求应另有一份资料清单;《资料清单》中的第2项工艺流程图系宝纳公司委托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制作完成后,提交梅秀泉签字的,而并非梅秀泉提交给宝纳公司的;陆续认可收到了该清单中除第3项“氧化反应釜中试产品专家评审意见”(1页)外的其余技术资料,但认为该专家评审意见应为梅秀泉履行交付资料义务的关键证据;《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第2款中交一套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给“甲方”是笔误,应为“乙方”;863计划申报没有成功;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制作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结论是项目可行;王效富收到的两本图集就是《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第2款中约定的图集;其主张的损失数额400余万元中包括北京秀水公司注册时替梅秀泉出资的150万元。另外,宝纳公司主张梅秀泉的违约行为主要体现在:未履行技术出资义务,技术不能达到产业化生产的标准,拒绝提供技术服务,技术达不到国家要求的环保标准。
    在本院审理本案过程中,宝纳公司与梅秀泉均对解除涉案《技术合作合同》及其相关附件予以认可,同时宝纳公司认为涉案100万元入门费系成立公司的注资。
    上述事实,有相关专利证书、《氧化法清洁制浆技术合作合同书》及其附件、《专利评价报告》、付款凭证、传真、《资料清单》、《借条》、《收条》、《关于生物/氧化法清洁造纸浆技术的复函》、《可行性研究报告》、工艺流程图、相关会议纪要及简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名称变更通知》、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章程、宝纳公司和梅秀泉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因宝纳公司及梅秀泉均对解除《技术合作合同》及其附件《出资协议》、《示范工程协议》、《实施意向书》予以认可,经本院审查并无不当,予以确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由于《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第1项约定:根据《合同法》第325条和《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章规定,在合同签订之日起10日内宝纳公司向梅秀泉交纳入门费一次性支付100万元,今后每启动国内除山东省以外的一个省,交纳入门费50万元给梅秀泉;梅秀泉收到宝纳公司交付的入门费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完成编制中试工艺流程、设备选型和设备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等工作,并提交给宝纳公司,由新设立的项目公司董事会备案。虽然前述约定中并未对100万元入门费的性质进行界定,但是根据前述约定中所引述的相关法律、法规及双方当事人签订合同的目的,该100万元应系技术合同使用费的性质,结合前述约定的第2款内容,该使用费具体对应梅秀泉应交付的中试工艺流程、设备选型和设备计划、可行性研究报告以及一套可重复试验结果的完整资料等技术资料合同义务,故一审判决认定100万元入门费系上述技术资料的对价符合《技术合作合同》的整体约定及技术合作法律关系中的交易习惯。虽宝纳公司上诉主张100万元入门费应为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时的违约金,或是成立公司的注资,但其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并且其相关解释不符合技术合作法律关系中的通常认知,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故本院对该部分上诉请求不予采纳。
   涉案的《资料清单》系贾文成、梅秀泉、谢伟、王慧、何剑五人于2004年12月13日所签订,且各方当事人均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在该清单中已经明确列明了所交付的资料名称,在宝纳公司未能举证证明上述《资料清单》存在瑕疵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定梅秀泉依约履行了交付相应技术资料的义务并无不当。虽宝纳公司不认可上述《资料清单》系《技术合作合同》的附件1,但其并未举证证明,故对其该部分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同时宝纳公司关于未收到《资料清单》第3项“氧化反应釜中试产品专家评审意见”的上诉主张,因该内容已经明确记载在《资料清单》中,在宝纳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次部分主张的情况下,根据优势证据规则,其相关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由于宝纳公司在一审诉讼中并未对王效富系其工作人员提出异议,虽其在本院审理过程中对此不予认可,但是宝纳公司并未其前后不同的陈述提出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因此,根据在案证据能够证明梅秀泉已经履行了《技术合作合同》第九条中约定的交付相关技术资料的义务,宝纳公司关于梅秀泉存在违约行为,应当返还其100万元入门费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宝纳公司关于梅秀泉的技术未能达到“无污染”、“产业化”的上诉理由,对此本院认为,虽然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标准司于2006年6月13日出具的《复函》中指出该项目技术目前只进行了小试,距离工业化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梅秀泉的技术是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三项发明专利的基础上形成的,同时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检索咨询中心就涉案“全封闭零排放氧化法清洁制浆工艺及其制备方法”出具了《原创性专利评价报告》,结合山东省造纸工业研究设计院制作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结论,一审判决认定梅秀泉的技术具有可行性并无不当。根据证据高度盖然性的认定标准,在宝纳公司所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此部分上诉主张的情况下,其相关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宝纳公司关于梅秀泉存在拒绝提供技术服务的上诉主张,对此本院认为,由于梅秀泉已多次委派技术人员并亲自到东营示范基地进行现场考察及指导,且该基地已经部分建成,故一审判决关于梅秀泉已经履行提供技术服务义务的认定正确。对于喷浆实验没有最终进行,从在案证据分析该责任并不能归咎于梅秀泉,宝纳公司也应该就压力容器泄露、未履行备案手续等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宝纳公司据此主张梅秀泉违约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梅秀泉应确保专利技术的产品达到国家环保总局无污染造新闻纸浆标准和相关国家的纸浆产业化控制标准一节,由于获得环保部门的审批手续,并非梅秀泉的合同义务,故该项目最终没有获得环保部门的批准,其责任不能归咎于梅秀泉。同时,宝纳公司提交的2006年11月15日《与梅教授交流会谈纪要》系宝纳公司单方制作,并无梅秀泉的签章,故对其中的内容本院不予采纳。因此,宝纳公司据此主张梅秀泉违约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宝纳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五万二千一百三十八元,减半收取两万六千零六十九元,由宝纳资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一审反诉案件受理费五千八百元,减半收取两千九百元,再减半收取一千四百五十元,由梅秀泉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五万二千一百三十八元,由宝纳资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辉
                                                                                       代理审判员 石必胜
                                                                                       代理审判员 陶 钧

                                                                                                         二0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