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 > 其他
瀚星物流(北京)有限公司与裵海童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03-20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高民终字第460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瀚星物流(北京)有限公司,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王克斌,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尊立,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裵海童(BAE HAE DONG),大韩民国公民,男,19××年×月×日出生,住所地×××××。            

        委托代理人李晓斌,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谢涛,男,汉族,19××年×月×日出生,北京金集瑞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注册部主任,住所地×××××。 

    上诉人瀚星物流(北京)有限公司(简称瀚星公司)因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128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11月8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瀚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尊立,被上诉人裵海童的委托代理人李晓斌、谢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2009年8月24日,韩国Tonymoly Co.,Ltd.(简称Tonymoly公司)与瀚星公司签订了《经销商协议》。此后,Tonymoly公司出具了《授权书》,声明:授权瀚星公司为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国)的责任单位。裵海童系Tonymoly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6年9月26日,裵海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提出第5632308号“Tonymoly”商标(简称涉案商标)的注册申请,并于2009年10月28日被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类洗甲液、洗发液等商品上。
   2010年2月1日,裵海童出具了《商标转让声明书》。同年3月22日,商标局针对涉案商标作出了《转让申请受理通知书》。
   2010年3月30日,裵海童出具了《撤销〈商标转让声明书〉声明》,并于同日还出具了《关于Tonymoly商标虚假转让的情况反映》。
   2010年4月22日,瀚星公司与裴海童的代理人吴世韻签订了《授权书》。同年6月12日,商标局向瀚星公司发出《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决定暂时搁置涉案商标的转让申请,建议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司法途径确认该商标归属。
   吴世韻出庭就2010年4月22日《授权书》的签订过程进行了陈述。裴海童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商标转让声明书》应被认定无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商标转让声明书》及《授权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约定的内容亦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上述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遵照履行。虽然裵海童主张其是在被欺诈的情况下订立的《商标转让声明书》,但是其并未举证证明该合同的订立损害了国家利益,因此裵海童关于该合同应被无效的主张不能成立。
   由于《商标转让声明书》及2010年4月22日签订的《授权书》均是双方对涉案商标所有权的移转进行的约定,合同标的具有同一性。在《商标转让声明书》中,裵海童同意将涉案商标无偿转让给瀚星公司,而在《授权书》中瀚星公司又同意在转让正式核准生效后将涉案商标无偿再转让给裵海童,故《授权书》系对《商标转让声明书》的修改,属于对合同内容的变更。因此,双方关于《商标转让声明书》应属于赠与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
   在《授权书》已变更了《商标转让声明书》核心内容的情况下,其合同目的就在于维持涉案商标最初的权属关系,即由裵海童所有,且目前该商标注册证亦由裵海童持有,故双方的合同目的已经实现,没有再进行两次转让的必要。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当事人彼此互有相同的债权债务,如果同时消灭得以免除双方徒增相互履行的繁劳,应当终止双方的权利义务。因此,瀚星公司关于责令裵海童继续履行涉案商标权转让协议并责令其配合完成涉案商标权转让协议手续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瀚星公司的请求。
    瀚星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其上诉理由是:第一,一审判决关于合同目的就在于维持涉案商标最初的权属关系的认定错误。裵海童同意转让涉案商标是为了向瀚星公司提供一种履约担保,同时瀚星公司也为了履行合同支付了大量费用。然而在裵海童以解除合同为条件,反悔转让涉案商标的情况下,瀚星公司才签订了《授权书》,约定日后转回涉案商标目的在于实现合作,减少损失,并非仅仅针对涉案商标的归属。第二,一审判决关于《授权书》系对《商标转让声明书》核心内容变更的认定错误,上述二份文件虽均与涉案商标归属相关,但具有不同签订背景、目的。第三,一审判决关于“当事人彼此互有相同的债权债务,如果同时消灭得以免除双方徒增相互履行的繁劳,应当终止双方的权利义务”的认定,属于对自由裁量权的滥用。
    裵海童服从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 2009年8月24日,Tonymoly公司与瀚星公司签订了《经销商协议》,约定:瀚星公司作为Tonymoly公司的分销商,有权在整个中国地区独家销售、进口、营销及流通“Tonymoly”产品(包括化妆品、护肤品和其他美容产品);合同期限2年;分销商认同附属于产品、产品指南上的公司名称、商标、符号、标识以及其他知识产权属Tonymoly公司合法拥有、管理;分销商不得在本协议范围之外滥用或违法侵害公司名称、商标、符号、标识以及其他知识产权。此后,Tonymoly公司出具了《授权书》,声明:授权瀚星公司为其在中国的责任单位。其权限包括在中国地区进口、经销、总代理所有以Tonymoly为商标的产品,并有权使用Tonymoly品牌形象。同时授权瀚星公司代理Tonymoly所有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所需的一切手续,并有权加盖印章确认申报材料真实性的权利。
   裵海童系Tonymoly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06年9月26日,裵海童向商标局提出第5632308号“Tonymoly”商标(即涉案商标)的注册申请,2009年10月28日,该商标被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洗甲液、眉笔、唇彩、口红、护肤乳液(化妆品)、洗发液、化妆笔等商品,其有效期至2019年10月27日,注册人为裵海童。
   2010年2月1日,裵海童出具了《商标转让声明书》,其上记载:“本人裵海童,在中国以本人的名义在商标的第3类申请了‘Tonymoly’商标。本人声明,同意将涉案商标无偿转让瀚星公司,此商标注册证书由瀚星公司代为领取。”该声明于2010年2月8日经韩国KCL公证律师事务所进行了签章一致性的公证,同日中国驻韩国大使馆对其进行了认证。
   2010年3月22日,商标局针对涉案商标作出了《转让申请受理通知书》。
   2010年3月30日,裵海童出具了《撤销<商标转让声明书>声明》称:裵海童是涉案商标唯一合法所有人。本人于2010年2月1日签署的《商标转让声明书》,是在瀚星公司欺骗本人,利用本人不懂汉语、不了解中国法律、不了解该资料确切中文意思的情况下签字并公证的。本人根本没有将该商标所有权无偿转让给瀚星公司的意愿。《商标转让声明书》是本人在受到严重欺诈的情况下签订的,并非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现郑重声明撤销本人2010年2月1日签署的《商标转让声明书》,该《商标转让声明书》自始不具有法律效力。
   同日,裵海童还出具了《关于Tonymoly商标虚假转让的情况反映》,除坚持主张涉案商标转让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外,称《商标转让声明书》的签署是为了委托瀚星公司代为领取商标注册证。
   2010年4月22日,瀚星公司与裵海童的代理人吴世韻签订了《授权书》,约定:现有以裵海童名义在第3类商标中申请的“Tonymoly”商标,此商标正处于转让状态,转让申请已取得商标局受理。按照法定程序,此转让正式核准生效后,瀚星公司同意将该商标无偿转让给裵海童。
   2010年6月12日,商标局向瀚星公司发出《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决定暂时搁置涉案商标的转让申请,建议双方自行协商或者通过司法途径确认该商标归属。
   2011年5月2日,韩国专利法人ChungHyeon首席代理人YangJin出具了《原委陈述书》,其中记载:受Tonymoly公司董事长裵海童先生委托,我机构(专利法人ChungHyeon原HyeonJong-cheol专利法律事务所)代理Tonymoly公司在韩国的商标申请与注册,并委托中国代理机构Unitalen Attorney at Law(即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简称集佳公司)代理在中国的商标注册事宜。集佳公司于2006年9月26日向商标局提交了涉案商标的注册申请,但该商标审查周期超过了三年。2010年1月26日,集佳公司告知Tonymoly公司商标注册完毕,并说接到北京法人Hana Stars Logistics(即瀚星公司)一位名叫Ma Rong女士的电话,称该商标计划转让给瀚星公司,希望得到有裵海童先生签名的委托书和商标注册证书,集佳公司要求我机构进行确认。Tonymoly公司的Kim Jeong-eun女士表示瀚星公司将作为代理人代理裵海童先生在中国的业务,要求我机构尽快通知集佳公司将商标注册证书转交给瀚星公司。我机构将情况告知集佳公司,集佳公司将不再代理Tonymoly公司的业务。此后,Tonymoly公司的所有业务均由瀚星公司直接处理。
   在一审法院庭审过程中,吴世韻出庭就2010年4月22日《授权书》的签订过程进行了陈述,称该《授权书》系双方基于继续合作目的上的真实意思表示。瀚星公司对吴世韻的身份予以认可。双方均认可涉案商标注册证现由裵海童持有。裵海童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商标转让声明书》应被认定为无效。
   上述事实,有《经销商协议》及《授权书》、商标注册证、《商标转让声明书》、《撤销<商标转让声明书>声明》、《关于Tonymoly商标虚假转让的情况反映》、《授权书》、《原委陈述书》、《转让申请受理通知书》、《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虽然瀚星公司主张《商标转让声明书》系为了给予其履行《经销商协议》而提供的一种担保,并且认为其在2010年4月22日签订的《授权书》是在裵海童以解除《经销商协议》为条件下进行签订的,但瀚星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主张,同时裵海童对此亦不予以认可,故瀚星公司此部分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因《商标转让声明书》及2010年4月22日签订的《授权书》均系对涉案商标所有权归属及转移进行的约定,通过该两份文件形成的时间先后顺序及所记载的内容,能够确定涉案商标最终应当转让至裵海童名下。由于瀚星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所签订的《授权书》存在影响其法律效力的情形,故在涉案商标目前已归属于裵海童的情况下,为了减轻商标变更给双方当事人所带来的成本增加及负担,一审判决未支持瀚星公司关于责令裵海童继续履行涉案商标权转让协议并配合完成涉案商标权转让协议手续的主张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同时,关于合同内容的变更应当根据合同相对方明确的意思表示进行认定,一审判决在缺乏足够依据的情况下,直接认定《授权书》系变更了《商标转让声明书》核心内容,以及在裵海童并未主张债务抵销的情况下,关于“当事人彼此互有相同的债权债务,如果同时消灭得以免除双方徒增相互履行的繁劳,应当终止双方的权利义务”的认定,均存在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虽然瀚星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但是并不足以支持其上诉请求。一审判决虽然部分认定存在不当,但处理结果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七百五十元,由瀚星物流(北京)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七百五十元,由瀚星物流(北京)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辉
                                                                                         代理审判员 石必胜
                                                                                          代理审判员 陶 钧




                                                                                                    二Ο一二 年 十二 月 十九 日
                                                                                 书 记 员 李小英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