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庆 > 商标权
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与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2-05        

中华人民共和国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

民事判决书

 

(2012)渝五中法民初字第00264

 

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

法定代表人:瓦莱丽·桑尼乐(Valerie Sonnier)。

委托代理人:黎孟龙,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厚盛,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亚丽,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舒斌,重庆明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以下简称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与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力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52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胡进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杨丽霞、严荣源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对本案的审判,适用普通程序并于20126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黎孟龙、王厚盛,被告劲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舒斌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诉称:原告系1854年在法国依法注册的公司,其字号“LOUIS VUITTON”中的字母“L和“V叠合组成的商标已使用了多年,成为世界驰名的商标,该商标于1985218日在中国申请获得注册,注册号为第241081号,该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旅行箱、手提包、钱包”在内的第18类商品,经续展注册,该商标的有效期自2006115日至2016114日。201112月,原告发现被告在其开设经营的四星级酒店内向消费者大量销售假冒上述注册商标的背包、钱包、围巾等商品后,申请对被告的侵权行为进行了公证。被告利用星级酒店的高档销售环境骗取高端消费群体的信任进行售假,其性质比一般售假行为危害更严重,扩大了原告商标权受侵害的损失。请求法院:1、判令被告停止销售侵犯原告第24108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钱包商品以及其他方式的侵权行为,并销毁侵权的库存或待销售钱包商品;2、判令被告在《重庆晚报》登报和在酒店大堂以张贴、示牌等方式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3、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4、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调查费、差旅费、公证费和律师费等合理开支2万元;5、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劲力公司答辩:1、被告主体不适格。被告已将商场出租,不是实际经营者,即便原告指控商场售假的行为成立,也应当由租赁户承担责任。被告为住店客人在商场的消费提供统一结算票据,是国内各大酒店通常的管理模式,不能因此承担侵权责任;2、原告指控的侵权行为不成立。本案公证违反了证据保全公证应当由两名公证员进行的程序,且在拍照的过程中故意回避被告早已张贴在商场门店玻璃门上的“租赁单位”标识,有违公证应当客观、公正的原则,因此本案公证文书不合法,内容不客观,不具有公证效力;3、被告没有为他人的侵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因为被告既不知道他人有侵权行为,也没义务、能力去主动发现、制止他人的侵权行为;4、被告没有涉案商品,不存在停止侵权并销毁侵权商品的问题,而赔礼道歉不属于侵害商标权的责任方式,另外,原告请求的赔偿金额及合理开支费用过高。原告明知酒店的商场是租赁单位,明知租赁商场在售假,却不告知被告,而是利用酒店行业“挂账”式结算向被告索取发票,进而恶意诉讼。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当庭举示了下列证据:

1、证明原告主体资格及原告享有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证据:

1)上海市静安公证处(2012)沪静证经字第486号、487号、488号、824号公证书;

2)《商标注册证明》,证明原告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

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没有异议。

2、证明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的证据:

1)重庆市渝中公证处(2011)渝中证字第2980号《公证书》附现场照片、“消费清单”、税务发票、银行交易凭证、实物照片;

2)公证购买的实物钱包三件;

3)《假冒商品确认书》。

被告对该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2-1的公证违反了证据保全公证应当由两名公证员进行的程序,且酒店门口的照片不是公证人员拍摄,在拍照的过程中故意回避被告早已张贴在商场门店玻璃门上的“租赁单位”标识,有违公证应当客观、公正的原则,因此该证据不合法,内容不客观,不真实,没有证明力;因证据2-1不真实,证据2-2的公证实物也不真实,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2-3系原告自行制作的,不真实且与本案没关联性。该组证据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3、证明涉案商标知名度及原告合理开支的证据:

1)其他法院的判决书及涉案商标系驰名商标的网页打印件;

2)律师费发票(发票号码为00298855,金额为182250元,涉及10个案件);

3)公证费收据(代码为0010139138,金额为8000元);

4)住宿费及公证购买涉案被控侵权产品的清单(即证据2-1中的“消费清单”),总金额为9538元。

对于证据3-33-4的费用,原告请求按相关的9个案件平均主张。

被告对该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3-1无原件,不真实,且是否驰名商标应当个案认定;证据3-2真实,但无代理合同印证,与本案无关且金额过高;证据3-3真实,但与本案无关;因相应的公证书不真实,因此证据3-4也不真实。该组证据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被告为证明其主张的抗辩事由,当庭举示了下列证据:

1、《商场租赁协议》附“何明义”的身份证复印件;

2、被告与“宝艺堂工艺品有限公司”、“重庆悠享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即原告所称“商务中心”)的《租赁协议》各一份;

3、“商场”、“宝艺堂”、“商务中心”的照片。

4、证人李志刚的证词,李志刚证实证据3中的照片属实,其在20113月份之后就看到“商务中心”等租赁户张贴了“租赁单位”标识,“宝艺堂”的员工平时着便装上班;

5、证人毛祥刚的证词,毛祥刚证实证据3中的照片属实,20116月重庆悠享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进驻被告酒店时,已发现有“租赁单位”标识,该旅行社订做服装经被告酒店审核后员工统一着装上岗,与酒店服装不同。

被告认为上列证据证明了其大厅内共有三家租赁单位,均早已在进门的醒目位置张贴“租赁单位”标识及经营者的电话号码,且在合同中约定了承租方不得销售假冒商品以及被告采用挂账的形式为承租方代开发票。被告不是酒店大厅商场的经营者,因此也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对上列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中的身份证复印件不真实,证据2中的“宝艺堂工艺品有限公司”实际系无字号的个体工商户,其使用私刻的印章签订的协议不合法,而被告在签订证据1、证据2中的协议时分别使用了不同的印章,有可能是其为本案应诉签订的,且协议没有进行租赁备案,也没有交纳租金的证据印证,故对证据12的实质真实性存在疑问。另外,证据1约定统一着装上岗,说明被告对商场进行了日常管理。证据3是在原告起诉之后才拍摄的,与公证照片不一致,公证照片证明当时商场门上并无“租赁单位”标识。证据4、证据5证词与证人李志刚、毛祥刚在其他案件中的陈述不一致,不应当采信。

对于双方当事人举示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举示的证据3-1无原件,且被告对其真实性提出异议,本院不将其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证据2-3虽系原告单方制作,但其为注册商标商品的生产经营者,对于原告产品的细节拥有判别能力,其所出具的《假冒商品确认书》可以作为诉讼证据提供参考;证据2-1公证系由重庆市渝中公证处的公证员都修霖和公证工作人员游俊进行办理,并没有违反公证机构派员外出办理保全证据公证由二人共同办理,承办公证员应当亲自外出办理的规定,该证据与其他证据均有原件,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对于被告举示的证据,本院将综合全案综合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类别为第18类,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旅行箱、手提包、钱包等,有效期自2006115日至2016114日。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授权的法定代表人瓦莱丽·桑尼乐(Valerie Sonnier)于2011725日签署《授权委托书》,授权路易威登(中国)商业销售有限公司大中华区知识产权民事保护及诉讼总监张学谦针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侵犯原告知识产权和实施不正当竞争的任何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采取法律行动,张学谦还有权委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律师等个人、单位进行包括代为向公证机构申请保全证据、代为出具侵权商品鉴定书、代为提起民事诉讼等代理活动。该授权书自签署之日起生效。2012326日,张学谦签署《转授权委托书》委托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黎孟龙、王厚盛作为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与被告劲力公司及可能追加的其他当事人商标侵权纠纷案件的代理人,黎孟龙、王厚盛对上述代理事项有转委托的权利。上述书面授权业经办理相关的公证认证手续。

2011121510时零2分,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公司的复代理人陈夏琳到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科园二路“劲力酒店”内的商场,以酒店消费者的名义在该酒店商场内购买了三个钱包,以及女包、围巾、皮带等11件商品总价格为9110元。该酒店为陈夏琳出具了“消费清单” (房费428元、商场9110元)和《重庆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陈夏琳当场取得了中国工商银行《持卡人存根》1张。酒店的外观照片由陈夏琳拍摄,陈夏琳的购物过程由重庆市渝中公证处的公证员都修霖和公证工作人员游俊现场监督。购买行为结束后,将所购物品运回公证处,由都修霖、游俊共同对所购物品进行拍照,都修霖并对所购物品进行封存。所购物品及所取得的单据原件均留存于申请人处。重庆渝中公证处于20111226日出具(2011)渝中证字第298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还证明与公证书相粘连的“消费清单”、《重庆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和中国工商银行《持卡人存单》的复印件与原件相符;照片42张系根据实际情况拍摄。

20111218,张学谦代表原告出具《假冒商品确认书》,确认上述公证购买的钱包等无论在面料的质量、色泽、造工、款式、标称、厂名等均属与真品存在明显差别的假冒商品,其中涉案的三个钱包原告有相同款式,正品的市场销售价均为6550元。经庭审勘验,上述购买封存的钱包拉链处有涉案商标标识。

另查明:被告劲力公司成立于1998122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宾馆、商场等,系“重庆劲力酒店”的经营者。被告当庭提交“重庆劲力酒店”(甲方)与“何明义”(乙方)签订的《商场租赁协议》主要内容包括:1、乙方向甲方租赁酒店大厅一楼(商铺二),租用场地只能作为商场进行经营,租期从2011101日至2012930日止;2、乙方经营以精品服装、皮具、箱包为主的服饰类产品,不得经营烟、酒、小食品等与甲方现有经营品种相同的商品;3、租赁期间甲方有责任对乙方所招聘人员进行上岗培训,并经考试合格后方能持证上岗,由于乙方服务质量造成宾客严重投诉的行为,甲方有权参照酒店《员工手册》相关条例进行处罚,乙方工作人员需按甲方要求统一着装,费用由乙方自理(甲方可代为制作工服);4、乙方所销售的商品须自行办理工商、税务等相关证照,不得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如由商品质量而引起的宾客投诉、索赔,由乙方承担全部法律及经济责任;5、租赁期间,乙方自行收取商场营业收入,如需甲方代收的支票或信用卡,由乙方确认后甲方只负责代收工作,如有损失,乙方自行负责,信用卡结算的款项甲方将扣除4%的银行佣金;6、甲方指定的挂帐单位(或个人)在商场消费的款项由甲方负责收回后返还乙方,信用卡结算方式同上,未指定的住店宾客不在此列。

此外,原告当庭提交了其为“诉劲力公司商标侵权10案”向北京市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支付182250元律师费的发票(号码为002988551张,以及向重庆市渝中公证处支付8000元公证费的收据1张。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之规定,知识产权的侵权责任,适用被请求保护地法律。因此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本案属于侵害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原告系法国注册成立的公司,也系第241081号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旅行箱、手提包、钱包”等,应受中国法律保护。被控侵权钱包与该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项目属于同类商品,且使用了与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经原告确认系假冒商品,而被告亦无相关证据证明涉案商品系由原告生产或经由原告授权销售的商品,故应当认为其为侵权商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也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劲力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二、侵权责任的承担方式。本院评析如下:

一、被告劲力公司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举示的证据证明被告开办的酒店大厅商场向酒店消费者出售了涉案侵权产品,被告公司为消费者统一结算并开具发票,有理由相信被告系侵权商品的实际销售者。被告提出涉案商品的实际销售者系商场的承租人“何明义”且商场已张贴“租赁单位”提示消费者的抗辩事由,但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首先,原告对被告举示的租赁协议、“何明义”的身份证复印件、证人证言等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被告没有进一步举示相关缴付租金的票据等客观证据加以印证,不足以证明实际销售者系“何明义”;其次,原告举示的公证书所附现场照片并未显示商场张贴了“租赁单位”标识,被告仅以事后在应诉过程中拍摄的照片、证人证言不足以证明商场在销售涉案商品之前已张贴相关标识的事实。因此,被告的该答辩理由不能成立。

如上所述,因认定实际销售者系“何明义”的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应当认定被告实施了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而即便被告的该主张成立,其据此认为自己不应承担侵权责任的抗辩也不能成立。理由为:1、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自然人从事工商业经营必须经核准登记并领取营业执照,如销售者系“何明义”个人,其作为自然人因不具备经营商场的主体资格,不能顺利完成合法的经营活动,被告代为开具销售发票也构成为他人实施侵权行为提供帮助;2、销售侵权商品的商场位于被告酒店大厅,酒店消费者购买商品后,被告公司为消费者统一结算并开具发票,消费者有理由相信被告系销售者,被告对侵权行为存在主观过错;3、被告举示“重庆劲力酒店”与“何明义”签订的《商场租赁协议》中约定了商场经营的商品种类,商场员工必须经酒店培训考试后方能持证上岗,如遇严重投诉,酒店还可参照员工进行处罚以及按酒店要求统一着装上岗等内容。由此可见,被告实际上对商场销售商品的种类以及日常规范等方面进行了管理,不属于善意出租人。因此即便销售涉案商品的行为人系“何明义”,二者也因存在共同侵权行为而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可以要求被告承担责任。

二、关于本案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

因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原告有权要求其立即停止销售并销毁含有涉案商标标识的钱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的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由于原告不能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被告的违法所得,本院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被告的经营规模、主营业务、侵权商品的售价、原告为制止侵权而发生的合理开支,酌情认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共计2.2万元。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原告未能证明被告的行为造成其商誉遭受不良影响,对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使用涉案商标标识的涉案钱包商品并销毁库存的侵权钱包商品;

二、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共计2.2万元;

三、驳回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4600元,由被告重庆劲力酒店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路易威登马利蒂(Louis Vuitton Malletier)股份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其他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胡 进

审 判 员  严荣源

审 判 员  杨丽霞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胡 琴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