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 > 技术合同
杨志芳与陈喜军、第三人邝惠新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
提交日期:2014-03-24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东二法知民初字第84号





  原告:杨志芳,男,汉族,住福建省晋江市。

  委托代理人:谢华,广东法制盛邦(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喜军,男,汉族,住湖北省蕲春县。

  委托代理人:杨小丰,广东星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小壮,广东星啸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第三人:邝惠新,男,汉族,住广东省东莞市。

  委托代理人:华宗晟,广东硕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水粉,广东硕源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原告杨志芳与被告陈喜军、第三人邝惠新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9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培英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陈娟娟、代理审判员何佩诗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1月8日、2012年12月14日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2013年1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志芳的委托代理人谢华,被告陈喜军的委托代理人杨小丰、第三人邝惠新的委托代理人华宗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杨志芳与邝惠新共同出资、提供研究开发条件委托陈喜军研发颗粒机,陈喜军接受杨志芳及邝惠新的委托负责研究开发,经三方确认,杨志芳及邝惠新为研发颗粒机一代和二代设备累计向陈喜军支付476000元,并为配合陈喜军的开发工作而在样机购买、厂房租赁、人员雇请等方面累计投入600000元。前述款项杨志芳和邝惠新各承担了其中的50%;陈喜军认为其已完成颗粒机一代和二代设备的开发,但拒不交付研究成果,杨志芳多次催促陈喜军仍不交付,并对杨志芳催告履行交付技术资料义务的函件拒绝签收。杨志芳认为,杨志芳与陈喜军之间已形成技术委托开发合同关系,交付研究开发成果、提供有关技术资料、进行必要技术指导,帮助杨志芳掌握研究开发的技术成果是该类合同中陈喜军作为受托方的主要义务。陈喜军拒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其行为已致使杨志芳合同目的落空,陈喜军应对其违约行为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为维护杨志芳合法权益,特提请诉讼,请求:一、判令解除杨志芳与陈喜军之间的技术委托开发合同关系;二、判令陈喜军返还其向杨志芳收取的报酬238000元;三、判令陈喜军赔偿杨志芳损失300000元;四、判令陈喜军自杨志芳起诉之日起以陈喜军向杨志芳收取的报酬2380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杨志芳利息损失,计至陈喜军全额返还之日止;五、判令本案的诉讼费用由陈喜军承担。

  被告辩称:一、陈喜军、杨志芳、邝惠新三方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并未解除也不适宜解除。1.杨志芳并未依法解除三方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杨志芳诉称通过邮政EMS快递及证人叶耀文分别向陈喜军及邝惠新送达了不履行第三代颗粒机设备及要求交付第一、二代设备技术资料的告知函。但杨志芳的邮件并未送达到陈喜军、邝惠新,也不存在委托他人收件及拒收邮件的情况。2.《合作开发协议》的性质、目的、合同的实际履行情况也决定了该合同不能解除。陈喜军已成功开发第一、二代设备,杨志芳、邝惠新也承认设备早已交付给双方共同投资的公司在使用,甚至目前仍在正常生产使用,既然正常生产使用该设备,杨志芳又说陈喜军未向其提供相应的技术数据、图纸则明显有悖逻辑关系。因杨志芳和邝惠新系共同委托人,陈喜军作为受托人在得到杨志芳和邝惠新的一致同意情况下,可以再次提供技术图纸、数据等所有技术资料,甚至可以单独向杨志芳提供技术资料。就本案而言,假设杨志芳所述技术资料未交付的主张成立,在陈喜军已然履行第一、二代设备的交付义务,且杨志芳、邝惠新至今仍在正常使用该设备的情况下,杨志芳仅因合同附随义务而要求解除合同,显然于法无据。二、陈喜军在完成第一、二代设备的开发任务并交付成果的情况下,杨志芳诉请要求陈喜军返还报酬238000元、损失300000元及利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恳请法院驳回杨志芳的全部诉讼请求。

  第三人陈述称:邝惠新和杨志芳共同委托陈喜军开发颗粒机,杨志芳仅作为一方当事人,在未与邝惠新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不能单方行使解除权。此外,关于杨志芳要求赔偿300000元的请求,这是杨志芳为研发第一、二代颗粒机所投入的费用,但并未扣除其所获得的收益。综上,请求法院驳回杨志芳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6月8日,杨志芳、陈喜军、邝惠新在广东沃金律师事务所刘建荣律师的见证下,签订《合作开发协议》,其中“鉴于”部分约定:1.陈喜军作为专业技术人员,接受杨志芳和邝惠新的委托,已经成功开发出颗粒机一代和二代设备。2.为开发一、二代设备,杨志芳和邝惠新已向杨志芳支付476000元,且杨志芳和邝惠新为配合研发购买样机、租赁厂房等实际支出了600000元(截止协议签署之日)。三方一致同意,一、二代设备开发费用按照1000000元计。3.一、二代颗粒机技术设备涉及的专利及非专利技术、设备包含的技术数据、制作工艺、图纸等为三方共有;相关技术数据、图纸、制作工艺等由陈喜军控制并继续保管,不得向杨志芳、邝惠新之外的第三人泄露。合同主文部分约定:1.杨志芳、陈喜军、邝惠新三方在一、二代颗粒机设备的基础上,合作开发第三代设备,开发数量为一次性制造三台,开发地点在东莞市大岭山冠宝五金厂(第一条、第六条)。2.杨志芳、邝惠新各自承担开发费用的三分之一,陈喜军负责开发费用的三分之一并负责完成开发工作,开发出的工作成果(包括设备、设备涉及的技术、数据、制作工艺、图纸等)为三方共有(第五条)。3.三代颗粒机所有开发费用均由陈喜军收取并安排使用,超出预算部分,应当征得杨志芳和邝惠新同意。开发费用(不含模具开发费)为171500元/台×3台=514500元,三方各自承担171500元;杨志芳、邝惠新应在协议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各自向陈喜军支付85750元,剩余部分应在协议签署后10个工作日内支付。模具开发费用为36000元,三方各自承担12000元。杨志芳、邝惠新应在协议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向陈喜军支付(第七条)。4.陈喜军承诺,在杨志芳、邝惠新款项到位的情况下,完成三代颗粒机设备开发以及制造的截止日期是2012年6月30日(第八条)。5.三代颗粒机设备开发并制造完成后,三方认为达到投入市场条件时,应共同协商确认设备出厂价格,利润三方平均分配(第九条)。6.陈喜军接受委托开发的二代颗粒机设备图纸,杨志芳、邝惠新尚各欠模具开发费11666元,应在协议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支付(第十五条)。等等。

  东莞市大岭山冠宝五金厂(以下简称为冠宝厂)是陈喜军开办的个体工商户。东莞市福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福志公司)为杨志芳与邝惠新共同开办,本案诉讼过程中,杨志芳退出了福志公司。

  2012年6月14日,杨志芳向陈喜军、邝惠新EMS邮寄“不履行三代设备开发义务告知函”,邮寄地址分别为冠宝厂和福志公司,内容为:因杨志芳对第三代设备开发前景缺乏信心以及本人经济情况发生较大变化等原因,决定不支付第三代设备开发费用,请陈喜军立即停止开发第三代设备,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及责任后果杨志芳不予承担;此外,请陈喜军在收到告知函后5个工作日内向杨志芳提供第一、二代设备的技术数据、图纸、制作工艺等资料。2012年7月3日,杨志芳再次向陈喜军EMS邮寄“催告函”,邮寄地址仍为冠宝厂,内容为:催告陈喜军在30日内提交第一、二代设备技术研究开发成果相关的技术资料,并进行必要技术指导,否则将主张解除与陈喜军的委托开发关系。上述三份邮件投递员处签名为“何”,三份邮件均被退回,理由均为“收件人拒收”。杨志芳认为,陈喜军、邝惠新拒绝签收邮件,应视为告知函已经送达。被告陈喜军辩称,三份邮件的投递员均为何川,何川在投递邮件时并未打电话预约陈喜军,且陈喜军当时不在东莞,不清楚杨志芳的邮寄告知函情况,不能认定告知函已经送达。邝惠新也辩称,邮递员何川从未联系过邝惠新,邝惠新不清楚杨志芳告知函邮寄情况,不清楚告知函内容。

  庭审中,杨志芳明确其要求陈喜军返还和赔偿的费用是第一、二代颗粒机的开发费用,陈喜军、邝惠新确认杨志芳为开发一、二代颗粒机设备向陈喜军支付了238000元,除此之外还投入了300000元,杨志芳确认第一、二代颗粒机设备已经研发成功,且已经交付福志公司使用,陈喜军也做了技术指导。但杨志芳认为,依据合同约定,向杨志芳交付第一、二代设备的图纸、数据等技术资料,是陈喜军需承担的主要义务,陈喜军一直未行使该义务,经杨志芳催告后仍未履行,导致杨志芳无法批量生产,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杨志芳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陈喜军赔偿损失。陈喜军否认拒绝交付技术资料给杨志芳;陈喜军、邝惠新均认为第一、二代设备的研发以自用为主,且因为存在技术缺陷,并无量产的打算。

  本案审理过程中,杨志芳申请证人叶耀文出庭作证,拟证明如下事实:叶耀文曾受杨志芳委托,分别于2012年6月17日、2012年6月18日将“告知函”送达给邝惠新和陈喜军。经查明叶耀文是杨志芳的亲戚,陈喜军、邝惠新对叶耀文证言的真实性不予确认。

  以上事实,有杨志芳提供的(2012)沃金见证字第0608号《见证书》及所附《合作开发协议》、EMS邮件以及所附告知函(邮单号为EE394289936GD、EE394289967GD、EE352619282GD)、证人证言,陈喜军提供的邮政快递单、电话通话记录、过路过桥费,当事人陈述等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本案三方当事人签订的《合作开发协议》系三方真实意思的表示,亦未违反法律规定,故合法有效,三方均应依约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技术合同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30日内仍未履行,另一方依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杨志芳认为,提交第一、二代技术资料是陈喜军的主要义务,陈喜军经催告后拒不提交构成根本违约,导致杨志芳无法实现合同目的,并据此主张行使单方解除权并要求对方赔偿损失。因此,本案的争议在于:一、交付第一、二代颗粒机技术资料是否为陈喜军的主要义务;二、陈喜军是否经催告后拒不提交第一二代颗粒机技术资料,杨志芳是否能够据此请求解除合同;三、杨志芳请求陈喜军返还第一、二代颗粒机研发报酬、赔偿其第一、二代颗粒机的研发支出,其请求是否应予以支持。

  关于争议一。三方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的目的是确认第一、二代颗粒机委托开发的权利义务关系,并进一步开发第三代颗粒机。关于第一、二代颗粒机技术资料,合同明确约定第一、二代颗粒机的技术资料由陈喜军保管,但杨志芳作为技术开发委托方之一,要求陈喜军提交资料也属合理要求,但从合同内容来看,三方并未约定要对第一、二代颗粒机进行量产,陈喜军作为技术开发方,其主要义务是在一、二代颗粒机技术的基础上研发第三代颗粒机,交付第一、二代颗粒机资料并非其合同主要义务。杨志芳关于交付技术资料是陈喜军的主要义务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二。依据合同约定,第一、二代颗粒机的技术资料由陈喜军保管,杨志芳要求陈喜军交付技术资料的邮件并未实际送达,陈喜军实际上无从知晓邮件内容,此外,杨志芳主张委托案外人叶耀文告知陈喜军和邝惠新,但叶耀文是杨志芳的亲戚,其证言真实性难以确认,因此本院认定杨志芳并未有效告知陈喜军交付技术资料。综上,因为交付第一、二代颗粒机资料并非其合同主要义务,杨志芳关于交付资料的请求并未有效告知陈喜军,杨志芳关于陈喜军根本违约并据此要求解除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争议三,陈喜军已经成功研发第一、二代颗粒机,并已经将其交付给杨志芳和邝惠新使用,杨志芳和邝惠新也接收了机器设备。杨志芳现提出,陈喜军拒不交付技术资料导致其不能批量生产第二代颗粒机使其遭受损失。本院认为,首先,交付技术资料并非合同主要义务,杨志芳事后并未有效告知陈喜军交付技术资料;其次,合同并未约定开发第二代颗粒机是为了进行市场化批量生产,从三方继续研发第三代颗粒机这一事实来看,杨志芳关于量化生产第二代颗粒机的主张缺乏合理性。综上,陈喜军作为技术开发方,其已经按照约定完成了技术研发,杨志芳请求陈喜军返还第一、二代颗粒机研发报酬和赔偿研发费用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修正)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年修正)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杨志芳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9180元,由原告杨志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培英

代理审判员  陈娟娟

代理审判员  何佩诗


二〇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谭 茗

  刘刚华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