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东 > 著作权和邻接权
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11-18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深南法知民初字第436号
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曾令营,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烜,广东巨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丽华。
委托代理人朱永明,上海市恒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汪元超,男,汉族,1987年1月1日出生。
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分别于2012年6月28日和2013年12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张烜,被告委托代理人朱永明、汪元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10年10月签订了一份《贝肯熊授权项目合作意向书》,约定被告向原告授权许可使用由被告代理的韩国动漫作品贝肯熊的相关著作权,并约定在意向书签署日后5个工作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人民币8.5万元的首期款,在正式合同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原告再向被告支付人民币8.5万元的授权款。2010年10月,原、被告双方正式签订了合同编号为10(SQ1-XMT)089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约定被告许可并授权原告使用被告代理的贝肯熊(BACKKOM)品牌形象及其衍生形象、视频动画、图片、道具、场景等著作权,用于原告制作的各种基于上述著作权而产生的手机终端软件、视频、图片等产品。该合同还约定著作权许可性质为普通许可,许可期限为2010年6月24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被告向原告签发的授权证明书载明的许可期限起算日为2011年1月1日)。此外,原、被告还签订了一份《授权服务协议》,约定原告应当向被告支付授权管理服务费,第一年的服务费为人民币8万元。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向被告支付了授权管理服务费及授权许可费共计人民币25万元。付款后,原告即进行了大量的开发及准备工作,并于2011年8月初步完成开发工作。然而,正当原告着手准备产品推广上线时,原告却于2011年9月28日与11月22日两次收到贝肯熊著作权的海外所有权人即韩国SMI公司的函件,函件中称著作权人向本案被告的授权已于2010年6月30日终止,本案被告对原告的授权属于无效授权,要求原告不得再使用上述著作权产品。原告向被告求证,却一直未能得到答复,被告亦未能依约向原告出具原著作权人认可的授权证明,原告只得停止全部产品的开发与推广,由此给原告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原告认为,被告隐瞒其授权已经被著作权人终止的事实,并与原告订立合同,导致原告的授权无效,其行为已构成合同欺诈。原告与被告交涉未果,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及相关补充协议、附件;2、被告返还原告品牌形象使用费、服务费人民币25万元;3、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人民币10万元;4、被告向原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954754.04元(包括软件开发人员工资及管理费人民币568188.8元、委托第三方开发合同损失人民币282750元、服务器托管费人民币26600元、利息损失自2010年10月11日起算计至2012年3月5日止为人民币77215.24元);5、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口头辩称,1、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合同为有效合同,合同及意向书均在2010年6月24日前签订,被告开具发票时间为2010年9月30日,原告在2010年10月付款,故原告称合同在2010年10月才签订是不正确的。被告与品牌所有人终止合同是在2010年6月30日,在该时间前被告签订的合同均有效,被告不存在违约;2、关于原告主张的损失,已进行审计,审计结论中的第1、2项被告方认可,但服务费管理费用不应作为损失,另委托第三方开发费用也不应计算为损失,原告一直在经营使用开发的产品故不存在损失。被告对原告的所有诉求均不认可,应予驳回。
经审理查明,被告系于2006年9月7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于2010年10月28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由原企业名称上海天络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变更为现企业名称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原、被告签订了一份《贝肯熊授权项目合作意向书》,该意向书明确被告为贝肯熊版权方在中国大陆的授权代理商,并帮助版权方对该授权项目的后续进行管理与维护提供相应的服务。原、被告在该意向书中约定:被告授权原告运用授权品牌贝肯熊生产与销售相关商品,授权时间为2010年6月24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授权金收费方式为保底+提成方式,2010年6月24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的最低销售额为人民币250万元,最低保证金为人民币17万元,在意向书签署日后5个工作日内原告向被告支付人民币8.5万元,在正式合同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再支付人民币8.5万元;意向书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生效,至双方签署正式许可使用合同情形下终止等。原、被告另签订了一份《授权服务协议》,约定:鉴于原、被告双方已经签订了贝肯熊品牌授权项目,被告将为此授权项目提供推广服务及后续的授权管理与服务,原告在成功签署有关贝肯熊的《卡通形象许可合同》后5个工作日内向被告支付第一年度最低授权服务管理费人民币8万元。2010年10月11日,原告向被告支付了人民币16.5万元。2010年9月30日,被告分别向原告开具了经营项目为“授权金”和“服务费”的发票两张,金额分别为人民币85000元和80000元。
其后,原、被告双方正式签订了合同编号为10(SQ1-XMT)089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约定内容主要有:1、授权品牌为被告代理的、拥有足够授权的贝肯熊(BACKKOM)品牌形象及其衍生形象、视频动画、图片、道具、场景等;2、授权产品为原告利用授权品牌制作(包括通过视频动画转化)出来的产品,产品品项是手机彩信手机wap网站、手机主题、手机游戏、手机终端软件上线及提供用户下载点播;3、被告同意许可原告取得上述所列产品上使用授权品牌(授权品牌包括但不限于贝肯熊注册商标图案文字的使用权、可使用在本合同产品品项上与贝肯熊有关的著作权等)的权利;4、许可地区为中国大陆地区;5、许可渠道为中国移动、联通、电信公司及其子公司合作的各类数据业务渠道,手机视频付费下载渠道,手机终端软件渠道,wap网站渠道,手机官网渠道;6、许可性质为普通授权;7、许可期限自2010年6月24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产品开发期为2010年6月24日至2010年12月31日期限,产品上线期为2011年1月1日;8、按照保底加提成方式(最低保证金加超额提成金)由原告支付被告品牌使用费,2010年6月24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最低保证金为人民币17万元;9、在意向书签署日后,5个工作日内原告须向被告支付第一年度最低保证金的50%即人民币8.5万元,被告收到款后即向原告开放图库及进行商品审批;在正式合同签署后,5个工作日内原告须向被告支付第一年度最低保证金的余款即人民币8.5万元,被告收到款后即向原告出具第一年度授权证明书;10、除本合同另有约定外,若原告迟延支付品牌使用费,须向被告承担欠付款项每日千分之二的滞纳金,如原告逾期付款超过七个工作日的,被告有权解除本合同,并要求原告支付不少于品牌使用费总额的违约金;11、被告负责向原告提供品牌形象的有关资料,包括品牌形象的文字、图案、使用规范手册、光盘、权利证明、版权登记证书复印件等;12、如被告违约,有如下情形之一的,原告有权解除本合同,并有权追究被告的违约责任:(1)被告版权代理来源出现瑕疵并给原告造成损失的;(2)被告拒绝或无法提供授权品牌有关合法权利资料;因上述原因造成本合同终止,被告须向原告承担不少于人民币10万元的违约金,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原告损失的,被告须承担进一步赔偿责任;13、本合同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正式生效等。在签订上述合同后,原、被告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原、被告双方签订了合同编号为10(SQ1-XMT)089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经双方协议,同意将该合同中“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正式生效”条款变更为“自原告与中国移动正式签署相关渠道合作协议或合作合同后生效”;自协议生效之日起,被告向原告开具《授权证明书》,在原合同未正式生效前,原告不得将该《授权证明书》用于相关授权业务使用等。
2011年5月11日,原告与案外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福建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内容提供方合作协议》,主要内容为约定原告为该案外人提供手机动漫内容,该案外人按实收信息费的60%向原告支付使用费,合作期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1年12月31日止等。2011年5月11日,原告向被告支付了人民币85000元。被告向原告出具了《授权证明书》,主要内容为证明被告授权原告使用贝肯熊所有形象及其衍生形象,授权有限期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1年12月31日止等。
原、被告签订的《贝肯熊授权项目合作意向书》、《授权服务协议》、《品牌形象授权合同》及《补充协议》均未载明签订时间。原告主张原告签订的前述合同的时间为2010年10月,而被告主张签订时间为2010年6月。原告为证明其与被告签约的时间和要求被告提供授权合法依据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原、被告往来电子邮件。该证据显示,2010年10月22日马琳向林述佳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合同已经签章返回,外加补充协议和授权证明书”;同日,林述佳向马琳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为方便我们向移动公司说明情况,是否方便也将贵司取得倒霉熊在大陆独家运营权,以及音像制品引进许可之类的也发一下?电子版的就可以。因为移动公司对该作品其中的版权关系可能不是很熟悉。我们提交个凭证会更方便说明”。
原告为证明被告认可其无权授权并表示更换授权品牌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原、被告往来电子邮件。该证据显示,2011年9月5日林述佳向林剑、裘隽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因为近期我们在沟通倒霉熊下线工作,会涉及到我们的合作客户的利益补偿问题,所以需要新的品牌替换方案尽快给到我们的合作伙伴那边,所以还麻烦您那边帮忙尽快处理”;同日,林剑向林述佳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上周电话会议后,我们和您已达成共识,目前正在和FOX确定品牌中,还未收到其确认的答复。我们公司负责与FOX会抓紧确认此事。一定会及时告知您”。2011年9月28日,林述佳向林剑、裘隽发送了一份电子邮件,主要内容为:“裘总、林经理:因贵司无法继续向我们提供贝肯熊品牌服务,也无法给出补救措施。现我公司正式请求终止于贵司的合作合同,并请贵司退还我司支付的所有费用并对我们的损失予以补偿。具体数额我司正在核算,国庆节后会发给贵司。特先予以通知”。原告当庭述称林述佳是原告的负责人,林剑、裘隽是被告的工作人员。
原告为证明其向软件开发员工支付工资及工资数额的事实并主张被告赔偿2010年11月至2011年12月期间软件开发员工工资和管理费人民币568188.8元,向本院提交了工资表、银行转账汇款对账单等证据。
原告为证明其委托第三方对涉案的动漫形象进行开发的事实,向本院提交了三份合同。第一份合同为《倒霉熊桌面秀系统开发合同》,该合同显示:2010年11月8日,原告与案外人深圳市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该合同,约定该案外人为原告开发倒霉熊桌面秀系统,开发费用为人民币70500元,开发周期为原告支付相关费用后14天内完成等。2010年11月8日和11月29日,原告分别向案外人深圳市景驰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了人民币28200元和42300元。第二份和第三份合同均为《软件系统开发合同》,该两份合同显示:原告分别于2010年12月6日和2011年1月6日与案外人深圳市京时华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约定该案外人为原告开发倒霉熊桌面秀系统Ⅱ、倒霉熊桌面秀系统Ⅲ,开发费用分别为人民币40000元和120000元,开发周期均为在签约并收到原告支付相关费用后14天内完成等。2011年1月7日、1月18日、4月29日、5月11日、7月18日,原告分别向案外人深圳市京时华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了人民币40000元、20000元、48000元、30000元、72000元,合计210000元。原告还向本院提交了网上电子回单、转账凭证和发票等证据,欲证明其因涉案授权合同开发产品还支出了服务器托管费人民币26600元和向案外人常州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支付动画制作费人民币2250元。
原告为证明被告因违约导致其授权被著作权人终止和被告对原告的授权属无效授权的事实,还向本院提交了《关于贝肯熊品牌授权效力的证明》、《关于贝肯熊品牌形象授权的函》、《授权合同终止书》等证据。根据《关于贝肯熊品牌授权效力的证明》显示,2011年9月28日SynergyMediaInc出具了该证明。根据《关于贝肯熊品牌形象授权的函》显示,2011年11月22日SynergyMediaInc向原告出具该函件。上述文件主要内容为:1、贝肯熊(英文名:BACKKOM,俗称:倒霉熊)的全部著作权属于韩国RG公司,SynergyMediaInc系该品牌形象的海外版权人,对除韩国本土以外的国家或地区享有相应的著作权,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第三人进行授权;2、SynergyMediaInc曾于2007年经著作权人同意,授予被告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贝肯熊品牌形象及相关著作权的独家授权,并允许被告以自己的名义在其获得的授权范围内向第三人进行授权,授权的许可时间为2007年6月1日起至2011年5月31日止;3、由于被告未严格遵守其与SynergyMediaInc的授权协议及相关法律文件,而且存在严重的违约行为,SynergyMediaInc已于2010年6月30日与被告终止了关于贝肯熊品牌形象的授权协议,履行了相关的协议终止手续,并明确告知被告不得在2010年6月30日后以任何形式对任何第三人就贝肯熊的品牌形象进行授权或从事任何经营行为;4、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中关于对贝肯熊品牌形象的授权SynergyMediaInc不予认可,该授权属于无效授权。上述三份证据均未经过公证认证。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2013)沪普证经字第5227、5228号两份《公证书》,欲证明原告一直在公开使用涉案合同约定的品牌。原告对被告逾期提交的上述证据不予质证。
庭审中,原告陈述其在获知被告无权授权、在无法与被告达成解决方案后,其与贝肯熊品牌著作权人沟通协商,在2012年贝肯熊品牌著作权人直接向原告授权;被告陈述其为贝肯熊品牌权利人韩国SMI公司在中国大陆的授权代理人,可授权客户使用贝肯熊品牌,后其接到韩国SMI公司通知提前终止了代理授权,其代理授权截至2010年6月30日止。
诉讼中,原告向本院提出审计申请,对原告诉求被告向其赔偿各项损失中的软件开发人员工资及管理费、委托第三方开发合同损失、服务器托管费损失的具体金额进行司法审计,本院予以准许。2013年11月13日,深圳市财安合伙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深财安(2013)特审字第127号《专项审计报告》,审计结果为:1、关于软件开发人员工资及管理费,受审计材料所限,无法确认2010年11月份至12月份期间工资表应付工资合计人民币643821.33元为涉案软件开发人员工资;2、关于委托第三方开发合同损失,原告委托第三方开发合同损失金额为人民币232750元,其中支付给案外人深圳市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开发费用为人民币70500元,支付给案外人深圳市京时华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费用为人民币160000元,支付给案外人常州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开发费用为人民币2250元;3、关于服务器托管费损失,受审计材料所限,无法确认应付2011年5月6日至2012年11月5日IDC服务合同价款人民币68400元及已支付的服务器托管费人民币30400元的其中任何一项为涉案服务器托管费损失。被告对该《专项审计报告》提出了异议,深圳市财安合伙会计师事务所对此进行了回复,并未变更审计结果。
以上事实,有《贝肯熊授权项目合作意向书》、《授权服务协议》、《品牌形象授权合同》、《补充协议》、《授权证明书》、《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内容提供方合作协议》、电子邮件、《关于贝肯熊品牌授权效力的证明》、《关于贝肯熊品牌形象授权的函》、《授权合同终止书》、工资表、银行转账汇款对账单、《倒霉熊桌面秀系统开发合同》、《软件系统开发合同》、网上电子回单、转账凭证、发票、《专项审计报告》等证据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纠纷,审理重点在于被告是否违约及如被告违约应承担的法律后果问题。本案中,原告主张涉案合同签订的时间在2010年10月,被告未能履行合同义务,即未能授权许可原告使用涉案贝肯熊(英文名:BACKKOM,俗称:倒霉熊)的著作权利,从被告实际向原告出具的《授权证明书》载明的授权时间为2011年1月1日起的事实,结合原告实际支付给被告合同款项的时间与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推断以及与原告提交的往来电子邮件证据互相印证,被告虽提出了抗辩意见但未向本院提交相反证据以推翻原告主张,原告的举证具有明显优势,故对原告的上述主张,本院予以采信,认定被告未能履行其合同义务导致原告未能实现合同目的,被告构成违约。因此,原告提出的解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及其补充协议、附件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因违约行为应承担的法律后果问题。原告提出的被告返还原告品牌形象使用费、服务费人民币25万元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损失部分,本院分析如下:1、关于软件开发人员工资及管理费。原告作为市场主体,在经营中需有员工进行相应的工作,原告的举证也不足以证明其因涉案授权合同开发产品而专门招聘员工导致其支出工资和管理费的损失,故对其主张的被告赔偿软件开发人员工资及管理费人民币568188.8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2、关于委托第三方开发软件的合同损失。原告因涉案授权合同开发产品所支付给案外人深圳市景驰科技有限公司人民币70500元和支付给案外人深圳市京时华科技有限公司人民币160000元,有合同、付款电子回单、汇款凭证和发票等相互印证,故对原告主张的该部分损失,本院予以采信。原告主张另向案外人深圳市京时华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的开发费用人民币50000元及向案外人常州卡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支付的动画制作费人民币2250元,原告的举证不足以证明上述支付系为涉案授权合同开发产品所支出,故对原告主张的该部分损失,本院不予采信;3、关于服务器托管费。同上第2点分析,对原告主张的服务器托管费人民币26600元的损失,本院亦不予采信;4、原告主张的以向被告支付的人民币250000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0年10月11日起计至2012年3月5日止的利息损失人民币77215.24元,该主张缺乏合同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对原告主张的损失,本院对其中的人民币230500元予以采信。原、被告在《品牌形象授权合同》中对被告存在违约的违约责任作了约定,在被告有(1)被告版权代理来源出现瑕疵并给原告造成损失的或(2)被告拒绝或无法提供授权品牌有关合法权利资料两种违约情形之一的,造成该合同终止则被告须向原告承担不少于人民币10万元的违约金,违约金不足以弥补原告损失的,被告须承担进一步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的损失为人民币230500元,依据上述违约条款,被告应支付原告人民币10万元的违约金并进一步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130500元。对原告提出的被告向原告赔偿各项损失人民币954754.04元的诉讼请求,本院部分予以支持,部分不予支持。本案经调解未果,应予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品牌形象授权合同》及其补充协议、附件;
二、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品牌形象使用费、服务费人民币250000元;
三、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违约金人民币100000元;
四、被告天络行(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损失人民币130500元;
五、驳回原告深圳市明日空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6542.78元、审计费人民币20000元,合计人民币36542.78元,由原告负担人民币25514.78元,由被告负担人民币1102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捷
人民陪审员 左 平
人民陪审员 夏华强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叶琦琳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