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 > 技术合同
刘云飞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68070部队技术合作协议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0-10-26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甘民三终字第000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云飞,男,1953年2月生,汉族,无业,住陕西省凤翔县城关镇儒林巷19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东岗东路223号。
法定代表人:田原,该中心主任。
委托代理人:陈国武,甘肃正天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人民解放军68070部队(以下简称:68070部队),住所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东岗东路224号。
法定代表人:赵全海,该部队部队长。
委托代理人:潘泽武,该部队政治部秘书办主任。
上诉人刘云飞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技术合作协议纠纷一案,不服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兰法民三初字第000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云飞、被上诉人疾控中心委托代理人陈国武、被上诉人86070部队委托代理人潘泽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1992年9月12日,刘云飞与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后勤部军事医学研究所(疾控中心前身,简称医研所)签订了一份《协议书》,就共同研制“九九寿世保元袋”的合作开发、共同收益达成协议。双方约定:医研所负责厂房、生产设备等固定资产投资和协助开发经营;负责成果鉴定前的产品安全性、刺激性实验;组织“九九寿世保元袋”的成果鉴定、项目的申报及有关证照的领取和提供技术人员的有偿食宿;刘云飞负责提供“九九寿世保元袋”一千条,在通过甘肃省科委鉴定后投放兰州市场;提供鉴定所需全套技术资料、成果鉴定;负责试销及批量产品的经营销售,并对产品质量及所提供验方的知识产权承担全部责任。同时约定:成果通过省级鉴定后由医研所申报,刘云飞列为研制人员,共同创造条件,及时组织产品的正式生产;产品扣除税后所创利润,按医研所80%,刘云飞20%比例分成;如有一方违约,违约方须向对方按双方投资总额的五倍支付违约金等。协议签订后双方均按约履行。同年12月,“九九寿世保元袋”的研制通过甘肃省医药管理局、甘肃省科委的科技成果鉴定,并由医研所1993年开始组织生产。后刘云飞因故离开,该产品于1994年停止生产,其生产销售的数量不详。自2005年起刘云飞开始上访,同年8月9日,刘云飞向疾控中心出具一份《情况说明》,明确表示今后不再为合作协议问题进行上访,对协议终止问题再不进行要求,并与疾控中心达成共识,双方签订的协议已于1994年该产品停产后自行终止,不再要求疾控中心给其任何经济补偿和解决身份问题,并签名捺印确认。2009年初刘云飞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又撤回起诉并经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兰法民三初字第028号民事裁定书准许。2009年4月,刘云飞补充新的证据后,又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刘云飞在一审证据交换时提出申请,要求对被告疾控中心提交的证据《情况说明》中的笔迹和手印是否为本人所留进行司法鉴定,经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该《情况说明》中的笔迹和指印进行鉴定,该中心作出 (2009)文鉴字第20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情况说明》中署名字迹是刘云飞书写,署名字迹部位的押名指印系刘云飞右手食指指纹所留。
上述事实,有原告刘云飞与医研所于1992年9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甘肃省医药管理局和甘肃省科委的出具的科技成果鉴定证书、兰州军区联勤部证明、2005年8月9日刘云飞向疾控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兰法民三初字第028号民事裁定以及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政司法鉴定中心(2009)文鉴字第20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明,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所涉原告刘云飞与原医研所签订的《协议书》为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而依法成立。在刘云飞提供验方的基础上双方共同研制“九九寿世保元袋”,并就合作开发、共同收益达成协议后,前期均依约履行。但在履行中刘云飞因故离开,双方未能对该协议是否继续履行进行协商处理,该协议后因客观情况无法正常履行而终止。2005年8月9日刘云飞向疾控中心出具《情况说明》中,刘云飞的署名及捺印经司法鉴定确定为原告刘云飞本人所留,应认为所涉内容为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刘云飞明确认可涉案合作协议已于1994年停产后自行终止,并承诺不再要求被告疾控中心任何经济补偿。即明确表示对涉案协议已于1994年自行终止的事实与被告疾控中心形成共识,并放弃了因该协议而产生的实体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七条“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的规定,该行为应当具有法律效力,原告刘云飞再次主张已放弃的实体权利属违背诚实信用的反悔行为,依法不应予以支持。关于诉讼时效问题,在双方认可涉案协议已于1994年停产后终止,而原告刘云飞迟至2005年开始上访,于2009年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被告疾控中心、68070部队的抗辩理由成立,应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 驳回原告刘云飞的诉讼请求。 原告刘云飞应当交纳的一审案件受理费11051元予以免交。
宣判后,上诉人刘云飞不服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本院撤销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兰法民三初字第00043号判决;判令被上诉人赔偿经济损失95176 元、支付利润分成30万元、承担违约金33万元;判令68070部队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主要理由是:1、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刘云飞认为双方合作协议至今没有解除,自己从未放弃自己的权利,不断向兰州军区等上级反映问题时已引起了诉讼时效的中断,其《情况说明》不是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非本人书写,自己当时在生病昏迷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以给1000元交通费、食宿费及治疗药物为诱饵,由其工作人员起草并在自己饥饿、病情昏迷的情况下签字形成。通过大量的证据形成的证据链,能证明其诉讼请求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一审判决认定“放弃了因该协议而产生的实体权利”,属于错误的认定;2、一审判决认定违反法定程序。被上诉人疾控中心(原医研所)三年多至少销售10万条保元袋,每条税后利润15元,自己应得到利润30万元,根据双方投资至少在110万元以上,如果按30%对原医研所计算违约责任,则其应承担33万元的违约责任。被上诉人因使用其专利得到集体荣誉,也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被上诉人不仅没有承担约定的验证费、专利维持费,七年获取的利润超过700万元,应该给自己20%的利润分成。 由于被上诉人主体的特殊性,上诉人无法得到具体的投资和经营财务报表,此调查结果是影响本案实体审理的重要事实,上诉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一审法院未作调查取证属于违反法定程序。被上诉人疾控中心(原医研所)的违约行为,造成上诉人巨大的经济损失,使其陷入了极度贫困状态,多年的上访已使其负债累累,受到了损害。被上诉人疾控中心(原医研所)其上级单位是68070部队,对原医研所的债权债务应当依法由上级单位承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合法权利。
被上诉人疾控中心、被上诉人68070部队答辩认为:1、上诉人的诉讼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原审判决认定正确。双方的合作已于1994年终止,2005年8月29日刘云飞亲笔书写的《情况说明》已明确了终止合作。同时,1995年12月中央军委明令军队停办企业。当时,军队内部立即停办了与军队外的企业合作行为,原医研所与刘云飞的合作最迟于1995年底终止,至今已十年之久,没有中止和中断诉讼时效的事实,上诉人已经没有程序上的胜诉权; 2、上诉人亲笔书写的《情况说明》中明确表示,其“所要的经济赔偿和恢复身份要求不符合事实”、“不再要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给我任何经济补偿和解决身份问题”,这是上诉人对自己的实体权利的处分,内容明确,意思表示真实,能够证明上诉人已经丧失了实体上的胜诉权。上诉人称《情况说明》内容虚假的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也无任何证据证实,上诉人的说法纯属无理强辩;3、上诉人在一、二审中提出要求赔偿损失、分成利润、支付违约金等诉讼主张,无任何证据支持,所说的销售量、利润等,都是上诉人臆想出来的一面之词。要求支付损失、利润、违约金等诉讼主张无据证实,都是无理要求,不能认可。
为了证明自己的上诉理由,刘云飞向法庭提供了以下新证据:证人袁社利、王有绪的证言各一份,用于证明2005年8月9日的《情况说明》是在自己生病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署名,认为自己是无效行为;陕西省凤翔县中医医院诊断证明书二份,宝鸡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住院费用个人结算单一份,用于证明自己患有高血压、冠心病、急性支气管炎病。
对刘云飞提供的证据,被上诉人疾控中心、68070部队质证认为:袁社利、王有绪所作的证言没有进行质证,一审时已提交了法庭,不是新证据,同时证言不真实,也不能说明二人当时就在现场,不能认可;陕西省凤翔县中医医院诊断证明书和宝鸡市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住院费用个人结算单,均发生在2004年11月和2007年11月,不能证明2005年8月9日发生的事情,不能认可。
本院审理查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确认。
另查明:刘云飞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书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住院费用个人结算单,均发生在2004年11月和2007年11月,不能证明2005年8月9日书写《情况说明》当时的情况;也不能说明证人当时就在现场,其证据的真实性存有异议,并且不是新证据。以上证据不能证明刘云飞所说的事实真实性,不能否定《情况说明》证明的内容,不能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云飞与疾控中心(原医研所)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于1995年已经终止,至2005年已达十年之久,上诉人没有诉讼中止和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已超过法律给予保护的时效,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关于上诉人提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双方合作协议至今没有解除,自己从未放弃权利,多次向兰州军区及上级反映问题,已引起了诉讼时效的中断,《情况说明》不是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并非本人亲笔书写的问题。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刘云飞于2005年8月9日交给疾控中心的《情况说明》,明确表明“该产品协议已于1994年停止生产后自行终止,不再要求疾控中心给我任何经济补偿和解决身份问题。今后不再为合作协议问题进行上访,对协议终止问题再不进行要求”,并签名捺指印确认。原审中,刘云飞提出该《情况说明》不是自己亲笔书写,署名不是自己的。经其申请,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该《情况说明》中的笔迹和指印进行了鉴定。鉴定结论认定《情况说明》中签名处的署名字迹是刘云飞书写,署名字迹部位的押名指印系刘云飞右手食指指纹所留。据此,足以认定《情况说明》中载明的内容是刘云飞真实意思的表示,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一审判决认定是否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对此,上诉人主要指的是要求法院调取证据的问题。根据刘云飞署名的《情况说明》内容表明,双方的合作项目已于1994年停止,合作协议于1995年已终止,至2005年已十年之久,上诉人没有提出过要求,没有中止和中断诉讼时效的事由,上诉人已经没有实体上的胜诉权。上诉人请求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刘云飞应当交纳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1051元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康天翔
审 判 员   张永祥
审 判 员   李 红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李雪亮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