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甘肃 > 植物新品种
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公司与被告苏亮、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11-27        

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兰法民三初字第012

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l2号。

法定代表人谢韬,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梁顺伟,北京开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振龙,男,汉族,196461日出生,系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仟公司工作人员,住北京市西城区六铺炕二区40号楼1201室。

被告苏亮,男,汉族,1968128日出生,无固定职业,住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贤后街6号。

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2l206室。

 法定代表人王慧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丁峰,北京市广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焕毅,男,汉族,195124日出生,住沈阳市大东区津桥路75-5-3

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仟公司公司(以下简称:农科玉公司)与被告苏亮、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以下简称:燕禾金中心)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38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20115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农科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梁顺伟、王振龙,被告苏亮,被告燕禾金中心的委托代理人丁峰、陈焕毅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玉米新品种“京紫糯218”于200991日取得植物新品种权,品种权号:CNA20060838.X,品种权人:北京市农林科学院。201O1122日,品种权人授权原告对其他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擅自生产、经营“京紫糯218”的不当行为或侵权行为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诉权。2O1O3月,原告发现被告在兰州市擅自经营“京紫糯218”杂交玉米种子,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涉嫌侵权,请求法院责令被告停止侵权,不得销售侵权种子。因被告获利和原告损失均无法计算,请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所确定的定额赔偿原则,由被告对原告的损失予以赔偿。请求判令:1、被告停止侵权,不得以“燕禾金紫黑糯”名义销售“京紫糯2l8”杂交玉米种;2、责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万元;3、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苏亮口头答辩:其是最终受害者,将向败诉方索要自己的损失。

被告辩燕禾金中心答辩:首先,该案同一事实、同一诉讼标的,已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即(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燕禾金中心未经涉案品种权人许可,为商业目的生产、销售授权品种‘京科糯218’的繁殖材料,侵犯了涉案品种权。”其次,就该案同一事实、同一诉讼标的判决即(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答辩人已提出上诉,二审正在审理中。最后,最高院也曾以批复的形式,明确规定该类案件不得重复受理。同一事实的侵权之诉和不侵权之诉并存的,后立案的侵权诉讼应移送先立案的确认不侵权诉讼法院进行统一受理、审判,其法理依据,即是“一案不再理”。综上,请求法院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在庭审时,被告辩燕禾金中心补充答辩意见为:1、被告销售的“燕禾金紫黑糯”是由天津市种子管理站审定的合法品种,证书号为2006012,被告有合法的销售来源;2、原告提供的证据仅仅证明原告销售的种子为700余元,原告销售的种子的真实损失是可计算的,原告要求赔偿50万元没有法律依据。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 1、《植物品种权证书》一份;2、交纳年费凭证一份;3、《授权书》、《“京紫糯218”植物新品种权维权授权书》各一份。以上欲证明原告享有本案诉权;

第二组证据:4、《农作物品种审定证书》一份;5、兰州市农业局出具的《产品确认通知书》一份;6、取样种子包装袋正反面照片复印件两页、样品种子一包;7、甘肃种子管理总站的取证说明二份,是被告燕禾金中心在北京市二中院提交的;8、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书一份。以上欲证明被告实施了相应的侵权行为;被告燕禾金中心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承认他们销售的“燕禾金紫黑糯”就是“金紫糯218”; 在本案起诉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被告燕禾金中心提起的不侵权诉讼纠纷已经审理结束,不存在本案移送的问题。

针对以上所举证据,被告苏亮质证意见为:第一组证据、第二组证据均没有异议。

 被告燕禾金中心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没有异议;针对第二组证据,认为《产品确认通知书》只是一个通知书,燕禾金又给了回函不认可确认书内容,并没有形成一个最后结果;没有证据证明包装内的种子是否是其公司的“燕禾金紫黑糯”种子,实物证据不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包装袋上盖有公章的单位不是行政单位也不是执法单位,甘肃省种子管理站是违法的,封条上没有盖公章,不具有行政机关的证据效力;原告提交北京第一中院的判决书中,我方只是认可“金紫糯218和“燕禾金紫黑糯”的DNA的图谱一致,并不是承认燕禾金就是金紫糯218

被告苏亮提交四份证据,1、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2010312日给其开具的收据一份;2、其与张宽签订的《土地承包协议》复印件一份;3、兰州市农牧局的询问笔录一份;4、货运部开具的收据一份。以上证据证明其没有销售种子,其租地一直在做特殊玉米种子的种植。

原告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被告燕禾金中心质证意见为:认可以上证据,其中心向苏亮销售过750元的“燕禾金紫黑糯”种子,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就是今天原告提交的这袋实物种子。

被告燕禾金中心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1、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同一事实、同一诉讼标的已经法院一审判决;2、北京高院开庭通知书,证明本案原告并未提出上诉,对本案另行提起诉讼没有法律依据;

第二组:3、津审玉2006012号品种审定证书,证明原告经营“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符合《种子法》的规定,属合法行为(已具备先用权的条件,即为生产做好了充足准备)4、天津市农业局文件,证明有品种来源和品种性状的描述;52006年天津市鲜食玉米品种试验方案及表1鲜食玉米试验参试品种(天津市种子管理站20062月文件),证明20062月“燕禾金紫黑糯”已交行政机关审定(已成为成熟的品种,具备生产条件)6、天津市2006年鲜食玉米产量性状汇总表,证明2006年五家单位在天津市五个地点种植,“燕禾金紫黑糯”表现优良,佐证“燕禾金紫黑糯”构成已知品种;72006年天津市主要农作物参试品种申请表,证明“燕禾金紫黑糯”育成时间为2003年,佐证“燕禾金紫黑糯”构成已知品种,具备生产的条件。

原告质证意见为: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针对第二组证据3456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是否构成侵权审定机关是不审查的,行政机关不具备这个职能,对证据 7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被告苏亮对以上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

在本案举证期间,原告提交一份鉴定申请书,认为如果被告燕禾金中心不认可自己销售的“燕禾金紫黑糯”与“京紫糯218”属同一品种时申请法院委托鉴定。庭审后,原告又提交一份:“关于不再申请鉴定的说明”,认为鉴于被告燕禾金中心已认可“燕禾金紫黑糯”与受保护品种“京紫糯218”玉米品种DNA指纹图谱一致,且燕禾金中心侵权行为已为生效的法律文书所确认,本案无需再次鉴定。经本案合议庭合议,认为原告的理由成立,故不再进行委托鉴定。另,庭审后,原告提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510日作出并给其送达的(2011)高民终字第746号民事判决书。

对原告农科玉公司提交的全部证据被告苏亮提交全部证据、被告燕禾金中心提交的证据123456,经双方质证,合议庭审查,认为符合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及关联性,均予以采信。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法庭陈述、辩论意见及法庭对证据的认证,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京紫糯218” 植物新品种的品种权人为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申请日为20061229日,授权日为200991日,品种权号为第CNA20060838·X。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已于201063日按期缴纳该植物新品种权年费。2005624日,农业部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向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中心(简称玉米研究中心)颁发《农作物品种审定证书》,审定编号为国审2005039,品种名称为“京紫糯218”,选育单位为玉米研究中心,审定意见为“该品种已经第一届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审定通过,农业部第516号公告公布。适宜在海南、广东、广西、福建、浙江、江西、上海、江苏南部、安徽南部作鲜食糯玉米种植。矮花叶病重发地区慎用。”201159日,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授权农科玉公司以其公司名义对其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书面许可,擅自生产、销售“京紫糯218”以及利用“京紫糯218”生产其它繁殖材料等侵权行为实施包括举报、诉讼在内的各种维权活动。在进行诉讼活动时,北京市农林科学院不再作为共同原告参与诉讼。

200711O日,天津市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向燕禾金中心授予《证书》,对于品种名为“燕禾金紫黑糯”的糯玉米品种审定通过,并准予在天津市做鲜食糯玉米种植,审定编号为津审玉20060122007320日,天津市农业局发布了津农种12007129号《关于发布第二十次农作物品种审定结果的通知》,将天津市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于20071IO日审定通过的主要农作物品种予以公布,公布的品种目录中包括“燕禾金紫黑糯”糯玉米品种。

2010312,苏亮向燕禾金中心购买了“燕禾金紫黑糯”产品,价格为750元。2010319日,兰州市种子管理局对该批种子予以查获并封存。201048日,兰州市农牧局向燕禾金中心发出《产品确认通知书》,称其于2010319日在检查中发现标注燕禾金中心生产的“燕禾金紫黑糯”产品,要求燕禾金中心确认是否是其所生产。2010415日,燕禾金中心回复甘肃省兰州市农牧局,称其“燕禾金紫黑糯”玉米未在甘肃省审定,该品种一直未在甘肃省销售,也未委托甘肃省内的任何销售商销售该品种,根据该局提供的材料,不能确定该局查扣的产品是该中心的“燕禾金紫黑糯”品种。2010630日,甘肃省种子管理总站向燕禾金中心发出甘种站便字[2010]93号函,称:根据农科玉公司的举报,兰州市种子管理局执法人员在兰州货运集散中心查获了由燕禾金中心售给兰州人苏亮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一箱,由执法人员现场封存样品并做了询问笔录,且已取得了购种及付款凭证等相关证据材料,初步确认燕禾金中心有涉嫌侵权经营“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行为,并向燕禾金中心下达了产品确认书,由于燕禾金中心对该产品未予确认,特对燕禾金中心提出以下处理意见:1、积极与品种权利害关系人协商解决;2、将案件移送北京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查处,如认定侵权行为成立,可给予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5倍以下罚款的行政处罚,同时可按品种权许可费1倍以上5倍以下,对品种权利害关系人进行赔偿;3、由品种权人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201075日,燕禾金中心回复甘肃省种子管理总站,称:1、燕禾金中心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规定合法经营“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不存在任何违法侵权经营行为。2、燕禾金中心根本不存在与“品种权利害关系人协商解决”的问题。

2010818燕禾金中心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农科玉公司为被告提起不侵权诉讼,认为“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是经国家合法授权的品种,不构成对农科玉公司权利的侵害,在农科玉公司获得“京紫糯218“植物新品种权之前,燕禾金中心产品已经构成了已知品种,农科玉公司也没有在天津获得涉案种子的品种审定。由于甘肃省兰州市农牧局向其发出《产品确认通知书》、甘肃省种子管理总站向其发出甘种站便字[2010]93号函,燕禾金中心已经实际遭受了特定知识产权的严重影响,故请求法院判决确认燕禾金中心经营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未侵犯农科玉公司的植物新品种权。农科玉公司在该案答辩中称:燕禾金中心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与被告的“京紫糯218”属同一品种,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128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中认定“农科玉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该公司出具的种子鉴定报告书,鉴定结论为:“燕禾金紫黑糯”与“京紫糯218“蛋白谱带一致;燕禾金中心认可涉案“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与“京紫糯218”玉米品种DNA指纹图谱一致。”该判决认为燕禾金中心未经涉案品种权人许可,为商业目的生产、销售授权品种“京紫糯218“的繁殖材料,侵犯了涉案品种权。燕禾金中心要求确认其未侵犯涉案品种权的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驳回燕禾金中心的诉请。该案宣判后,燕禾金中心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经过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510作出(2011)高民终字第746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认为:本案为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经国家农业部授权,取得涉案“京紫糯218”玉米品种的植物新品种权且在有效期内。原告农科玉公司经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授权,取得以原告名义对未经权利人书面许可,擅自生产、销售“京紫糯218”以及利用“京紫糯218”生产其它繁殖材料等侵权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并且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明确表示不再作为共同原告参与诉讼,故本案原告农科玉公司是本案适格原告主体。

植物新品种,是指经过人工培育的或者对发现的野生植物加以开发,具备新颖性、特异性、一致性和稳定性并有适当命名的植物品种。完成育种的单位或者个人对其授权品种,享有排他的独占权。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品种权所有人许可,不得为商业目的生产或者销售该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不得为商业目的将该授权品种的繁殖材料重复使用于生产另一品种的繁殖材料。本案庭审中,燕禾金中心认可向苏亮出售了“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结合原告及被告苏亮所举证据,能够证明所出售的该批种子被兰州市种子管理局于2010319日予以查获并封存。故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燕禾金中心出售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是否侵犯了“京紫糯218”玉米品种的植物新品种权。为此,被告燕禾金中心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请求确认燕禾金中心经营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未侵犯“京紫糯218”玉米品种植物新品种的不侵权之诉。经过审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一中民初字第14719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认为燕禾金中心未经涉案品种权人许可,为商业目的生产、销售授权品种“京紫糯218”的繁殖材料,侵犯了涉案品种权,判决驳回燕禾金中心的诉请。燕禾金中心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该院作出(2011)高民终字第746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结果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燕禾金中心没有提交在其所提起不侵权诉讼案件中所举证据之外能够证明不侵权的其它有效证据,故按照法院判决效力溯及力原则,本院认为燕禾金中心销售“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属于未经涉案品种权人许可,为商业目的生产、销售授权品种“京紫糯218“繁殖材料的侵权行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人民法院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的规定,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被侵权人的请求,按照被侵权人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被侵权人请求按照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等因素,参照该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合理确定赔偿数额。依照前款规定难以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侵权的性质、期间、后果,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的数额,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被侵权人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原告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至于赔偿的具体数额,根据双方的举证难以确定原告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者被告因侵权所得利益,也无实施许可费供参考,本案按法定赔偿确定赔偿数额。考虑到燕禾金中心于20071月就已通过“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审定,准予在天津市做鲜食糯玉米种植,侵权时间较长,有一定的种植范围且有跨区域销售的情形,结合原告为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确定赔偿额以300000元为宜。关于被告燕禾金中心主张本案的起诉属于重复诉讼的问题,本院认为,燕禾金中心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是不侵权诉讼,本案原告提起的侵权赔偿诉讼,虽然案件基本事实相同,处理结果有关联性,但诉讼请求不相同,属于两个不同的诉讼,本案不属于重复诉讼。虽然该类案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合并审理以利于审理结果的统一性,但在本案原告农科玉公司起诉时,被告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不侵权诉讼已经该院审理终结,且在本案审理期间,就该案提起的上诉已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结束,本案不存在移送合并审理的前提条件,故原告该抗辩主张不成立。关于被告燕禾金中主张其销售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品种是由相关部门审定的合法品种,有合法的销售来源的抗辩理由,本院认为,品种审定本质上属于行政许可,具有市场准入的强制性,依据的是《种子法》的相关规定。品种审定机关对所审定品种的来源仅进行形式审查,并不就被审定品种是否为申请人合法获得进行实质审查,因此,通过品种审定并不代表其来源合法。对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1)高民终字第746号民事判决的判由中已有阐述,因此,该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关于本案被告苏亮是否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由于苏亮提交证据能够证明其购买的“燕禾金紫黑糯”玉米种子是用于自己种植,且能够说明种子来源,庭审时,原告也已明确表示不要求其赔偿,故其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依照《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立即停止侵犯“京紫糯2l8植物新品种权的销售行为;

二、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赔偿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仟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00元;

三、驳回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仟公司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承担。

以上,被告北京燕禾金农业科技发展中心应支付原告北京农科玉育种开发有限责仟公司人民币3088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全部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并预交案件受理费8800元、上诉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如上诉期满之日起七日内未预交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李晓春

                     代理审判员  刘锦辉

代理审判员  杨伟东

0年七月六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