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西 > 不正当竞争
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与被告萧静、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9-07-01        

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3)南市民三初字第55号

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住所地:南宁市园湖南路32号五矿大厦。
法定代表人杨燮,第一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叶勇、陈建,兴大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萧静,女,1968年1月2日出生,汉族,住南宁市东宝路8号茶花园小区。
委托代理人陈艳萍、许慧博,佳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南宁市七星路137号。
法定代表人黄兴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卫旗,广西大学法学院教师。
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住所地:南宁市七星路137号。
法定代表人樊奇,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海波,金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五矿公司)与被告萧静、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诚裕华公司)、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以下简称包装公司)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一案,本院于2003年6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3年8月12日、2004年2月 27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五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叶勇、陈建,被告萧静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艳萍、许慧博,被告诚裕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卫旗,被告包装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蒋海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五矿公司诉称:萧静原系原告方业务员。1998年原告开拓了重晶石粉出口业务,并由萧静经办此项业务。原告与新加坡客户CHEMIN RESOURCES(S) PTE LTD(以下简称C公司)建立了稳定的重晶石粉出口业务关系,原告每年因此获利90万元左右。原告采取了一系列保密措施,使得这些客户资料不为外人知悉。萧静在经办单位业务的过程中使用并掌握了该客户的资料。2000年7月萧静借口照顾家庭从原告公司辞职,但在正式辞职前(在庭审中进一步明确为2000年6月)即挂靠包装公司及其后来设立的诚裕华公司,利用原来掌握的客户资料继续按原渠道出口重晶石粉给原告的客户C公司,致使此后两年多时间内包装公司和诚裕华公司向该客户出口了大量的重晶石粉;而该客户却不再向原告进口重晶石粉,从而造成原告利润减少120万元,为调查被告的侵权行为原告又支出调查费4000元。原告认为,C公司客户资料属原告的商业秘密;萧静披露并允许另两被告非法使用了该商业秘密,另两被告在明知或应知萧静非法披露该商业秘密的情况下仍使用了该商业秘密,非法获得了本应属于原告的经济利益。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请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犯原告的商业秘密,支付侵权赔偿金120万元及取证费用4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萧静在庭审中以原告在起诉书中有三处修改,这是对诉讼请求所涉及的有关事实的重大修改,需要重新答辩为由,明确表示拒绝答辩。
被告诚裕华公司在庭审中辩称:1、原告没有提供主张权利的商业秘密及其合法来源,其主张的权利没有基础,缺乏一种载体;2、原告诉讼超过诉讼时效。从2000年7月萧静辞职开始,原告的商业秘密就有被泄露的可能,时效即开始。但原告在2003年5月才起诉,已超过两年诉讼时效;3、导致原告与C公司客户交易中止的原因是原告的货物质量缺陷等其他经营问题,而非由于萧静披露了商业秘密。原告所称的利润减少是其自己造成的,与被告无关;4、原告所诉的C公司客户名单不属于商业秘密,因为该客户名单已进入公众领域,且该客户名单没有商业价值和实用性,原告也没有对其采取过保密措施。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包装公司在庭审中辩称:1、原告所称的商业秘密并非商业秘密。原告称C公司客户资料不为外人所知悉,并已采取一系列保密措施的说法是错误的。其实C公司客户并非只和原告有外贸关系,与其他公司也有;2、C公司客户和被告的交易并非是由萧静牵线,而是在广交会上认识的;3、萧静辞职前并没有挂靠我公司也没有在我公司从事任何工作;4、我公司没有因萧静获得任何商业秘密,也没有给原告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五矿公司的起诉理由和被告萧静、被告诚裕华公司、被告包装公司的答辩意见,本院归纳当事人在诉讼中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是否具备诉讼主体资格;2、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3、原告的经营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4、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5、原告损失赔偿的依据和计算方法是什么。
针对上述争议焦点,原告五矿公司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 22 份证据:
证据一:《劳动合同书》,证明萧静与原告签订了《劳动合同书》,是原告的职工;
证据二:广西五矿(96)桂矿字第057号《通知》;证据三:广西五矿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
证据二、三,证明原告制定了保密措施并要求公司员工遵守。
证据四:2000年5月25日萧静的辞职报告;证据五:萧静辞去现职申请表;证据六:2000年6月20日广西五矿“关于萧静同志辞职的请示”;证据七:2000年7月3日区外贸厅关于同意萧静同志申请辞职的批复;证据八:2000年7月4日广西五矿“关于萧静同志辞职的通知”;
证据四-证据八,证明萧静申请辞职并获得有关部门批准;
证据九:2000年1月28 日萧静发给广州康宏船务的传真;证据十、十一:萧静发给C公司客户的两份传真;证据十二:霍桂彬、萧静与C公司客户谈判的报告;证据十三:2000年7月萧静向陈友礼移交工作的记录;
证据九-证据十三,证明萧静在原告公司工作时掌握并使用了原告的商业秘密;
证据十四、十五:1998年至2000年原告出口重晶石粉到C公司客户的8张发票及其中文译本和利润统计;证据十六:出口商品核算单;
证据十四-证据十六,证明原告因该商业秘密获利的情况;
证据十七:发票15份,证明原告为调查被告的侵权行为支付的费用;
证据十八:原告营业执照,证明原告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十九:星湖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证明,证明萧静的身份证明;
证据二十:原告关于“萧静”姓名的证明,证明萧静有时也签名作“肖静”;
证据二十一:电脑咨询单,证明诚裕华公司、包装公司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二十二:原告申请从本院(2003)南市民三初字第16号案调取的证据(原为原告申请本院从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所调取):诚裕华公司的《售货合同》6份、包装公司的《售货合同》13份及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桂检法函(2003)64号《复函》及其《附表一》、《附表二》,证明萧静从2000年6月起在诚裕华公司、包装公司从事了与其在原告公司一致的业务。
对以上22份证据,被告萧静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有异议,与萧静的字迹不同,第8条没有萧静的签字;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合法性有异议,因是讨论稿;证据三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不具备合法的生效条件,对萧静没有约束力;证据四-八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九-十一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作为商业秘密的条件;证据十二的真实性有异议,与原告是两个不同的法人;证据十三的真实性有异议,没有双方的签字也没有说明什么问题;证据十四中的NM19739/J商业发票的真实性有异议,与C公司客户的名称不一致,其他商业发票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十五的三性有异议,无正式发票;证据十六的三性有异议,不是专业人员统计出来的;证据十七、二十一无异议;证据十八的真实性有异议,该营业执照是旧的;证据十九与本案无关,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二十萧静承认有时签名也用“肖静”;对证据二十二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因是复印件,同时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因为2000年6月份合同卖方签字是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被告诚裕华公司的质证意见是:同意被告萧静的质证意见,另对证据十四认为是原告需要时自己开的,没有证明力;证据十五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证据二十二不应作为本案证据,因是本案起诉前调取的,不符合程序,该证据也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因为第一份合同签订时间是2000年6月14日,但不是萧静签的。
被告包装公司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一、二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据三有异议,实施细则是补发的,没有任何证明职工大会通过,没有生效,对劳动者没有约束力;证据四-八无异议,证据九有异议,不能证明与本案有关的事实;证据十-十三有异议,同意被告萧静的质证意见;证据十四-十六不能证明是其商业秘密及其获利的真实情况;证据十七不认可;证据十八、二十一无异议,证据十九的取来途径有异议,证据二十有异议;证据二十二取证不合法,不能作为本案证据,因为是本案起诉前调取的,同时我公司在2000年6月与C公司客户签订的合同不是因为萧静的原因获悉的信息。
本院对原告五矿公司提供的 22份证据的认证意见是:证据一结合证据二十可以证明萧静与原告签订了《劳动合同》,第8条属于该合同的一部分,无须另行签名;证据三说明《实施细则》的实施须经工会、职代会讨论,证据二说明原告组织各部门进行了讨论,结合证据二、三可以证明《实施细则》已实施,各被告认为未生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证据四-八各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九-十一涉及C公司客户,故与本案有关,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证据十二、十三因萧静否认,又非萧静亲笔所写或签名,故不能单独作为证据证明原告主张,但可以结合其他证据使用;证据十四中的NM19739/J商业发票与C公司客户的名称不一致,不能证明原告主张,其他商业发票的真实性各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十五没有成本支出凭证,本院不予采信;证据十六有萧静签名,本院予以确认,利润是否合理由本院综合确定;证据十七各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支出金额为200元;萧静对证据十八的异议不成立,证据十九是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各被告认为不合法的理由不成立,证据二十萧静在庭审中已认可,证据二十一各被告无异议,故对证据十八-二十一,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二十二原是原告在本院(2003)南市民三初字第16号案中申请本院从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所调取的,现原告在本案中申请从本院(2003)南市民三初字第16号案调取,程序合法。诚裕华公司、包装公司认为取证不合法的理由不成立。所附合同复印件有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函说明来源,不属于无法与原件核对的复印件。萧静对其真实性表示怀疑的理由不成立。故本院对证据二十二予以确认。至于能否证明原告的主张,本院将综合其他证据判断。
被告萧静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 5 份证据:
证据一:萧静的居民身份证,证明具备合法民事主体资格;
证据二:诚裕华公司的工商资料及萧静在该公司任职情况和工资发放记录,证明诚裕华公司成立于2001年10月24日,萧静于2002年进入该公司,现任进出口部经理;
证据三:萧静代表诚裕华公司与C公司签订的合同,证明萧静作为诚裕华公司的员工以公司名义开展外贸业务;
证据四:C公司的工商资料及公正认证材料和中文译本,证明C公司于1998年9月1日成立,具有法人资格;
证据五:萧静辞职批复函及其原所在单位新宏重晶石贸易有限公司工商资料,证明萧静于2000年7月4日获准辞职,其原所在单位为新宏重金石贸易有限公司,具有法人资格,与原告属不同的民事主体。
对以上5份证据,原告五矿公司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一、二、五没有异议;证据三不能确定其真实性,因没有看到原件,且没有中文翻译,也与本案无关;证据四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本院对被告萧静提供的 5 份证据的认证意见是:因原告对证据一、二、五没有异议,证据四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故对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三因未出示原件核对,原告表示不能确定其真实性,故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应结合其他证据审查判断。
被告诚裕华公司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2 份证据:
证据一:C公司出具的《事实说明》及其中文译本,证明1、C公司与中国5家公司建立了贸易关系,其资料已进入公众领域;2、C公司终止与原告的重晶石粉贸易,原因在于原告的产品质量等经营问题;3、我公司与C公司的贸易是C公司的选择,是双方建立在正常、合法、自愿基础上的贸易;
证据二:广州悦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及有关附件,证明北京海滨正迪赛通用技术研究所、潍坊雷特化工有限公司与C公司建立了贸易关系,C公司的资料已进入公共领域。
对以上2份证据,原告五矿公司的质证意见是:证据一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证明被告的主张;证据二与本案无关,因为这些合同涉及的业务都不是重晶石粉业务。
本院对被告诚裕华公司提供的2份证据的认证意见是:原告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二涉及C公司,与本案有关,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至于上述证据能否证明被告的主张,本院将综合其他证据判断。
被告包装公司在诉讼中提供了以下10份证据:
证据一:广州悦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证明C公司早已与原告作生意;
证据二:我公司韦冬云出具的《证明》,证明双方在广交会上认识;
证据三-证据五:3份《售货合同》,证明双方于2001年1月16日、3月16日、6月18日所签合同;
证据六:C公司出具的《事实说明》及其中文译本,证明双方从事贸易事实;
证据七:桂外经贸管函字(2000)03号《通知》;证据八:桂外经贸发展函字(2000)26号《报送申请表的函》;证据九:桂外经贸管发字(2000)16号《通知》;中国包装进出口总公司第98号、第198号《通知》;证据十:记帐凭证、车票、飞机票、进帐单;
证据七-证据十证明参加广交会。
对以上10份证据,原告五矿公司的质证意见是:证据一与本案无关,因为这些合同涉及的业务都不是重晶石粉业务。证据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其不具备证明力,因韦冬云是被告公司的人且未出庭;证据六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证明被告的主张;证据三-五,七-十因没有原件,不予认可。
本院对被告包装公司提供的10份证据的认证意见是:证据一同前,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证据二、六的真实性原告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三-五,七-十因未出示原件核对,原告不予认可,故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应结合其他证据审查判断。
经审理查明:
萧静原为原告的业务员,同时被派往该公司下属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广西五矿重晶石贸易有限公司工作。萧静在工作中多次代表原告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从而掌握了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包括该客户的名称、地址和背景、联系人及联系方法、经营渠道、客户要求、货源和现行卖价、具体操作等。原告对其商业秘密采取了保密措施,制定了《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其中第八第5项规定职工有义务“保守甲方(即原告,下同)商业秘密,不得利用甲方的商业秘密为本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谋取不正当的经济利益”;第三十七第4项规定“职工必须切实保守甲方的商业秘密(包括技术、经营秘密和内部资料),不得在掌握甲方商业秘密的保密期限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或擅自离职,如经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后,亦不得在5年内自行或与甲方有竞争关系的单位从事和原在职相同或有关的经营活动,甲方为此应支付的补偿已包含在原告支付给职工的劳动报酬和工资待遇中”。该《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已作为萧静与原告于1996年3月29日签订并经南宁市劳动局于同年8月12日鉴证的《劳动合同书》第八条内容。2000年5月25日,萧静以“父母年纪大,女儿年幼,均需人照顾”为由向原告提出辞职申请,同年6月22日原告同意,同年7月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外经贸厅批准。尔后萧静先后到被告包装公司、被告诚裕华公司工作,披露和使用原告的 C公司客户信息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其中,在提出辞职申请后被批准前,向包装公司披露了原告的 C公司客户信息,使该被告于2000年6月14日与C公司进行了两单重晶石粉贸易。经查,包装公司从2000年6月14日至2002年4月28日共向C公司出口重晶石粉10206吨,其中2000年6月14日两单的经办人为包装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兰芝权,2001年3月5日、10月22日、11月5日,2002年4月22日、4月28日的经办人为萧静,2001年6月19日、7月19日、9月24日,2002年1月17日、1月22日、2月28日的经办人为包装公司的业务员韦冬云。诚裕华公司从2002年5月15日至2002年11月21日共向C公司出口重晶石粉6492吨,经办人全为萧静。
另查明,原告在庭审中主张其每吨重晶石粉的利润为73.38元,要求按被告向C公司客户销售的吨数计。各被告对原告主张的利润率有异议,但未说明自己的利润率。
本院认为:
(一)关于原告是否具备诉讼主体资格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原告是指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就本案而言,判断五矿公司是否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关键是看其是否本案商业秘密的权利主体。五矿公司与萧静签订了《劳动合同》,萧静对外是以五矿公司的名义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的,因此,五矿公司是本案商业秘密C公司客户信息的权利主体。萧静同时被派往五矿公司下属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广西五矿重晶石贸易有限公司工作的事实,并不影响五矿公司是本案商业秘密C公司客户信息的权利主体。五矿公司作为本案商业秘密的权利主体认为其商业秘密被本案被告所侵犯,故其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二)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萧静辞职不等于发生其侵害原告的商业秘密。原告的商业秘密被侵害发生在2000年6月14日至2002年11月21日期间。原告于2003年6月16日起诉,并未超过两年诉讼时效。诚裕华公司主张本案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原告的经营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原告的经营信息是C公司客户名单。各被告利用该客户名单与该客户进行重晶石粉贸易从中获利,本身已说明该客户名单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并具有实用性。本案的关键是,C公司客户名单是否为公众所知悉,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1)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是否为公众所知悉。C公司客户名单并非仅指该客户的名称、地址等属于公共领域的信息,还包括该客户的背景、联系人及联系方法、经营渠道、客户要求、货源和现行卖价、具体操作等经营信息,而这些经营信息是特定化了的客户信息,是需要通过花费劳动、金钱和努力才能取得的,因而不属于公共领域的信息。特定化了的客户信息,绝不是指客户只与权利人有商业关系。因此,诚裕华公司和包装公司以C公司与其他公司有外贸关系为由,主张该客户名单已进入公共领域,其理由是不能成立的。更何况,两被告所举的证据C公司出具的《事实说明》和广州悦诚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及有关附件所反映的事实是,C公司与这些国内公司所进行的并非重晶石粉贸易。因此,本院对两被告的主张不予支持。(2)关于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要求权利人采取万无一失的保密措施实际上是不现实的,也过于苛刻。只要权利人在当时、当地的情况下采取的保密措施是合理的,就应认为已尽到了保密义务和合理的努力。因此,只要权利人提出了保密要求,商业秘密权利人的职工或与商业秘密权利人有业务关系的他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存在商业秘密,即为权利人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职工或他人就对权利人承担保密义务。就本案而言,原告通过与包括萧静在内的职工签订《劳动合同书》及《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明确要求职工对原告的商业秘密(包括技术、经营秘密和内部资料)负有保密的义务,在离职后5年内不得自行或与原告有竞争关系的单位从事和原在职相同或有关的经营活动,并为此在劳动报酬和工资待遇中给职工支付相应的补偿。作为原告的职工,萧静在工作中了解和掌握了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的经营信息,其完全知道原告这一商业秘密的存在。因此,原告作为商业秘密权利人,已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诚裕华公司和包装公司认为原告未对C公司客户名单的经营信息采取过保密措施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综上,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的经营信息构成商业秘密。诚裕华公司和包装公司主张其不构成商业秘密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的问题。
由于商业秘密的特殊性,只要权利人能证明对方所使用的信息与自己的商业秘密具有一致性或者相同性,同时能证明对方有获取其商业秘密的条件,举证责任就应转移给对方。如果对方不能举证证明其所使用的信息是合法获得或者使用的,则视为举证不能,推定其实施了侵权行为。就本案而言,原告所举证据二十二证明包装公司、诚裕华公司与C公司客户进行了重晶石粉贸易,其中萧静是被告方的经办人,这就足以证明三被告所使用的信息与原告的商业秘密即C公司客户名单具有一致性或者相同性。萧静原作为代表原告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事实上掌握了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诚裕华公司与C公司客户进行重晶石粉贸易的经办人全为萧静,这就足以证明诚裕华公司已获取了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就包装公司而言,其首次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是于萧静辞职批准前的2000年6月14日,表面上似乎与萧静和原告没有联系。但是,萧静提出辞职申请的时间是2000年5月25日,早于包装公司首次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的时间,而且萧静以虚假的事由辞职,而后到包装任职并代表该公司与C公司进行重晶石粉贸易,这就足以证明包装公司在萧静提出辞职申请期间即有条件通过萧静与其联系任职而获取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因此,举证责任应转移给包装公司。包装公司主张,其与C公司客户是在广交会上认识的,所举证据为证据七-十,均为复印件,未能提供原件核对,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因以上证据无其他证据佐证,且缺少C公司参加广交会及双方联系的证据环节, 故本院不予采信。由于包装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所使用的信息是合法获得或者使用的,故本院推定其实施了侵权行为。综上,萧静违反与原告在《劳动合同书》及《全员劳动合同制实施细则》中有关竞业禁止的约定和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并允许诚裕华公司、包装公司使用其所掌握的原告关于C公司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诚裕华公司、包装公司明知或应知被告萧静上述违法行为,仍获取和使用该商业秘密,其行为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因此,各被告应承担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停止侵权民事责任包括禁止向外披露商业秘密和禁止使用商业秘密。 考虑原告对其商业秘密所花费的劳动、金钱和努力不是很多,所形成的时间上的竞争优势不是很强,本院酌情确定禁止使用商业秘密的期限为一年。
(五)关于原告损失赔偿的依据和计算方法的问题。
由于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商业秘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并应当承担调查不正当竞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诚裕华公司辩称原告的损失是其自己造成的、包装公司辩称其没有给原告造成任何经济损失,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关于赔偿额,原告在庭审中主张按其利润乘以被告向C公司客户销售的吨数计,其所得的乘积即为侵权人因侵权所获的利润,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其每吨重晶石粉的利润为73.38元过高,本院综合考虑一般企业的正常利润,确定其合理利润为每吨50元。诚裕华公司的赔偿额为324600元(即6492吨×50元/吨),包装公司的赔偿额为510300元(即10206吨×50元/吨),萧静应对上述两被告的赔偿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请求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调查不正当竞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原告请求支付4000元。其中200元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支持。其他部分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禁止被告萧静、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向外披露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关于CHEMIN RESOURCES(S) PTE LTD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
二、禁止被告萧静、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在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一年内使用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关于CHEMIN RESOURCES(S) PTE LTD客户名单信息的经营秘密;
三、被告广西诚裕华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经济损失324600元、合理费用100元;
四、被告中国包装进出口广西公司赔偿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510300元、合理费用100元;
五、由被告萧静对上述三、四项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六、驳回原告广西五金矿产进出口集团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030元,由原告负担3206元,由被告诚裕华公司负担3206元、被告包装公司负担4809元、被告萧静负担4809元。该费用原告已预交,本院不予退回,各被告负担部分应随上述债务一并结清给原告。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的最后一日起一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6030元(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古城支行,户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009101040002625),逾期未预交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蒋志文
审 判 员   蒙文琦
代理审判员   胡桂全
〇二〇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张 鑫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