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西 > 专利权
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林桂发知识产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12-25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桂民三终字第7

 

上诉人(一审被告):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玉贵公路西南、市三水铝厂西北面。

法定代表人:郑美玉,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陆如积,广西君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林桂发,男,196158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揭东县玉湖镇机关玉湖镇政府宿舍。

委托代理人:李立银,广东同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林桂发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市民三初字第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3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2012423日公开开庭进行质证。田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陆如积和林桂发的委托代理人李立银到庭参加质证。因田丰公司在质证时要求本院对本案书面审理,经林桂发同意,本案书面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审理查明:林桂发于2007526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并于200826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0720052037.4)。目前,该实用新型处于有效法律状态。其权利要求为:1、一种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定向槽为槽长50110cm、槽深1.84.5cm、槽弧长714cm、槽弧曲率半径为1.55cm的塑料槽,所述定向槽的上端(1)封闭,所述定向槽的下端(2)开口,或者,所述定向槽的下端(2)封闭,并在槽底处设置若干个小孔(6);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定向槽的槽壁(3)成型有横向加强筋(4)或\和纵向加强筋(5);3、根据权利要求2所述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横向加强筋(4)与纵向加强筋(5)交替布置;4、根据权利要求23所述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横向加强筋(4)和纵向加强筋(5)的宽度为0.10.3mm,所述横向加强筋的长度为15cm,所述纵向加强筋的长度为510cm5、根据权利要求123所述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定向槽的槽壁薄膜厚度为0.53c6、根据权利要求123所述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其特征在于:所述定向槽的槽壁(3)成型有台阶(13)。庭审中,林桂发主张权利要求126确定权利保护范围。

林桂发委托案外人吴楷鑫于2011125日与田丰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吴楷鑫向田丰公司购买三种不同规格的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其中,第一种规格为深4公分、宽5公分、长1.06米的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300条,单价0.75元,合计225元,报价含17%的税;第二种(即本案被控侵权产品)规格为深3公分、宽6公分、长1米的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100条,单价0.75元,合计225元,报价含17%的税协议;第三种(合同注明为样本)规格为深3公分、宽6.8公分、长1.1米的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1条,无报价;全部运费为92元(合同注明:运费不开发票)。同日,田丰公司向吴楷鑫发货。吴楷鑫于次日通过购销合同指定的银行帐户支付给田丰公司款项392元。田丰公司于2011225日向吴楷鑫出具了发票。经对被控侵权淮山U型槽实物测量,其特征为:槽长106cm、槽深4cm、槽宽5cm、槽弧长10cm、槽弧曲率半径3.5cm;槽的两端封闭;槽壁设置有5个小孔,其中一个小孔设置在一端槽底;槽壁有纵向加强筋,加强筋宽度为0.3 cm,长度为7cm;槽壁成型有台阶。

2011111日,经林桂发申请,揭阳市公证处对ICP备案号为桂ICP07000580、网址为www.gxtfsj.com的田丰公司网站网页进行公证,并出具了(2011)揭证内民字第36号《公证书》。公证书所附第14页“关于田丰”网页页面记载:田丰农用塑料制品创建于1996年,专业生产水稻抛秧盘、淮山U型槽、淮山易收胶片、PVC片材、农膜、农业科技塑胶产品加工和销售。2010年产抛秧盘一亿三千万多片/张,淮山U型槽/淮山胶片755吨,PVC片材1220吨。第24-43页“产品展示”网页页面显示了多种浅生U型槽样品。第73-75页“服务网络”网页页面显示覆盖的服务网络包括辽宁、湖北、湖南、江西、四川、云南、广东、海南等省及缅甸、越南、朝鲜等国。林桂发支付揭阳市公证处公证费1900元。

田丰公司登记成立于2006829日,登记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塑料农膜、地膜、塑料抛秧盘、苗盘、塑料及塑胶制品;农业种植业塑料产品开发;进口PVCPSABSPETPA边角塑料、塑胶货柜料;出口农业种植业塑料、塑胶制品。

一审审理认为:

一、关于被控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林桂发专利保护范围的问题。

林桂发拥有专利号为ZL200720052037.4 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处于有效法律状态,应受法律保护。林桂发主张以权利要求126确定权利保护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21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本案专利权利保护范围应以独立权利要求1以及从属权利要求26记载的特征确定,其特征为:1、一种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2、定向槽为槽长50110cm、槽深1.84.5cm、槽弧长714cm、槽弧曲率半径为1.55cm的塑料槽;3、定向槽的上端封闭,下端要么开口,要么封闭且在槽底处设置若干个小孔;4、定向槽的槽壁成型有加强筋,加强筋要么为横向加强筋,要么为纵向加强筋,要么为横向加强筋加纵向加强筋;5、定向槽的槽壁成型有台阶。根据林桂发所购被控侵权产品进行技术特征分解,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特征为:A、一种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B、该U型槽槽长106cm、槽深4cm、槽弧长10cm、槽弧曲率半径为3.5cmC、该U型槽两端封闭,并在槽底沿下端由宽至密相间设置有5个小孔;D、该U型槽的槽壁成型有纵向加强筋;E槽壁成型有台阶。将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特征与专利技术特征与对比,可见:(1)特征A与特征1,均为一种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特征相同;(2)特征B的数值均在特征2所限定的对应数值的范围内,属特征相同;(3)特征3限定了两种情形的技术特征,第一种情形是,定向槽的上端封闭,下端开口;第二种情形是,定向槽的上端封闭,下端封闭且在槽底处设置若干个小孔。只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对应特征与其中一种情形的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即构成与该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特征CU型槽两端封闭(即上端封闭,下端亦封闭),并在槽底沿下端由宽至密相间设置有5个小孔,与特征3限定的技术特征的第二种情形相同,因此,特征C与特征3构成等同;(4)特征4定向槽的槽壁成型有加强筋并对加强筋限定了三种情形的技术特征,第一种情形为横向加强筋;第二种情形为纵向加强筋;第三种情形为横向加强筋加纵向加强筋。只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对应特征与其中一种情形的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即构成与该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5)特征E与特征5,均定向槽的槽壁成型有台阶,特征相同。因此,被诉侵权技术方案的特征与专利技术特征一一对应并等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21号)第七条的相关规定,田丰公司的被诉侵权技术方案落入了林桂发专利保护范围。

二、林桂发要求田丰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收回并销毁所有被控侵权产品及销毁制造被控侵权产品的模具等有关工具并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应否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田丰公司未经林桂发许可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且被诉侵权技术方案落入林桂发的专利保护范围,构成侵犯林桂发的专利权,应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侵权行为,并赔偿林桂发经济损失的责任。林桂发请求销毁制造被控侵权产品的模具,但没有提供证据和申请查封扣押,且判决田丰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已足以制止田丰公司的侵权行为,同时,林桂发还请求收回并销毁所有被控侵权产品,因为已经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难以收回并已经计入损失赔偿,对库存被控侵权产品没有提供证据和申请查封扣押,且判决田丰公司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和赔偿损失已足以制止田丰公司的侵权行为和弥补林桂发损失,故林桂发要求收回并销毁所有侵权产品及销毁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等有关工具,依法不予支持。由于专利权属于财产权,且田丰公司非假冒林桂发专利产品,林桂发又未能举证证明因田丰公司侵权给其带来信誉上的不良影响,故林桂发要求田丰公司消除影响,亦不予支持。

三、林桂发主张的损失赔偿请求是否合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在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林桂发以田丰公司在其运营网站所宣传的“淮山U型槽/淮山胶片755吨”为依据,主张田丰公司侵权销售量为377.5吨。但田丰公司网页所宣传的该销售量的产品为两种,即淮山U型槽和淮山胶片,并非只有淮山U型槽一种,且田丰公司生产的淮山U型槽除了本案被控侵权的U型槽之外,尚有其他型号的U型槽,应将该两种因素从侵权销售量中予以剔除。一审综合考虑林桂发专利技术类型、田丰公司侵权的过错、田丰公司侵权的范围等因素,确定田丰公司应赔偿林桂发损失数额为50万元。林桂发为制止田丰公司侵权,委托公证处进行了公证,并支出了1900元公证费,该费用属于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林桂发请求田丰公司赔偿该笔费用合理,应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田丰公司未经林桂发许可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构成侵犯林桂发的专利权,应停止侵权,并赔偿林桂发经济损失50万元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19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林桂发林桂发的名为“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专利号为ZL200720052037.4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即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即规格为深3公分、宽6公分、长1米的“淮山浅生定向U型槽”;二、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赔偿林桂发林桂发经济损失50万元;三、广西田丰农用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赔偿林桂发林桂发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1900元;四、驳回林桂发林桂发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3917元,由田丰公司负担8350元,林桂发负担5567元。

田丰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1、田丰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塑料抛秧盘、苗盘、定向淮山胶片等,定向U型槽只是用于宣传,还没有生产;2、田丰公司生产U型槽是林桂发引诱所为;且其提供的U型槽不是其生产的,而是从广东高州购买的;3、淮山定向栽培技术在2007年前就存在,也有淮山U型槽在市场上销售,其不知道林桂发取得专利权的情况;4、一审判决赔偿50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其已停止生产销售U型槽。因此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三项,驳回田丰公司所有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全部由田丰公司承担。

林桂发辩称:1、从一审的证据材料看,在田丰公司的网站中有定向U型槽的宣传图片、种类及生产数量;且在吴楷鑫与田丰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也体现出田丰公司生产定向U型槽,田丰公司主张其没有生产不是事实。2、一审判决50万元并不能达到起诉的要求,但由于在广东路途遥远涉及到诉讼成本问题,因此才没有上诉。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查明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依法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综合诉辩双方意见,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田丰公司生产的淮山U型槽是否落入林桂发“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如果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何种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林桂发于200826日获得授权拥有专利号为ZL200720052037.4 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目前该实用新型专利处于有效法律状态,应当依法受到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21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权利人主张以从属权利要求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人民法院应当以该从属权利要求记载的附加特征及其引用的权利要求记载的特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因在一审时,林桂发主张以权利要求126为权利保护范围,且在二审时,田丰公司对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也没有提出异议,将林桂发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技术特征与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向比对,林桂发的“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技术特征已完全覆盖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二者技术特征相同,以相同的手段达到了相同的功能并实现相同的目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21号)第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判定被诉侵权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者等同的技术特征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田丰公司的被诉侵权产品落入了林桂发“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范围。

田丰公司在上诉时主张淮山U型槽在2007年就在市场存在,其在《购销合同》中销售的淮山U型槽是从广东高州购入,其没有生产过淮山U型槽,其与吴楷鑫签订《购销合同》生产淮山U型槽是被林桂发引诱所致,因此不构成侵权。对此,本院认为:首先,田丰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明淮山U型槽在2007年就在市场存在及被控侵权产品是从广东高州购入的事实;其次,田丰公司也不能证明其没有生产过淮山U型槽的事实。相反,在田丰公司自己向社会公开的网页中,田丰公司介绍自己专业生产淮山U型槽,并陈列出淮山U型槽新样品;最后,尽管田丰公司与吴楷鑫签订《购销合同》是依据吴楷鑫要求的规格生产的,但是在《购销合同》只是对定购的淮山U型槽的外观长、宽、深规格提出要求,并没有按林桂发“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产品的所有技术特征要求田丰公司照单生产,尚属于定购合同的正常条款,田丰公司也不能举证证明田丰公司是按照吴楷鑫提供的淮山U型槽的全部技术特征生产的,因此不能认定林桂发委托吴楷鑫的订购行为构成引诱侵权的事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因田丰公司不能举证证明其上诉主张,其应当承担本案不利的后果。一审认定被诉侵权产品已落入了林桂发“山药浅生栽培定向槽”实用新型专利的保护范围,田丰公司构成侵权,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由于林桂发不能对其受到的实际损失和田丰公司的获利情况举证,一审法院进行综合考虑后酌情确定田丰公司赔偿林桂发损失50万元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1900元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维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田丰公司构成侵权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准确,依法应予维持。田丰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917元(田丰公司已预交),由田丰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骆 金 盛

代理审判员   韦 晓 云

代理审判员      

 

 

 

 

二○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

 

       陆 鹏 宇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