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技术合同
迁西县富兴耐火材料厂为与被上诉人河北理工大学技术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9-09-18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冀民三终字第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迁西县富兴耐火材料厂,住所地迁西县白庙子乡大桥北。
法定代表人:吴玉敏,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戴波,北京市正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天霆,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北理工大学,住所地河北省唐山市新华西道46号。
法定代表人:李军,该校校长。
委托代理人:颜昭军,河北北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向东,河北理工大学法学系教师。
上诉人迁西县富兴耐火材料厂(以下简称耐火材料厂)为与被上诉人河北理工大学(以下简称理工大学)技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8)唐民初字第1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09年4月1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6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耐火材料厂的委托代理人戴波、杜天霆,理工大学的委托代理人颜昭军、向东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4年9月l6日原告耐火材料厂与被告理工大学签订《钢包铁包覆盖剂及钢包精炼渣技术转让》合同,原告为甲方,被告为乙方。合同内容有:一、乙方责任:……5、不扬尘钢包覆盖剂和预熔型钢包精炼渣的理化性质和使用性能分别满足下列5.1项和5.2项中所示之指示。三、履行期限地点:1、履行期限:本合同签字盖章当日内,甲方履行付费(技术转让费6万元)责任;四、验收方式:合同完成后,由甲方取样送验,若符合验收标准,甲方在验收文件(一式两份,甲乙方各执一份)上签字;若甲方有异议,由甲乙双方技术人员共同取样,共同送交双方一致认可公正的技术权威机构进行检测……,若检测结果不符合验收标准,则乙方负责对工艺技术和配方进行修改,直至符合验收标准;自合同生效之日起l个月内验收完毕,超过1个月不验收,视为已验收。六、合同有效之约定:合同有效期限约定为2004年9月16日至2005年3月16日。2004年9月16日签订合同当日原告支付给被告技术转让费6万元。2004年12月12 日,原告收到被告提供的预熔型钢包精渣配方清单、预熔型钢包精炼(二次精炼)渣生产工艺和产品说明书、预熔型钢包精炼(二次精炼)渣主要生产设备(无衬水冷冲天炉)型号及性能清单、钢包覆盖剂原料采购清单、钢包覆盖剂配方清单、钢包覆盖剂生产工艺和产品说明书、钢包覆盖主要生产设备(搅拌机、挤出式制粒机、圆盘式成球机、烘干机等)型号及性能清单各一份。原告陈述2006年5月最后一次试生产失败,未能生产出合格产品。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技术转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原告对被告提交的提交的两张有原告方工作人员签字的收条予以认可,只是主张其并未收到收条上所记载的全部材料,但对该主张原告未能举证证实,故应认定被告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向原告提供了相关技术资料。原告主张其生产不出合格产品,但不能提供证据证实是因为被告不履行转让合同约定的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所致,故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其技术转让费6万元并赔偿损失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迂西县富兴耐火材料厂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250元,由原告迁西县富兴耐火材料厂负担。
耐火材料厂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的主要理由是:一、原审法院混淆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就所签合同形成的法律关系。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形成的是技术服务合同法律关系,而原审法院却错误地将本案认定为技术转让合同纠纷。首先,被上诉人转让的所谓技术,并不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关于技术合同种类规定的特征,未举出证据证明其提供的技术服务具有秘密性质且没有进入公有领域,也未举出证据证明其是技术的合法拥有者。其次,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合同所约定的权利义务所指向的均是提供技术服务,在“乙方责任”中关于服务内容和方式的约定中,即约定被上诉人应对上诉人提供的原材料的理化性质进行检测等。在“甲方责任”中约定的工作条件和协作事项也均约定上诉人应按被上诉人的技术要求提供工作条件和协作事项。第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技术服务合同是指当事人一方以技术知识为另一方解决特定技术问题所订立的合同,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则将“特定技术问题”界定为需要运用专业知识、经验和信息解决的有关改进产品结构、改良工艺流程、提高产品质量等专业技术问题。本案订立合同的目的是上诉人为解决不扬尘钢包覆盖剂和预熔型钢包精炼渣生产技术问题,而与被上诉人签订相关合同,要求被上诉人为其提供技术服务。二、原审法院关于举证责任的划分完全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技术服务合同》后,已经按合同约定履行了义务,向被上诉人一次性支付了技术服务费60000元,并按照被上诉人的要求采购了生产设备、原材料及工具,为此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是由于被上诉人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应承担的法律义务,没有按照约定对上诉人提供的原材料的理化性质进行检测,没有协助和指导上诉人在用户现场进行工业试验,其在技术服务过程中提供的设计配方也并非是自己所陈述的是现有的、特定的、相对完整的和成熟的技术,被上诉人也当庭承认其提交的钢包精炼渣和钢包覆盖剂材料均是其在诉讼过程中整理的,这也证明其未按合同约定期限向上诉人提供上述材料。也正是由于被上诉人的上述违约行为,致使上诉人订立合同的目标至今无法实现。被上诉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完成服务工作,应当承担退还服务报酬并承担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原审法院举证责任的划分,是完全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内容背道而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关于被上诉人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其提供的技术资料符合合同约定的指标,能够达到技术完整、无误、有效,能够生产出合格产品的相关证据的举证责任,完全在负有履行义务的被上诉人一方,因此,在被上诉人未举出上述证据的情况下,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认定被上诉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完成服务工作的事实,并按法律规定判决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而原审法院关于“原告生产不出合格产品,但不能提供证据证实是因为被告不履行技术转让合同约定的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所致”的相关认定是完全错误的,理应予以纠正。
理工大学答辩称,一、本案中涉及的合同虽然名称为《技术服务合同》,但实际上就是技术转让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合同法第三百四十二条规定的“技术转让合同”,是指合法拥有技术的权利人,包括其他有权对外转让技术的人,将现有特定的专利、专利申请、技术秘密的相关权利让与他人,或者许可他人实施、使用所订立的合同。该条第二款规定,技术转让合同中关于让与人向受让人提供实施技术的专用设备、原材料或者提供有关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的约定,属于技术转让合同的组成部分。因此发生的纠纷,按照技术转让合同处理。根据该解释,当合同的名称不符时,应当按照合同的内容确定合同纠纷。因此,原审判决是正确的。二、原审判决关于举证责任的划分没有错误。“谁主张谁举证”是我国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技术转让合同不属于举证责任倒置的范围。三、耐火材料厂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双方签订的《技术服务合同书》十分明确的约定有效期自2004年9月16日至2005年3月16日。按照该合同的约定,当事人如果有纠纷,也应当在2007年3月16日前向人民法院起诉,而耐火材料厂直到2007年6月2日才向理工大学提出赔偿要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四、耐火材料厂伪造合同内容,依法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耐火材料厂向法院起诉时提供的《技术服务合同书》,第一页与第二、三页字体明显不同,原合同根本没有“5.2”项。耐火材料厂还编造“5.2.2”项使用性能的全部数据,使用现有冲天炉技术根本达不到的技术指标,恶意索赔33万元,故意妨害民事诉讼。其行为明显属于故意妨害民事诉讼的违法甚至是犯罪的行为,其行为依法应当受到制裁。
本院查明,2004年9月16日,耐火材料厂与理工大学就钢包铁包覆盖剂及钢包精炼渣技术转让项目签订了《技术服务合同书》,该合同第一条“乙方(即理工大学)责任”的内容为“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向甲方(即耐火材料厂)转让两项生产技术—不扬尘钢包覆盖剂生产技术和预熔型钢包精炼渣生产技术。1.对甲方提供的并被乙方认可的原材料的理化性质进行检测;2.按照甲方提供的并被乙方认可的原材料研究设计配方;3.45日内向甲方提供生产所需设备(型号及性能)及工具的采购清单一份;4.协助和指导甲方在用户(第三方)现场进行工业试验,并负责对配方进行微调或对生产工艺进行微小的修正,以使产品适应用户的需要”。第二条“甲方责任”规定“1.一次性付给乙方技术转让费6万元;2.按乙方提供的技术要求采购原材料,并向乙方提供原材料样品;3.按乙方提供的技术要求采购或制造生产设备及工具;4.按乙方提供的配方和工艺技术要求进行试制和生产;5.负责试制、生产和在用户(第三方)现场进行工业试验所需一切费用;7.对乙方提供的配方及工艺技术严格保密,不经乙方同意,不得向第三方转让或泄密”。第三条“履行期限和地点”规定,本合同生效之日起6个月,双方履行完毕其他所有责任。
耐火材料厂向原审法院提交6张形成于2005年5月至10月间,由个人书写的“收条”及5张设备照片,向本院提交6张设备照片,以证明购买原料、雇佣工人的工资、设备现状等情况。收条中有一张是2005年8月20日平泉县张新宇书写,内容为“萤石50×850=4250”。本院查明的其它事实与原审相同。
本院认为,虽然双方签订的技术合同名称为《技术服务合同书》,但该合同第一条“乙方责任”中明确约定的是“向甲方转让两项生产技术”。而该条款项下约定的指导甲方试验、对配方进行微调、理化性质和使用时所要达到的指标等条文,属于“向甲方转让”技术后的一种符随义务,即技术出售人为了使其出售的技术达到预订的指标所应当提供的服务。且就涉案合同的性质而言,无论属于技术转让合同,还是属于技术服务合同,由于合同已对各方的义务作了明确的约定,合同的有效期限也明确约定为2004年9月16日至2005年3月16日,所以涉案合同属于技术转让或者是技术服务,均不会对各自应承担的法律后果产生实质性影响。因此,原审法院将涉案合同定性为技术转让合同并无不当。
本案的举证责任问题直接涉案到合同条款的履行,应当首先就双方如何履行的合同义务加以分析阐述。从现有证据看,理工大学已将涉案合同对其所约定的义务,如所出售技术的原料采购清单、配方清单、工艺和产品说明书、主要生产设备型号及性能清单等交付耐火材料厂,有该厂付永保2004年12月22日的两张签字收条为证,说明理工大学已完成了技术合同第一条规定的生产技术转让义务。耐火材料厂称并未实际受到收条上标明的全部资料,但无相应的证据佐证,本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依据合同第一条第1、2项的约定,理工大学余下的义务需要由耐火材料厂配合才能完成。耐火材料厂应当提交证据证明其已按照合同要求采购了原材料、设备等,也向理工大学交付了可供检测或研究设计配方的原材料。在此情况下,举证责任才再次转移至理工大学。本案的情况是,耐火材料厂的证据是6张形成于2005年5月至10月间,由个人书写的“收条”及5张设备照片,该证据理工大学不予认可。那么,暂且不论类似于2005年8月20日平泉县张新宇书写的收条内容能否证明耐火材料厂的购料主张,仅就收条形成时间在涉案合同履行期届满后,双方当事人又无合同展期的磋商行为,就说明耐火材料厂并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自己的义务。5张照片上所有的设备是否符合理工大学的采购要求,也无证据证明。因此,此时的举证责任仍然在耐火材料厂一方,原审法院认定由其承担举证责任并无不当。
至于理工大学所出售的技术是否属于技术秘密的问题,法律并无何种技术属于秘密范畴的规定,因此技术秘密的范围完全取决于当事人自己对技术的认知程度。涉案合同第二条第7项明确约定了耐火材料厂对所购技术的保密义务,该厂当时并未对此提出异议。现在该厂否认此项技术具有秘密性,等于否认了签订合同时己方的自认,应当提交足以推翻其自认的证据加以证明,就此问题的举证责任亦在耐火材料厂。但耐火材料厂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主张,其所称理工大学所出售的技术不属于技术秘密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得当,应当予以维持。耐火材料厂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应当予以驳回。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6250元,均由耐火材料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振杰
审 判 员   张守军
代理审判员   张晓梅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崔 莉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