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北 > 专利权
牛祝琴、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解放军66069部队专利权权属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2-10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冀民三终字第2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牛祝琴,女,汉族,1956年1月15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代理人:吴名有,北京先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东营市北二路142号。

  法定代表人:李殿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小涛,山东德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强,山东德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66069部队。住所地: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五四中路1859号。

  法定代表人:张利民,该部队部队长。

  委托代理人:荀恒栋,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法律顾问处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同庆,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法律顾问处律师。

  上诉人牛祝琴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66069部队(以下简称66069部队)、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专利权权属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石民五初字第0037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4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牛祝琴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名有,被上诉人66069部队的委托代理人荀恒栋、何同庆,被上诉人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小涛、刘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中国人民解放军66393部队原下辖单位51036部队代号于2000年10月1日更改为66069部队,其所属医院为同一单位,原51047部队为66069部队(原51036部队)下属单位,已于1998年撤编。

  1988年牛祝琴到51047部队任军医,1991年调到51036部队任制剂中心主任。1993年6月4日,牛祝琴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局申请“脑血通口服液”发明专利,1998年9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局授权公布“脑血通口服液”为发明专利,发明人为牛祝琴、姜存、韦春民,专利权人为牛祝琴,专利号为ZL93106418.X。2002年3月1日,专利权人变更为66069部队医院。2002年10月11日,专利权人变更为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截止到2012年1月27日,该专利处于年费滞纳期内,年费缴纳至2012年6月3日。

  2001年9月27日,在海淀区清河武警部队政治部看守所牛祝琴的书面《声明书》内容为,“脑血通口服液”是我在原51036部队工作期间与同事姜存、韦春民共同研制的新药品种,由于我们不太懂知识产权的有关规定,认为上级没有给我们下达科研任务,是我们自发研制的,在请示了院长谭成祥后申报了专利。现在认识到是职务发明,所以我同意保留牛祝琴、姜存、韦春民的发明人权利,放弃专利权人权利,归还给113师医院(51036部队医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二公证处的(2001)京二证字第3303号公证书,对该《声明书》进行公证。

  2001年9月27日,牛祝琴为甲方,66069部队医院(原51036部队医院)为乙方签订《协议书》,内容为,甲方牛祝琴系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人,专利号为ZL93106418.X。现甲、乙双方经充分协商,达成如下协议:1、牛祝琴与66069部队医院共同认为,脑血通口服液发明属于职务发明。2、牛祝琴已声明放弃对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同意将专利权人变更为66069部队医院。3、66069部队医院为变更后的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人,牛祝琴、姜存与韦春民是脑血通口服液的发明人。4、牛祝琴与66069部队医院同意就有关脑血通口服液专利权人的变更事宜向国家专利局进行申请,提供申请所需证明材料,并做好一切相关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二公证处(2001)京二证字第3304号公证书,对该《协议书》进行公证。2012年4月27日,北京市方正公证处 [2012]京方正文字第20号公证复查决定书撤销(2001)京二证字第3304号公证书。

   原审认为:专利申请权和专利权可以转让。1998年9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局授予牛祝琴“脑血通口服液”发明专利。2001年9月27日,牛祝琴出具《声明书》放弃“脑血通口服液”专利权,归还给被告66069部队医院。同日,牛祝琴与中国人民解放军66069部队医院签订《协议书》,双方共同认为“脑血通口服液”属于职务发明,牛祝琴已声明放弃对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同意将专利权人变更为66069部队医院。2002年3月1日,“脑血通口服液”专利权人变更为66069部队医院,2002年10月11日,专利权人变更为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 现牛祝琴以2001年9月27日出具《声明书》和签订《协议书》时其被关押在武警政治部看守所羁押,自主意志受到制约、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认为其出具《声明书》和签署《协议书》的行为是无效民事行为,要求被告66069部队与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返还其专利权,因其未提供充分证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其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牛祝琴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0元,由原告牛祝琴负担。

  上诉人牛祝琴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1)石民五初字第00377号民事判决;2、依法确认上诉人为“五味通栓口服液”的专利权人;3、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主要上诉理由如下:一、一审判决对“五味通栓口服液”的专利性质认定不清。1、上诉人调到66069部队医院之前已经自主完成了“脑血通口服液”的发明,与履行在66069部队医院的职务没有关系,不存在职务发明。2、66069部队医院建制剂室只是为了生产“五味通栓口服液”,对“五味通栓口服液”的发明没有任何帮助。3、以66069部队医院的名义申请注册国家三类新药,取得“五味通栓口服液”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形成的是工业产权,而非知识产权。4、66069部队医院虽主张“五味通栓口服液”是牛祝琴的职务发明,但没有向法庭提交任何证据。66069部队医院既没有也不可能向上诉人下达研发“脑血通口服液”的任务,也没有提供资金场地的证明。5、在1999年11月28日就“五味通栓口服液”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的权益及生产权利进行分配时,如果被上诉人66069部队医院认为是职务发明,怎么可能将其权益的64%给上诉人牛祝琴呢?综上五点,在被上诉人66069部队医院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没有对该专利属非职务发明还是职务发明进行认定,不为上诉人确权,反而驳回其请求,显然没有事实根据。二、一审法院对“协议书”、“声明书”的效力判定不清。上诉人如果不是为了免于受巨额贪污要判重刑的威胁,上诉人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科研成果及近400万元的巨额财富,自愿放弃完全没有逻辑基础,明显不符合情理。根据《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项“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民事行为无效的规定,“协议书”、“声明书”从一开始就没有法律效力,一审法院没有对“协议书”、“声明书”作无效的认定,显然没有综合考量上诉人当时深陷囹圄的恐惧心理。三、66069部队医院只是营级单位,根据法律规定,不能成为部队法人,没有民事主体资格。根据《民法通则》、《专利法》等法律的规定,没有民事主体资格的单位不能成为专利权人。上诉人与66069部队医院所签《协议书》的公证书,已经因为66069部队医院不具备主体资格而被撤销了公证。根据知识产权局的记录,专利权由上诉人名下变更到了66069部队医院名下,其本身就是违法的,这种专利的变动应该是无效的。四、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66069部队依据无效的“声明书”将“脑血通口服液”专利权人由上诉方变更为己方,不属于专利权转让,一审判决却依据《专利法》第十条关于专利转让的规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66069部队辩称:一、我部向原审法院提交的大量证据充分证明,涉案药品是职务发明。因此,上诉人在《民事上诉状》中关于“被上诉人66069部队医院虽主张‘五味通栓口服液’是上诉人的职务发明,但没有向法院提交任何证据”的观点根本不能成立。二、上诉人将涉案药品的专利权变更为我部医院,完全符合职务发明的客观事实和《专利法》、《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因此,上诉人在《民事上诉状》中以“武警检察院用贪污300万元威胁上诉人”为由,否认其2001年9月27日签署的经过公证的《声明书》和上诉人与我部医院签订的《协议书》的有效性,因其未提供任何证据,就应当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承担举证不能的败诉后果。也就是说,原判所作出的“因其未提供充分证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其请求”的结论是十分正确的。

  被上诉人山东胜利药业有限公司辩称:我公司作为涉案专利的合法持有人,是通过合理的对价购买所得,现在在最后的一个持有年度,即从2012年6月3日-2013年6月3日,我公司没有缴纳该年度的专利使用年费,致使现在该专利已经处于一个公开公示的状态,因此,在本案中,不存在确认专利权人的前提条件。一审法院对于上诉人主张的有胁迫行为等事实的认定非常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予以驳回。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声明书》和《协议书》的效力问题。1998年9月12日的发明专利证书证明牛祝琴为当时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人。根据2001年9月27日《声明书》,牛祝琴同意“放弃专利权人权利,归还给113师医院(51036部队医院,现66069部队医院)”。当日双方又签订了《协议书》,约定,“牛祝琴已声明放弃对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同意将专利权人变更为66069部队医院”。之后,2002年3月1日,牛祝琴将脑血通口服液的专利权转移给66069部队医院,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做了变更登记。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登记簿副本》上记载的信息,该专利变更生效日期为2002年3月1日。以上事实证明,牛祝琴将该专利转让给66069部队医院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上诉人主张,其于2001年9月27日签署《声明书》以及与66069部队签署《协议书》,是基于为了免于受巨额贪污要判重刑的威胁而签署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应属无效。对于该主张,因上诉人牛祝琴未提供其受胁迫的充分证据,故本院不能支持其主张。因此,《声明书》和《协议书》是牛祝琴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66069部队医院据此获得脑血通口服液专利权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00元,由上诉人牛祝琴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守军

代理审判员  宋 菁

代理审判员  崔 普


二0一三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 天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