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龙江 > 著作权和邻接权
宋翔申、刘惠民、吴滨生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02-23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黑知终字第30

上诉人(原审原告)宋翔申。

委托代理人白凤东,黑龙江中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惠民。

委托代理人宋翔申。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滨生。

委托代理人魏晓丽,黑龙江胜德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春娟,黑龙江胜德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宋翔申、刘惠民因与被上诉人吴滨生侵害作品展览权、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不服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哈知初字第1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9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宋翔申及其委托代理人白凤东,上诉人刘惠民的委托代理人宋翔申,被上诉人吴滨生及其委托代理人魏晓丽、王春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1968年,黑龙江省建立“毛主席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注:应为“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下同)。1969年,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常委会决定撤销敬建“毛主席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总指挥部,成立“毛主席思想胜利万岁”黑龙江省展览馆革命委员会,隶属省革委会办公室领导。1973629日,撤销革命委员会称呼,该馆定名为黑龙江省展览馆。2003125日,经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黑龙江省分会(以下简称黑龙江省贸促会)批复同意,哈尔滨正大企业集团向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投资参股组建黑龙江跨国采购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跨国采购中心)。

1972年,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黑龙江省展览馆举办了黑龙江省美术作品展览活动。刘惠民、宋翔申创作了涉案油画作品《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注:又名《毛主席视察哈尔滨》)。

20071222,范基德书写《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证言)》,主要内容为:1968年,我省在原省“综合俱乐部”建筑基础上改建“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又称为“红太阳”展览馆。所展出的内容主要是毛泽东在各历史时期从事革命活动的大型图片。为了确保所有图片的高水准展出,从全省相关的各单位挑选抽调近百名出身红、表现好、技术精的专业人才,组成“展览组”。集中训练、筹备展览。我是当时被抽调的一员。在这期间,我曾亲自着色绘制了数十幅(一般在2米高左右,最大的有6米高)。

2010226,吴滨生在黑龙江日报社美术馆举办“隆重纪念毛主席视察黑龙江60周年——吴滨生收藏珍品大型展览”。展览宣传资料《个人自然情况》中记载:20092月印象“百年”哈尔滨大型油画展,吴滨生珍藏的巨幅油画毛主席视察哈尔滨参展是最大亮点,并荣获大展最高奖(特殊贡献奖)。2009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黑龙江省第三届红色收藏展览吴滨生提供的收藏品巨幅油画毛主席视察哈尔滨荣获金奖。吴滨生是收藏爱好者,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中,由于吴滨生的抢救性收藏,使得一批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艺术品存留至今,为保护传承历史文化,立之一功。当年这些重要的艺术品诞生在黑龙江省最高艺术殿堂,展藏于黑龙江省最高艺术殿堂,是珍贵的不可再生的资源,有的作品在全国独一无二。

2010313,李士学书写《证言》,主要内容为: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是七十年代刘惠民、宋翔申共同创作的,在“纪念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3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会”展出的。当时还有他们合作的《南湖建党》。我当年在黑龙江省展览馆工作。我可以证明,他们有个人作品著作权、作品所有权。1993年后,宋翔申、刘惠民等曾几次来展览馆寻找,没找到。

2010314,朱俊峰签署打印件《证言》,主要内容为:我是黑龙江省展览馆的老同志。我爱好收藏,又是黑龙江收藏协会常务理事,我认识了吴滨生,看到了一些吴滨生拿的展览馆老图片照片,我问了吴滨生收藏的来历。20097月在一次谈话中,吴滨生向我坦露说:“这些东西不是我对别人说的那样,是从垃圾箱里掏出来的,收废品处买来的。实际上因为我认识展览馆仓库的常胜利,趁乱从库里卷出来的。”我当时就想,这小子是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是不正常所得,但还不知道有多少东西。2010226日,吴滨生以个人名义开了收藏展览。我去参观才发现,吴滨生非法占有了展览馆历史时期的不少东西,同时也非法占有油画作家作品。同日,朱俊峰还签署了另一份打印件《证明》,主要内容为:2010226日,我在黑龙江省日报社美术馆吴滨生个人主办的“隆重纪念毛主席视察黑龙江60周年展览会”中,看到了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很多黑龙江省展览馆的办展图片和油画创作展品。其中有当时我们同事刘惠民、宋翔申个人创作的大幅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等原创作品。我很惊讶,这么多展品怎么会落到吴滨生手里?吴滨生两年前说过的不正当手段占有这些展品收藏过程,看来还是真事啊。1980年~1990年期间,我是展览馆展览部主任、编辑部主任。在第一届哈洽会我是展览办主任,主要负责展览和展厅工作。在展览筹备中,没有领导下令把仓库内原展品作为垃圾处理,或随意给人处理。特别是那个年代,也没有人敢下令把带有毛主席形象的展品和个人油画作品作报废处理。画家和我都在寻找这些作品,没有找到。现在看到了,就应当按照法律,把这些展品和油画作品归还展览馆,归还画家。同日,朱俊峰书写了《证明材料》,主要内容为:2010225日,应吴滨生之邀,我在开幕式之前参观了他个人举办的“毛主席油画展”。观后,我大吃一惊,这么多展览馆的美术工作者的作品怎么会“跑到”他的个人手里?他的这些油画来路不明。据我所知,每个展览办完后,撤展时将展品(含油画)均放在展览馆三楼大仓库内,门上加锁,由办公室保管员负责看管。到了1990年哈洽会举办前夕,展览馆也未曾将这些展品(含油画)当做垃圾处理,只不过是将展品(含油画)运至北京街大库房保存。展览馆是在“红太阳展览馆”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毛主席的光辉形象、手书不能随便处理或扔掉。这是展览馆任何一名职工不会做到的。同日,朱俊峰还书写了《证言》,主要内容为:吴滨生举办的个人油画展,观后我一直在思考,展览馆的这些油画怎么会“跑到”他个人手里呢?我想到了他一次与我谈话透露,他有一个亲属认识我馆的仓库保管员常胜利,通过常之手将这些油画等贵重物品送给他的。他非常感谢常胜利。常胜利当时是省展览馆办公室保管员,后来调保卫科任科员,后退休还家。

2010314,刘富智书写《证明》,主要内容为:宋翔申等人原来都是省展览馆职工,都是美术家。他们当年在展览馆创作了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等个人油画作品。七十~八十年代展览后就存放在展览馆仓库。因展馆经常接待筹办各种展览会、哈洽会,整理仓库、展厅归放等是经常的工作,在物品重新存放过程中,我作为展览馆一把手馆长,当时从没有做过把带毛主席形象的展品和个人油画创作作品当做废品处理的决定。九十年代后,宋翔申等人曾几次找自己的作品,但都没找到。现在发现了,就应当物归原主。

2010315,王益章书写《证言》,主要内容为: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南湖建党》是刘惠民、宋翔申合作作品。我原来在黑龙江省展览馆工作。那时我看到这些老师们创作油画时的认真、辛勤的创作过程。作品表达了人们对伟大领袖的敬仰挚爱,表现了毛主席在哈尔滨的历史史实。展览在当时社会上有很好的影响和轰动!展览后这些作品存在仓库内保管。九十年代后,他们多次寻找作品,均未找到。今天作品已发现,就应当物归原主,交给受法律保护的著作人。他们是作品的所有权人。

2010320,闫中礼书写《证言》,主要内容为:1972年,我和石璞、刘惠民、李士学、宋翔申都在黑龙江省展览馆工作。当时刘惠民和宋翔申创作了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南湖建党》,我和石璞老师创作了油画《伟大的教导》,都参加了黑龙江省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美展,在展厅中作为重要作品展出。刘惠民、宋翔申、石璞和我等都是油画原创者,享有著作权、作品所有权。九十年代后,大家都在找自己的画作。当时我也跑仓库找几回,各处都找不到。同日,闫中礼还书写《证言》,主要内容为:我认识吴滨生三年了,是吴滨生主动找的我,让我给他写书法字。打听吴滨生手里收藏的油画作品是谁画的,我给吴滨生写了字。略微熟悉后,我就问吴滨生,这些作品你怎么藏到手的。吴滨生告诉我是因为他认识展览馆仓库保管员常胜利,从仓库拿走的。东西很多,画也很大。还曾经让我帮他忙修补大画破损,我没答应。吴滨生没少骗人写字、签字。直到2010年这次他个人搞展览,才知道展览的展品和画家个人的东西,他弄去不少。

201076,张淑媛签署打印件《证明材料》,主要内容为:我在黑龙江省展览馆任馆长期间,办过很多纪念毛主席革命历史的展览。宋翔申、刘惠民等都是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美术创作员,当时他们画的《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等和其他一些人的作品展览后都存放在展览的仓库里。由于展厅的规划等原因,整理仓库和变更仓库存放展品是经常的工作。在这项工作中,我从来没有作过将仓库中带毛主席形象的作品作报废处理的指令。黑龙江省展览馆的前身是“红太阳展览馆”,对革命领袖的油画作品和图片及反映革命历史时期的各类展品是非常重视的,不可能一两个人就能做出报废处理的决定,一定要馆领导班子集体讨论研究决定。我在任期间没有作过将上述作品做报废处理的集体决定。

201077,李淑范签署打印件《证明材料》,内容为:黑龙江省展览馆举办《哈洽会》前后,直到1995年,我在展览馆任书记,属领导班子成员。在我任职期间,领导班子从来没有研究和讨论将在仓库保存的有关毛主席形象的油画作品(包括宋翔申、刘惠民画的《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和图片作报废处理的事情,也没有做过这个决定。将一大批带有毛主席形象的作品和图片作报废处理,对于展览馆来说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如有报废处理的事情,我应该知道。

证人赵东升出庭提供证言,内容为:1989年有一天,吴滨生找我,说红太阳展览馆有一些拆下来的油画和图片,问我认不认识展览馆的人。我找到我单位房产科的耿科长,他说他认识行政事务部的蔡书主任,他与蔡主任联系之后,说再挑一下,然后再告诉你。三、四天之后,蔡主任给耿科长回电话,你来吧,你们挑有用的就拿去吧。过了几天,吴滨生和我们单位的张小波和我到展览馆去挑画。我们找到蔡主任,蔡主任带我们到大直街与北京街交口处一个收发室的墙边,有一些画和建筑垃圾。吴滨生又找了几个人在堆里挑了一些,就拉走了。

证人姜伟出庭提供证言,内容为:1989年夏天,吴滨生叫我到展览馆帮他拉东西。在收发室拐角处有一些画架子,很大,斜着装进去的,装车之后拉到吴滨生家。还有一些林彪和毛主席的画很大,割开之后拿走了。

证人贾志宏出庭提供证言,内容为:1993年我在展览馆认识的常胜利,1997年认识的吴滨生。2000年夏天,是我介绍常胜利和吴滨生认识的。常胜利是展览馆的保卫干事。对他们具体交往的内容不清楚。

201042,跨国采购中心出具《证明材料》,主要内容为:李希广、宋翔申、刘惠民、石璞、闫中礼原系黑龙江省展览馆老职工。1972年至1977年期间,这些画家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30周年黑龙江省美术作品展览会”、“毛主席在延安展览会”,创作了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伟大教导》、《南湖建党》、《毛主席在延安》等展览会主要作品和一批主要临摹油画作品。展览后这些油画作品放在展览馆仓库保存。九十年代后作者曾几次回来找自己创作的油画作品,没有找到。2010226日,上述同志在黑龙江日报社美术馆展览会上看到了自己的作品和一批展览会图片,主办人吴滨生。其中《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是由刘惠民和宋翔申创作的,《毛主席在延安》是由李希广创作的(见附件暨时任单位的领导及美术室领导的证明材料),作品均属原创油画,作者享有著作权和所有权。根据法律规定,本公司作为展览馆的留守单位,支持他们的维权行为,向吴滨生索要自己作品。

201057,宋翔申、刘惠民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1972年,哈尔滨市举办“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发表30周年”大型美术作品展览会。宋翔申、刘惠民作为黑龙江省展览馆职工,共同创作了涉案油画作品。展览结束后,涉案油画一直存放在黑龙江省展览馆。19909月,二人得知《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的有关规定,欲从黑龙江省展览馆取回自己的作品,但均未能找到。直至20102月,宋翔申在吴滨生举办的展览上看到了涉案油画。经交涉,吴滨生未能提供收藏该画的任何合法手续,又拒不返还该画,且吴滨生在历次宣传过程中均未提及该画的作者。故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吴滨生返还二原告共同创作并享有著作权的《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油画;二、吴滨生赔偿侵犯二原告展览权造成的经济损失20000元;三、诉讼费用由吴滨生承担。

吴滨生在原审答辩称:一、涉案油画为二原告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职务作品,二原告对涉案油画不享有所有权。二、涉案油画是吴滨生抢救性收藏的作品,因该油画上没有作者落款及创作年份,作者身份不明。依照《著作权法》的有关规定,吴滨生应为涉案油画原件的所有人,其并未侵犯二原告的展览权。三、二原告起诉中提到的作品是否即为吴滨生收藏之油画,有待考证。四、二原告应向其原工作单位主张返还原物,且返还原物纠纷不属著作权纠纷案件审理范围。五、二原告诉讼已超诉讼时效。

原审庭审后,跨国采购中心于2010721日出具《证明》及《黑龙江跨国采购中心离退休人员名单》,内容为:跨国采购中心前身系黑龙江省展览馆。由于经营业务的变更,曾用名为黑龙江省展览馆、黑龙江省经济贸易展览中心、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2004年因股份制改制,更名为跨国采购中心至今,现跨国采购中心承担黑龙江省展览馆的债权、债务,并承担黑龙江省展览馆的离退休人员的管理工作。离退休人员名单中包括范基德、朱俊峰、李士学、刘富智、闫中礼等。

原审法院认为:宋翔申、刘惠民及吴滨生在其起诉、答辩意见中,均依据《著作权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主张权利,故本案可适用《民法通则》和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和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担。”跨国采购中心系从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演变而来,是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留守单位,并承担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离退休人员的管理工作。吴滨生在诉讼中承认,其1989年在该馆收发室外的废弃物中拾得涉案油画作品,而该地点就是现跨国采购中心。吴滨生关于跨国采购中心不能代表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主张缺乏事实基础,不予支持。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

第一,关于涉案油画作品《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的作者。

涉案油画作品上没有署明作者、名称和时间,也没有经过司法程序等有效认定,涉案油画作品于诉讼前处于作者身份不明状态。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本案中,跨国采购中心证明,涉案油画作品是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宋翔申、刘惠民所创作。吴滨生还在庭审中承认,其与宋翔申在2005年开始就涉案油画事宜经常电话沟通,向其了解油画创作背景以及创作作者情况,当时把涉案油画的照片给宋翔申看了,宋翔申确认是他和刘惠民画的。吴滨生的上述抗辩和陈述,已承认宋翔申、刘惠民是涉案油画作品的作者。吴滨生提出宋翔申、刘惠民创作涉案油画要履行审批手续,应当有登记,应当有作者当年的原始手稿或实物照片等问题,不是认定作者的必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规定:“作者身份不明的作品,由作品原件的所有人行使除署名权以外的著作权。作者身份确定后,由作者或者其继承人行使著作权。”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可认定的事实,在无其他确实、充分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在本判决生效后,涉案油画作品的作者可确定为刘惠民、宋翔申,名称可确定为《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创作作品的时间可确定为1972年,各方应当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行使相关权利。此前吴滨生对涉案油画作品未署明作者、名称和时间,不应认定为侵权。

第二,关于涉案油画作品的著作权人。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第九条规定:“著作权人包括:(一)作者;(二)其他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的公民、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为完成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工作任务所创作的作品是职务作品,除本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著作权由作者享有,但法人或者非法人单位有权在其业务范围内优先使用。”1972年,黑龙江省展览馆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举办了黑龙江省美术作品展览等活动。宋翔申、刘惠民作为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专业美术工作者,为完成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工作任务,主要利用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物质条件,创作涉案油画作品《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故可认定涉案油画作品系职务作品。跨国采购中心在《证明材料》中已经申明,《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是由刘惠民和宋翔申创作的,作者享有著作权等,跨国采购中心支持他们向吴滨生索要自己的作品。即跨国采购中心已将涉案作品的著作权确认给宋翔申、刘惠民。宋翔申、刘惠民关于跨国采购中心明确表示宋翔申、刘惠民享有涉案油画作品的著作权,已不存在职务作品问题的主张成立。吴滨生关于涉案油画作品是宋翔申、刘惠民职务作品的主张,不能否定宋翔申、刘惠民享有涉案油画作品《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的著作权。刘惠民、宋翔申是涉案油画作品的著作权人。

第三,关于涉案油画作品原件所有权是否应当归宋翔申、刘惠民所有,吴滨生是否侵犯了宋翔申、刘惠民的展览权。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第十八条规定:“美术等作品原件所有权的转移,不视为作品著作权的转移,但美术作品原件的展览权由原件所有人享有。”虽然已可认定宋翔申、刘惠民享有涉案油画作品的著作权,但不能据此就认为宋翔申、刘惠民当然享有涉案油画作品原件的所有权。宋翔申、刘惠民起诉状中称展览结束后《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油画一直存放在黑龙江省展览馆,表明宋翔申、刘惠民在1990年以前是知道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所有、占有、保管涉案油画作品的,并且认同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是涉案油画作品当时的权利人,故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是当时职务作品《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的著作权人和所有权人,对涉案油画作品享有占有、支配、处分的权利。追索他人收藏的艺术品,只证明自己是著作权人或自己曾是权利人是不够的,还必须证明系由于非法行为使该艺术品的原权利人失去了占有控制。诉讼中,宋翔申、刘惠民没有举示发现涉案油画作品丢失后报案记录等有关证据,其举示的李士学、刘富智、王益章、张淑媛、李淑范、跨国采购中心等证人证言中对涉案油画著作权、物权归属等陈述属于猜测、推断或者评论性的意见陈述,应当排除,上述证人证言仅能证明宋翔申、刘惠民创作了涉案油画作品,在展览后放在了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的仓库,而未能举示充分证据证明吴滨生是非法得到涉案油画作品。涉案油画作品并不是法律禁止可以归个人所有的财物,捡拾非法律禁止归个人所有的抛弃物并不违法。按照吴滨生关于涉案油画作品是其1989年在红太阳展览馆收发室外的废弃物中捡拾的陈述,不能认为吴滨生捡拾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扔弃的抛弃物非法。因宋翔申、刘惠民不能证明吴滨生收藏涉案油画作品是非法取得,其关于吴滨生不是合法收藏涉案油画作品的主张不能认定,其主张涉案油画作品归宋翔申、刘惠民所有的诉讼请求根据不足,不应支持。根据1990年颁布的《著作权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吴滨生享有涉案油画作品的展览权,其展览涉案油画作品合法,不能认定为侵权。并且,吴滨生展览涉案油画作品是免收参观费用的,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而是自己支付费用无偿进行正面宣传,没有贬损涉案油画作品及其作者。宋翔申、刘惠民关于吴滨生侵犯了涉案油画作品展览权的诉讼请求不成立,不予支持。

第四,关于宋翔申、刘惠民是否丧失了胜诉权。《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宋翔申、刘惠民已承认自20102月才向吴滨生主张对涉案油画作品的权利。自吴滨生1989年得到涉案油画作品,至宋翔申、刘惠民于2010年主张权利,确已超过最长诉讼时效期间,宋翔申、刘惠民已丧失胜诉权。

原审法院综上判决:驳回宋翔申、刘惠民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宋翔申、刘惠民负担。

判后,宋翔申、刘惠民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确认上诉人为《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一画的作者并享有著作权正确,但我国现行法律没有规定取得时效制度,相应地亦不存在消灭时效制度。上诉人要求吴滨生返还原物系行使物权请求权,原审判决对此适用诉讼时效制度并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错误。二、跨国采购中心作为承担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权利义务的法律主体,其已出具材料证明涉案油画物权属于宋翔申、刘惠民,宋翔申、刘惠民即为涉案油画的合法所有人,吴滨生未能证明其以合法方式取得涉案油画,故应当返还涉案油画。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吴滨生返还《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油画原物。

吴滨生答辩称:宋翔申、刘惠民原均为黑龙江省展览馆职工,其创作涉案油画系完成单位交给的工作任务,并利用黑龙江省展览馆的物质技术条件创作的,涉案油画为职务作品,黑龙江省展览馆为涉案油画当时的所有权人。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吴滨生在征得当时黑龙江省展览馆相关负责人同意后,从当时的废弃物中捡拾了涉案油画,属于抢救性收藏,应得到社会的肯定,并由此合法取得了对涉案油画原件的所有权。宋翔申、刘惠民在涉案油画原件被捡拾21年后提起本案诉讼,已经超过20年的最长时效,原审判决认定宋翔申、刘惠民丧失胜诉权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宋翔申、刘惠民为证明其上诉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跨国采购中心于2011915日出具的证言一份。意在证明:刘富智等人的陈述可以证明宋翔申、刘惠民为《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一画的著作权人。

证据二、原黑龙江省展览馆职工李建伟、吴炳尧出具的证言各一份。意在证明:蔡书只是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普通职工,其无权处分涉案油画,吴滨生取得涉案油画不合法。

经庭审质证,吴滨生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及证明问题均有异议,认为证据一与事实不符,且与本案无关;证据二因证人未出庭,真实性及证明的问题难以确认。

吴滨生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搜狐网题为《前馆长王德讲述首届哈洽会—展览馆见证黑龙江经济发展》、《八旬老馆长记忆中的“红太阳”》报道的网页截屏各一份。意在证明: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一与事实不符。

证据二、从黑龙江省档案馆调取的中共中央中发〔198059号文件、中共黑龙江省委员会〔198045号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198073号文件复印件各一份。意在证明:黑龙江省展览馆抛弃涉案油画是贯彻落实当时国家政策。

证据三、蔡书证言一份。意在证明:吴滨生捡拾涉案油画经过当时展览馆后勤部门负责人同意,属合法取得。

证据四、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中共哈尔滨市道里区宣传部等单位颁发的荣誉证书一份。

证据五、黑龙江省文化厅、黑龙江省收藏家协会等单位颁发的荣誉证书一份。

上述证据意在证明:吴滨生抢救性收藏涉案油画的行为已经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确认,刘惠民对此亦予认可。

证据六、降万宝出庭并对书面证言进行说明。意在证明:其曾经帮助吴滨生从原黑龙江省展览馆拉运油画到吴滨生住所。

经庭审质证,宋翔申、刘惠民对吴滨生提供的证据二、证据五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二对黑龙江省展览馆没有直接指导意义,证据五只能证明吴滨生非法占有涉案油画,不能证明其取得方式是合法的;认为证据六与本案无关,不发表意见;对其他证据真实性均有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经审核认为,宋翔申、刘惠民提供的证据一加盖有跨国采购中心印章,证据形式合法,吴滨生虽提出异议,但并未举示证据予以反驳,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二证人未出庭,真实性难以确认,本院不予确认。吴滨生提供的证据一仅为网页截屏,截屏内容及其所载报道内容真实性均难以核实,证据三证人未出庭,真实性亦难以确认,故本院不予确认。证据二加盖有黑龙江省档案馆档案查询章,证据四、证据五两份荣誉证书庭审中均出示了原件,证据六证人出庭作证并接受了法庭询问,上述证据本院对其真实性均予确认。

此外,本院调取了跨国采购中心的相关工商档案材料,包括: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登记注册申请、企业法人申请开业登记注册书、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黑经贸劳字(1992740号文件、黑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黑体改复〔1992111号文件、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关于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更名为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的函》、黑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黑编〔200234号文件、黑龙江省贸促会黑贸促办字〔200450号文件、黑龙江省财政厅黑财行资〔200418号文件、跨国采购中心股东(发起人)名录等。

经庭审质证,双方当事人对上述档案材料均无异议。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主要事实与原审法院一致。

另查明:1972122日,黑龙江省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活动办公室美术展览组制定《黑龙江省美术作品展览工作安排》,要求展览重点突出“毛主席视察黑龙江”、“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军民联防”四个方面的内容,时间安排上要求:各地区(市)草图观摩会在二月中、下旬完成;四月初开始征集各地作品,并有各地区、市代表参加,对征集上来的作品提出处理意见;四月中旬举行予(预)展,请省领导审查,组织工、农、兵提出意见;四月下旬,根据领导、各地代表和工、农、兵群众的意见,对需要修改的作品有重点的进行加工、提高;五月下旬在省展览馆正式展出。同年23日,黑龙江省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活动办公室与各筹备单位向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申请给予专项拨款,其中,申请办美术展览的费用为26000元,具体包括:购买麻布、宣纸、国画纸张等创作材料费用4000元;座谈会宿费4000元;购买木材、胶合板、亚麻布及工、油料费等展览布置材料6000元;展出宣传费用1000元;画集编集费用8000元;抽调作者支出的宿费等其他费用3000元。涉案油画长约3.8米,宽约1.46米。

1992年,经黑龙江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复同意,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原黑龙江省展览馆)实行企业化管理,省财政等有关部门继续对中心按事业单位对待,原拨经费及人员编制不变。1993年,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经黑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注册登记为企业法人,经济性质为国有,注册资金8438万元,主要经营范围为商品展览、五金交电、百货批发零售等,该公司主管部门为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1994年,黑龙江省对外经济贸易展览中心更名为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依据黑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黑编〔200234号《关于印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黑龙江省分会(中国国际商会黑龙江商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规定,黑龙江省贸促会受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委托,管理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的国有资产及展览业务。20041125日,黑龙江省贸促会作出《关于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改制方案的批复》,同意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上报的改制方案,要求该中心认真搞好国有资产的清产核资,严防国有资产流失,确认改制后黑龙江省贸促会作为出资人负责国家股的管理。2004129日,黑龙江省财政厅就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改制中国有资产处置相关问题作出批复,确认截至20031130日,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资产总额8756.94万元,负债2783.96万元,净资产5972.98万元,剔除已划拨到黑龙江省贸促会房产评估价值238.8万元,净资产为5734.18万元;同意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从净资产中扣除1046.55万元作为职工经济补偿金,用于解除271名职工劳动关系,从净资产中预留579.26万元,用于解决离退休人员工资、职工大病统筹、医疗补贴等项支出;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以净资产4108.37万元作为出资额同哈尔滨正大建筑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组建跨国采购中心,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出资额占总股本比例为51%,出资股本为国家股;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的债权债务由跨国采购中心承担;鉴于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剧场使用的特殊性,未经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批准,跨国采购中心不能改变剧场功能和用途,必须确保省内大型会议的使用。改制后,跨国采购中心股东(发起人)为黑龙江省贸促会和哈尔滨正大建筑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其中,黑龙江省贸促会出资额为4108.05万元,出资方式为非货币出资,占总股本的51%

200931,在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中共哈尔滨道里区委宣传部联合举办的《印象百年哈尔滨》大型油画展中,吴滨生提交的作品《毛主席视察哈尔滨》获得最高奖。刘惠民作为该次画展组委会评委在荣誉证书上签字。20091010日,在黑龙江省文化厅、黑龙江省收藏家协会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第三届民间红色收藏展览活动中,吴滨生提交的油画《毛主席视察哈尔滨》获得金奖。

本院认为:本案系双方当事人因油画《毛主席观看哈尔滨市容》原件的展览权和所有权归属而产生的纠纷。宋翔申、刘惠民在原审中提交多份证据证明涉案油画为宋翔申、刘惠民执笔创作,吴滨生二审庭审中对此亦不否认,故原审判决认定涉案油画作者为宋翔申、刘惠民并无不当。原审判决认定吴滨生并未侵犯宋翔申、刘惠民的展览权,宋翔申、刘惠民对此未提出上诉,故本案二审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宋翔申、刘惠民是否为涉案油画原件的所有权人。

本案中,涉案油画创作于1972年,当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是我国法制遭受严重破坏,缺乏法律规范,忽视财产权属的特定社会历史时期。黑龙江省展览馆自成立之日起即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其主要职能为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该展览馆举办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三十周年美术作品展览系履行职能之行为,并为该展览所需的创作材料、展览布置等支付了相应的活动经费。从该展览的工作安排上亦可看出,参展作品在正式展出前,由黑龙江省展览馆向各地区、市代表以及工农兵群众征求意见,请省领导审查,并对作品进行有重点的加工、提高。在当时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环境下,因涉案油画的创作、展览而产生的政治风险及相应后果系由黑龙江省展览馆承担。现有证据证明,宋翔申、刘惠民当时作为黑龙江省展览馆的美术创作人员,系按照黑龙江省展览馆的要求及安排,利用黑龙江省展览馆提供的物质技术条件,为展览活动创作完成的涉案油画,且该展览活动结束之后,涉案油画原件一直存放在原黑龙江省展览馆,由黑龙江省展览馆负责管理,故应当认定黑龙江省展览馆当时即为涉案油画的所有权人。宋翔申、刘惠民当时并未也不可能向黑龙江省展览馆主张该画为其个人所有。现行《著作权法》于199097日公布,自199161日起施行,宋翔申、刘惠民在此前长达近二十年的时间内并未向黑龙江省展览馆主张取回涉案油画,表明其二人时已认可黑龙江省展览馆对涉案油画享有占有、使用、管理、处分的权利。根据现有证据,吴滨生于1989年持有涉案油画,其后,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即已不再占有该画,故黑龙江国际博览中心于2004年进行改制时,出资入股跨国采购中心的4108.37万元净资产中并不含有涉案油画的相关财产权利。因此,跨国采购中心无权对涉案油画的所有权归属进行确认、处分。宋翔申、刘惠民并非涉案油画原件的所有权人,其要求涉案油画目前的持有人吴滨生返还原物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黑龙江省展览馆是当时涉案油画原件的所有权人,宋翔申、刘惠民关于涉案油画原件归其所有的主张根据不足,并判决驳回其二人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而本案中宋翔申、刘惠民要求返还原物的诉讼主张系行使物权请求权,原审法院以宋翔申、刘惠民起诉已超过最长诉讼时效为由认定宋翔申、刘惠民丧失胜诉权属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虽适用法律有所不当,但并不影响判决结果。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600元,由宋翔申、刘惠民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贾岩红

代理审判员  李 锐

代理审判员  刘淑敏

 

 

 

 

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付兴驰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