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北 > 不正当竞争
上诉人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11-14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鄂民三终字第39

上诉人(原审被告):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磊,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夏传涛,湖北广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姜四清,湖北广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建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吴俊国,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朴寨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武知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214日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审理。上诉人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夏传涛,被上诉人简朴寨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吴俊国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简朴寨公司于20101216日诉至一审法院请求:1、确认简朴寨公司为本地区的知名企业;2、判令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停止使用“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为其企业名称;3、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停止侵权,在省级媒体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4、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拆除其与简朴寨公司相同和相近的装潢、广告;5、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全部销毁其酒店侵权的宣传单、营业用具、营业人员的服饰;6、由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2005817日,简朴寨公司经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汉阳分局核准登记注册,核准登记的企业名称为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中餐(限不含凉菜)加工。简朴寨公司自成立以来,已在全国开设了53家分店,其中武汉地区有27家。据统计,2009年以来,简朴寨公司及各分店共缴纳税款17,092,164.45元(人民币,下同)。2010127日,简朴寨公司与武汉天禹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广告发布业务合同》,在武汉市出租车LED屏幕广告上投入宣传费15,600元。简朴寨公司二七路店于200951日成立,其在店面装修、店内装饰、营业用具式样和营业人员服饰上代表了“简朴寨”餐饮连锁店逐渐成熟的统一风格。简朴寨公司在门店上的装饰为:店门正上方为明黄色大字体的“简朴寨”招牌,左边为“农家菜馆”的宣传用语,右边为“XX分店”的店名;门店入口处建造成三角形尖顶屋面的门楼,在尖顶门楼外立面正中有一个外圆内方的近似铜钱状图案。

20101025,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经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东湖分局核准注册成立,核准登记的企业名称为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酒店管理(不含餐饮经营)。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股东包括案外人武汉简朴田园寨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朴田园寨公司)与武汉新大谷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其中案外人简朴田园寨公司的出资比例占80%。该公司成立后一直从事餐饮业服务,并在经营过程中使用过冠以“简朴田园寨公司”的代金券。

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在门店上的装饰为:门店顶上单独竖立着巨大明黄色字体的“简朴田园寨”招牌,左边屋顶上安置“回归简朴寨品味田园风”的巨大明黄色广告字,店门正上方有明黄色“简朴田园寨”牌匾;门店入口处建造成有两个三角形尖顶屋面的门楼,两个尖顶门楼的正面均有外圆内方近似铜钱状的图案。经与“简朴寨”二七路店比对,两者在店门上使用的招牌和宣传用语均为相同的黄色字体,且两者在装修风格上都采用了原木和灰砖的搭配方式。此外,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在其经营场所内的灯笼、灯具、壁画、餐具、营业人员服饰上使用的“简朴田园寨”标识,突出使用了“简朴寨”字样,并在其户外广告牌中宣称:“简朴田园寨公司创始于2005年成立于2009年,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壮大,简朴寨已经家喻户晓,成为农家风味饮食文化的一道靓丽风景线……公司于2010128日隆重推出湖北地区营业面积第一、装饰风格和服务环境全新升级的航母型大店——简朴田园寨光谷航母店”。

一审另查明,120101020日,《楚天金报》上刊登了一则《武汉简朴寨诚聘》广告,其内容为:本公司秉承“回归田园寨,品味田园风”的企业文化理念,……报名地址:百步亭店地址武汉江岸区百步亭花园特1号,光谷店地址武汉市洪山区关山一路124号……。2200961日,案外人简朴田园寨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成立,注册地址为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黑泥湖村(兴百和商店)。2009820日,案外人简朴田园寨公司与简朴寨公司签订《餐饮特许加盟合同》。合同约定,案外人简朴田园寨公司加盟简朴寨公司后,只能经营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黑泥湖村(兴百和商店)的一家加盟店,即“简朴寨”百步亭店。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简朴寨公司使用的“简朴寨”字号是否构成知名企业字号,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是否构成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简朴寨公司主张“简朴寨”为知名企业字号,应当对企业字号的市场知名度负举证责任。认定知名企业字号,可以考虑该企业的经营时间、销售范围、营利状况,进行企业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以及作为知名企业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予以综合判断,同时还应当考虑仿冒者的主观意图。如果有证据显示仿冒者搭便车的主观意图十分明显,应当适当降低知名度的认定标准,不以满足上述全部因素为前提,即使权利人的举证相对薄弱,也可以认定为知名企业字号。从现有证据看,简朴寨公司虽未充分举证其在武汉地区餐饮服务业中的市场占有率,也未提供其服务已获得相关公众的普遍认可的书面证据。但是,简朴寨公司自2005年开始经营“简朴寨”农家菜馆以来,采取发展连锁店的方式,经过长达5年时间的经营和发展,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经营特色。“简朴寨”作为简朴寨公司企业字号,在武汉地区已为相关消费者所知晓和熟悉,并容易使相关消费者联想到简朴寨公司经营的农家特色菜馆,应当认定为武汉地区知名企业字号。当事人双方同处武汉地区,同是经营农家菜馆,形成了同业竞争关系。简朴田园寨公司作为简朴寨公司加盟商,以投资入股方式成立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并以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名义开办“简朴田园寨”酒店,已违反了与简朴寨公司事前签订的加盟合同约定。在经营过程中,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不仅使用了“简朴田园寨”的企业字号,还使用了与简朴寨公司门店相近似的名称招牌和装饰设计,在其经营场所内突出使用“简朴寨”字样,并在户外广告牌和招聘广告中虚报公司成立时间,刻意与简朴寨公司的经营信息和加盟店地址混淆,进行误导性宣传,明显具有利用简朴寨公司已有的声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在简朴寨公司使用的企业字号在同行业内已经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情况下,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实施的上述行为已严重背离了公平、诚信的市场竞争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并足以使相关公众对两家企业产生误认,侵犯了简朴寨公司的企业名称权,构成不正当竞争。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企业名称虽经行政主管机关依法核准,具有形式上的合法性,但是企业名称的形式合法性并不能消除其行为的违法本质,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以“简朴田园寨”作为企业字号,系沿用控股股东字号的辩称理由,明显不具有正当性,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二)关于简朴寨公司是否构成知名服务,其服务名称、店面装饰、营业用具及营业人员服饰是否为其所特有,以及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使用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的,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因此,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应当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该商品在特定区域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二是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为该商品所特有,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三是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包括误认与知名商品的经营者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如前所述,“简朴寨”字号经过简朴寨公司的长期使用,已经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在武汉地区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已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意义。因此,“简朴寨”无论是作为简朴寨公司的知名商品名称还是知名企业字号都应受到法律保护。本案中,简朴寨公司还主张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侵犯其知名商品特有的装潢。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不正当竞争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由经营者营业场所的装饰、营业用具的式样、营业人员的服饰等构成的具有独特风格的整体营业形象,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装潢”。简朴寨公司的经营特色是农家风味,其整体营业形象代表了农家田园风格。从当事人双方的举证情况看,虽然原木和灰砖的搭配方式是农家菜馆所普遍采用的设计风格,但是三角形尖顶屋面的门楼及门楼上的铜钱状图案设计,和门楼上方以明黄色大字体书写的“简朴寨”招牌样式,为简朴寨公司所特有,经过简朴寨公司的长期使用,能够与简朴寨公司提供的服务产生特定联系,已经具有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使用“简朴田园寨”的服务名称及与简朴寨公司相近似的装饰设计,易使消费者对两者产生联想,进而对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产生误认。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在后使用行为,利用了简朴寨公司已有的特色服务在相关消费者中的影响,使其提供的服务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构成不正当竞争。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三)项,《不正当竞争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使用带有“简朴寨”字样的企业名称;二、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在其经营场所内使用带有“简朴寨”字样的用具及服饰;三、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后立即停止使用与简朴寨公司近似的店面装潢,包括停止使用三角形尖顶屋面的门楼及门楼上装饰的外圆内方近似铜钱状图案,和明黄色大字体的“简朴田园寨”招牌;四、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武汉地区市级报纸上发表声明,公开消除影响,即澄清其与简朴寨公司之间没有关联关系;五、驳回简朴寨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负担。

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一审请求;2、本案全部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理由如下:(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1、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的“简朴寨”字号为知名企业字号证据不足。首先,被上诉人虽然在一审提供了大量的纳税凭证,但很多缴费单位为独立企业,与被上诉人并不存在投资关系,故上述缴费及销售额与被上诉人并无法律上的关联,不具有参考价值。即使被上诉人的销售得到认可,但其在广告及受保护方面也不符合知名商品(服务)的认定条件。因为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来看,其宣传主要是新店开张时的现场活动和开业传单。由于这种宣传的地域范围仅限于店面周边,其广告作用非常有限。被上诉人虽投放了出租车电子显示屏广告,但该广告方式与传统媒体的广告效果相去甚远,且投放时间较短(一个月),故其广告作用相当有限。在受保护方面,被上诉人未经有关行业协会或行业主管部门的相关评定,也未在媒体或消费者参加的公开性评比中获得优先排名或名优称号,更未受到政府职能部门的特别保护;其次,“简朴寨”已为外省企业依法注册为商标,在此情况下认定被上诉人字号为知名企业字号违反法律规定;第三,一审判决结果与上述认定互相矛盾。从一审判决主文来看,被上诉人的首要诉求,即确认其为武汉地区知名企业的诉求并未得到支持,一审判决却在“本院认为”部分同时认定被上诉人的“简朴寨”字号为知名企业字号,这在逻辑上明显相互矛盾。2、一审认定上诉人构成不正当竞争,违反客观事实且倾向性明显。其一,被上诉人并无统一企业形象,其外在形象并无显著特征。事实上,被上诉人连锁(加盟)店的风格并不统一,被上诉人的连锁(加盟)店之间的字号招牌在字体、内容构成方面各不相同,在店面外形上更是五花八门、店面装修材质及颜色上也有明显区别;其二,上诉人的企业形象与被上诉人存在显著区别。上诉人路口指示牌、门店招牌的字号标识、顾客休息区红底花纹布艺沙发及卫生间设施等部位,均体现了上诉人的独特风格,且与被上诉人具有显著区别。(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援引《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的规定认定上诉人行为构成名称侵权和不正当竞争,明显系法律适用错误。另外,一审在判决中直接判令上诉人停止使用企业名称缺乏法律依据。上诉人的企业名称虽与被上诉人有部分近似,但该名称系经工商管理部门依法核准登记使用,一审法院无权在民事审判中直接剥夺上诉人对合法企业名称的使用权。

简朴寨公司答辩称:简朴寨公司答辩称:1、答辩人经营时间从2005年开始,现全国有90家餐饮连锁店,针对销售额和销售对象答辩人提供了大量的原始票据,证明答辩人是知名企业。2、虽然已有“简朴寨”商标存在,但答辩人的企业名称也是受知识产权保护。上诉人的侵权行为损害了答辩人的权利;3、答辩人有统一的形象,装饰装潢、服饰是整体统一,而不是完全的统一。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本案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无新证据向本院提交。

二审经审理查明,一审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焦点为:1、“简朴寨”字号能否认定为知名企业字号;2、上诉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针对上述焦点问题,本院评判如下:

(一)“简朴寨”字号能否认定为知名企业字号。

上诉人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认为被上诉人简朴寨公司的“简朴寨”字号不具备知名企业字号的理由有三:

1、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认为简朴寨公司一审提交的大量纳税凭证系由很多独立企业共同缴纳的,简朴寨公司与这些独立企业不存在投资关系、简朴寨公司的广告投入量达不到知名要求、“简朴寨”字号没有受保护的记录。对此,本院认为,从《不正当竞争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有关“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的规定来看,人民法院在认定商品或字号是否具有知名度时,可以针对上述因素进行综合考虑、评判,并不是以满足上述全部因素为必要条件。只要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足以认定该商品或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即可,并不需要当事人对上述全部因素进行举证。从查明的事实来看,被上诉人简朴寨公司系餐饮服务行业,在武汉市及周边地区已成立了53家字号为“简朴寨”的餐饮连锁店,可见“简朴寨”字号的使用覆盖了武汉市及周边城区。简朴寨公司在二审庭审时陈述,其餐饮连锁酒店分为三种性质,一是分公司性质,二是投资性质,三是加盟性质。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对此表示无异议。虽然投资性质和加盟性质的餐饮连锁店是独立注册的企业,但他们对外使用的字号均为“简朴寨”,简朴寨公司对其许可的餐饮连锁店均有统一的要求及管理,足以使相关公众将他们视为一个整体,对服务来源具有识别作用。其53家餐饮连锁店的销售总额应当作为“简朴寨”字号是否知名的评判因素。在广告宣传方面,虽然被上诉人简朴寨公司在出租车电子显示屏上进行广告宣传的时间只有1个月,但是,这53家“简朴寨”餐饮连锁店,均在开业前进行过开业宣传及现场优惠活动,每家餐饮连锁店均悬挂了巨幅的“简朴寨”字号及广告语,其大门的门框上也安装有电子屏幕对企业服务、菜式进行宣传。从2005年第一家“简朴寨”公司成立至本案诉讼时53家餐饮连锁店的开设,“简朴寨”字号持续使用及广告宣传时间已达5年之久。简朴寨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简朴寨”字号在武汉市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此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2、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认为“简朴寨”已被外省企业注册为商标,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的字号为知名企业字号违反法律规定。企业名称(字号)权与商标权是两种不同的权利,商标是区别不同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受商标法调整;企业名称(字号)是区别不同市场主体的标志,受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办法等法规的调整。商标权的保护有商品及服务类别的限制,企业名称(字号)权的保护有地域性的限制,在企业名称(字号)权与商标权不产生权利冲突的情况下,该两项权利分别受到不同的相关法律的保护。只有企业名称(字号)与商标被使用在相同商品或服务上,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时,法院才依据使用在先、诚实信用、尊重历史的原则调整它们之间权利冲突。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既没有举证证明本案存在商标权与企业名称(字号)权的冲突,也没有明确“简朴寨”被外省注册为商标与本案“简朴寨”字号被认定为武汉市知名企业字号违反了什么法律,此节上诉理由也不能成立。

3、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认为一审法院在“本院认为”部分认定“简朴寨”为武汉市知名企业字号,而在判决主文中没有支持“简朴寨”为知名企业的诉讼请求,系自相矛盾。本院认为,企业名称是否知名在不同的时间范围会随着当事人的使用、宣传及企业经营状况的变化而发生改变,具有不确定性。人民法院认定企业名称(字号)是否知名,应当根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予以个案认定,是否知名不能作为一项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虽然,简朴寨公司明确提出了请求确认其为本地区的知名企业的诉请,但根据简朴寨公司诉请的事实与理由来看,简朴寨公司的诉讼目的是请求法院认定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在经营过程中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侵犯其企业名称权,构成不正当竞争。简朴寨公司要求认定其为知名企业,其性质是要求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查明该企业名称(字号)所处的事实状态是否达到知名程度,本身并不构成一项独立的诉讼请求。本案案由为不正当竞争纠纷,而非确权之诉。《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构成不正当竞争。《不正当竞争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因此,认定“简朴寨”字号是否具有知名度,属于人民法院对案件事实认定的范畴。一审判决在本院认为部分确认“简朴寨”字号为武汉地区知名企业字号,而未在判决主文中支持简朴寨公司的该项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故,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上诉认为“简朴寨”字号不构成知名字号以及一审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上诉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上诉人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与被上诉人简朴寨公司同处武汉地区,同为餐饮服务行业,系同业竞争关系。在主观上,上诉人侵权故意明显。占上诉人80%股份的股东、案外人简朴田园寨公司是简朴寨公司的加盟商,其使用“简朴寨”字号与简朴寨公司签订加盟合同并支付300,000元加盟费。故,上诉人应当知道“简朴寨”字号具有一定知名度及市场经济价值,在明知对外使用“简朴寨”字号,应当获得简朴寨公司的许可并交纳加盟费的情况下,未经简朴寨公司的许可,在其经营场所内及对外宣传中突出使用“简朴寨”三字,搭便车的侵权故意明显。在客观上,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存在下列不正当竞争的行为:1、在其经营场所的屋顶竖有“回归简朴寨品味田园风”的巨大明黄色广告牌;2、在其经营场所周边用于广告宣传的红色灯笼上直接使用了“简朴寨”三字;3、在其经营场所内使用的灯笼、灯具、壁画、餐具、营业人员服饰上都突出使用了“简朴寨”三字,即将“田园”两字变形为红色的小LOGO,放在黑色大号字体“简朴”与“寨”字的中间下方,突出了“简朴寨”字样;420101020日,上诉人在《楚天金报》上刊登了一则《武汉简朴寨诚聘》的广告,刻意与简朴寨公司的经营信息和加盟店地址混淆;5、上诉人在户外广告牌中宣称:“简朴田园寨公司创始于2005年成立于2009年,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壮大,简朴寨已经家喻户晓”虚报公司成立时间进行误导性宣传;6、上诉人的装饰装潢模仿简朴寨公司的装饰装潢风格。上诉人在二审庭审中还自认,其聘请的设计师与简朴寨公司的设计师为同一人。至于上诉人认为简朴寨公司并无统一的企业形象及显著特征的问题,“简朴寨”餐饮连锁酒店的装饰装潢风格是统一的,装饰风格的“统一”不能理解为“一模一样”,53家连锁酒店即使存在个别装饰细节上的差异,也不影响“简朴寨”连锁酒店整体风格的统一。上诉人在上诉状中陈述,其大厅局部“福”字装饰、包房布局及设施、楼梯装饰,顾客休息区红底花纹布艺沙发及卫生间设施等部位与简朴寨公司具有显著区别。这些只是装饰个性上的区别,一审法院并未认定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这些个性化的装饰细节构成侵权,只是认定三角形尖顶屋面的门楼及门楼上的铜钱状图案设计和门楼上方以明黄色大字体书写的“简朴寨”招牌样式,为简朴寨公司显著性特征的装饰装潢,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判令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拆除的也是与简朴寨公司相近似的装饰装潢。据此,本院认为,上诉人主观上侵权故意明显,客观上在经营过程中突出使用“简朴寨”字样、经营场所的装饰装潢风格与简朴寨公司相近似、广告宣传上使用引人误解的文字,足以造成了相关公众对提供服务的主体混淆、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

上诉人还认为一审法院不能直接判令其停止使用企业名称的问题。由于上诉人在主观上傍名牌的恶意明显,明知简朴寨公司的企业名称在武汉市地区具有一定知名度,不仅在进行企业名称登记时没有尽到注意避让义务,而且还在经营活动中突出使用其企业名称中的“简朴寨”字样,装饰装潢风格也与简朴寨公司相近似,足以造成相关公众对两家企业产生混淆、误认。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的企业名称虽经行政主管机关依法核准,具有形式上的合法性,但企业名称的形式合法性并不能消除其行为的违法性。如上诉人在经营活动中不停止使用带有“简朴寨”字样的企业名称,不足以消除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一审法院以上诉人主观侵权恶意明显判令其停止使用带有“简朴寨”字样的企业名称并无不当。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支持。

一审判决在归纳简朴寨公司诉请时,遗漏了其请求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拆除其与简朴寨公司相同和相近的装潢、广告的诉请,但在判决主文中支持了简朴寨公司的此项诉请,未实际影响本案的实体处理,且简朴田园寨新谷公司二审上诉并未提及此节,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恰当。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0元,由武汉简朴田园寨新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建新

代理审判员  陈 辉

代理审判员  秦小双

 

 

 

 

一二年六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 浩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