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 > 商标权
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张某某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10-24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9)天民初字第2758

 

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永州市××××工业××村。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

委托代理人熊某。

委托代理人彭某。

被告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市天心区××××号。

法定代表人万某。

委托代理人周某某。

委托代理人杨某某。

被告张某某。

委托代理人罗某某。

委托代理人李某某。

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公司)诉被告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油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1229日受理后,被告长沙××油公司于2010113日向本院提出追加张某某作为本案被告的申请,经本院向原告征询意见,原告同意追加张某某作为本案被告。本案依法由本院院长王均全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赵纯、杨霞组成合议庭,代理书记员李登担任记录,于2010329日已组织双方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并于20104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湖南××公司委托代理人熊某及被告长沙××油公司委托代理人周某某、杨某某,被告张某某委托代理人罗某某、李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原告当庭撤回对两被告关于侵犯其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准许,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湖南××公司诉称,原告创办于1993年,其前身是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某某、种植、生产、销售茶籽系列高档使用植物油于一体的现代化民营企业,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原告自1996年开始申请注册金甲图形及文字商标,其中第1179350金甲JINHA0及图商标已经被评定为驰名商标,在中国境内有较高的知名度,为相关公某所知悉。然而,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同类商品上使用金乙商标,其文字的字形与原告的金甲注册商标极为相似,易使相关公某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遂向法院提起诉讼:1、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商品上使用金乙商品标识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万元;3、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因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开支2000元;4、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证据1,原告企业注册登记资料。

证据2,被告企业注册登记资料。以上证据证明原被告主体资格,原告公司成立于1993年。

第二组证据:证据3,原告企业简介及公司结构图。

证据42008年原告获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称号。

证据52008年原告获全国经济林产业化龙头企业称号。

证据6,原告荣获2007年度十佳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称号。

证据7,原告荣获湖南省林业产业龙头企业称号。

证据8,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获全国经济林产业化龙头企业的证书。

证据9,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获第三届湖南省民营企业质量信得过单位的证书。

证据10,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获湖南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证书。

证据112006年金甲牌茶油获知名品牌证书。

证据122005年金甲牌茶油获湖南名牌产品称号。

证据13,金甲茶油是2005年赛琪世界杯羽毛球赛指定食用油。

证据142005年金甲茶籽油被认定为有机食品证书。

证据152003年金甲系列茶籽油被评为名牌产品证书。

证据162003年金甲系列茶籽调和油被评为绿色食品A级产品证书。

证据171998年金甲茶籽油被评为第十届中国新技术新茶品博览会金奖

证据181997年金甲茶籽油获得科技创新金奖。

第三组证据:证据19金甲文字商标在4030294等类商品均注册登记。

证据20,商评字(2009)第11795号商标争议裁定书及第1179350号商标注册证。

证据21,第877153号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及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打印的外观专利主视图。

证据22,注册申请受理通知。

以上证据证明金甲注册商标不仅是中国驰名商标,金甲茶籽调和油的特有包装瓶贴已获得外观设计专利,吊牌标语少吃油,吃好油及图案已申请注册。

第四组证据:证据23金甲茶油1999-2009年广某宣传费用清单。

证据242009年部分广某合同及付款凭证。

证据252008年部分广某合同及付款凭证。

证据262007年部分广某合同及付款凭证。

证据27,部分电视广某截图。

证据282002-2009年部份报纸、杂志广某内容。

证据29,部分网络宣传内容。

证据30,部分宣传手册、赞助活动、车身广某、内刊等其他宣传形式。

以上证据证明原告对金甲品牌的广某宣传金额投入巨大、持续时间长、地域涉及全国范围,金甲茶油的特有包装已被广大消费者所熟知。

第五组证据:证据31,部分经销商合同、大型超市供货合同及团购销售合同。

证据32,近三年部分销售付款凭证及金甲茶籽调和油在湖南省内的销售统计表。

证据33,近三年原告纳税情况证明。

以上证据证明金甲茶油的销售地域广、销售形式多样,不仅年销量过亿,而且纳税金额高,系知名品牌。

第六组证据:证据345L金甲茶籽调和油照片。

证据35,(2009××证字第××号公某某。

第七组证据:证据36,公证费,交通费等凭证,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

第八组证据:证据37,经销商合同,证明被告张某某曾在浏阳地区负责金甲茶籽调和油的销售业务。

证据38,部分订货和付款凭证,证明被告张某某具有侵权的主观故意。

被告长沙××油公司辩称,其公司接受被告张某某(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经营者)委托加工金乙系列油脂产品,双方于2009728日签订了《委托生产加工合同》,双方按照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局的要求提交了备案资料,进行了登记,并于2009920日签订《油脂委托灌装合同》,约定由被告张某某提供茶籽油、瓶盖、纸箱、标贴,由长沙××油公司进行加工,加工费2.7元/件,被告张某某应当保证金乙商标及其商标图案的合法性。在长沙××油公司灌装行为完成后,将全部商品交给被告张某某经营的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自行销售,因此,被告长沙××油公司没有为了生产经营目的而实施利用原告商标的行为,长沙××油公司也只是收取了2.7元/件的加工费,未参与金乙商品的经营与销售,故不构成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

被告长沙××油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1,食品委托加工备案系列资料:《食品委托加工备案申请表》、《委托生产加工合同》、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法人营业执照、产品生产许可证等登记资料、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的营业执照、商标登记资料、《金乙商标共同持有协议》等,证明被告长沙××油公司是接受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的委托生产加工金乙商标的小包装系列油脂产品,双方签订了《委托生产加工合同》,且该委托加工行为在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质量)安全监管处进行备案登记。

证据2,《油脂委托灌装合同》及付款凭证,证明被告长沙××油公司接受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张某某)的委托生产加工金乙商标的小包装系列油脂产品,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张某某)保证金乙商标及其商标图案的合法性的事实。

被告张某某辩称,根据《商标法》第二十七条及商标审查的相某某定,金乙商标注册程序合法,手续齐备,是合法的行为。并且金乙茶油的瓶贴标签外观设计已获得专利,因此使用金乙商标,不构成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被告张某某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商标初步审定公告。

证据2,商标异议答辩通知书。

以上证明金乙商标和金甲商标无冲突,被告已于2006年向商标局申请了商标并通过了初审,不存在侵权事实。

证据3,授予外观设计专利权及办理登记手续通知书,证明金乙茶籽油的瓶贴申请了专利,并已经被授予外观设计专利。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对方提交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双方均发表了充分的质证意见。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两被告发表如下质证意见:第一组证据(证据12)是原被告双方的主体资格证明,两被告对此无异议;对第二组证据(证据3至证据18)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第三组证据(证据19至证据22)中证据22认为没有因果关系,其他证据无异议;第四组证据中证据23242526是原告与第三方签订的,真实性无从核实,也与本案没有关联,对证据27282930关联性有异议;第五组证据的真实性不确定,证明力不够,同时对关联性有异议;对第六组证据(证据3435)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不能证明两被告侵权;对第七组证据(证据36)中的费用有异议,并与本案没有关联;对第八组证据(证据3738)被告长沙××油公司认为与其没有关联,被告张某某确认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但不认可原告证明目的。
对被告长沙
××油公司提供的证据,原告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中,《申请书》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委托生产加工合同》的灌装费用真实性无法确认,有异议,营业资料等身份证明无异议,同时可证明被告张某某经营实力高。证据2中的《油脂委托灌装合同》的数量和单价不予认可;销售凭证不能证明两被告仅发生了一笔业务。

被告张某某对被告长沙××油公司提供的证据没有异议。

对被告张某某提供的证据,原告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被告张某某的外观设计是0971日申请的,而原告公司07年就申请了,二者在视觉上相当近似,尽管被告取得专利,不代表被告没有侵犯原告的权益。

被告长沙××油公司对被告张某某提交的证据没有异议。

作为定案证据,应当真实、合法并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根据双方举证、质证意见,综合各证据间的联系,对双方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

关于原告提交的证据:第一组证据(证据12)是双方的主体资格证明,两被告对此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第二组证据(证据3至证据18)系原告1998年至今获得的各类奖项,两被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本院认为该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争议事实直接相关,应予采信;第三组证据(证据19至证据22金甲商标的注册范围以及获得外观设计专利的瓶贴,经本院核对,确认原告提供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第四组证据(证据23至证据30)原告对金甲品牌的广某合同及广某宣某某围,两被告认为第四组证据中证据23242526的真实性无从核实,也与本案没有关联,对证据27282930关联性有异议,经本院核对,原告提供的第四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争议事实直接相关,本院予以认定;第五组证据(证据313233)部分经销商合同、销售统计表及纳税证明,与本案诉争的事实具有关联性,予以认定;第六组证据(证据3435)照片及公某某客观、真实,且与案件事实相关联,应予认定;第七组证据(证据36)公证费,交通费等凭证,本院确认其真实性及关联性;第八组证据(证据3738)真实、合法,应予认定。

关于被告长沙××油公司提供的2份证据,真实、合法,予以认定,对证明对象应综合其他证据及案件事实综合判断;

关于被告张某某提供的3份证据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对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

根据上述定案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湖南省祁阳县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创办于19931015日,是一家集某某、种植、生产、销售茶籽油系列高档食用植物油于一体的现代化民营企业,主要生产、销售金甲牌茶籽调和油系列产品。1997512日湖南省祁阳县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某某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申请注册金甲图形及文字商标,1998528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取得第1179350号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9食用油商品上。湖南省祁阳县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更名为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后又更名为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200837日申请变更第1179350号商标注册人为湖南××公司并获准,该注册商标经续展,有效期至2018527日。该商标以图形、文字、拼音共同组成,左边图案是以金甲拼音首写字母JH缩写,组合成类似于一滴油形状艺术图案,右边上部是金甲文字,下面是拼音JINHA0。同时,原告还以金甲文字及图形商标分别注册于第4030294类等商品上使用,并分别获得第4299982号、第4299984号、第4299985号、第4299986号注册商标。20071126日原告将自主设计的金甲茶籽调和油瓶贴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09121日获得授权公告。该瓶贴设计为红底色,中间黄色部分突出使用金甲文字,上方使用图形、文字加拼音的第1179350号组合商标(即图形在左,右边上面是金丁字,下面是JINHA0拼音),右上角一斜杠上标有非转基因产品,瓶贴下方注明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字样。

原告公司自成立以来,其生产的金甲牌茶籽调和油系列产品获得以下荣誉:19976月,被97全国(HN)新技术新产品交易会评奖委员会授予金戊天然茶籽油科技创新奖;19989月金甲茶籽油被评为第十届中国新技术新产品博览会金奖20034月,金甲牌茶籽调和油被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评定为绿色食品A级产品200312月,金甲牌系列茶籽油被湖南省名牌产品审定委员会、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评为名牌产品20052月北京中绿华夏有机食品认证中心认定金甲牌茶籽油、山茶油、茶籽色拉油为有机食品200512月,金甲茶油被2005年世界杯羽毛球赛组委会定为指定食用油;200512月,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授予金甲牌茶籽油湖南名牌产品称号;20069月,中国粮食行业协会授予金甲牌茶籽油全国油茶籽油知名品牌称号;湖南省农业化产业化工作办公室认定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为湖南省农业化产业化龙头企业20061月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湖南省工商联授予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第三届湖南省民营企业质量信得过单位称号;20066月,国家林业局命名湖南金甲植物油有限公司为全国经济林产业化龙头企业200711月,原告获湖南省林业产业龙头企业称号;2007年,原告被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2007年度十佳农业产业优化龙头企业称号;20088月,原告被国家林业局授予全国经济林产业化龙头企业20088月,农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等八部委授予原告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称号。

1999年至2009年,原告生产的茶籽油系列产品以金甲品牌对外进行宣传、销售。原告先后通过湖南卫视《牛气逼人》、湖南经视《故事会》、湖南经视《圣火来了》、《奥运向前冲》、湖北经视《阿某笑长开讲》、《快乐厨房》、《金甲剧场》等节目总冠名,在湖南经视综合频道、湖南电视台卫星频道、中央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江西公共频道、湖北经视、湖北卫视插播广某,在《潇湘晨报》、《长沙晚报》、《中国油脂》杂志、《南方航空》、《楚天都市报》插图广某,并通过商品交易会展销、网络信息传媒、户外广某牌等方式在湖南、湖北、山西乃至全国范围广泛进行了宣传,其销售区域遍及湖南、湖北、四川、内蒙古、福建、海口等省、自治区。

200954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商评字(2009)第11795号商标争议裁定书中,认定湖南××公司第1179350金甲JINHA0及图商标为驰名商标。

20037月,张某某注册登记了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个体工商户),主要从事散装食品、调味品销售。罗某某于20061030日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金乙图形商标,2009313日发布商标初步审定公告,在公告期内,原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异议,金乙图形商标尚未获得核准通过。2007717日,罗某某与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签订金乙商标共同持有协议,约定双方共同持有金乙图形商标。200971日罗某某将自主设计的金乙茶籽调和油瓶贴标签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已于2010324日获得授权。

2009728日,张某某经营的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与被告长沙××油公司签订《委托生产加工合同》,合同约定: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委托长沙××油公司生产金乙小包装油脂产品,灌装费为2.7/箱,由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提供产品包装物,食品标签及纸箱,并负责所有加工产品的销售,食品标签上注明被委托人为长沙××油公司。双方于2009920日签订《油脂委托灌装合同》,约定: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提供茶籽油、塑料瓶、瓶盖、纸箱、标签等,由长沙××油公司加工300金乙茶籽油。该茶籽油所使用瓶贴标签为红底色,中间黄色部分突出使用金乙文字,上方使用图形、文字加拼音的组合标识(即图形在左,右边上面是金己字,下面是JINJIE拼音),右上角一斜杠上标有非转基因产品,瓶贴下方注明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生产字样。

20091110日,湖南××公司代理人在湖南省××欧阳食杂商行购买了25L金乙牌茶籽调和油,原告为购买上述2瓶调和油花费118元。湖南省浏阳市公证处对以上购买行为进行了公证,并对所购买的样品分别进行了封存,原告共支付公证费1000元。

另查明,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自2007428日与原告签订《经销商合同》,约定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为原告金甲系列植物油在浏阳地区的特约经销商,经销期限自200731日至2008228日。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综合举证质证及庭审调查情况,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以下两个方面:一、两被告是否构成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二、如果侵权两被告应当如何某担责任。

针对以上焦点问题,原告认为,两被告生产的金乙茶籽调和油与原告享有的第1179350号注册商标金甲文字近似,对于相关公某而言,中文文字是商标中显著性最强的部分,两被告在相同的商品上使用与金甲相近似商品名称,同时在将金乙作为商标使用过程中,其组合排列方式也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完全一致,已造成相关公某对两种商品产生混淆,故两被告的行为构成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原告认为经过17年时间持续使用和某传金甲注册商标,培育金甲品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金甲本身所体现的商誉和知名度无可估量,本案被告具有侵权的主观故意,情节极为严重,故应当由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损失15万元及支付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费用。被告长沙××油公司认为,生产者应当是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的个体经营者(即本案被告张某某),长沙××油公司只是接受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的委托对金乙茶籽油进行灌装加工,未参与该商品的经营与销售,故不构成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告张某某认为,金乙商标已经过国家商标局初审公告,同时金乙茶籽油的瓶贴已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故金乙商标的使用合法,不构成商标侵权。

本院认为:原告作为第1179350号商标注册人,其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在第1179350号组合商标中,金甲文字由于可以被呼叫,并随着原告自身长期的突出使用和某传,而构成该组合商标的主要部分。涉案被控侵权产品属于原告第1179350号核准的第29类食用油,被控金乙组合商标包括图形、文字、拼音字母,与原告第1179350号注册商标在组合要素、排列上相似度极高,突出使用的金乙文字与原告商标主要部分的金甲文字虽然含义、读音不同,但字形相似,同时被控侵权产品整体装潢与原告商品极为相似。在隔离比对下,相关公某施以一般注意力,极易对二者产生混淆、误认,将涉案被控侵权产品误认为知名度较高的原告产品。因此,涉案被控侵权产品属于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所禁止的商标侵权行为。

被告张某某经营的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与被告长沙××油公司签订协议,委托被告长沙××油公司生产涉案侵权产品。根据双方协议约定,涉案侵权产品标签由被告张某某经营的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提供,其使用的金乙标识也由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提供,被告长沙××油公司则明确标示其为生产者。标识与商品是构成商标侵权的基本要素,涉案侵权标识由被告张某某经营的浏阳市淮川六合贸易商行提供,涉案侵权产品由被告长沙××油公司生产,显然,两被告的行为密切结合共同构成本案的商标侵权,两被告应共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由此造成的相应损失。被告张某某提出其金乙商标已申请注册,且其标贴已获得外观设计专利,而不构成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由于该金乙商标尚未获得国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核准,同时外观设计专利的取得不得与他人在先取得的合法权利相冲突,在先取得的权利即包括注册商标专用权,故对被告张某某提出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长沙××油公司在涉案侵权产品上标示其为生产者,即意味着其应对其生产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认为已尽合理审查义务而不承担责任的抗辩理由本院亦不予采信。

关于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损失,包括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由于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原告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本院综合考虑被告侵权行为的情节、后果、被告的主观过错以及原告已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本案赔偿额为21574元,对原告过高的赔偿要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和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和被告张某某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第117935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由被告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和被告张某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共同赔偿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21574元(含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费用);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3340元,由被告长沙××油油脂发展有限公司负担1400元,由被告张某某负担1400元,由原告湖南××茶油股份有限公司负担5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均全

审 判 员  赵 纯

审 判 员  杨 霞

 

 

 

 

二〇一〇年四月二十六日

 

 

代理书记员  李 登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二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

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

第五十六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

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的,有人民法院根据侵权欣慰的亲姐判断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条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第二款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某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

第十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

(一)以相关公某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

(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

(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第十六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

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四条、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还可以做出罚款,收缴侵权商品、伪造的商标标识和专门用于生产侵权商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财物的民事制裁决定。罚款数额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确定。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