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吉林 > 商标权
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LA CHEMISE LACOSTE)诉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8-01-10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长民三初字第94号

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LA CHEMISE LACOSTE)诉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黄义彪、杨凤全,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代理人徐宏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告是一家从事服装行业的法国公司,“鳄鱼”为原告在中国依法注册的商标。自1980年起,原告的鳄鱼图形标识在中国共取得15个注册商标专用权。作为国际著名的服装生产商,原告的“鳄鱼”商标目前已在世界192个国家和地区注册,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良好市场声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先后于1999年及2000年两次将原告的“鳄鱼”商标列入《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我国的多家法院、工商执法机关及海关也认定和查处过众多侵犯“鳄鱼”商标的侵权行为。2005年6月,原告发现本案被告擅自在其经营场所销售单独使用原告鳄鱼图形商标的商品,其行为已侵犯了原告的第141103号、第213412号、第1318589号鳄鱼图形商标专用权。为此,原告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全部商标侵权行为;2、认定原告的第141103号 商标为驰名商标;3、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人民币,其中包括原告为制止侵权发生的合理支出。
被告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其当庭答辩称,被告销售的“卡帝乐鳄鱼”商品(下称“被控侵权商品”)销售者并不是被告,而是在被告处租赁柜台的业主,原告告诉主体错误;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鳄鱼图形为新加坡鳄鱼国际机构私人有限公司(下简称新加坡鳄鱼公司)在中国注册并经其授权许可使用的商标,属于合法使用,被告未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使用权,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时,不知道销售的商品是侵犯原告商标权的商品,被告能够证明该商品取得的合法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下简称《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即使被告构成侵权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诉讼中要求赔偿的数额也没有依据。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第141103号商标注册证明。用以证明原告 图形商标于1980年在中国注册,在服装类商品中享有商标专用权。
2、第213412号商标注册证明及商标续展证明。用以证明原告在衣服、袜子等商品中享有 图形商标专用权。
3、第1318589号商标注册证明。用以证明原告在衣服、袜子等商品中享有 图形商标专用权。
4、1933年原告鳄鱼图形商标在法国的注册证明。用以证明原告鳄鱼图形商标早在1933年即在法国取得注册,具有悠久的历史。
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未提出异议,但认为原告证据1核定使用的商品为衣服,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被控侵权商品上的商标与原告证据2、3的商标图形形状不一致,被告有证据证明被控侵权商品上的图形也已经经过国家商标局注册;原告证据4与本案没有关联。
5、被告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及其购买过程的《公证书》。用以证明被告存在侵犯原告鳄鱼图形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被告对该证据本身没有异议。但认为公证处应查明杨凤全的代理手续并附在公证书中。该证据内容无法证明杨凤全能够代表原告。
6、原告鳄鱼图形商标在中、法以外国家的注册情况。用以证明原告的“鳄鱼”商标具有悠久的历史并得到众多国家法律保护。
7、《拉科斯特鳄鱼传奇史》摘录。
8、《法国时尚100年》摘录。
原告证据7、8用以证明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极高的知名度,属于驰名商标。
9、互联网上有关原告鳄鱼图形商标宣传资料的《公证书》,用以证明原告的“鳄鱼”商标在中国和世界广泛宣传,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属于驰名商标。
10、关于在欧盟纺织品贸易谈判中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将一件原告的“鳄鱼”牌T恤衫赠送给欧盟代表的新闻报道。用以证明原告的“鳄鱼”品牌在中国和欧盟均有极高的知名度和良好的品质形象。
11、1999年及2000年《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用以证明原告“鳄鱼”商标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属于驰名商标。
12、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998)高知初字第69号《民事调解书》。
13、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一中民初字第3580号《民事判决书》。
14、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一中民初字第3582号《民事判决书》。
15、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长中民三初字第307号《民事判决书》。
16、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武知初字第173号《民事判决书》。
17、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2004)商标异字第00035号《异议裁定书》。
18、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2004)商标异字第00078号《异议裁定书》。
19、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厦工商处(2001)第8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告证据12至19用以证明原告的“鳄鱼”商标的受保护记录及具有极高知名度,属于驰名商标。
20、公证费、翻译费、购买侵权产品费用、差旅费发票,金额计5275元,用以证明原告制止侵权的合理支出。
被告对原告证据6至20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且证据20的费用金额超出了合理开支的范围。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商标公告》复印件四份,用以证明被控侵权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使用权人为新加坡鳄鱼公司。
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2新加坡鳄鱼公司给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的《授权书》、《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申请》, 及“卡帝乐”文字商标注册证(均为复印件,盖有“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章)。用以证明新加坡鳄鱼公司授权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生产、销售本案被控侵权的“卡帝乐鳄鱼”商品。
原告对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材料没有原件,不能确认其真实性。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虽在授权书复印件上盖章,但其非授权人,不能证明授权书的真实性;该证据为外国企业出具的文书,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公证、认证手续,缺乏合法性;该证据在内容上并没有涉及被控侵权的单独鳄鱼图形,与本案没有关联;《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申请》中是否再授权一栏是空白的,仅就合同约定而言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也无权再许可;
3、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及《组织机构代码证》(均为复印件)。用以证明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系合法登记注册企业。
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同时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
4、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出具的《授权书》复印件。用以证明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授权晋江华宝鞋业有限公司生产加工“卡帝乐”鳄鱼品牌商品。
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同时认为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的再许可行为未经授权,《授权书》本身与本案无关,也是违法的。
5、《“卡帝乐鳄鱼”运动鞋特许经销证》复印件。用以证明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授权汪恒顺在被告公司专柜销售“卡帝乐鳄鱼”品牌商品。
6、盖有“中国鞋城恒泰潮福鞋类批发部”方型图章的证明。用以证明“卡帝乐鳄鱼”品牌产品为合法购买及供应者。
7、《租赁合同》。用以证明汪恒顺为被告公司的租赁柜台业户。
原告对被告证据5、6、7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有异议。
8、被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用以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
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针对被告证据1、2证明的内容,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反驳证据:
1、报送商标异议申请事项清单二份(包括异议补充,均盖有商标局的书件收讫章)。用以证明原告已就被告申请公告的2018244号商标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商标局已收到异议材料。
2、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异议申请受理通知书”复印件。用以证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已受理原告就被告申请公告的3336445号商标提出的异议申请。
被告对上述二份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
3、商标异议公告摘录(2005年第20期,总第977期第1052页、第1054页)。用以证明被告3336445号商标原注册公告无效。
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未提出异议,但认为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侵权的证据。
对上述原、被告提出的证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院分析认证如下: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20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未提出异议,但其中的证据13至16是法院一审判决书,原告无证据证明上述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故上述证据13至16的合法性处于待定状态,本院对其合法性不予确认,对此外的原告证据1至12、17至20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虽被告对原告证据1至20的的关联性均提出异议,但原告证据1至4证明原告对鳄鱼图形商标享有专用权。原告证据5证明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商标形状及被告的销售行为。该5份证据均与本案诉争的侵权相关;由于原告诉请保护的第141103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衣服,经查与被控侵权商品旅游鞋、袜子不相同,不类似,涉及适用驰名商标跨类别保护问题,而原告证据6至20的证明内容均与认定原告鳄鱼图形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相关,故原告证据6至20与本案有关联。综上,原告证据1至20的关联性均应确认。
被告证据1中的四份公告为复印件,无其他佐证,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本院对该四份公告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同时,经查原告针对此证据提供的反驳证据,其中的3336445号商标注册公告已被国家商标局宣布无效。2018244号公告商标的商标异议申请已被商标局接收,目前处于被异议状态。同时《商标公告》不是确认商标专用权的依据,被告未能提供上述公告商标的商标注册证以证实上述公告商标的最终权利归属,故对被告证据1的合法性无法确认;被告证据1四份公告中的3336445、973738、1331001号公告商标为文字 或文字与图形结合的 ,均非本案诉争的单独鳄鱼图形商标,因此该三份公告作为证据与本案不具关联性。虽然2018244号公告商标为单独鳄鱼图形,但如前所述,因该公告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确认,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采纳。
被告证据2中的证据材料均为复印件,原告对其真实性持异议,且作为来源于国外的书证,在未履行法定的公证、认证手续的情况下缺乏合法性,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确认;同时,该证据中的证据材料涉及的商标非本案诉争的单独鳄鱼图形商标,故与本案不具关联性。
被告证据3均为复印件,未经发证机关确认,原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本院不予确认。同时结合本案其他有效证据亦不能确认上海康捷鞋业有限公司与本案有关联,故该证据与本案亦无关联。
被告证据4、5均为复印件,无其他证据佐证,原告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本院不予确认。同时结合被告其他证据也不能确认被告证据4授权书载明的授权方、被授权方及证据5载明的许可方、被许可方与本案有关,故该两份证据的关联性也不予确认。
被告证据6为证人证言,被告无证据证实出证人的身份及证人不能出庭作证的理由,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不能确认。同时本案原告起诉的对象为销售发票载明的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人即被告,该证据与本案诉争的被告侵权无关。因此,被告证据6的关联性亦不予确认。
原告对被告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有异议,经查,该证据为与原件核对无异的书证复印件,其内容未违反法律规定,原告又无相关反证,因此被告证据7的真实性、合法性应予确认。但原告起诉的被告是发票载明的实际销售者被告而非合同的承租人,且无证据证明被控侵权商品系该承租人出售,故该证据与本案不具关联性。
原告对被告证据8无异议,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应予确认。
被告对原告反驳证据1、2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原告反驳证据1与原件核对无异,被告无相关反证,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应予确认。原告反驳证据2虽无原件,但有被告认为真实的原告反驳证据3佐证,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被告对原告反驳证据3的真实性无异议,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确认。被告依据其证据1、2来支持被告未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反驳主张,原告上述三份反驳证据是针对被告证据1、2提出的,而侵权与否是本案争执的焦点,显然原告上述反驳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作为定案依据的证据,应真实、合法并与本案有关联,基此,结合上述认证分析,原告证据交换中提出的证据1至12、17至20及庭审中提出的3份反驳证据、被告证据8应作为定案依据予以采纳。
根据上述定案依据,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对以下案件事实应予以确认:
原告是生产服装及相关商品的法国公司。该公司持有的鳄鱼图形商标1933年即在法国获得注册。该公司的第141103号 、213412号 商标及第1318589号 商标均在我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注册。其中141103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衣服,有效期自2000年10月30日至2010年10月29日;213412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鞋、运动鞋、袜、长筒袜等10种商品,经续展有效期自1994年9月30日至2014年9月29日;1318589号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衣物、袜子、帽子、鞋、休闲鞋等36种商品,有效期自1999年9月28日至2009年9月28日。除在法国及中国注册外,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还先后在美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日本、意大利、印度、埃及、匈牙利、越南、葡萄牙等多个国家注册,获得商标专用权。
互联网上对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及使用该商标标识的商品做了大量宣传。其中,作为赛事赞助商,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曾在“中国网球公开赛官方网”广泛宣传;据互联网上介绍:为纪念2005年6月中国与欧盟双方就纺织品贸易问题达成协议这一时刻,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将一件中国制造的法国“鳄鱼”牌T恤衫作为礼物赠送给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由中法文化年组委会、中国文化部及法国文化部编辑出版的介绍法国百年文化精华的《法国时尚100年》专门对“鳄鱼”品牌及鳄鱼图形商标作了介绍。原告在中国的“鳄鱼”品牌专卖店为宣传原告的“鳄鱼”品牌将载有鳄鱼图形及对“鳄鱼”品牌介绍内容的宣传册《拉科斯特鳄鱼传奇史》对外宣传、介绍。
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先后于1999年及2000年两次将原告的“鳄鱼Lacoste”商标作为“在市场上有较高知名度,被侵权假冒比较严重且涉及两个以上省级行政区域的注册商标”列入《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作为今后一个时期商标专用权保护的重点”。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以调解书的形式认定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予以保护。国内多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等相关机关也多次对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予以保护。
被告是2002年3月14日经吉林省长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期限自2002年3月14日至2015年2月28日,经营范围包括零售百货、服装、鞋帽及箱包等。2005年6月3日,原告委托代理人杨凤全在位于长春市重庆路的长春市中百大厦百信鞋业二楼购买了两双旅游鞋、两双袜子(即被控侵权商品),上述旅游鞋分别在每只的鞋底、后面、鞋帮两侧及鞋舌正面五处单独突出使用了 图形标识,每只袜子侧面显著位置单独使用了单独 图形标识。上述商品上还使用了 及CARTELO标识,其外包装手袋、鞋盒上使用了 标识。出售被控侵权商品当时,售货员为杨凤全出具了盖有“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发票专用章”的发票二玫。吉林省公证处对上述购物过程及发票的真实性作了公证。被告虽辩称其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所使用的商标为新加坡鳄鱼公司合法持有,并在中国国内合法注册的商标,被告经该公司授权使用该商标,但其无相应合法有效的证据支持其主张。
本案审理中,原、被告双方庭外就赔偿问题进行了协商,原告向本院表示双方已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不再要求被告承担侵权的赔偿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控侵权商品销售者是否是被告,原告告诉主体是否错误;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第141103、213412、1318589号鳄鱼图形商标专用权。
根据双方的诉辩主张及本庭确认的案件事实,针对本案的争议焦点,综合评判如下:
一、被告是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者,原告基此针对被告的起诉并无不当。
虽被告辩称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者是租赁其柜台的业主,但被告无证据证实上述业主有实际销售行为。而本案中被告作为销售人在所售被控侵权商品发票上盖章。作为合法的购销凭证,应依据该发票认定被告为被控侵权商品的销售人。被告上述辩驳主张不成立,原告告诉主体无误。
二、包括第141103号 商标在内的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是驰名商标。
根据《商标法》第十四条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第二条、第三条的规定,驰名商标是指在中国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并享有较高声誉的商标。认定驰名商标可以考虑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该商标注册的历史和范围,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等因素。
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早在1933年即在法国获得了注册,在中国也已注册和使用多年,而且在世界范围内,该商标已在多数国家和地区注册,不仅注册历史悠久,而且注册范围广泛。同时,对该商标所做的各种宣传,尤其是在国际互联网上的宣传,使得该商标的宣传工作覆盖了世界各国。可见,鳄鱼图形商标不仅在中国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而且在世界范围内也具有极高知名度。中、法两国相关权威机关共同编辑出版的介绍法国文化的书籍对原告鳄鱼图形商标及使用该商标的服装作了展示;作为中国与欧盟贸易共同利益关系的象征,在中国和欧盟达成纺织品贸易协议时,中方代表将原告的“鳄鱼”牌T恤衫赠送给欧盟代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先后两次将原告鳄鱼图形商标作为“在市场上有较高知名度的商标”列入《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重点保护;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各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在相关法律文书中多次认定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依法保护。法院也曾以调解书的形式确认其知名度并予保护。上述情况在进一步客观地说明了原告鳄鱼图形商标具有极高知名度的同时更证明了该商标具有极好的声誉。
总之,原告的鳄鱼图形商标已符合作为驰名商标核心的知名度及声誉的要求,是驰名商标。作为原告鳄鱼图形商标的组成部分,原告的第141103号 商标为驰名商标。
三、被控侵权商品上单独使用的鳄鱼图形与原告诉请保护的注册商标的鳄鱼图形构成相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简称“商标民事纠纷司法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条第(一)、(二)项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近似应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比对应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进行。只要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即可认定为相同商标。
本案中,比对商标即原告诉请保护的三个鳄鱼图形商标与被控侵权商品上的商标均为一条写实形态且姿态相同的鳄鱼图形。虽然原告上述 、 及 图形商标与被控侵权商品上的 图形商标中的鳄鱼头部朝向相反,但二者互为镜像,在隔离的状态下,以相关公众而非专业领域人员的一般注意力而非特别注意力为标准,鳄鱼形象是相关公众从二者中提取的首要印象,鳄鱼均是它们的实质部分,二者外形基本无差别。而且它们实际单独使用在衣服、运动鞋和袜子上,头部朝向相反不会成为影响相关公众对该商标认读和记忆的因素,因此鳄鱼头部的朝向,容易被忽视,不影响两者在商标法意义上的相同,应认定上述商标为相同商标。
四、被告擅自销售使用了与原告鳄鱼图形商标相同商标的商品,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被控侵权商品为侵权商品。被告销售被控侵权商品侵犯了原告第213412号、1318589号商标专用权。
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或类似的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的被控侵权商品为旅游鞋和袜子,均属于原告第213412号、1318589号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与其中的部分商品为同一种商品。同时,如上所述,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鳄鱼图形与原告上述两个注册商标的鳄鱼图形已经构成相同。因此,未经原告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第213412号、1318589号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被控侵权商品为侵权商品。根据《商标法》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是商标侵权的一种表现形式,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综上,被告未经原告许可,销售被控侵权商品,构成了对原告的第213412号、1318589号注册商标的侵权。
(二)未经许可,在不相同、不类似的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的驰名商标相同的商标,被控侵权商品属侵权商品。被告销售被控侵权商品侵犯了原告第14110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根据《商标民事纠纷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项的规定,复制、摹仿、翻译他人注册的驰名商标或者其主要部分在不相同或者不类似商品上作为商标使用,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
原告的14110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衣服,显然与本案被控侵权商品旅游鞋、袜子是不相同商品。
同时,该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被控侵权商品也不类似。根据《商标民事纠纷司法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销售对象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类似商品应当以相关公众的一般认识判断。综上,本院认为,类似商品应当以个案的事实为基础、以禁止混淆为原则,综合考虑主观方面相关公众的一般认识和客观方面商品之间的关联状况综合判断。就本案而言原告14110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衣服与本案被控侵权商品旅游鞋、袜子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等方面不相同,以相关公众的一般认识判断,通常情况下不会被作为类似商标看待,二者不易造成混淆。故原告第141103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与本案被控侵权商品不相同,不类似。
如前所述,原告第141103号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作为商标所有权人,原告有权禁止他人在不相同或不类似的商品中使用与其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商标与该商标相同,作为不相同、不类似的商品,被控侵权商品使用与原告第141103号注册的驰名商标相同的商标,可能造成原告利益的损害,该商品为侵权商品。如上所述,根据《商标法》五十二条第(二)项规定,被告销售被控侵权商品侵犯了原告第14110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需要说明的是,在不侵犯他人权利的前提下,法律并不禁止在一种商品上使用多个商标。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及包装上同时使用了 、 及CARTELO标识。在原告仅主张其中 图形侵犯其商标专用权的情况下,被控侵权商品中使用的上述其他标识是否侵权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但无论CARTELO、 是否如被告所主张的是案外人新加坡鳄鱼公司的注册商标,将上述标识与 图形同时使用在被控侵权商品上都不能导致使用 图形合法。
总之,本案原告诉请保护的注册号分别为141103、213412、1318589的商标,到目前为止,均在有效期内,由原告依法享有商标专用权。被告未经许可销售被控侵权商品侵犯了原告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本案中,原告提出的认定其第141103号 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根据,应予确认。但法院对驰名商标的认定只是个案对商标事实状态的确认,当事人不应将认定驰名商标列为一项诉讼请求。故本院仅将原告认定第141103号商标为驰名商标的诉讼请求作为一个事实予以确认。被告未能提供侵权商品的合法来源,其本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因原告向本院表示双方已就赔偿问题达成协议,不再要求被告承担侵权的赔偿责任,本院予以准许。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一)、(二)项,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项、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三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第141103、第213412及第1318589号鳄鱼图形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
二、驳回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1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被告长春市新百信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原告(法国)拉科斯特衬衫股份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郭桂玲
代理审判员   徐秀华
代理审判员   王艳萍
二〇〇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 伟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