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 > 不正当竞争
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2-11        

江苏省张家港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张知民初字第0030

 

原告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住所地陕西省高陵县榆楚乡安家村十二组。

投资人任海科,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任海涛。

被告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张家港市杨舍镇东莱农联村。

法定代表人李静,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以下简称海阔电容器厂)与被告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功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84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澄、王蔚、代理审判员徐战松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张澄任审判长,于2011112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任海科及其委托代理人任海涛、被告法定代表人李静到庭参加诉讼。后本院依法变更合议庭成员为审判员王蔚、代理审判员徐战松、人民陪审员邵美英,由审判员王蔚任审判长,于2012224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任海科及其委托代理人任海涛、被告法定代表人李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海阔电容器厂诉称:被告打着与原告合伙经营原告的无功分散专利技术的幌子,假签合同骗取原告的营业执照、公章、法定代表人的私章、专利证书、商标、荣誉证书、国家三部委优秀节能产品推荐书等材料后,未经原告许可,擅自使用原告的专利技术、商标,并将骗取的原告的知识产权和无形资产等印制在自己的宣传资料上,引人误认为是被告所有,向全国散发。更为恶劣的是,还将原告法定代表人厂长的姓名任海科在宣传资料中写成是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李静的姓名,引人误认为原告的厂是被告的。并利用侵占的原告的知识产权、无型资产和荣誉权、姓名权等招摇撞骗,承揽工程,仅20077月至200812月底其非法的不当收入就达2368163.86元。并据此认为被告严重侵犯了原告的知识产权、无型资产权、荣誉权、姓名权,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诉请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60万元。

海阔电容器厂提交如下证据:

1、国家三部委优秀节能产品推荐书、全国星火计划成果奖证书、西安市科技进步奖证书、实用新型电器专利证书、全国星火计划乌鲁木齐洽谈会优秀奖和国家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证明以上证书的权利人是原告,BKMJ型系列低压电力电容器技术归原告。

2、海阔电力电容器商标证书,证明海阔牌电力电容器商标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归原告。

3、2005年8月22日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李静给原告的法定代表人任海科写的一封信。证明李静取得了原告的信任,并于2008年3月1日将原告的公章、私章以及知识产权、无形产权交给了李静个人,目的是为了方便执行跟李静、张家港海达兴纺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达兴公司)的三方合同以及印制宣传资料。

4、2008年1月30日海达兴公司、李静与海阔电容器厂三方签订《关于合伙经营无功分散补偿技术合同书》(以下简称《合伙经营合同书》)一份,证明合伙的三方是海达兴公司、李静和海阔电容器厂,跟天功公司没有关系。

5-1、2008年3月8日原告与浙江九康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证明华芳公司在新疆的石河子工程不是天功公司承接的。并以此证明被告宣传册上的感谢信是写给海阔电容器厂的,而不是写给天功公司的。5-2、2008年4月30日与张家港广天色织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证明三方合作期间是以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的名义对外签订合同的。

6、BKMJ系列电容器的宣传资料。证明宣传册中的感谢信是写给西安海阔电容器厂的,而不是海达兴公司。

7、天功节能公司的宣传册一本,原告认为被告共印制了该宣传册一千份,散发了两百份。证明被告还在继续使用这份宣传册。

8、被告(天功节能公司2008年)收支情况表,证明被告利用侵占原告的无形资产权、知识产权、法定代表人权、法定代表人姓名权获得的非法收入为2368163.86元。

9、西安海阔电力企业营业执照副本,证明西安海阔电力公司还在继续经营,没有倒闭。

10、原告法定代表人任海科2008年2月29日写给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李静的信、高陵县公安局的证明、九康集团西安办事处林松献写的证明和谈话笔录,证明原告将公章、法定代表人私章和知识产权、无形资产权让九康集团办事处的林松献带给了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李静,2009年5月5日,任海科将公章、私章以及证书都拿回来了。

被告天功公司辩称:原告系恶意诉讼。被告没有骗取原告的相关证书,原告是因为工厂已经倒闭才将公章和证书等资料交给被告经营,是其自愿与李静、张家港市海达兴纺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达兴公司)三方共同签订了协议进行合作。成立天功公司代表三方进行经营是获得原告授权的,被告在宣传资料上使用原告的各种证书也得到了原告的许可。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天功公司为支持其主张,提交以下证据:

1、(2010)苏中知民初字第0090号、(2011)苏知民终字第0015号民事判决书各一份及2008年1月30日海达兴公司、李静与西安海阔电容器厂三方签订《关于合伙经营无功分散补偿技术合同书》(以下简称《合伙经营合同书》)一份,证明该《合伙经营合同书》除其中第五条相关内容外,其余约定均真实有效。

2、加盖有“西安市海科电器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公章、“任海科”印鉴并有任海科签名的空白A4纸张一页(2-1)及被告自行在该页空白处打印上原告知道天功公司成立并同意今后由天功公司承接工程并对外签订合同的函件复印件一份(2-2),证明原告同意天功公司代理合伙的三方来经营。

3、2008年8月25日海阔电容器厂通过税务局开具给天功公司的增值税发票2份(各2联共4页)及相应的完税证明1份,证明原告承认天功公司是三方合作体的代理方。

4、2008年6月25日7月7日海阔电容器厂通过税务局开具给华芳石河子纺织有限公司和张家港广天色织有限公司的代开增值税发票共6份(各2联共12页)及相应的完税证明,其中广天色织开票金额是38万,华芳石河子的是17万6千,总金额55万6千。证明海阔电容器厂系小规模企业,没有开税票的资格。

5-1、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一份,证明任海科于2009年5月5日在该情况表上亲笔签名确认该年收支情况。5-2、聘书一份,证明被告聘请任海科担任天功公司西北总代理,期限是2008年5月5日2010年6月30日

6、2009年元旦(6-1)、2009年元月14日(6-2)任海科

写给李静的信,任海科信中希望把电容启动器也印在天功节能公司的宣传资料上,证明原告对天功公司印制宣传册的内容是知情的。

7、江苏格致律师事务所的证明(7-1),证明天功公司于2010年12月15日将有900份左右的宣传材料提供给律师事务所,而且当时已经用锯条锯开。在1月5日后返还给了天功公司。张家港市三兴彩印厂送货单一份(7-2),证明宣传册共印制了1020本,于2009年2月25日送至天功公司。

8、银行卡存款业务回单、借记卡账户明细对帐单各一份及任海科寄给李静的住院证一份,证明2009年1月21日给任海科汇了2万元,后又汇了1万5千。

9、2009年12月31日天功节能公司的财务报表节录单,证明是天功公司和海阔电容器厂及任海科个人发生了113960元的往来。

10、2009年7月6日,海阔电容器厂写给华芳集团的信,要求将3万6汇到海阔电容器厂账上,证明这笔钱不应该给海阔电容器厂。

11、2009年7月5日任海科给李静的短信以及李静回复的短信。证明2009年7月5日起任海科和李静之间所有的合同都终止了。

12、2011年10月30日浙江九康集团出具的证明,证明从2007年起天功公司用的是BSMJ系列,而不是BKMJ系列。说明西安海阔电力电容器厂已经不生产电容器了。

13、西安市工商行政局出具的工商证明,证明海阔电容器厂经营状况不善。

14、2009年12月30日原告写给华芳设备管理处的一封信以及2010年1月11日华芳集团棉纺有限公司给原告的答复,以及2010年10月15日原告写给华芳集团总经理的一封信,证明原告没有这方面的技术。

15、工商登记资料查询表1份及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3份,证明被告公司名称及股东变更情况。

16、加盖有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公章的2008年11月1日到2008年12月31的财务旬报表6页,证明天功节能公司从成立起的所有账目同三方合伙经营的账目是吻合的。

17、海狮机械集团的增值税发票复印件两张及天功公司与张家港广天色织有限公司、华芳集团金田纺织有限公司及华芳集团棉纺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复印件3份,证明在三方合作期间除了海阔电容器厂外,天功节能公司也向业务方开过发票。

18、2009年4月4日,任海科写给李静的信,共6页,缺第一页,只有5页,证明任海科同意其使用原告的名称、姓名印制说明书。

19、原告在证据目录称2008年收支情况表为天功节能公司的收支情况表,证明原告认可2008年的收支情况表是天功节能公司的。

天功公司对海阔电容器厂提供的10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认可证据4除第5条外的其余约定均合法有效,但认为证据3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7的宣传资料被告已不再使用,对证据9认为原告海阔电容器厂经营不善已无财务。

海阔电容器厂对天功公司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证据1、2-1、3、4、5-1、5-2、6-2、7-2、8、10、11、13、14、15、18、19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据3认为是因为李静公司的帐目不平应李静要求为其开票的。对证据4的证明目的不认可。对证据6-2认为是为了给李静印制材料而不是给天功公司印制材料。对证据14认为质量问题是由于九康公司供货导致的,不是原告的问题。对证据18认为信里面提到的合同是跟其与海达兴公司签的,并且信的最后一页正说明原告不同意天功公司使用原告的名称、姓名和证书等材料。对证据19认为因为被告把海阔电容器厂的工程都写到天功节能公司上了,所以才在证据目录里称其为天功公司财务报表,并且认为2008年的报表是三方合伙经营的,不是天功公司的。

根据原、被告双方对证据的质证情况并经法庭审核,本院对原告海阔电容器厂举证证据1、2、3、5、6、7、8、9、10以及证据4除第5条外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告天功公司举证的证据1、2-1、3、4、5、6-2、7-2、8、10、11、13、14、15、18、19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2-2系复印件且被告认可是其单方制作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6-1、17因被告提供的均为复印件且原告不予认可,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证据7-1、12系证人证言,但被告未提供证人到庭作证且原告不予认可,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16系被告单方制作本院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9中原告除了对“从华芳骗走”的说法不予认可外对往来的金额予以认可,故本院对该份证据中往来金额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上述真实性无异议的证据,本院将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对其关联性及证明力进行综合认定。

双方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一、被告天功公司利用原告海阔电容器厂的证书等资料印发宣传册是否构成侵权;二、如构成侵权,赔偿标准如何确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8年1月30日,海达兴公司、李静、海阔电容器厂签订了《关于合伙经营无功分散补偿技术的合同书》一份,原告提供的《合伙经营合同书》中载明“在张家港市政府关注下,在市供电公司有限度的支持下,我们在张家港推广无功分散补偿技术的局面打开了。为了趁热打铁,充分调动参与三方的积极性并确保三方利益,经三方协商,特签定本合同。一、参与三方主体资格参与三方是(1)张家港海达兴纺机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建溪;(2)退休干部李静,自然人,身份证号610114510612053;(3)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法人代表:任海科。二、责任(1)凡在张家港范围内以西安海阔电力电容器厂的名义承接的工程,由海达兴公司负责出资。(2)李静负责联系业务、拓展关系、工程设计、组织施工。(3)任海科研究员出经营权兼技术顾问。三、权利(1)成立合伙董事会。由出资人李建溪担任董事长。李静担任项目经理、董事。任海科担任监事、技术顾问。(2)本着相互信任、共同决策的原则,凡接任何一件工程,均由三人共同决定。共担风险。(3)凡支出任何一笔费用,均由项目经理李静签字申报,董事长李建溪同意方可入帐。四、利益经三方协商,李建溪董事长占40%股份(资金股)。李静占40%经营股,任海科监事占20%技术名誉股。为了让任董放心,每件工程单独核算,利润一旦收回,当即付给。为了扩大业务,保证资金,李建溪董事长、李静董事从本合同签定之日起一周年决算分红。剩余部分,合同终止日分红。五、时效本合同自签定之日起有效期壹年六个月。工程提前六个月停止。如需延长,可签另议合同。由于05年所签合同没有揽到任何工程,因此也就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因此,为了今后合作成功,三方不再追究以前合同责任,本合同签定后,在此之前海达公司与任海科之间、与李靖之间所有经济技术合同全部作废。六、友情合作及争议解决的办法应社会之需要,三方组成一个临时的经营实体,三方应该是地位平等、人格平等的关系。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雇佣或被雇佣之间的关系。为此三方应本着互相信任、互相尊重、各司其职的原则,为了共同的经济利用良心去益精诚合作。合作期间,任何一方提出异议,尽量在协商中解决,协商有困难,任何一方均可向合同签约地、履行地法院提起诉讼。”2011年4月1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诉人(原审原告)海阔电容器厂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达兴公司实用新型专利实施许可合同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合伙经营合同书》中的第五条的相关内容不是海阔电容器厂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庭审中原、被告也均认可该《合伙经营合同书》除第五条外其余内容均真实有效。

2008年3月10日,海阔电容器厂与华芳石河子纺织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合同履行地为张家港市塘桥镇,“产品名称”为“抗冲击电容器抗击5-7次谐波装置”,合同总金额为176000元。2008年4月30日,海阔电容器厂与张家港广天色织有限公司签定《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合同履行地为张家港市塘桥镇,“产品名称”为“168台细纱机就地补偿”,合同总金额为380000元。

2008年4月29日,张家港市天功节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李建溪,股东为李竞雄、李建溪,各出资25万元。2008年5月21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李静,股东变更为李竞雄、李静,各出资25万元。

2009年2月25日,张家港市三兴彩印厂出具送货单一份,载明向天功公司送《说明书》1020本。该《说明书》即为被告印制的公司宣传册,该宣传册彩印印刷,连封面封底共12页。在“公司简介”中称“张家港市天功节能有限公司位于张家港市东郊杨锦公路南段,沙钢立交桥北一公里处,是西安市海阔电容器厂在江苏省设立的一个窗口。专业为企业设计、生产各种高低压电容器;抗冲击、抗谐波特种电容器材电焊机节能器;路灯节能器;大型电机软起动器材电动机保护器等;专业为企业设计、安装无功就地补偿工程。专业为企业治理无功罚款、及变压器、供电线路过载发热问题。1984年,我公司研制的BKMJ系列低压电容器由于设计精确,为多家企业解决了低压供电线路损耗问题,连续两届获得国家星火计划优秀奖、金奖。94年国家计委、科委、经贸委联合向我公司颁发了《优秀节能产品推广证书》。我公司是由多名离退休高级电力工程师组成,旨在发挥余热、重在为国节能。真心实意地为民营企业解决科学用电经验不足问题。我们一生从事电力工作和电力研究,具有丰富的节电经验和较为深刻的电力知识,对各种电力损耗和科学配置也具有较深刻的研究。敬请各电力用户垂询合作。”落款为“张家港天功节能有限公司董事长西安市海阔电力电容器厂厂长 李敬源”。庭审中李静承认李敬源是其别名。该宣传资料在介绍无功就地补偿系列节能工程时使用了国家三部委颁发给西安市高陵县电力电容器厂BKMJ系列低压电力电容器的《优秀节能产品推荐证书》、任海科的《高级工程师证书》、任海科的主要著作封面、任海科为设计人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等资料。宣传资料并在用户反馈栏中印刷了海达兴公司于2008年7月2日出具给天功节能公司的验收单一份及华芳石河子纺织有限公司于2008年12月8日写给天功节能公司的感谢信一封。

2009年4月4日,任海科给李静写信,信的内容节录如下:“…………2005年,你到海达兴以后,发现该公司的功率因数只有0.62,你和我联系让协助解决。我派张国强,张保林前去解决,安装后将功率因数提高到0.98,电费由6.15万元下降到5.49万元,这是铁的事实,你们天功公司去年才成立,但在你最近印的说明书上确是海达兴公司给你们天功公司写感谢信,说是你们天功公司解决的。去年和华芳集团石河子公司签订的合同只是盖我厂的公章,也是通过我和九康定的货,解决的技术方案也是我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和计算提出的,但在你印的说明书上确是华芳集团石河子分公司写给你们天功公司的感谢信。在感谢信上说“我公司06成立以来……导致电容器经常损坏,经国内国外数家公司考查,治理方案最高报价1000万元,最低500万元。然后你们仅用了四天时间,仅用了不到20万元……功率因数就由0.82提高到0.99,不仅每月取掉了近3万元的罚款,而每月还获得2万多元的奖励。”把我解决技术难题的功绩都归於你们天功公司,那时你们天功公司还没有成立,真是贪天之功为己有,与你天功的名称名符其实。而更为严重的是,你把我研制的BKMJ型电力电容器和国家三委发的证书,说成是1984年你公司研制成功的。告诉你你把时间记错了,是1981年我在西安供电局管线损时翻译日本的资料开始研制的,西安供电局还给我提供了1200元试制费。这在交大2004年校友之声第四期“邓小平与海阔电容器厂”中有详细的报道。对于你公司侵犯我厂的知识产权和未经工商部门批准就私自在说明书上印上你的假名李敬源是我厂的厂长一事,我问西安市工商局刘处长怎么处理?他说:“你在张家港工商局可以投诉,在西安法院也可以起诉。”但是看在我们多年的友谊目前我还不打算这样作。2005年,我给海达兴解决无功罚款以后,你们老板李建溪对我厂的节电技术也发生了的兴趣,要求在张家港联合推广我厂的产品。并且和我签订了第一份合同。合同规定海达兴有权在产品上使用国家三部委及三项专利证书。三年支付冠名费,证书,专利使用费共计12.96万元。自2005年10月支付,每月支付3600元共36个月。在合同签订以后,我按照合同条款把证书都交给你们使用,你们都印在了说明书上。但你们对执行合同毫无诚意,虽经我多次催要但从未给我发过1分钱工资。到2008年元月30日签订第二份合同时为止,共计26个月应欠我工资9.36万元。在签订第二份合同时你并没有和我谈及第一份合同时给我发工资之事,因当时公章和我的私章都在你的手里,我没有签字你就替我把公章和我的私章盖了。在第二份合同里就随便增加了以前签的合同作废,这样应欠我工资9.36万元也就一风吹了。…………去年4月你去新疆石河子时,听人家说国内外数家报价最高1000万元,最低也要500万元,而我们只要了17.6万元。你感到这次报价低了,我说我们解决的技术难题科技含量高,你以后定合同报价时要解放思想,去年再和华芳集团定的几份合同报价就比较高。你从石河子回来以后,感到我们的事业有前途,就亲自去浙江九康集团接上了关系,定货就不再通过我了。你又成立了天功节能公司,为自己单独干打基础,你把我当作敲门砖把门还没有完全砸开就想弃而不用,在和华芳集团定的合同就只盖你们天功的公章。你有浙江九康集团给华芳集团定货时就没有按照给石河子作电容易器那样再加电抗器,同时又把价格一压再压。九康集团已经无利可取就偷工减料,结果在质量上出了问题,你还让我也给九康集团施加压力,后来让九康集团赔了170多台。从这次质量事故以后华芳集团有关人员就认为天功的质量不可靠,不愿意再和天功打交道,要求和我厂定货。你们自己砸了自己的牌子,这又怪谁呢?…………今后怎么办我提出我的意见,首先把去年的帐结一下。按照你给我提供的财务报表,去年的利润按我估计纯利润绝对在60万元以上,而你们收回的钱买汽车、装修办公室、购买家具、大把的花钱,而只给我3.5万元,和应给我分的钱相差太远。请你们把帐尽快结清,把应给我的尽快给我,不能长期不付。关于使用我的各种证件请你尽快退还。按照我们年初的约定,从今年元月起每月给我发3000元工资,应每月按时发放,不能拖欠。如果不继续合作,不再使用我的各种证件,应在江苏省主要报纸登报声明,否则我就向法院起诉你们侵犯我的知识产权。在你们投诉我厂的事件中,使我百思不解的是你在说明书上印上你的假名李敬源是我厂的厂长,而又投诉我厂,这不是自己在投诉自己吗?这在全国投诉的案件中恐怕还找不到第二个。……(以下略)”

2009年5月5日,任海科在《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上签名,该表格下面载明总收入为2368163.86元,总支出为1681348.00元,并有手写字体注明“2009年5月5日,任海科和其五弟在公司就去年帐务收支情况进行了核对,因有大量应收款未收回,故详细利润暂难统计,就现有帐面情况,双方粗估合作以来(2007年11月至2008年12月31日)盈利约40万元,具体等应收款全部到位后再计算分红,要帐其间费用等款帐收回后再纳入帐内。”

2011年2月16日,被告企业名称由张家港市天功节能有限公司变更为苏州天功节能有限公司,2011年3月7日,企业名称再次变更为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原告海阔电容器厂诉称被告天功公司擅自使用原告的专利技术、商标,并将骗取的原告的知识产权和无形资产等印制在自己的宣传资料上,引人误认为是被告所有,关于被告擅自使用专利技术及商标,原告在本案中未提交任何相关证据,本院不予理涉。关于原告诉称被告未经许可擅自使用原告企业名称并将原告的奖状、证书等资料印制在被告的宣传册上的行为,依照法律规定,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中的虚假宣传,故本案案由应为虚假宣传。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被告侵权行为是否成立。

一、被告辩称天功公司是为履行原告、李静、海达兴公司三方合伙经营协议而成立的,故其有权使用原告的奖状、证书等资料印制宣传册,并提交了《合伙经营合同书》及天功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证明海阔电容器厂明知天功公司就是三方合伙经营体。但被告提供的工商登记资料只载明天功公司成立时股东分别是李竞雄、李建溪,后又变更为李静、李竞雄,不能证明天功公司是海达兴公司、李静与原告合伙经营的载体,本院对此项辩称不予采信。

二、被告另辩称天功公司业务与2009年5月5日原告签字确认的《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上载明的业务重合,原告在该收支情况表上签字就表明其认可天功公司代表三方合伙经营,并提供了张家港市天功节能有限公司与张家港广天色织有限公司(2008年6月6日签订)、华芳集团金田纺织有限公司(2008年6月6日签订)、与华芳集团棉纺有限公司(2008年7月10日签订)的购销合同三份,但该三份合同均为复印件,且原告对此证据不予认可,故本院对本项辩称不予采信。

三、被告辩称三方合伙经营协议约定原告出的是经营权,且原告将加盖了原告公章和原告投资人私章并签名的空白纸张寄给原告,被告有权对原告的经营权作出处分,并提交了盖章的空白页原件一页及被告自行在该页打印上赞同天功公司成立及同意三方今后由天功节能公司名义承揽工程并签字合同、收款等字样的函件复印件一页。原告认为出于信任将盖章及签字的空白纸张及公章、财务章等寄给李静,目的是为了三方合伙经营的顺利开展,因三方合伙经营协议中约定是以海阔电容器厂的名义承接工程,现李静利用该空白页以原告名义自行制作的函件内容超越原告授权范围,损害原告利益,该自行制作的函件不能代表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本院采信原告的解释。

四、被告还辩称原告是明知并同意被告在其宣传册中使用原告证书及奖状等资料的,并提供了2009年1月14日2009年4月4日任海科写给李静的信件,称任海科在1月14日信中建议李静在印宣传材料时把电容器启动装置也印上,在4月4日信中写道是按合同条款把证书交给李静使用,并称如不继续合作则不再使用任海科的各种证件。对此原告均认为其真实意思表示是要求李静为三方合伙经营印制宣传资料而不是给天功公司使用。本院认为,2009年4月4日的信件本应长达6页,但被告提供的信件第1页缺失,且通读该信件后5页,原告不同意被告使用原告资料的意思表示非常明确,结合上下文可以看出原告称按合同条款交付证书所指的合同是2005年原告与海达兴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而不是《合伙经营合同书》。被告从信中单独挑出两段来证明自己观点实属断章取义,本院对此项辩称不予采信。

五、被告辩称原告在状告天功节能公司证据目录中称其提供的证据8《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为“被告(天功节能公司2008年)收支情况表”,可以推断原告对于天功公司代理三方合伙经营是明知的。原告当庭陈述因被告将三方合伙经营的帐目均记在天功公司名下,故在证据目录中如此陈述,且原告当庭表示《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记载的是三方合伙经营的帐目,不认可是天功公司的。本院认为,即使原告明知天功公司代理三方合伙对外经营,但并不代表原告就此同意被告的代理经营行为。从2009年4月4日任海科致李静信函的内容中已可明确原告自始不同意被告使用原告的资料印制宣传册,且被告也没有提供原告事后追认的任何证据,因此不能仅凭原告在证据目录中的陈述推断原告同意被告在其宣传册中使用原告资料。故对此项辩称本院也不予采信。

综上,被告不能证明其使用原告奖状、证书等资料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侵权成立。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赔偿标准如何确定。原告在诉状中诉请60万元损害赔偿,被告认为不构成侵权不应当赔偿。本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由于本案中难以就原、被告列举的证据确定被告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原告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受到的损失,本院将根据被告侵权行为的情节在50万元以下予以酌定。鉴于宣传行为只是产品销售的一个环节,故本院将综合考虑侵权时间长短、宣传行为在销售环节的重要性、市场价格及相关公众的误解程度等因素酌情确定,以使赔偿数额与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后果相当。被告宣传材料于2009年2月25日印制完毕,被告虽然辩称2009年5月12日以后就不再使用该宣传册,但未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由于该宣传材料封面下方明确印有江苏张家港市天功节能有限公司,结合被告于2011年2月16日名称变更为苏州天功节能有限公司的事实,其侵权期间应确定为2009年2月25日2011年2月16日。同时原告在与李静、海达兴公司合伙经营期间,《2008年全年收支情况表》上明确双方合作以来盈利约40万元,则原告按三方合伙协议约定可获20%分红也即约8万元。另考虑原告为主张损失而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开支,本院对被告侵权赔偿金额确定为165000元,原告主张的其他请求本院则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相关法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苏州天功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内向原告西安海阔电力电容器厂给付损害赔偿金165000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600元由被告负担。该费原告已预交,本院不再退还。被告负担的部分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直接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缴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分行园区支行帐号:550101040009599

 

 

 

 

 

 

 

 

         

代理审判员    徐战松

人民陪审员    邵美英

 

 

 

二○一二年三月二日

 

        严梅菊

 

附本判决适用法律条文:
 

n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n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二条 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

第九条 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是、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n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规定的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专利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九条、第十四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六条 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