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 > 其他
苏州市好望角贸易有限公司、积水(青岛)塑胶有限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2-11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园知民初字第0119

 

原告苏州市好望角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春林,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春泉,江苏大名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顾春华,江苏大名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积水(青岛)塑胶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佐藤公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永志,山东万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苏州市好望角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望角公司)诉被告积水(青岛)塑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积水青岛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8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920201232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陈春泉、被告积水青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永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好望角公司诉称,200441,原被告经协商,签订《产品代理合同书》一份,约定,由原告作为被告所生产的“爱水龙”AGR管材、管件及其配件在江苏省区域内的总代理商,期限为5年,即从2004412009331,在期限内被告不得在该区域设立第二家总代理商,不得在该区域销售“爱水龙”AGR管材管件,必须通过原告下订单,不得向该区域的其他买主供应该管材管件。同时还明确,被告应保证货物供应,应协助进行广告宣传促销,进行市场推广及技术指导。合同签订后,原告积极履行合同,为开拓江苏市场花费巨大人力物力。但被告却存在多项违约,配件不能及时供应,不配套;对低价串货行为不闻不问;甚至直接向江苏地区销售;让原告通过积水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取得货物,实质上取消原告的总代理资格;在江苏地区再行发展代理商等。由于被告的违约行为,致使原告辛苦建立的江苏市场彻底失序,原告根本无法正常经营,造成极其严重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0000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产品代理合同一份,证明双方的权利义务,合同第五条明确是排他性的代理商,第六条明确被告应保证产品的质量。

证据2、跨区销售管理办法一份,证明被告订立了对跨区销售的管理、处理规定。

证据3、往来函件一组,包括苏州市和平宾馆的函件一份,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的函件一份,原告分别于2005422200551420055252005630200581020059420064112006526出具给被告方的函件一组,原告于2006227发给被告的函件一份及其相关苏州一建集团公司发给原告方的违约责任书一份、被告出具给原告的承诺书一份,被告出具给原告的调查报告书一份,证明被告在履行合同中有延误、缺货、不配套等违约行为。

证据4、往来函件一组,包括原告于2006222200688发给被告的函件一组,被告分别于20065122006619发给原告的函件一组,证明被告实际上取消了原告江苏总代理的资格。

证据5、律师函三份,证明被告存在违约及取消原告方江苏代理权限的问题。

证据6、无锡华天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爱水龙牌AGR管材、管件报价表,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供方申请评价表,原告送货单、退货单、上海港东实业有限公司的发票,证明有很多公司都在做被告的产品,被告的销售混乱,有串货的事实存在,被告还直接向江苏省区域销货。

证据7、总代理商报告书一份,证明被告有违反代理合同的行为,串货行为严重。

证据8、积水(青岛)供货项目统计表,证明原告的业绩因被告违约、取消总代理而发生巨大变化。

证据9、被告方经理毛利邦明签字的函件,证明被告方自己的串货问题十分严重。

证据10、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寄来的函,证明双方一直在处理争议中,不存在诉讼时效过期的问题。

证据11、被告积水青岛公司的价格表一份,证明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所供产品的规格。

被告积水青岛公司答辩称,1、原告的诉讼已过诉讼时效。2、原告所说与事实不符,在被告设立之初,确实存在有些型号产品不齐全、配件不齐备的问题,在与代理商签订产品代理合同后,被告明确告知各代理商哪些产品已在生产,哪些产品还没有生产,并给各代理商提供了AGR管件配套计划表。原告在与客户谈合同时应该将被告的产品的情况如实告知客户,但原告为拿下项目,存在没有将产品现状明确告知客户的情形,因而造成所谓的配件供应不及时、不配套的问题,造成客户的不满。但被告还是想方设法帮助原告弥补出现的问题,并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对于低价串货问题,被告作为生产公司,一向要求各代理商要信守合同约定,不得采取低价串货的行为,损害市场秩序,为此,被告制定了《跨区销售管理办法》。被告也曾多次要求原告将相关情况和证据提交给被告方,以便被告甄别和查处,但原告一直未提供相关的证据。对于让原告通过(积水)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取得货物的问题,被告是和原告协商并经原告法定代表人李春林同意的,其后原告也是从积水上海订货的,主要是就近给原告销售和技术上的支持,其代理的产品进货价格也未高于其他代理商。被告与原告签订合同以来,一直严守合同的约定,在与原告合同有效期内,从未在江苏地区直接销售AGR产品,也未再行发展其他代理商,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500000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产品代理合同书一份及跨区销售管理办法一份,证明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

证据2AGR管理配套计划表,证明被告已告知原告产品的现实状况。

证据3、胶水合格证书,证明被告应原告要求申请的合格证书。

证据42006619日被告给原告的函件,证明被告已明确向原告表示原告通过积水上海公司进货,价格不变,不存在否定其总代理的地位。

证据5200684日被告发给原告的函件一份,证明被告曾告知原告如有串货可与被告公司联系以及原告从上海积水公司进货的事宜。

证据620061031日被告发给原告的函件一份,证明被告曾告知原告如有串货可与被告公司联系以及原告从上海积水公司进货的事宜。

证据72006512日被告发给原告的函件一份,其中所写“不能变更为江苏省总代理”是翻译错误。

证据8、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一份,证明原告于20056月开始从上海积水进货,同意变更了销售渠道。

证据9、商标注册证一组,包括“积水”、“爱水龙”、“SEKISUI AGR”等商标,证明被告使用的商标是被告母公司在中国工商总局注册的商标。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45891011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3中的苏州市和平宾馆的函件及苏州一建集团公司关于苏州博物馆工地的违约责任书及相关原告发给被告的函件未收到,故对上述函件的真实性存有异议,对证据3中的其他函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被告已告知原告哪些产品已生产,哪些未生产,但原告还是想做,被告尽量帮助原告完成订货,提供了替代方案,不存在违约的情况。对证据6中的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供方申请评价表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表示是原告的客户要求生产厂家提供相关表格,被告才按照要求填了相应表格及盖章,对证据6的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存在异议,无锡华天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不是被告的代理商,发票中反映的是否是被告的产品存在异议,且即使是被告的产品,也是20103月份发生的,被告与原告的合同已期满,与原告没有关系。对证据7的真实性存在异议,且是针对上海地区,与江苏地区没有关系。另外,对证据8与本案的关联性存在异议,该证据仅能证据原告所作的贡献,不能说明原告因其所称的被告的违约行为而受到巨大损失。证据9也不能证明原告所说串货问题严重。证据10只能证明因原告好望角公司拖欠被告货款,被告向原告主张权利,与原告好望角公司向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主张权利的时效无关。

原告对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提交的证据1346789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证据3即证明了被告的违约行为,证据4678不能证明原告同意向上海积水进货的事实。对于证据25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未收到上述两份材料。

经原、被告的质证及本院认证,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1245891011的真实性,被告并无异议,对此,本院予以确认。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36,原告现提交了证据原件,被告虽对其中部分函件的真实性存在异议,但未能提交相反证据予以证实,故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对于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提交的证据1346789,原告并无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认定,对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提交的证据25,为被告方制作,原告对其真实性存在异议,称未收到过,被告方也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已送达原告方,故此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不予认可。对于上述证据与本案的合法性、关联性,本院将结合案情作综合认定。

通过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本院的认证,查明事实如下:

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成立于2002727,公司类型为外国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积水化学工业株式会社。该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设计、研究、开发、生产各类塑料管及接口和相关产品、黏结剂、提供塑料管及维护、售后服务及其他服务,相关技术咨询、技术指导。

200441,原告好望角公司(作为合同甲方)与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作为合同乙方)签订《产品代理合同书》一份,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如下:1、合同期限。本合同经销期限为五年。自200441起至2009331止。2、特许经营。本合同经销产品:甲方生产的“爱水龙”牌AGR管材、管件及其配套产品。甲方依据生产成本提供全国统一的产品销售指导价格。如产品调整价格,积水青岛公司必须提前30天以书面形式通知好望角公司方可生效。甲方特此授权好望角公司为江苏省区域内的总代理,在合同履行期内,积水青岛公司不得在该地区设第二家总代理商。在授权期限内,甲方向乙方提供“爱水龙”牌塑胶产品时,积水青岛公司保证所供的产品质量符合国家标准,并保证货物供应。3、培训与指导。甲方将不定期的派人到经销单位进行技术指导和市场推广活动。好望角公司必须参加积水青岛公司组织的定期总会及临时经销商会议。4、商标:服务标识及相关权利。双方在此明确,乙方取得的是授权期内,在指定区域内的总经销权,这意味着甲方商标品牌及商誉等相关知识产权的许可,合同到期或提前终止后,乙方不得以任何借口,继续使用“爱水龙”牌塑胶或以“爱水龙”经销商的名义从事经营任何商业活动。5、营业控制。为维护甲方售出产品有服务的统一性,提高公司形象,乙方运营方法必须遵守公司的质量标准。乙方在本合同期间内,应根据甲方的要求就有关产品的销售额、库存情况、市场情况以及其他甲方要求的事项进行正确的报告。6、订货、提货及交货日期。乙方订货时需向甲方提交订货计划单,注明订购内容、规格、数量及交货日期并加盖公章,然后以书面形式通知甲方。7、双方责任。款到后甲方保证及时供货,特列规格另行协商。甲方在江苏地区销售“爱水龙”AGR系列管材管件,必须通过乙方下订单,甲方不得向江苏地区其他买主供应本协议所规定的商品,如有询价,当转达给乙方洽办。8、合同终止。本合同到期前一个月,经双方协商是否再续签合同,如到期不续签视为终止合同。9、违约责任。任何一方如有违约行为,违约一方应承担违约责任,如违约给对方造成损失,违约方还应负责赔偿。

针对产品跨地区销售和使用的问题,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曾制订《关于产品销售和使用暂行管理办法》,提出“各地区代理认为自己管辖权受到侵害,应取得确凿证据,并报各地区主管后再报公司营业部”。

20041122,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出具承诺书一份,称“1、我公司管材、管件可使用UPVC法兰连接,不会出现质量问题;2、我公司胶水可用来粘接AGR管材与UPVC管件,不会出现质量问题。”

20051014,山东省卫生厅针对被告积水积水青岛公司申报的爱水龙牌给水用亚克力共聚聚氯乙烯(AGR)专用粘合剂NO.80出具卫生许可批件。

2005年至2006年期间,原告好望角公司曾收到包括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苏州一建等客户的函件,主要内容为“由于贵公司管件、管材不齐,使我方的施工进度延迟,导致土建施工进度受到影响。……我公司承受了巨大压力和经济赔偿风险,也严重影响了我公司的信誉度。……请贵公司与厂家及时联系,尽快解决相关事宜,否则造成的损失及法律后果应由贵公司负责”。原告好望角公司也曾向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发函,称有“AGR管件不齐、相关配件缺货”等问题。

2005714,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就AGR龙头弯头20嵌件松动问题出具调查报告书,认为发生事故的推定原因为连接平行内丝和锥形外丝的时候,有可能受到过强的扭力。

另外,针对被告方提出的20056月后由积水(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供货一事及被告方的供货问题,原告方曾多次发函,并分别于20061252007212委托江苏名古城律师事务所律师方孝华向被告方积水青岛公司就上述问题寄送律师函两份。

原、被告曾就合同履行中发生的争议进行协商,未果,故原告于2011328向我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

另查明,被告积水青岛公司的股东积水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于2005年至2006年期间分别在第1类、第17类、第20类商品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申请注册了“爱水龙”商标。

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未设立过直营店。

再查明,案外人积水(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因20056月后向本案原告好望角公司供货,但好望角公司仅支付货款850000元,欠付796391.26元货款一事诉至我院,积水青岛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了该次诉讼。我院于2008924做出(2007)园民二初字第0419号民事调解书,三方达成如下调解协议:好望角公司将其仓库中的管材、管件、胶水等产品交付积水(上海)贸易有限公司,积水青岛公司就该案诉争货款范围内不对好望角公司享有其他权利。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原告好望角公司的主张是否已过诉讼时效;二、原、被告所签订的合同的性质;三、原告好望角公司要求被告积水青岛公司赔偿其500000元损失是否有依据。

针对第一项争议焦点,即原告好望角公司的主张是否已过诉讼时效的问题。原告好望角公司认为,原告于2011328将诉状及相关材料寄给立案庭,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则认为,原告好望角公司称被告违约、管件不配套,其最后一次向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主张是20071月,之后从未向被告提出,故已过诉讼时效,双方合同早已于20093月终止,至原告真正提出诉讼,也已过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我院立案庭收件章显示,原告向我院递交民事起诉书的时间为2011328。而根据原、被告所签订的《产品代理合同书》的约定,合同期限应为五年,即200441日起2009331止。原、被告双方在合同履行期内就合同的履行产生纠纷,原告在合同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内向我院主张,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针对第二项争议焦点,即原、被告所签订的合同的性质问题,原告认为,双方所签订的合同应为特许经营合同。被告认为,双方所签订的合同仅为一般代理合同。

本院认为,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的规定,特许人许可被特许人使用其拥有的经营资源、收取特许经营费以及被特许人遵循合同约定的统一经营模式进行经营是商业特许经营的基本特征。本案中,尽管双方合同写明双方属于产品代理关系,但合同约定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将其拥有的商标标识等经营资源许可给原告使用,并按照被告积水青岛公司提供的产品价格标准销售;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亦要求原告好望角公司接受其技术指导和进行市场推广,并向其提供有关产品的销售额、库存情况、市场情况的报告。该约定内容完全符合商业特许经营合同的基本特征,故双方签订的《产品代理合同》属于商业特许经营合同。

针对第三项争议焦点,即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500000元损失的问题。原告认为,被告违约事实清楚,供货不及时,不配套、缺货,导致客户扣除了其货款。另外,被告积水青岛公司还取消了原告的总代理权,使原告好望角公司从2005年之后不能取得货物进行正常的代理活动,被告还向江苏地区直接销售以及有串货、低价倾销的行为,给原告好望角公司造成了损失。被告认为,原告好望角公司主张损失500000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在设立之初确实存在一些型号产品不能生产的现状,被告也明确告知各代理商,并向各代理商提供产品价目表和配套计划表,但原告好望角公司没有将产品现状明确告知客户就与客户签订合同,造成供应不配套的事实,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为此也积极配合原告好望角公司想办法弥补,并取得良好效果,不存在违约的问题,原告也不存在损失。

本院认为,对于违约责任的承担,《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及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根据本案中双方所签订的《产品代理合同书》中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来看,即“任何一方如有违约行为,违约一方应承担违约责任,如违约给对方造成损失,违约方还应负责赔偿”,双方并未就一方违约时应支付的违约金或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予以约定,故本案的违约责任的承担形式应为赔偿对方因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原告好望角公司为证明被告供货不及时及配套不齐违约给其造成了实际损失,提交了其客户出具的一些函件,但从其提交的函件的内容来看,均为较笼统的称原告供货不及时,给客户造成了严重损失,但并未明确产生损失的具体的时间、地点、原因、损失的金额及原告好望角公司为此予以赔偿的金额,且该证据亦无法证明供货迟延及配套不齐系被告造成。另外,原告称被告取消了其江苏总代理的身份,造成其不能拿货,产生了损失,并提交了一份2006512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发给其的信件,写有“不能变更为江苏省总代理”字样,被告方对此解释称系翻译错误,本院认为,原告方在200688发给被告的信件中也称上述表述为“可能是贵司表述有误”,结合之后的几份原、被告的函件往来的内容亦未提及取消江苏总代理身份的问题,故本院认为,原告方认为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取消了其江苏总代理的身份的依据不足。对于原告称不能拿货的问题,经查,在(2007)园民二初字第0419号买卖合同中,积水(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诉称,自20056月起即向好望角公司供货,并曾向好望角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后双方就剩余货款问题亦达成一致调解,故原告称不能拿货的主张,缺乏依据。原告也未举证证明其所称的“取消江苏总代理”及“改由积水(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供货”给其造成了实际损失。至于原告提出的被告积水青岛公司存在串货、低价倾售及直接销售的情况,本院认为,双方所签订的《产品代理合同书》中仅约定了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不得直接向江苏地区销售,并未对串货、低价倾售的问题予以约定,现原告方提交的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出具的供方申请评价表也不足以证明被告方积水青岛公司与案外人南通市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司有买卖关系,且原告方也未提交其因此而产生实际损失的证据。

综上所述,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否则应承担不利后果。原告好望角公司认为被告积水青岛公司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对其造成损失人民币500000元,未能提供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其要求被告积水青岛公司予以赔偿的主张缺乏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碍难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苏州市好望角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800元,由原告苏州市好望角贸易有限公司自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缴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工业园区支行,账号:550101040009599

 

 

 

 

        柳蓓菁

人民陪审员    王宏荣

人民陪审员     

 

 

二○一二年四月一日

 

 

        朱慧霏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