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苏 > 其他
江苏紫阳假日卧室用品有限公司、上海紫阳家居纺织用品有限公司、南通市创奇工贸有限公司、宁波杉杉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隆景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陈杰华、许松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12-18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通中知民初字第0182

 

原告江苏紫阳假日卧室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经济开发区瑞兴路。

法定代表人许建,总经理。

原告上海紫阳家居纺织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沪太路88895号楼312室。

法定代表人许建,总经理。

原告南通市创奇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教育路39-1号。

法定代表人夏云,总经理。

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胡东浩。

被告宁波杉杉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大榭海州南楼506室。

法定代表人徐明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熠、吴晓静。

被告南通隆景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通市川姜镇工业园区D区杉杉家纺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史亚夫,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一心。

委托代理人陈杰华。

被告陈杰华。

被告许松。

原告江苏紫阳假日卧室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紫阳公司)、上海紫阳家居纺织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紫阳公司)、南通市创奇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创奇公司)与被告宁波杉杉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许松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81483192010242013114五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江苏紫阳公司、上海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胡东浩、被告陈杰华参加了全部庭审,被告宁波杉杉公司委托代理人赵熠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吴晓静参加了第三次庭审,被告南通隆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一心参加了第一、三、四次庭审,被告许松参加了第三、四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江苏紫阳公司、上海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诉称:三原告与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及南通金杉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金杉公司)共同经营“杉杉”品牌家纺产品业务。三原告向上述三公司购买“杉杉”品牌商标标识、包装、图片,支付品牌费、包装费、图片费等费用。三原告还向三公司的加盟工厂订购“杉杉”品牌的其他家纺产品,亦支付品牌费、包装费、图片费等费用。2009722,原被告之间签订终止合作协议,约定原告在2009830日前将所有货品停止销售并拆除商标,包装由三公司代为处理,三公司应将核销确认后多余的商标费等费用退还原告。经原告清理共计向被告支付了商标费、包装费等费用2055545.2元,已销售的产品中包含的商标、包装等费用共计947908.6元,尚多余1107636.6元。原告多次请求三公司进行核销并支付上述款项,但三公司至今未付。另南通金杉公司于20091217注销,被告陈杰华作为隐名股东、许松作为股东应当承担该公司的责任。请求判令被告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许松退还商标费、包装费等费用1107636.6元,承担逾期付款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邮寄费、保全费、审计评估等诉讼费用。

被告宁波杉杉公司辩称:1、陈杰华无权代表宁波杉杉公司签订2009722的终止协议,其签字的协议无效;2、南通金杉公司与江苏紫阳公司于2008319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与我公司无任何关系;3、江苏紫阳公司提交的业务清单等资料不能证明其与宁波杉杉公司有交易往来,宁波杉杉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共同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请求驳回其诉讼请求。

被告许松未发表答辩意见。

三原告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二份,以证明杉杉集团有限公司将第861374号、第865221号注册商标独占许可宁波杉杉公司使用;

2、特许经营协议、经销证三份和生产授权许可证,以证明三原告与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合作生产、销售杉杉品牌系列产品;

3、授权委托书,以证明南通隆景公司在后期替代南通金杉公司经营杉杉系列产品相关业务;

4、终止协议,以证明三原告与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终止合作,并就商标核销、包装处置等事宜作出约定;

5、工商登记信息,以证明南通金杉公司已注销,史亚夫、许松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6、(2012)通中商终字第0225号民事判决书,以证明陈杰华系南通金杉公司的隐名股东,应当对公司未清偿债务承担偿还责任;

7、核销金额明细,以证明本案核销后的涉案款项;

8、向第三方加盟工厂购货清单及付款明细,以证明原告向第三方加盟工厂购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货物价值5347346.72元;

9、向南通金杉公司购买的品牌、包装部分凭证明细,以证明原告与该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

10、盖有南通金杉公司印章的价格表,以证明购买商标的费用明细。

宁波杉杉公司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确认真实性,但该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与宁波杉杉公司无关;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该终止协议的效力不认可;对证据5,确认真实性;对证据7,系原告自行制作,真实性无法确认,且相关业务与宁波杉杉公司无关;对证据68910未发表质证意见。

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确认真实性,但认为原告无杉杉公司系列产品的生产权;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4,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原被告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已通过其他诉讼活动处理完毕;对证据5,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南通金杉公司的股东已尽到注意义务;对证据6,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陈杰华无关,不能实现原告的证明目的;对证据7、真实性有异议,系原告自行制作;对证据8,与本案无关联性,真实性亦无法确认;对证据9,真实性确认;对证据10,真实性有异议,对公章的真伪无法分辨。

许松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证据1-5,双方均确认其真实性,本院亦予以确认;对证据6,系本院生效裁判文书,真实性确认;对证据7,结合本案其他查明的事实对其证明目的予以认定;对证据8,原告提交了银行付款单原件,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与本案的关联性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对证据9,经与原件核对无异,真实性确认;对证据10,该价格表盖有南通金杉公司印章,且系原件,真实性确认。

宁波杉杉公司为支持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

1、(2010)通知民初字第0043号民事调解书;

2、(2009)通南证民内字第1064号公证书;

3、编号为08043号经销书;

4、编号为08046号生产授权许可书;

证据1-4以证明江苏紫阳公司大量生产、销售侵犯“杉杉”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通过调解了结。同时证明江苏紫阳公司未经其许可生产“杉杉”产品系违法行为。

第二组:

5、宁波杉杉公司营业执照,以证明2009722签订的终止协议不具法律效力;

第三组:

6、江苏紫阳公司与宁波杉杉公司对帐单;

7、银行借记通知单;

8、宁波杉杉公司用款通知单;

证据6-8以证明2011615,宁波杉杉公司与江苏紫阳公司对双方账款全面对账确认并结清,双方已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债权债务关系。

第四组:

9、(2010)通商外初字第0112号民事判决书;

10、授权委托书,同原告提交的证据3

11、宁波杉杉公司与南通隆景公司特定区域合作经营协议。

证据9-11以证明南通金杉公司注销后权利义务关系实际由南通隆景公司承担,南通隆景公司对杉杉品牌的销售与运营与宁波杉杉公司无关。

三原告对宁波杉杉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对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民事调解书、公证书不能证明原告方存在商标侵权行为;对第二组证据确认真实性;对第三组证据真实性确认,但认为货款的结算不代表双方之间其他权利义务的终结;对第四组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

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对宁波杉杉公司提交的全部证据真实性无异议。

许松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真实性均予以确认,与本案的关联性结合本案查明的其他事实综合予以认定。

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情况说明复印件;

2、承诺书复印件;

证据1-2,以证明原告存在侵犯宁波杉杉公司商标权的行为;

3、(2010)通知民初字第0043号民事调解书;

4、调解笔录;

证据3-4,以证明原告生产、销售假冒宁波杉杉公司注册商标的事实;

5、庭审笔录,以证明原告将完整的一套包装分开使用并销售的事实;

6、(2009)通南证民内字第1063号公证书,以证明原告制假的事实;

7、收货清单一份,以证明原告向南通金杉公司支付商标包装款466908.75元;

8、总代理合同,以证明南通金杉公司系宁波杉杉公司“杉杉”品牌的代理商;

9、品牌合作经营终止协议,以证明宁波杉杉公司与南通隆景公司的品牌合作于2010930终止。

三原告对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提交的证据2-9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不能实现其证明目的;对证据1,无原件,形式真实性不予确认,但认可取得授权后生产了相关包装。

宁波杉杉公司对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提交的证据1-7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8-9,未出庭发表质证意见。

许松对证据1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其他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证如下:对证据1,江苏紫阳公司确认生产了相关包装的事实,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予以确认;对证据2-6,真实性确认,与本案的关联性结合其他证据综合予以认定;对证据7,确认真实性,且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证据使用;对证据8-9,经核对与原件无异,真实性确认。

经审理查明,宁波杉杉公司系第861374号、865221号“杉杉”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的独占被许可人。2006528,南通金杉公司与宁波杉杉公司签订“杉杉”品牌总代理合同,由南通金杉公司在浙江省以外的国内市场独家全权代理宁波杉杉公司发展协议产品的加盟工厂及加盟经销商并收取加盟费、销售业务分成。南通金杉公司成立时股东为史亚夫、黄天宏和许松。南通创奇公司于199998成立,法定代表人夏云。上海紫阳公司、江苏紫阳公司分别于2001952007629成立,法定代表人许建。

2008319,南通金杉公司与江苏紫阳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授权江苏紫阳公司为杉杉品牌系列产品全国所有超市的特约经销商。宁波杉杉公司在该协议上盖章。协议约定江苏紫阳公司向南通金杉公司缴纳20万元品牌保证金,品牌授权期限不少于5年,南通金杉公司负责供货,为江苏紫阳公司代办运输,并有偿向其提供所有有关品牌宣传的制作物及品牌物资。同年320,南通金杉公司出具0804208044号经销证,分别授权江苏紫阳公司为宁波杉杉公司在江苏地区特约经销商、在中国大陆地区所有超市区域内特约经销商。同日,南通金杉公司又出具08046号生产授权许可证,授权上海紫阳公司为宁波杉杉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内家纺系列产品的制造商,在上述区域内有杉杉家纺系列产品的生产权。同日,宁波杉杉公司出具08043号经销证,授权江苏紫阳公司为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大润发超市系统区域内经销商,经销杉杉家纺系列产品。2009118,宁波杉杉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南通隆景公司取代南通金杉公司为杉杉品牌家用纺织品中国区域(除浙江省、无锡市、重庆市以外)加盟经销业务总代理,独家全权代理发展杉杉家纺加盟经销业务,授权期限自20091820161231

江苏紫阳公司在取得杉杉品牌系列产品经销权后,同南通创奇公司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展开合作,实际的合作模式为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为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销售的产品提供杉杉品牌的商标标识、包装等,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付款取得商标、包装后贴牌在其自己的产品上以杉杉品牌进行销售。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共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商标标识及其包装共计人民币574744.85元,所涉商标标识包括商标和合格证,包装包括产品包装袋、图片等。上海紫阳公司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未实际发生业务。

2009722、江苏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曾以江苏紫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之名作为原告共同参加诉讼,但诉讼中双方确认江苏紫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与被告方没有协作关系又退出诉讼)、上海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创奇公司(乙方)与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甲方)签订终止协议,约定双方所有合作协议终止日为2009830,甲方授权乙方的大润发超市连锁系统销售的以及其他渠道销售的所有货品于2009830前全部拆除,停止销售。所有系统退回货品的甲方标识乙方全部拆除与甲方核销。核销确认后多余商标费退还给乙方,产品由乙方自行处理。不影响二次销售的包装由乙方授权甲方代为处理,在甲方销售过程中由于产品质量问题、版权问题造成的影响与乙方无关。该协议乙方栏内无江苏紫阳公司,而江苏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上海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与工商材料登记的江苏紫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上海紫阳家居纺织用品有限公司企业名称有差异(原告陈述系笔误)。协议的签字方分别为许建和陈杰华。许建系江苏紫阳公司、上海紫阳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杰华系宁波杉杉公司总经理,同时系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史亚夫之女,南通金杉公司的隐名股东,负责与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杉杉品牌产品贴牌销售事宜。南通创奇公司在诉讼中追认该协议的效力,并确认核销退回的价款均由江苏紫阳公司接受。

终止协议签订后,双方当事人因核销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无法完整提供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的价值574744.85元商标及包装的明细,即所购买商标及包装的具体名称、数量、价格无法查清。原告也不能举证分别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的商标及包装的数量及价款。本案中,原告还提交了其向第三方加盟工厂,包括丽箭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通州艾琪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欧派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伊卡璐纺织品有限公司、如东博豪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蓝贝丝纺织品有限公司、南通欧美佳纺织品有限公司等购买货物价值5347346.72元的相关记帐凭证。

诉讼中,本院对原告主张的已按终止协议拆除的商标、包装等物品进行清点,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洗标6449枚,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合格证34475张,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包装17797件,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图片4550个。

还查明,南通金杉公司于20091217注销,剩余资产货币资金分配为史亚夫50.1万元、许松49.9万元。南通金杉公司注销后,其原来代理销售杉杉品牌的业务由南通隆景公司承继。南通隆景公司与宁波杉杉公司的“杉杉”品牌合作经营协议于2010930终止。

又查明,上海紫阳公司于2009527出具情况说明,称上海紫阳公司经南通金杉公司法定代表人口头同意,委托南通思源包装有限公司制作800只外盒。2009615,宁波杉杉公司申请江苏省南通市南通公证处对江苏省通州市门牌上标有“大润发”字样的一家超市内销售爽水木藤席等商品的过程进行了公证,后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向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中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江苏紫阳公司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产品,补偿宁波杉杉公司5万元,承担案件受理费3090元等。

本案争议焦点为:12009722日签订的终止协议效力的确定;2、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是否应当退回核销的款项;3、核销款项的确定;4、四被告民事责任的承担。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存在合作关系,原告依授权得销售杉杉品牌系列产品。之后,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了杉杉品牌的商标标识及包装,同时又向杉杉品牌的第三方加盟工厂购买了含有杉杉系列商标标识及包装的产品;2009722双方签订终止合作协议,该终止协议对三原告、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具有约束力,协议双方应当按约履行;因终止协议签订后,原告方不能经销所有杉杉品牌系列产品,故其要求将拆除的商标标识退回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予以核销并要求退还相应费用符合双方的约定;对于包装部分,协议仅约定代为处理,原告请求退回包装款的请求无依据;退回商标的单价在无法一一核对清楚的情况下,参照已查明的价格计算;对于陈杰华、许松的民事责任,因原告方无法举证南通金杉公司应当退回商标款的具体数额,无法明确两人的责任范围,故对原告请求陈杰华、许松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具体理由分述如下:

一、关于终止协议的效力

应当认定终止协议成立并生效。许建系江苏紫阳公司、上海紫阳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在协议上签字系代表公司的职务行为。虽然该协议上未列明江苏紫阳公司,但结合双方履行情况看,江苏紫阳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协议、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商标标识、包装并付款,且江苏紫阳公司为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授权的经销商,是主要的合作一方,协议各方真实意思表示终止的应当是包括江苏紫阳公司在内的所有关联公司与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的合作,江苏紫阳公司应系终止协议的主体之一。

协议上载明的上海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江苏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虽然与工商登记载明的上海紫阳公司、江苏紫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名称有差异,但结合上海紫阳公司取得南通杉杉公司生产许可证、许建代表上海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江苏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签字的事实,原告关于名称差异系笔误的陈述可信,可以认定上海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实为上海紫阳公司、江苏紫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实为江苏紫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其因与被告方未实际交易而撤回起诉)。南通创奇公司虽然未在该协议上签字盖章,但其实际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商标标识、包装等,且在诉讼中确认了该协议的效力,该协议对南通创奇公司具有约束力。

陈杰华在签订协议时系宁波杉杉公司总经理,且负责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就杉杉品牌授权的相关事宜,同时系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法定代表人史亚夫之女,负责与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贴牌销售的相关业务。虽然该协议无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盖章,但原告有理由相信陈杰华有权代表三公司签订协议,其法律后果应当由公司承担。综上,终止协议系本案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

二、关于核销范围的确定

因原告经销杉杉品牌系列家纺产品系据以宁波杉杉公司对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的授权,两公司在授权范围内与原告进行合作。在终止协议签订后,所有带有杉杉品牌标识的产品原告均无法销售,不仅包括原告自行生产、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商标、包装贴牌的产品,也包括原告从杉杉品牌其他加盟工厂购进的印有杉杉品牌标识的其他产品,故原告请求将来源于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第三方加盟工厂的所有杉杉品牌的商标标识纳入核销范围的主张应予支持。

原告主张的应核销退还的价款为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及第三方加盟工厂支付的商标及包装的价款减去大润发超市系统销售货品所含商标及包装价值。本院认为,原告这一主张不能成立,理由是:第一,依据终止协议,其销售途径不仅包括大润发超市系统,还包括其他销售渠道;第二,终止协议约定退回货品在全部拆除商标标识后进行核销,故核销的范围限定为终止合作协议后实际拆除的商标标识的数量及价值;第三,关于包装,终止协议仅约定了退回的包装由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代为处理,并未约定由其收购,故原告要求退回包装款的主张无依据。本案依照现存的商标标识(包括商标和合格证)计算应退还的款项合理。

三、关于退还商标标识的具体价值

经清点,江苏紫阳公司仓库内存有拆除的杉杉品牌商标标识的洗标6449枚,印有杉杉公司商标标识的合格证34475张,因双方当事人均无法完整提供商标及合格证的具体价格,本院只能根据已查明部分商标的价格,并按照参照类别确定平均价计算现存商标总价。对合格证,因原告无法举证具体合格证的价格,故按照最低价计算合格证的总价。依照该计算方式统计的现存商标总价为21809.58元,合格证总价34475元,合计56284.58元。

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抗辩称上述商标、合格证无法区分真假,不排除系原告伪造,并提供了其认为正宗的商标及合格证样本。本院认为,涉案现存的商标及合格证与南通隆景公司、陈杰华提供的商标及合格证虽然外观不同,但结合原告曾向南通金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购买合格证,且清点的合格证上印有上海紫阳公司出品,与该公司获得杉杉品牌生产许可证的事实也能印证等事实,两被告提出的抗辩理由尚缺少充分的佐证,本院难以支持。

四、四被告民事责任的承担。

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应当返还核销退回部分商标标识的款项共计56284.58元。因南通创奇公司确认所有款项由江苏紫阳公司接受,故56284.58元的商标核销款项应向江苏紫阳公司返还,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还应承担本案起诉日之后的逾期利息。南通金杉公司已注销,陈杰华系该公司隐名股东、许松系股东,公司在注销后仍有债务的,股东依法应当在清算后所得的财产范围内对债务承担清偿责任,但本案因原告无法举证向南通金杉公司购买商标标识的价值,也无法举证该公司应当返还退还商标标识的具体价款,故陈杰华、许松应承担责任的范围难以确定,该法律后果应由原告承担,其请求陈杰华、许松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承担邮寄费、保全费、审计评估等费用的主张,因未提交任何佐证,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共同向江苏紫阳公司返还核销的商标标识款项共计56284.58元,并承担逾期利息(自2012416计算至判决实际履行之日);

二、被告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到江苏紫阳公司领取涉案核销退回的洗标6449枚、合格证34475张;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457元,由江苏紫阳公司、南通创奇公司负担18457元,宁波杉杉公司、南通隆景公司承担2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根据国务院《诉讼费交纳办法》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京山西路支行,账号:10113301040002475)

 

 

 

      马晓春

                        代理审判员  黄中华

                        代理审判员  姜安安

二○一三年二月四日 

 二○一三年二月四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