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蒙古 > 不正当竞争
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与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陈卫国侵犯企业名称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8-08-15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赤民二初字第59号

原告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住所地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镇北环天山路。
法定代表人陈光涛,院长。
委托代理人巴布,内蒙古爱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晓军,内蒙古爱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住所地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镇。
法定代表人陈卫国,院长。
被告陈卫国,男,1960年11月5日出生,汉族,执业医师,住赤峰市元宝山区平庄镇北七家村。
二被告委托代理人谢飞,内蒙古慧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诉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陈卫国侵犯企业名称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曾于2006年4月27日受理,并于2006年9月26日作出判决:一、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其办公楼墙体上标注“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广告牌摘除,二被告停止使用标注“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字样的病历、病志、处方、公章、牌匾、发布广告。二、元宝山平庄镇卫生院在市一级报纸上刊登声明,澄清事实,向原告赔礼道歉。三、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为制止侵权所花费的合理费用46300元,并赔偿原告损失30000元。陈卫国赔偿原告损失10000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不服向内蒙高院提起上诉。高院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从1992年12月31日至今,原审原告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始终为“陈氏骨科”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可能影响案件的正确判决,发回重审。本院于2007年7月4日立案后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法定代表人陈光涛及其委托代理人巴布、李晓军,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法定代表人陈卫国、被告陈卫国及二被告委托代理人谢飞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1988年陈希凡个体诊所经元宝山工商局批准在赤峰市元宝山区北七家村开办“北七家回春骨科医院”。1992年12月31日该医疗机构经卫生部门核准登记,名称始变更为陈氏骨科门诊所,因该门诊所在治疗骨质增生、间盘突出等各种骨科疾病方面有独到之处,得到社会的广泛好评,此后“陈氏骨科”即作为该医疗机构的简称而为公众及政府机构所知悉。此后,陈氏骨科门诊所自平庄北七家搬至平庄北环天山路。后经医疗机构和工商部门的审批,先后变名为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和现在的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经过多年的发展,“陈氏骨科”作为医疗机构在骨科治疗方面已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和竞争力。但自2000年12月份,陈卫国擅自使用“陈氏骨科”的名义向患者提供服务,尤其陈卫国挂靠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后,二被告在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墙体突出使用“陈氏骨科”字样的广告牌,用原告名称印制广告、病历,私刻带有原告名称字样的公章、印签。并在媒体上以原告“陈氏骨科”的名义发布广告,误导患者,从中牟取非法利益,给原告造成不良后果,虽经原告发布声明,但被告仍未停止侵害行为,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停止侵犯原告名称权的行为,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50000元,对被告非法所得收缴。并要求被告支付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花费的公证费、广告费及原审、本审律师费计86510元。
二被告辩称:陈希凡与陈卫国是同胞兄弟,二人均系子承父业,掌握了中医正骨技术,陈万山是陈氏骨科秘诀的创始人,陈氏骨科的服务标示是陈氏家族共同享有的财富,非某个人所独有。1992年陈希凡与陈卫国分开经营,陈卫国独立经营,挂牌为平庄北七家陈氏骨科。2000年12月31日,经赤峰市元宝山区卫生局审批,陈卫国从业的医疗机构命名为元宝山区北七家陈氏骨科。被告取得的该字号使用权在先。被告为了依法保护陈氏骨科服务标示不受侵犯,于2002年6月25日申请注册“平庄陈氏骨科”商标,于2002年11月19日申请注册“北七家陈氏骨科”商标,并最终获得了该商标的专用权。被告的行为不属于侵权行为;原告人最早经卫生行政部门审批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2001年12月31日取得的,且该许可证核定的机构名称是陈光涛西医诊所,诊疗科目是西医儿科、内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医疗机构执业,必须进行登记,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元宝山区工商局以原告“陈光涛西医诊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作为前置审批要件核发“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营业执照是违法的。到了2004年8月25日,原告人才取得了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诊疗科目为中医骨伤科。所以,原告取得“陈氏骨科”名称使用权在后,被告未构成侵权;被告人陈卫国拥有“平庄陈氏骨科”和“北七家陈氏骨科”的服务商标专用权,且系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的法定代表人,所以,二被告均有权使用“平庄陈氏骨科”和“北七家陈氏骨科”商标。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信函四份。要证明原告法定代表人陈光涛的父亲是北七家回春骨科医院主持筹办人及运营人。
第二组:奖镜、奖状、荣誉证书,要证明原告法定代表人陈光涛的父亲行医多年,医术高明受到社会普遍认可。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一、二组证据质证认为,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系,原告的父亲正骨技术如何高超,与其儿子没有关系。如原告的名称不是从其父亲的诊所变过来的,那么其父亲的荣誉与商业信誉与原告无关系。
第三组证据:行医许可证、赤峰市元宝山区计划委员会文件(元计字(1993)64号、收费许可证、统计登记证、税务登记证、定价资格认可证。此组证据要证明自92年开始原告负责人的父亲经批准正式启用陈氏骨科这一字号,相关证件中已经明确陈氏骨科这一标志性的字号的基本内容。
被告质证认为: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原告与其父亲执业机构无关联性,不能混在一起。
第四组证据:商标注册证。要证明原告获得了“陈氏希凡”的商标使用权。
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商标权享有人是陈希凡,与原告无关系,没有关联性。
第五组证据:元卫发(2001)103号文件、元卫发(2005)8号文件、赤卫发(2004)64号文件。此组证据要证明元宝山区卫生局对部分个体与社会办医机构2001年进行整改,重新核发医疗许可证,在此次整顿过程中,原告负责人陈光涛以个人名义开办西医诊所。这一时期不存在被告的合法执业机构。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在2001年原告陈光涛以个人名义开办西医诊所与事实不符,原告以个人名义开设个人诊所不是2001年,是2002年5月份。被告当时属于非经营性的机构,不在此次整顿范围内。
第六组证据:企业名称核准通知书、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要证明陈氏骨科医院已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工商部门于2002年5月核发营业执照,名称专用权产生,并颁发了组织机构代码证。
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当时批准是陈光涛西医诊所,科目是内科与儿科,没有骨科。按照国家行政法规规定,医疗机构的名称归卫生行政部门许可审批,工商管理机关应按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批予以登记。取得了名称,按核定的诊疗范围营业,原告没有骨科的诊疗范围,不存在与被告的竞争问题。
第七组证据:组织机构代码证、营业执照及副本、劳动保障年检合格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要证明原告的名称一直在延用。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但证实不了原告享有骨科治疗的权利。
第八组证据:2004年赤峰日报、内蒙古日报报道二篇,要证明陈氏骨科医院已成为原告的代表。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在2004年8月25日之前原告不得从事骨科治疗,此报道说明了原告的行为是非法行医活动。
第九组证据:元卫发(2005)8号文件、赤卫发(2004)64号文件,要证明原告的名称在2004年12月被重新核定。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但不是重新核定,是重新审批的。
第十组证据:(2006)赤证内字第352号公证书,要证明被告误导患者,侵权行为的存在。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也证明不了侵权。
第十一组证据:调查笔录三份,证明被告自称为陈氏骨科,误导患者。
被告质证:对真实性有异议,证人应出庭,被告是行使合法商标权的行为,不存在侵权。
第十二组证据:处方、发票、诊断书,要证明被告自称陈氏骨科,误导患者。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误导患者不符合客观事实。
第十三组证据:(2005)赤元证字第751号公证书。证明被告的诊疗行为对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医患纠纷是正常的,赔付内容与本案无关系。
第十四组证据:声明四份。要证明原告维权过程的记载。
被告质证:真实性有异议,声明侵犯了被告的合法权益。
第十五组证据:宣传单。要证明被告侵权的事实。
被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证明了被告依法行使自己的注册商标权,不存在侵权的问题。
第十六组证据:对陈卫国的询问笔录,要证明被告的获利情况,也证明我方损失计算的参考。
被告质证:无异议。因不存在侵权,故获利是合法的。
第十七组证据:发票,要证明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的费用及本审的诉讼费用。
被告质证:真实性不予确认。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第十八组证据:营业执照,要证明原告名称的延用。
被告质证:我们去工商局查过,没有此内容。如是真实的,那么名称又成了赤峰陈氏骨科医院,诊疗范围仍是西医内科、儿科,没有骨科。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主张举证如下:
第一组:原告医疗机构执业证。要证明原告机构成立日期2001年12月30日,成立时没有骨科。
原告质证:是原告成立前陈光涛的执业许可证,不是原告实际成立的内容。
第二组: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工商档案,要证明陈氏骨科医院字号系原告通过欺诈取得。
原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原告不存在欺诈问题,是合法的。
第三组:被告的注册商标证,证明被告合法取得商标权的时间早于原告名称取得时间。
原告质证:真实性无异议,名称权的取得是2002年的5月10日,而不是04年。经营范围与名称权是有区别的,不同意被告要证明的内容。
第四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要证明04年8月25日陈光涛才取得中医骨伤科行医许可。
原告质证:原告的名称权在先,与诊疗科目没有关系。
第五组:乡村医师资格证,要证明1991年陈卫国即取得乡村医师资格。
原告质证:一直没有元宝山区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这个单位。
第六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判决书、广告,要证明陈卫国机构的合法性。
原告质证: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没有原件,复印件有涂改的痕迹,对真实性不予认可。判决书对被告证明的问题也未给予认定。
第七组:区长办公会纪要、协议书、陈卫国执业医师资格证、平庄镇卫生院执业许可证。要证明2004年陈卫国取得了执业医师资格证,广告发布经过了审批,平庄镇卫生院是非盈利性的机构,为合法医疗机构。
原告质证:与本案无关联性,不认可。
第八组:北七家村委会两份证明,要证明陈卫国与陈希凡兄弟二人原在北七家开办回春骨科医院。
原告质证:与本案无关。
第九组:商标许可使用协议书,要证明陈卫国许可平庄镇卫生院使用商标。
原告质证:陈卫国是院长,其自己与医院签订的协议不认可。
本院审理查明:1992年之前,原告法定代表人陈光涛的父亲陈希凡、被告陈卫国及其二人的父亲陈万山同在北七家回春骨科医院行医。1992年该医院解散。同年的12月31日陈希凡、陈卫国分别取得了行医许可证,陈希凡的执业机构名称为陈氏骨科门诊所,陈卫国的执业机构名称为联合诊所。二人的行医许可证的有效期均为二年。1993年陈希凡向赤峰市元宝山区计划委员会申请筹建陈氏骨科医院,得到了批准,但未取得行医许可,亦未办理工商营业执照。2001年,根据赤峰市卫生局赤卫字(2001)83号“关于对个体医院和社会办医机构核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通知”的精神,核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均使用个人名称,根据该通知,赤峰市卫生局于2001年12月31日为陈光涛核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机构名称为陈光涛西医诊所,诊疗科目为西医内科、儿科,有效期自2002年1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2002年1月30日,赤峰市卫生局将依法规范了的120家个体医疗机构进行了公告。2002年5月10日,赤峰市工商局元宝山分局为其核发了营业执照,字号名称为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经营者姓名为陈光涛。2004年8月25日,赤峰市卫生局为陈光涛核发了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的行医许可证,诊疗科目为中医骨伤科,有效期自2004年8月25日至2005年12月31日。2005年1月,赤峰市元宝山卫生局转发了赤峰市卫生局《关于重新核定全市一级以上医疗机构名称的通知》,核定名单中有元宝山陈氏骨科医院。但其在工商局注册登记的字号名称仍为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2005年12月31日赤峰市卫生局为其续发了元宝山区陈氏骨科医院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自2006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
2003年7月28日、2004年8月21日,被告陈卫国分别取得了平庄陈氏骨科和北七家陈氏骨科注册商标,其中骨科放弃专用权,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4类。现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的办公楼始建于2000年,该楼建成后即成为陈卫国的行医机构,并使用标有“陈氏骨科”字样的病历、处方进行营业,刻有“陈氏骨科”的公章,在该楼上悬挂了“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2004年陈卫国与元宝山区平庄镇政府签订联合建院协议,组建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该院组建后,同时以平庄镇卫生院、平庄镇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在报纸上对外进行宣传,并在电视台上进行广告宣传,在医院墙体上悬挂有醒目的“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
2005年,原告通过赤峰市喀喇沁旗广播电视中心、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电视台、元宝山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发表声明,称陈氏骨科医院在赤峰仅原告一家,同时,原告还采用发传单的方式宣传,对被告的广告牌匾进行公证,原告为此支出费用46300元,其中公证费700元。
上述事实当事人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有:一、原告何时合法取得“陈氏骨科”字号的使用权。二、被告是否享有“平庄陈氏骨科”和“北七家陈氏骨科”注册商标专用权及北七家陈氏骨科的名称权。原告的企业名称权和被告注册商标权何权利在先。三、被告在卫生院的墙面上悬挂“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等行为是否对原告企业名称权构成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如构成应如何赔偿。
一、关于原告何时合法取得陈氏骨科字号使用权。
原告法定代表人的父亲陈希凡于1992年12月31日取得陈氏骨科门诊所的行医许可证,有效期为二年。该阶段陈希凡取得了陈氏骨科字号的使用权。但有效期后,并没有证据证明陈希凡继续使用了该字号,也无证据证明陈光涛的医疗机构是由其变更而来。1994年9月1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实施,该细则第二十八条(一)项、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九条规定,医疗机构的名称为医疗机构执业登记的事项。医疗机构的名称由识别名称和通用名称依次组成。通用名称为医院、诊所、卫生院、中心等;识别名称为地名、单位名称、个人名称、学科名称、专业或专科名称等。医疗机构名称经核准登记,于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使用,在核准机关管辖范围内享有专用权。1996年5月16日《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关于医疗机构登记问题的答复》规定,凡从事医疗业务的各类企业,包括实行股份制、独资、合资、合作经营的,均办理登记,并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先到卫生行政部门办理审查批准手续,取得设置医疗机构批准后,再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领取营业执照后方可从事经营活动。根据上述规定衡量,原告人的法定代表人在2001年12月31日取得赤峰市卫生局核发的“陈光涛西医诊所”的执业许可证之前,一直未取得合法的医疗机构执业资格及名称。2001年12月31日,陈光涛取得了“陈光涛西医诊所”的执业许可证,并以此为行政前置审批条件,于2002年5月在赤峰市元宝山区工商局办理注册登记,取得了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虽然其营业执照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的名称取得明显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及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工商企字1996第133号)文件精神,但是,该医疗机构的营业执照目前并未被撤销,根据国家工商管理总局2003年公布实施的《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2004)》第三条规定,企业应当依法选择自己的名称,并申请登记注册。企业自成立之日享有名称权。所以,在本案中,原告名称权取得的时间应认定为2002年5月10日。
二、关于被告是否享有“平庄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商标专用权及北七家陈氏骨科的名称权,原、被告名称权、商标专用权何权利在先。
被告陈卫国提交的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发的商标注册证,证明了陈卫国于2003年7月28日、2004年8月21日依法取得了“平庄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的服务商标专用权。对于其主张2000年12月31日取得的“元宝山区北七家陈氏骨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能够证明既同时取得了该名称权的事实,因被告提交的该许可证为复印件,且有涂改,对方当事人又不予认可,故不能确认。
根据上述情况,原告取得“陈氏骨科”字号的时间为2002年5月10日,而被告陈卫国取得“平庄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的服务商标专用权的时间为2003年7月28日、2004年8月21日,由此可见,原告名称权的取得先于被告陈卫国商标专用权的取得。
三、被告在卫生院的墙面上悬挂“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及在病历、处方、宣传广告中使用“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字样等行为是否对原告企业名称权构成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如构成应如何赔偿。
2002年5月,原告取得赤峰市陈氏骨科医院的营业执照后,被告陈卫国在其营业场所办公楼上标注“陈氏骨科”字样的牌匾、在医院的病历、病志、公章上分别使用“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的行为,属于攀附原告的企业名称,欲使患者或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借以牟取利益,该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被告陈卫国取得“北七家陈氏骨科”及“平庄陈氏骨科”的服务商标及二被告合并后,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服务商标使用有关问题的意见》规定,服务商标许可使用人应当以其他适当方式让消费者了解其名称及地址,如在其服务提供场所的显著位置标明,在其服务的工具上标明,在交付消费的商业文书上标明等,以此履行义务。但是,其在行使商标专用权时,应当完整地突现其注册商标内容,而不是减少文字使用“陈氏骨科”或增加文字使用“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从而误导消费者。被告该行为仍然是为了达到与原告的企业名称相混淆的目的,存在明显侵权行为的过错,同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法人的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使用前款规定”,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解决商标和企业名称中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商标中的文字和企业名称中的字号相同或者近似,使他人对市场主体及其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从而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应当依法予以制止”的规定,二被告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应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本案中,由于原告未举证证明其商誉受到损害的事实,故其要求被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并应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的规定,被告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由于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损失的请求较高,又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实际利润,故本院不予全额支持,本院将根据本案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程度因素等,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原告要求赔偿的公证费系原告对被告不正当竞争行为调查、取证的合理支出,对该请求应予支持。原告请求赔偿广告声明费用及律师费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后二被告立即停止使用标注有“陈氏骨科”、“北七家陈氏骨科医院”字样的病历、处方、公章、牌匾、发布广告等。
二、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被告元宝山区平庄镇卫生院赔偿原告调查被告不正当竞争行为支出的公证费700元,并赔偿原告损失30000元。被告陈卫国赔偿原告损失10000元。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1085元,其它诉讼费5542元,原告负担10000元,被告负担6627元。邮寄费60元,原告及二被告各负担2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文来
审 判 员   徐书文
代理审判员   孙晓东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杨 锴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