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技术合同
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技术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07-12        

四 川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川民终字第488

                    

上诉人(原审原告)尹忠,男,汉族,1955724日出生,住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油院路30号西南石油大学职工宿舍4幢二单元203号。

委托代理人韩冰,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怡,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淑滨,女,汉族,1957627日出生,住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油院路30号西南石油大学职工宿舍4幢二单元203,系尹忠之妻。

委托代理人韩冰,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怡,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尹希元,女,汉族,1986525日出生,住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油院路30号西南石油大学职工宿舍4幢二单元203号,系尹忠之女。

委托代理人韩冰,四川亚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明秋,四川果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高新区高朋大道3号。

法定代表人冯异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许正平,四川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凯,四川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与上诉人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盾公司)技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10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111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尹忠、何淑滨及其委托代理人韩冰、徐怡,上诉人尹希元的委托代理人张明秋、韩冰,上诉人海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许正平、黄凯到庭参加诉讼。20111219日,本案双方均向法院提交《调解申请书》,申请给予协商解决此案纠纷的时间。现因双方经协商后无法达成调解,本案恢复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尹忠系西南石油大学化学化工院教授,是何淑滨之夫、尹希元之父。海盾公司系从事石油高新技术、高新产品的研究、开发、推广及应用,石油新技术的咨询、服务,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等业务的企业。海盾公司的公司章程记载,该公司股东(发起人)为董宇光、石磊、王军、朱立洋和冯异勇,其中董宇光的出资额占总出资额的73%。

20074月起,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南充市东威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威公司)南充市兴西化工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西公司)等单位代海盾公司购买原材料并生产 “南充料”产品数百吨运往海盾公司在新疆的办事机构,由海盾公司出卖给新疆塔河和克拉玛依有关油田作为除硫剂使用。因双方未签订合同,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对其拥有的“南充料”产品技术配方予以保密。海盾公司也按期向东威公司、兴西公司支付了有关购买原料、生产加工等费用。尹忠还多次到新疆塔河和克拉玛依油田的现场解决脱硫过程中发生的实际问题。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以海盾公司名义从2007417-2008714日发送化工原料至新疆,产生运输发票35份,运费共计118.841万元;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以海盾公司名义从东威公司、兴西公司购买化工原料,加工生产除硫剂产品“南充料”,产生增值税发票34份,金额276.6006万元。海盾公司从20071031-200918日通过中国邮政储蓄、中国建设银行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转款122万元,其中,200837日、59日、715日、128日和200918日转款回单凭条手写注明含工资1 000元。尹忠、何淑滨先后14次通过快件方式将运输发票、购买化工原料的增值税发票送交海盾公司。

原审法院另查明,2008715日,本案双方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约定合作方式技术开发、技术推广和技术咨询;海盾公司为技术和产品的市场推广方,并提供现场需求、市场信息、油田资料、应用目的等,按期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支付约定的咨询费、项目技术开发费、项目提成费,负责对方到现场的技术专家往返的交通和食宿费用,有权要求对方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对对方提供的技术和产品享有独家使用权,有权在全国各大油田开展相关技术和产品的推广、生产和销售,根据对方建议自主制定产品价格;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为技术和产品主要开发研制方,根据海盾公司(油田)要求,提供适合现场需要的油田化学技术和产品,保证相关技术和产品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合理使用研究开发经费,按期向海盾公司交付约定的研究开发成果,对推广项目提供必要的技术指导和技术服务,为海盾公司提供油田化学方面的技术咨询,有义务向海盾公司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如果需要,有义务派专家到油田了解情况、提供技术服务等;履行本协议中推广、完成的研究成果归双方共有;对于技术咨询,海盾公司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按月支付技术顾问费1 000元;对于海盾公司与油田签订的科研项目,海盾公司根据油田科研项目到款进度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支付相应比例的费用;对于海盾公司根据现场需要提出的技术开发项目,开发费用由海盾公司承担;对于技术推广,双方按项目利润进行分成,海盾公司占85%,尹忠、何淑滨、尹希元15%,每半年进行一次结算,结算日为715日和115日,结算以项目实际到账款项为准;协议期为4年,2008715日到2012714日。合同签订后,海盾公司没有再从南充向新疆运输化工产品,但仍向新疆油田提供除硫剂产品;海盾公司按月向尹忠方支付1 000元技术顾问费,直到20098月。200967海盾公司的股东董宇光发给尹忠的电子邮件称:除硫剂技术已不能满足甲方的要求,而且配方过于简单,配方的秘密已是公开的了,这导致2008年在南疆市场上不断地被其他公司挤出,目前当务之急是在南疆找到一个ph值小于12的除硫配方。201057日,海盾公司以对方未能履行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构成根本性违约为由,向其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

原审法院同时查明,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受理本案时调取了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损益表,载明:2008年主营业务收入31 604 960.9元,主营业务利润8 485 851.57元;2009年主营业务收入27 898 398.31元,主营业务利润11 395 972.89元。庭审中,原审法院要求海盾公司说明损益表中的主营业务为何种业务,海盾公司在指定的期间内未能说明。

原审法院受理该案后,根据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的申请,调取了海盾公司向新疆部分石油企业销售除硫剂的收入情况,其中,2007年,海盾公司向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西北油田分公司销售除硫剂14 637 762.36元,2008年销售除硫剂28 013 361.57元,200915 329 125.08元;2007年,海盾公司向新疆油田采油一厂销售除硫剂315万元。20081031日,海盾公司对“寒冷地区原油储罐中硫化氢消除仪”申请专利,发明设计人尹忠、冯异勇,国家专利行政机关于2010113日予以公告。

201018,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以海盾公司拒绝结算利润、停发技术顾问费为由,向南充市顺庆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盾公司按合同约定结算项目利润,支付技术顾问费,并承担诉讼费。后该院依法将本案移送原审法院审理。2010513日,海盾公司提出反诉,请求解除与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判令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返还已付的费用110万元,由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承担诉讼费。后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增加诉讼请求,请求确认海盾公司解除合同的行为无效。

一审诉讼中,原审法院根据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的财产保全申请,对海盾公司的银行存款200万元予以冻结。

一审诉讼中,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为证明除硫技术产品销售利润情况,向原审法院申请对海盾公司销售除硫技术产品的利润进行司法会计鉴定。2011317日,原审法院向海盾公司发出通知,要求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20日内向该院提交以下财务资料:12007年、2008年、2009年完整的会计帐薄;22007年、2008年、2009年销售除硫剂产品的会计凭证原件,并告知逾期无正当理由不提交,可能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海盾公司于2011328日签收上述通知,在指定期间届满后,海盾公司未提交任何财务资料。201185日,原审法院向海盾公司再次发出通知,释明双方当事人2008715日签订的协议性质为技术合作协议,不是技术转让合同,本案存在双方依照协议约定进行利润结算的必要,再次要求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10日内向法院提交2007年、2008年、2009年销售除硫剂产品的相关财务资料,并告知逾期不提交,可能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海盾公司于2011811日签收通知后,在指定期间届满后,仍未提交相关财务资料。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

1、关于主体资格及合同效力。2008715日,本案双方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载明,乙方为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何淑滨作为乙方代表在协议上签字。因此,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均系合同的当事人,因合作纠纷对海盾公司提起诉讼,其三人系适格的原告。海盾公司辩称何淑滨、尹希元不具有原告资格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技术合作协议》系双方当事人一致合意形成,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海盾公司辩称,尹忠的除硫技术已被西南石油大学申请专利保护,尹忠仅是该技术的发明人之一,无权以西南石油大学的专利进行牟利。由于尹忠提供证据证明其向海盾公司提供的技术产品成分为纯碱、磺酸、聚乙烯醇,与海盾公司提供的西南石油大学申请专利保护的技术使用的化工原料碳酸锂、碳酸氢铵、氯化钠、辛烷基苯酚聚氧乙烯醚不一致,证实尹忠提供的技术与西南石油大学申请专利保护的技术并非同一技术,对此,海盾公司亦未提出相应证据予以反驳;同时,即使向海盾公司提供的技术为西南石油大学申请专利保护,且未经西南石油大学许可擅自使用,构成侵权,也应当由权利人西南石油大学向尹忠主张权利,与本案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故海盾公司的该项辩解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2、关于合同性质。本案双方签订的合同名称为《技术合作协议》,内容就双方合作方式、费用承担、利润分配、结算方式以及合同期限进行了约定,反映出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的主要义务是根据海盾公司的要求开发技术、向海盾公司提供技术咨询服务和相关技术,海盾公司的主要义务是选择项目、推广技术产品,并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相应报酬,分配相应利润,因此,双方签订的合同为名符其实的技术合作协议。海盾公司辩称合同性质为技术转让,因双方未就转让费进行约定,且合同约定的双方合作方式、费用承担、利润分配、结算方式、合同期限等内容,不符合技术转让合同的法律特性,故海盾公司的该项辩解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3、关于合同是否履行。根据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提供的36页电子书信反映,双方就相关技术问题进行了大量的沟通和交流,尹忠对提出的除硫技术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其中,董宇光200967日发给尹忠的电子邮件显示,尹忠向海盾公司提供了除硫剂技术。上述电子书信,内容翔实、具体,有真实的邮件来源,虽然海盾公司不予认可,但不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抗辩,反将尹忠提供的部分邮件复制,作为自己的证据提交法庭证明双方交流的情况,因此,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应予认可;事实上,海盾公司向尹忠按月足额给付技术咨询费,海盾公司2007年、2008年、2009年向新疆部分石油企业销售了除硫剂产品,也表明双方进行了技术咨询和技术推广方面的合作,双方签订的合同已得到实际履行。按照合同约定,海盾公司应当向尹忠结算因销售除硫剂产品产生的相应利润。海盾公司辩称尹忠未提供除硫技术配方,未履行合同主要义务,合同未实际履行。由于其辩解与海盾公司股东董宇光的邮件内容不符,与其支付技术咨询费、销售大量的除硫剂产品事实不符,其该项辩解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4、关于合同签订前双方合作的法律性质。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提供的购买化工原料增值税发票、运送化工产品的运输发票、证人证词,以及海盾公司提供的转款依据证实,在合同签订前,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利用海盾公司提供的资金,在尹忠的工作所在地南充采购化工原料,加工除硫剂产品“南充料”,发送到海盾公司在新疆的办事机构,然后海盾公司销售到相关石油企业,表明双方在合同签订前已进行事实上的技术合作,双方形成事实上的技术合作关系。由于海盾公司在合同签订前后持续地向相关石油企业销售除硫剂产品,表明尹忠是持续地向海盾公司提供了除硫技术,双方签订书面合同应当是对此前合作的肯定和延续。对于海盾公司在合同签订前利用除硫剂产品获取的收益,按照利益平衡、公平正义原则,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应当分得相应收益。诉讼中,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请求对合同签订前海盾公司销售除硫剂产品产生的利润进行分配,予以支持;因无证据证明此前对利润分配比例有明确约定,应比照双方2008715日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约定的比例进行计算。

5关于除硫技术产品销售利润计算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为证明除硫剂产品销售利润情况,向原审法院申请对海盾公司销售除硫剂产品的利润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由于原审法院两次书面要求海盾公司提供由其支配的销售除硫剂产品及收取货款的会计资料,其拒不提供,致使鉴定不能进行,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根据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损益表的内容记载,2008年主营业务收入31 604 960.9元,主营业务利润8 485 851.57元;2009年期间,主营业务收入为27 898 398.31元,主营业务利润为11 395 972.89元,两年主营业务利润共计19 881 824.46元,平均利润率33.41%。对于主营业务为何种业务,该院要求海盾公司说明,海盾公司在指定期限内没有说明。但根据该院调查取证情况,2008海盾公司销售除硫剂收入28 013 361.57元,与海盾公司主营收入相当,且由于该院调查的石油企业仅是部分企业,该院调取的销售收入仅是海盾公司销售除硫剂产品的部分收入,因此,该院推定海盾公司损益表中的主营收入为销售除硫剂产品的收入,主营业务利润为销售除硫剂产品获取的利润。据此,原审法院确认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销售除硫剂获取利润共计19 881 824.46元;根据该院调查取证情况,2007年,海盾公司仅向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西北油田分公司和新疆油田采油一厂销售除硫剂收入17 787 762.36元,比照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的获利水平,推算海盾公司 2007年销售除硫剂获取利润至少5 942 891.40元,海盾公司2007年、2008年、2009年销售除硫剂获取利润共计25 824 715.86元。按照双方合同约定的利润分配比例,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可分得3 873 707元。

6、关于海盾公司解除合同效力问题。由于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向海盾公司提供了技术咨询服务,同时提供除硫技术生产出除硫剂产品由海盾公司进行销售,进行了技术推广合作,因此,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履行了合同约定的主要义务,海盾公司主张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构成违约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反诉要求解除合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院不予支持。虽然海盾公司在诉讼中于201057日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发出通知解除合同,但由于海盾公司单方解除合同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请求确认解除合同效力无效,理由成立,请求海盾公司给付技术咨询费,符合双方合同约定,该院予以支持。

7、关于海盾公司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转款的问题。经查,海盾公司先后向尹忠转款共计122万元。尹忠提供运输发票、物流公司及货运司机证词证实,尹忠支付从南充运送除硫剂产品“南充料”到新疆的运费118万余元;加上生产除硫剂产品的加工费、包装费以及海盾公司应当支付给尹忠的技术咨询费,尹忠能够充分说明122万元的合法去向,因此,海盾公司主张其转款系预付技术转让费,并反诉请求予以返还,与事实不符,其主张不能成立,其反诉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条、第三百五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一、海盾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2007年至2009年利润分成款3 873 707元;二、海盾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20099月至20101月技术咨询费5 000元;三、海盾公司于201057日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的行为无效;四、驳回海盾公司的反诉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宣判后,尹忠、何淑滨、尹希元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海盾公司在一审判决的3 873 707元基础上增加上诉人分成款411 249元;2、由海盾公司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及理由为:一审诉讼中,由于海盾公司拒不提供财务账目,致本案无法准确确定海盾公司的利润情况,特别是对2007年度原审法院只调取了新疆油田采油一厂的销售数据,没有调取到其主要销售的新疆油田采油三厂的数据,因此,一审判决推算出的海盾公司在克拉玛依油田的销售数据并不包括新疆油田采油三厂的数据,严重损害了上诉人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20072008年初,上诉人代海盾公司运输的除硫剂原料的卸货地均为新疆油田采油三厂,海盾公司曾给上诉人提供过的2008年克拉玛依油田的销售收入为850.088万元,一审法院已经查明新疆油田采油一厂的销售收入仅为29.478万元,故新疆油田采油三厂的销售收入应为820.61万元。为此,按照一审判决确定的33.41%利润率计算利润为2 741 658.01元,再按双方约定的15%计算上诉人的提成金额应为411 249元。另外,一审法院对2007年的利润参照2008年双方合同约定的15%的比例分配有失公允。双方未签订合同前,上诉人不但是提供技术,上诉人还要为其代购原料、进行加工、代其委托运输等,根据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上诉人的分成比例应当高于双方合同签订后上诉人只提供配方技术而约定的分成比例。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部分错误,漏判了上诉人的部分应分利润,恳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海盾公司答辩称:

一、尹忠存在根本性违约,没有履行合同义务的能力以及不履行合同义务的事实

二、尹忠不能按双方《技术合作协议》约定履行技术咨询义务。第一、尹忠在2009,没有提供任何涉及合同约定的咨询服务,尹忠的电子邮件证据也是2008年的。第二、尹忠2008年的邮件也不能证明其按合同约定履行了咨询义务, 《技术合作协议》第二条第()款约定了具体的咨询义务,而从尹忠的邮件证据中找不到相关内容,尹忠的邮件证据内容有些属网上搜索(如材料厂家价格),有些是公开的理论方法(原油的现场取样、分析方法),但不能用于实际操作。第三、尹忠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咨询义务,不应再按1 000/月支付其咨询费。

三、尹忠未履行合同约定的技术开发义务。其无能力和条件履行技术开发义务,因此,技术开发义务均未履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本案《技术合作协议》应当解除。

四、尹忠应返还海盾公司预付的技术转让费。因尹忠不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不提供适合油田现场需要的国内领先的技术和产品等,应该返还预付的技术转让费。

海盾公司亦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驳回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的所有诉讼请求;2、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解除双方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并判令尹忠、何淑滨、尹希元返还海盾公司已付的费用110万元;3、本案的诉讼费用均由尹忠、何淑滨、尹希元承担。

事实和主要理由是

一、双方于2008715日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其名称为技术合作协议,但主要内容为技术转让,该协议中明确要求被上诉人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而该协议中所称的项目利润分配实为分期支付技术转让费的一种方式。一审判决以双方未就转让费进行约定以及协议名称为由认定协议不符合技术转让合同的法律特征,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二、被上诉人未履行双方所签的《技术合作协议》,无权要求上诉人支付技术咨询费,也无权要求上诉人分配项目利润。上诉人拥有自己的除硫剂技术,因被上诉人对其技术和产品配方保密,不提供产品和技术配方,上诉人也一直使用自己的技术。

三、一审判决比照2008715日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支付被上诉人2007年的项目利润,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2007年,被上诉人并未向海盾公司提供产品和技术配方,也未履行咨询义务、技术开发义务和技术推广义务,双方也没有签订相关的协议,一审判决比照2008715日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对2007年的利润进行分配,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2、上诉人从南充购货,只是一种购销合同关系。

四、一审判决对除硫技术产品销售利润的计算方式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判决将上诉人公司的年度主营业务利润作为《技术合作协议》中的项目利润计算,属认定事实不清。《技术合作协议》中约定的计算方法是按项目利润进行分配,而不是分配年度利润。2、关于上诉人的主营业务为何种业务,上诉人在原审第二次开庭中已明确陈述为营业执照中的经营范围, 除硫剂产品只占很少部分,且与被上诉人无关。3、海盾公司每年均有受国家中小企业创新基金扶持的项目,年均收到扶持基金在100万元左右,海盾公司已按国家相关财经制度在收到扶持基金时计入本年利润。4、上诉人未提供全部会计资料,是为保护自己的专有技术,防止被上诉人通过诉讼恶意窃取。

五、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解除合同通知无效,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被上诉人并未按合同约定提供咨询服务、技术开发服务和技术推广服务。2、尹忠作为西南石油大学的教师,无证据证明其合法拥有履行合同义务的能力和拥有相应的技术和产品配方。3尹忠、何淑滨、尹希元长期不履行合同主要义务,也无履约能力,上诉人有权解除合同

六、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反诉请求,认定上诉人向尹忠转款122万元为运费,属认定事实不清。1、尹忠的货物运费总额实际只有10万元左右,尹忠支付的运费也只有10万元左右,其他110万元为上诉人以运费方式预付给尹忠的技术转让费用,准备用于收购尹忠自称的技术和产品配方,因尹忠拒不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应该予以返还。2、本案中涉及运费的主要证据为货运发票和增值税发票,货运发票是尹忠大量多开的, 多开货物吨数达1 314,而增值税发票上记载的货物吨数只有139,二者相差十倍。3、根据增值税发票上真实的货运数量并参考货运发票的单价计算运费,运费总额也就10万余元。

综上所述,何淑滨、尹希元以及尹忠未履行《技术合作协议》主要义务,未按合同约定提供技术咨询服务、未提供技术和产品配方,未履行合同约定的技术开发和技术的推广义务,其无权要求支付咨询费,也无权要求结算项目利润。

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答辩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无误。二、海盾公司提出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其上诉。

一、海盾公司认为双方所签的《技术合作协议》是名为技术合作协议实为技术转让合同的说法没有事实根据,也与双方协议约定不符。正如一审判决所认定的双方对合作方式、费用承担、利润分配、结算方式以及协议期限进行了约定,协议确定的答辩人的合同义务就是根据海盾公司要求开发技术、提供技术咨询服务以及向海盾公司提供技术,海盾公司则负责选择项目、推广技术产品并支付答辩人相应报酬、分配相应利润。该协议约定的合作方式只有三个: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咨询,唯独没有技术转让!合同生效后,答辩人亦履行了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服务和技术推广等方面的义务。海盾公司虽然未按协议约定分配利润,但却履行了包括支付每月1 000元顾问费等义务,因此其主张该协议为技术转让合同纯系混淆是非、扰乱视听之说,其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协议约定的给答辩人分配利润的义务。

二、海盾公司认为答辩人未履行双方所签《技术合作协议》,无权要求支付技术咨询费、分配利润,其解除该协议的通知有效的说法同样与事实不符。从20073月开始,双方就开展了技术合作,就硫化氢的防治以及相关产品销售后的利润分成达成一致意见,答辩人为其进行技术开发,研究生产除硫剂产品,由海盾公司支付相关原料和加工包装运输费用,将配制的产品发往新疆,并由海盾公司进行推广,海盾公司也按每月1 000元支付了尹忠的技术顾问费。因此,海盾公司要求解除合同没有事实和法律根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是正确的。海盾公司一直提出答辩人没有交给其技术和产品配方,这与事实不符。2008715日双方签订书面《技术合作协议》后,答辩人就根据海盾公司的要求将配方交付了海盾公司。20081030日尹忠发给海盾公司的电子邮件证明,尹忠为海盾公司提供了最好的配方,并告诉配方如何配制,这封邮件证明了双方在进行合作而且尹忠履行了协议的义务。董宇光在200967130644秒的电子邮件中也说明了在老配方已经使用了几年的情况下,要求尹忠研究出pH值小于12的新配方,而且还提到了配方简单,如果不知晓配方内容,又怎么会知道简单呢,这充分说明了海盾公司对配方是知晓的。

三、以海盾公司认可从20073月开始就使用了答辩人研制的“南充料”和由答辩人负责海盾公司脱硫剂生产研发的实际情况看,可以推断本案所涉协议签订前,双方存在实际的合作关系,答辩人作为涉案技术成果的权利主体,基于其与海盾公司之间持续存在的事实合作关系,有权主张相关收益。即使双方未对20073月至2008714日之间的技术使用费进行约定,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纪要》第23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技术合同的价款、报酬和使用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合同法六十一条的规定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按照以下原则处理:(1)对于技术开发合同和技术转让合同,根据有关技术成果的研究开发成本、先进性、实施转化和应用的程度,当事人享有的权益和承担的责任,以及技术成果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合理认定;(2)对于技术咨询合同和技术服务合同,根据有关咨询服务工作的数量、质量和技术含量,以及预期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等合理认定。技术合同价款、报酬、使用费中包含非技术性款项的,应当分项计算。”为此,原审法院有权依据上述规定予以判决。

四、海盾公司认为其从南充所购货物,与答辩人只是一种购销合同关系不是事实。尹忠只是为海盾公司代办了购买化工原料的业务。由于海盾公司拒不提供本应提供的公司经营账务,才导致原审法院只能根据查到的海盾公司部分销售收入及财务报表进行判决

五、海盾公司关于“预付款”的说法没有事实依据并有悖情理。海盾公司一审提交的付款凭证中没有一份能够证明付款的性质是预付的技术转让费

综上所论,海盾公司的上诉理由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为此,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支持答辩人之诉求。

在二审诉讼的举证期限内,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向法院提交的新证据为:1、《油气田环境保护》杂志,其中有尹忠发表的论文,以此证明从2004年起尹忠就开始研究涉案技术。2、(2011)川中证字第539号《公证书》,以此证明尹忠的电子邮箱中与海盾公司相关人员的电子邮件内容,均能说明双方一直在履行合同。3、尹忠研究涉案技术的实验记录本。以此说明为海盾公司研制技术的过程。

海盾公司经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力不予认可。1、不是尹忠的论文,作者有四个人。2、文章是关于硫化氢危害防治的理论概述,不能证明能实际应用到油田。3文章是西南石油大学化学系的文章,没有具体的明确的配方。因此,不能证明尹忠拥有油田实际使用的脱硫剂配方。对证据2《公证书》的真实性不持异议。对证明力不予认可。1、邮件内容应当完整全面理解,不能断章取义。2、邮件全文说明,2008年,海盾公司脱硫剂产品不能满足油田要求;海盾公司需要一个ph值低于12的配方;尹忠是老师,没有时间到现场搞科研,尹忠没有能力搞出配方,要终止双方的合作协议,要对合作方式进行变更。为此,该邮件不能证明尹忠履行了合同义务。对证据3,“实验记录本”,认为是尹忠自己制作的,对真实性及证明力均不予认可。

海盾公司向法院提交的新证据有:

第一组证据:2007年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对外销售的非脱硫剂收入的发票和金额2007年脱硫剂销售发票和金额。证明:1、海盾公司2007年财务报表是真实的,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是真实的。22007年与本案有关的脱硫剂销售金额是真实的,与一审法院查明是一致的。一审调查脱硫剂销售额315万元,此315万元在技术服务发票中,扣除了10%质量保证金,加起来与法院调查的脱硫剂收入一致。3、证明海盾公司2007年的业务中非脱硫剂销售收入的金额。

第二组证据:2008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对外销售非脱硫剂收入的发票和金额,2008年脱硫剂销售发票和金额,证明2008年海盾公司的负债表、损益表、销售金额及利润是真实的,与一审法院调取的一致。

第三组证据:2009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对外销售非脱硫剂收入的发票和金额,2009年脱硫剂销售发票和金额,证明2009年海盾公司负债表、损益表、销售金额及利润是真实的,与法院调取的一致。

第四组证据:新疆易通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易通公司)出具的《证明》。欲证明海盾公司自己拥有脱硫剂技术。因为,欣易通公司是海盾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相关合同虽然是欣易通公司签订的,但欣易通公司是海盾公司的子公司,故欣易通公司的技术就是海盾公司的技术。

第五组证据:是尹忠在一审出示的相关邮件,海盾公司认为,其二审提交的是全部邮件内容,能够证明尹忠拒绝向海盾公司提供配方,说明尹忠没有把配方交给海盾公司。

    第六组证据:东威公司的增值税发票。证明东威公司运送的保密的“南充料”的吨位,证明尹忠虚开了运输吨位数量,虚开运费。通过虚开运费,领取预付技术转让费。

第七组证据:技术服务合同。说明新疆油田采油一厂的服务金额为350万元,一审法院调查的新疆油田采油一厂的脱硫剂销售收入315万元,因一次性付款为90%,扣除质量保证金10%后即为315万元,以此证明法院调取的2007年的金额是正确的。

第八组证据:服务合同。说明海盾公司对外提供服务的内容主要是石油开发、堵水等油田辅助工作,这些服务和脱硫剂销售及技术毫无关系

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对海盾公司所提交的证据经质证认为,海盾公司在二审中提供的证据,均不符合“新证据”的规定,上述证据并不是一审庭审结束后形成的,是一审中法院多次释明要求其出示而没有出示的,因此,上述证据不能作为二审新证据使用。具体意见为:

第一组证据:12007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因是海盾公司单方提供,并没有其他证据佐证,对真实性、客观性、关联性不予认可。2、技术服务费的发票。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恰恰证明了海盾公司利用尹忠提供的技术为油田服务并营利,尹忠一方有权根据《技术合作协议》的约定分配利润。3原油脱硫剂发票,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海盾公司相加的数字与一审法院调查取证的数据不符,一审法院调查取证的2007年的数据是1 700多万元,而海盾公司提供的数据是1 200多万元。

第二组证据:12008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只认可损益表上的当年的主营业务收入的数字,因为财务资料都掌握在海盾公司手中,海盾公司又拒不提供收入和支出的完整的财务资料。2技术服务费的发票和原油脱硫剂发票,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恰恰证明了海盾公司利用尹忠提供的技术为油田服务并营利,尹忠一方有权根据《技术合作协议》的约定分配利润。

第三组证据:12009年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只认可损益表上当年的主营业务收入的数字。2、技术服务费的发票,对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恰恰证明了海盾公司利用尹忠提供的技术为油田服务并营利,尹忠一方有权根据《技术合作协议》的约定分配利润。3、原油脱硫剂发票,对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海盾公司是为了迎合一审法院调查的数据而拼凑起来的,海盾公司只提供了一审法院已经查到的部分收入,实际上真实销售收入不止这些,对方拒不提供。

第四组证据:1欣易通公司出具的《证明》,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不认可,认为此证据是欣易通公司单方提供,而且内容相互矛盾,无法证明是海盾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不认可,因为与本案毫不相关。3、对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西北油田分公司的付款凭证的真实性有异议,对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欣易通公司的业务,与本案无关,而且也不能证明是技术合同款项。 

第五组证据:20081030日尹忠发给海盾公司的电子邮件。对电子邮件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不能证明尹忠拒绝提供配方,恰恰证明了尹忠与海盾公司的技术合作一直在履行,配方已经全面交给海盾公司了。邮件上写了“我找到了最好的配方并改得更好一点,应该这样配制:......”,说明向海盾公司传授了配方如何配制。

第六组证据:东威公司增值税发票。对发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认可,但对证明力不认可。这些发票的购货方均是海盾公司而非尹忠,仅能证明海盾公司与东威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这些发票不能证明吨位的问题,并且海盾公司没有向法院出示给东威公司的付款凭证。一是海盾公司为了对本公司工作人员进行技术保密,开发票时,主动与化工产品销售商兴西公司协商将大量的单价为1 330多元一吨的纯碱开成了单价为16 923元左右的聚乙烯醇,交易总金额未变,但数量显著减少,这就是为什么在东威公司购买价值10多万元的化工原料中有大量的纯碱等多种原料而后来在兴西公司购买的化工原料中没有纯碱而全部是聚乙烯醇的原因,仅凭聚乙烯醇一种原料是不可能脱硫的;二是尹忠代其购买原料后,要加水溶解、溶胀、进行化学反应,才能起到脱硫的效果,所以吨位也要增加。

第七组证据:技术服务合同。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因其没有盖骑缝章,不知道是否更换过,图钉有新换过的痕迹。即使合同是真的,最后签字页的预算表可以明显地看出,350万元标的的合同中347万元是“原油除硫化氢剂”的原材料、生产、运输费用,仅有3万元是“服务费”,且这些服务费均是依赖于脱硫剂销售产生的分析、评价等附属费用。海盾公司签订此合同使用的是尹忠的技术,尹忠有权按协议分配利润。

第八组证据:技术服务合同。因不属于二审的新证据,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不认可。1、海盾公司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现场施工,自己不拥有技术。22007年至2009年海盾公司签约外聘的技术人员只有尹忠一个人。最早的是2007327日签订的,该合同印证尹忠和海盾公司合作就是从20073月开始的,海盾公司从这个时候开始利用尹忠的技术对外提供服务,赚取利润。3、技术服务项目的收入尹忠有分成的权利。

本院经审查认为,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向法院提交的新证据1:《油气田环境保护》杂志,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文章内容为硫化氢危害防治的理论研究,与本案涉及的脱硫剂配方有一定的关联性,能够证明尹忠于2004年时已对该技术有所研究,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对证据2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可,对其证明力将结合案件其他材料和事实综合认定。对证据3,因海盾公司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均不认可,并且该证据不属于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后新发现的证据或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故其不属于新的证据,本院认为不予采信。

针对海盾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证据材料,本院经审查认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的证据”的情形。不是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确因客观原因无法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经人民法院准许,在延长的期限内仍无法提供的证据;也不是一审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当事人在一审举证期限届满前申请人民法院调查取证未获准许,二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应当准许并依当事人申请调取的证据。海盾公司二审提交的证据是原审法院多次释明要求其提交而没有提交的证据,因此,上述证据不能作为二审新证据使用,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二审中另查明,2008年海盾公司的净利润为5 132 812.96元;2009年海盾公司的净利润为7 194 006.16元。

本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二审诉讼争议的焦点为:

(一)双方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的性质。

从双方2008715日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所约定的具体内容分析,双方在协议中就合作方式、费用承担、利润分配、结算方式以及合同期限进行了约定协议约定的合作方式有三种:即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咨询。尹忠的主要义务是根据海盾公司的要求为其开发技术、提供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和提供相关技术,海盾公司的主要义务是选择项目、推广技术产品,并向尹忠给付咨询费和分配相应利润。从协议约定的内容和实际履行情况看,双方并没有关于技术转让以及技术转让费问题的约定或事实发生。因此,本案所涉《技术合作协议》的性质是技术合作,而非技术转让。海盾公司上诉中称有110万元是预付的购买技术和产品配方的费用,对此,本院认为,如果是预付的转让费用,之后于2008715日双方再签订《技术合作协议》与情理不符。同时,在双方签订《技术合作协议》的前后,海盾公司多次向尹忠支付技术咨询费,由此可以认为双方之间构成技术合作关系,否则海盾公司无理由支付上述费用,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海盾公司关于该《技术合作协议》的主要内容为技术转让,其关于110万元系预付的技术转让费,并请求予以返还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尹忠是否按约履行了合同约定的相关义务

尹忠作为西南石油大学化学化工院教授,主要从事物理化学教学和油田化学剂研究,其长期研究硫化氢的防治办法,并在《油气田环境保护》等杂志上发表《硫化氢的危害与防治》等有关硫化氢防治的学术文章。在与海盾公司合作期间,海盾公司对“寒冷地区原油储罐中硫化氢消除仪”申请专利,其中,发明设计人之一即为尹忠,国家专利行政机关于2010113日予以了公告。因此,尹忠在专业上有履行本案合同义务的能力。从20073月起,尹忠以海盾公司的名义购买、加工有关化学制剂,制成“南充料”,包装后运往海盾公司指定的地点,由海盾公司向油田销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关于“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第三十七条关于“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在签字或者盖章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的规定,尽管双方正式签订《技术合作协议》的时间是2008715日,然而从2007年起,尹忠就实际上开始向海盾公司履行合作协议的相关内容。无论是口头合作协议期间,还是书面协议签订后,海盾公司根据尹忠提供的技术生产脱硫剂进行销售,均证明尹忠履行了协议,海盾公司因此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利益,因此,海盾公司关于尹忠未履行双方所签的《技术合作协议》,无权要求支付技术咨询费及分配项目利润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海盾公司主张拥有自己的除硫剂技术,尹忠对其技术和产品配方保密,不提供产品和技术配方, 海盾公司一直使用自己的技术,但是,诉讼至今,海盾公司一直未举证证明自己的除硫剂技术,也没有证据证明曾要求尹忠交付配方的任何信件、电话或不提交配方就会承担相应后果的函件等。从海盾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宇光的电子邮件中清楚的显示其掌握了尹忠的技术和配方。因此,海盾公司的上述主张亦不能成立。综上,尹忠实际履行了其与海盾公司之间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的相关义务,海盾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的利润比例支付分成款给尹忠。

(三)关于利润分配问题。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从2007年初开始就口头约定开展技术合作,双方就技术合作的内容、利润分配、每月支付咨询费等内容进行了相关约定,海盾公司于2008715日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前后均向尹忠支付咨询费,由此可以判定,2008715日之前双方即开始合作。但由于之前无书面协议,尹忠主张双方原约定的利润分配比例为20%,但其无证据予以证明,故一审法院按双方在《技术合作协议》中约定的利润分配比例计算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尹忠的上述主张因无事实依据,应予驳回。由于海盾公司在诉讼中未提供详细的财务资料,导致一审法院只能根据损益表上的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来推断利润率为33.41%。一审法院依据“不提供证据一方承担不利后果”的法律规定,计算利润及分成金额的方法并无不妥。二审中,虽然海盾公司提交了相关财务资料,但仍然没有提交成本、支出的证据。二审经查实,2008年海盾公司的净利润为5 132 812.96元;2009年海盾公司的净利润为7 194 006.16元。因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的净利润是清楚的,根据双方在《技术合作协议》的第(三)“技术推广”的第(1)项中关于:“甲、乙方按项目利润进行分配,利润为销售额和扣除项目成本,项目成本包括:原料、生产成本、市场费用、公司管理费、差旅费及税费”的约定,本院认为应当按照项目净利润计算分成金额,一审法院计算时未扣除管理费用、差旅费及税费等,故其计算的依据存在错误,应予纠正。海盾公司2008年的净利润为5 132 812.96元,2009年的净利润为7 194 006.16元,两年的净利润之和为12 326 819.12元。海盾公司2008年主营业务收入为31 604 960.9元,2009年主营业务收入为27 898 398.31元,为此,以上两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之和为59 503 359.21元。故海盾公司2008年、2009年的平均利润率为20.72%。双方在《技术合作协议》中约定,双方按项目利润进行分成,海盾公司占85%,尹忠、何淑滨、尹希元15%。据此约定,尹忠方2008年、2009年应分得利润金额1 849 022.87元。一审法院查明,2007年,海盾公司向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西北油田分公司销售除硫剂14 637 762.36元,向新疆油田采油一厂销售除硫剂为315万元,其于2007年销售除硫剂的收入共计为17 787 762.36元。因2007年双方已实际开始履行合作协议,故2007年参照2008年、2009年的平均利润率20.72%计算,2007年,海盾公司销售除硫剂的利润至少为3 685 624.36元。在此基础上,再按双方有关利润分成的比例约定进行计算,尹忠方于2007年应分得利润金额为552 843.65元。综上,尹忠方于2007年、2008年、2009年共计应分得利润金额为2 401 866元。

海盾公司在二审中提出应扣除部份技术服务费的问题。本院认为:由于海盾公司未提供完整的财务资料,其成本、支出不能完整、清楚地显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海盾公司的上述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四)海盾公司是否有权解除《技术合作协议》

本院认为,海盾公司向尹忠送达的解除通知无效。理由为: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双方在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中,没有合同解除内容的约定;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没有出现上述法律规定的解除合同的情形。尹忠履行了技术开发、技术咨询和技术服务的相关义务,且提供的脱硫剂技术已经由海盾公司推广及运用,并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因此,海盾公司关于尹忠根本违约并要求解除与尹忠签订的《技术合作协议》的主张,其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在计算利润依据上考虑欠妥,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的二项,即“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20099月至20101月的技术咨询费5 000”;

二、维持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的第三项,即“确认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于201057日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发出的解除合同通知书的行为无效”

三、维持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的第四项,即“驳回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的反诉请求”

四、撤销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南中法民初字第19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2007年至2009年利润分成款3 873 707元”

五、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尹忠、何淑滨、尹希元给付2007年至2009年的利润分成款2 401 866元。

本案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37 789元,财产保全费5 0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4 700元,共计57 489元,由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承担。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2 489元,由四川海盾石油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0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