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技术合同
高兵、袁端锋、舒凌、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李波、何文淑技术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07-12        

四 川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川民终字第59

 

上诉人(原审被告)高兵,男,汉族,生于1956928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方池街3221单元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袁端锋,男,汉族,197755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洗面桥横街21号附14号。

委托代理人陈莉,女,汉族,1967107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海椒市街1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舒凌,女,汉族,1976614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肖家河街541单元9号。

委托代理人元建国,男,汉族,1955102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倪家桥路8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金牛乡土桥村11组。

法定代表人廖忠,董事长。

原审被告唐庆生,男,汉族,195583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东马棚街121单元16号。

原审被告张毅,男,汉族,196162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安蓉路1221单元39号。

原审被告谭礼惠,女,汉族,195553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大田坎街9312单元9号。

原审被告王莹,女,汉族,1974124日出生,住甘肃省崇信县锦屏镇新西街6号。

原审被告李波,女,汉族,196285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大学路12191单元14号。

原审被告何文淑,女,汉族,1955523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方池街3221单元4号。

上诉人高兵、袁端锋、舒凌与被上诉人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以及原审被告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李波、何文淑技术转让合同纠纷一案,原由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1021日作出(2007)成民初字第650号民事判决。高兵、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袁端锋、舒凌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630日作出(2009)川民终字第125号民事裁定,本案发回重审。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于2010420日作出(2009)成民初字第902号民事判决。宣判后,高兵、袁端锋、舒凌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201114日,本院受理此案,依法组成合议庭。2011223日,《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将本案相关法律文书公告送达给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2011526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高兵,上诉人袁端锋的委托代理人陈莉,上诉人舒凌的委托代理人元建国,原审被告谭礼惠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原审被告唐庆生、张毅、王莹、李波、何文淑经本院合法传唤,未能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健欣)成立于2002828日,系由何文淑等八名自然人出资50万元注册成立的以药品研发为主的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第一次增资扩股后注册资本变更为55万元,出资人变更为高兵、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袁端锋、李波、舒凌(以下简称九股东),但尚未办理工商变更登记。

2004510,成都市厚生药物医药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生公司)作为甲方与乙方九股东签订《增资扩股合同书》。合同约定,原健欣由现有注册资本50万元增资扩股到150万元,即乙方以第一次增资扩股5万元以及乙方本次增资5万元,甲方以90万元注入到原健欣而设立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健欣)。增资扩股后,新健欣的股东由厚生公司和九股东组成,持股比例为:甲方厚生公司持有60%,乙方何文淑持有10%、张毅持有10%、高兵持有8.0%、唐庆生持有4.7%、李波持有3.3%、王莹持有1.3%、舒凌持有1.0%、谭礼惠持有1.0%、袁端锋持有0.7%。同时该合同第七条约定,凡增资扩股前,原健欣形成的无形资产包括全部的科研技术,其权属归九股东所有,其收益归九股东所有,其债权债务及经济民事责任由九股东承担和负责。基于该条约定,转入新健欣的药品项目未包括尚在研制的“帕株沙星”项目。同时依据该合同,厚生公司委派廖忠担任新健欣法定代表人,委派夏玲担任会计;九股东委派何文淑担任总经理、高兵担任出纳。

同日,九股东与新健欣、厚生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九股东将“抗病毒含片”的全部科研技术转让给新健欣,并负责按国家药监局的要求完成该品种新药证书、生产批件的注册申报并承担其费用,转让价格50万元(包括10万元风险金)。在协议签订后十日内支付转让总价的60%,即30万元,取得新药证书及生产批件后再支付剩余的40%,即20万元;若因九股东自身的原因或不可抗力因素导致该品种注册失败或无法进行工业化生产时,九股东应退还新健欣除10万元风险金以外的已支付的科研技术转让费20万元。该协议书“附件”列明的新健欣收购项目未包括“帕株沙星”项目。

协议签订后,新健欣分别于200477日、97日将购买“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及购买九股东其他科研技术应付转让费共计47.5万元划到以新健欣名义在中国银行成都市金牛支行金河街分理处(以下简称中行金河街分理处)的银行账户上。经高兵及何文淑同意,该30万元款项被用于“帕株沙星”项目名义的支出。高兵在20041020日新健欣“调账说明”上签字确认“原公司将这部分资金用于帕株沙星的研制费”“情况属实”。并且高兵及何文淑在2004731日至1231日新健欣支出该30万元的“记账凭证”上签注有“原健欣”或“原”、“原健”字样。

2005331,四川禾正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禾正制药)与厚生公司及九股东签订《增资扩股协议》,约定:新健欣的注册资本由150万元增资扩股到380万元。厚生公司出资170.1888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44.32%;禾正制药出资99.84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26%;何文淑出资28.4928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7.42%;张毅出资28.4928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7.42%;唐庆生出资13.2864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3.46%;李波出资9.4848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2.47%;高兵出资22.8096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5.94%;王莹出资3.8016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0.99%;舒凌出资2.8416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0.74%;谭礼惠出资2.8416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0.74%;袁端峰出资1.92万元,占注册资本总额的0.5%。之后,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袁端锋、李波、舒凌在致本次扩股后的成都市健欣医药工业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健欣)的“提案上交委托函”中,表明仅要求现健欣支付“斯帕丰冻干含片”技术转让费,而未要求现健欣支付“抗病毒含片”的30万元技术转让费。

另查明,2004615日,九股东以禾正制药及新健欣名义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国家药监局)申请抗病毒含片药品注册申请,注册申请负责人为何文淑。200484日,四川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省药检局)认为该品申报资料齐全,基本符合要求,同意上报。2004825日,四川省药品检验所(以下简称省药检所)出具编号为川药检业字(2004807“药品注册检验报告表”,载明:检验结论为按申报抗病毒含片质量标准检验三批样品,结果符合规定。200492日,国家药监局认为禾正制药及新健欣申请抗病毒含片9CE1D13E片剂申请基本符合“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对于形式审查的要求,予以受理。200531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以下简称国药评审中心)出具药审补字[2005]1034号“补充资料通知”认为,本品为含片,用法为口服,不符合剂型的特点,请明确本品的用法。若本品为口服,则给药途径由口服改为含服,给药途径发生了变化,因此,不能减免临床研究,请按改变给药途径的要求,提供临床方案。2007226日,国家药监局出具“审批意见通知件”,以新健欣申请的新药“抗病毒含片”崩解时限不符合药典规定,达不到可溶片的要求,根据“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予以退审。

据此,现健欣以九股东的上述行为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九股东连带返还现健欣科研技术转让费20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

九股东与新健欣、厚生公司基于《增资扩股合同书》的约定而签订的转让“抗病毒含片”技术《协议书》,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为有效合同,对各方均有约束力,各方均应依约履行。该协议书约定九股东将“抗病毒含片”的全部技术转让给新健欣,并负责按国家药监局的要求完成该品种新药证书、生产批件的注册申报并承担其费用,转让价格50万元(包括10万元风险金)。若因九股东自身的原因或不可抗力因素导致该品种注册失败或无法进行工业化生产时,九股东应退还新健欣除10万元风险金以外的已支付的技术转让费20万元。新健欣于200477日、97日向中行金河街分理处的账户划转47.5万元,尽管上述账户的户名为新健欣,但账户的预留印鉴为高兵,实际转款也是高兵以原健欣名义处分。结合高兵在20041020日的新健欣“调账说明”上签字确认“原公司将这部分资金用于帕株沙星的研制费”“情况属实”,并且高兵及何文淑在2004731日至1231日新健欣支出该30万元的“记账凭证”上签注有“原健欣”或“原”、“原健”字样以及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袁端锋、李波、舒凌在致现健欣“提案上交委托函”中列明“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协议书”的情况下仅要求现健欣支付“斯帕丰冻干含片”技术转让费,而未要求现健欣支付“抗病毒含片”的30万元技术转让费等事实,在九股东未举证证明47.5万元到账后,九股东已无法支配该账户上的资金的情况下,现健欣关于已向九股东支付“抗病毒含片”30万元技术转让费的主张成立,高兵、何文淑、张毅、谭礼惠、袁瑞峰、舒凌关于未收到“抗病毒含片”30万元技术转让费的主张不成立。高兵、何文淑、张毅、谭礼惠、袁瑞峰、舒凌还主张该30万元实际用于新健欣的“帕株沙星”项目,因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予审理,九股东可另案主张。

因新健欣已履行了向九股东支付抗病毒含片30万元技术转让费的合同义务,依照2004510日新健欣、九股东与厚生公司签订的《协议书》约定,九股东负有将“抗病毒含片”的全部技术转让给新健欣,并负责按国家药监局的要求完成该品种新药证书、生产批件的注册申报并承担其费用的义务。2004615日,九股东以禾正制药及新健欣名义向国家药监局申请抗病毒含片药品注册申请,注册申请负责人为何文淑。根据2005310日,国药评审中心出具的药审补字[2005]1034号“补充资料通知”内容来看,九股东负责申报的“抗病毒含片”为含片,用法却为口服,不符合剂型的特点,不符合申报资料要求。从中可以看出九股东负责申报的“抗病毒含片”申报资料最初申报即不符合要求。高兵、何文淑、张毅、谭礼惠、袁瑞峰、舒凌主张新健欣改变剂型致使申报失败的辩称因未提供证据支持,原审法院不予采纳。九股东由于自身原因导致该品种注册失败,根据协议约定,应退还新健欣除10万元风险金以外的技术转让费20万元。由于该协议书未约定技术转让费的具体分配数额,故原审法院对现健欣要求由九股东承担连带返还责任的主张予以支持。袁瑞峰、舒凌认为何文淑、高兵作为新健欣的总经理及出纳,其行为对其他自然人股东不产生约束力的辩称,依照2004510日厚生公司与新健欣、九股东签订的《增资扩股合同书》,九股东委派何文淑担任新健欣总经理、高兵担任新健欣出纳,何文淑、高兵在新健欣担任总经理及出纳是代表九股东的共同利益,其行为则代表九股东的共同行为,其余当事人应为何文淑、高兵的行为共同承担责任,原审法院对袁瑞峰、舒凌的该项辩称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高兵、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袁端锋、舒凌、王莹、李波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返还新健新已支付的购买“抗病毒含片”科研技术转让费20万元。高兵、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袁端锋、舒凌、王莹、李波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赔偿义务,则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 300元,由高兵负担860元、何文淑负担1075元、唐庆生负担505.25元、张毅1075元、谭礼惠负担107.5元、袁端锋负担75.25元、舒凌负担107.5元、王莹负担139.75元、李波负担354.75元。

宣判后,高兵、袁锋、舒凌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审判程序违法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1.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诉讼费及律师费由被上诉人承担;3.被上诉人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中上诉人应收53%,即15.9万元。其理由为:1.原审判决将高兵、何文淑履行新健欣的职务行为,即高兵、何文淑将本案涉案款用于“帕株沙星”等项目和新健欣经营活动,曲解认定为系代表九股东对各自股东私有财产的处置行为,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实际用于“帕株沙星”等项目,且新健欣将该项目的增值作为自己公司的资产,但原审判决却认为“帕株沙星”项目与本案无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3.新健欣在2004510日《协议书》之前,就知道该项目存在不能免做临床试验的可能性,但其为了免做临床试验,在申报该项目注册时,擅自改变剂型(将“含片”改为“可溶片”)是直接导致该项目注册失败的关键,原审法院却将“抗病毒含片”项目注册失败的责任认定为九股东,属认定事实错误。4.九股东在一审中提出反诉,要求现健欣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但原审法院不予审理,不出具裁定书,严重违反我国《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属审判程序违法。

本院确认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1.新健欣是否按照2004510日《协议书》的约定向九股东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2.九股东是否应连带返还现健欣技术转让费20万元。

本院认为:

一、新健欣是否按照2004510日《协议书》的约定向九股东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的问题

本案中,九股东与新健欣、厚生公司基于《增资扩股合同书》的约定而签订的转让“抗病毒含片”技术的《协议书》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约履行义务。高兵、袁端锋、舒凌虽提出新健欣没有按照2004510日《协议书》约定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但从本院查证的事实看,其一,厚生公司与九股东签订的《增资扩股合同》约定“增资扩股后,新健欣的股东由厚生公司和九股东组成”“法定代表人、会计由甲方厚生公司委派;总经理、出纳由乙方九股东委派”,双方均按照该合同约定各自委派了人员担任新健欣的相应职务,九股东委派何文淑为新健欣总经理、高兵为出纳,表明何文淑、高兵的行为相对于厚生公司而言,系代表九股东的利益,按照九股东的意志行使其权利,其后果应由九股东承担。其二,现健欣为证明其已履行了付款义务,向法院提交了相应的证据,能证明新健欣于200477日、97日向中行金河街分理处的账户划转47.5万元,尽管该账户的户名为新健欣,但该账户的预留印鉴为高兵,也就是说,高兵可以支配该款项。结合高兵在20041020日的新健欣“调账说明”上签字确认“原公司将这部分资金用于帕珠沙星的研制费”“情况属实”,且高兵及何文淑在2004731日至1231日新健欣支出该30万元的“记账凭证”上签注有“原健欣”或“原”、“原健”字样,表明高兵将该款用于“帕株沙星”项目的使用,系以原健欣的名义使用,并非是其履行新健欣的职务行为,故高兵、袁端锋、舒凌上诉主张高兵、何文淑的上述行为,系履行新健欣的职务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其三,2004510日《协议书》约定“在协议签订后十日内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款30万元”,何文淑、唐庆生、张毅、谭礼惠、王莹、袁端锋、李波、舒凌在2005128日致现健欣“提案上交委托函”中,仅要求现健欣支付“斯帕丰冻干含片”技术转让费,而未提出现健欣应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的事实存在,更进一步印证九股东已收到本案“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其四,高兵、袁端锋、舒凌提出原审判决“帕株沙星”项目与本案无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的问题。本院认为,高兵、袁端锋、舒凌为支持其该项主张虽提供了资产评估报告、审计报告等,该报告也将“帕株沙星”项目作为新健欣的资产,但该报告的目的,系新健欣为与禾正制药合作需要作出的,该证据效力不及于九股东与厚生公司合作时签订的《增资扩股合同书》关于“凡增资扩股前,原健欣形成的无形资产包括全部的科研成果,其权属归九股东所有,其收益归九股东所有,其债权债务及经济民事责任由九股东承担和负责。”的约定,至于该项目的所有权归属,因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审理,九股东可另案主张。故高兵、袁端锋、舒凌该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审判决“新健欣已履行了向九股东支付抗病毒含片30万元技术转让费的合同义务”正确。

二、九股东是否应连带返还现健欣已支付的转让费20万元的问题

本案中,从2004510日《协议书》约定看,九股东负有将“抗病毒含片”的全部技术转让给新健欣,并负责按国家药监局的要求完成该品种新药证书、生产批件的注册申报并承担其费用的义务。但从本案事实来看,2004615日,九股东以禾正制药及新健欣的名义向国家药监局申请抗病毒含片药品注册申请,注册申请负责人为何文淑。2007226日,国家药监局出具“审批意见通知件”,以新健欣申请的新药“抗病毒含片”崩解时限不符合药典规定,予以退审。表明九股东本案转让的“抗病毒含片”已注册申报失败。高兵、袁端锋、舒凌主张该注册申报失败的原因系新健欣改变剂型导致该项目的失败,因无证据支持而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九股东应退还新健欣除10万元风险金以外的已支付的技术转让费20万元正确,应予维持。该笔款项应由增资扩股后的现健欣承继。

三、关于高兵、袁端锋、舒凌提出现健欣应支付“抗病毒含片”技术转让费30万元中其应收53%,即15.9万元的问题,因现健欣在一审起诉中没有该项请求,故本案不予审查认定。

关于高兵、袁端锋、舒凌提出九股东在一审中提出反诉,要求现健欣支付30万元技术转让费,但原审法院不予审理,属审判程序违法的问题。经查证,原审法院于2009113日对何文淑、高兵、谭礼惠、袁端锋、舒凌、张毅提出的该项反诉请求已作出了答复,认为本案为发回重审案,重审应围绕一审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若需反诉,可另案提起诉讼。故原审法院的答复意见并无不妥,高兵、袁端锋、舒凌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高兵、袁端锋、舒凌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 300元,由高兵、 袁端锋、舒凌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0一一年十月九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