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商标权
成都市新星油脂贸易有限公司、崔连荣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07-12        

四 川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1)川民终字第496

 

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市新星油脂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安靖镇粮油市场。

法定代表人余兴隆,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余天平,男,汉族,19511011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繁镇安全村6社,系余兴隆之父。

委托代理人张乃博,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崔连荣,女,汉族,1974923日出生,住河南省淮阳县葛店乡张庄。

委托代理人张圣雄,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成都市新星油脂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崔连荣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成民初字第1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10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111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新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余兴隆、委托代理人余天平、张乃博,被上诉人崔连荣的委托代理人张圣雄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9318日,新星公司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深巷子”商标,于2010107日经核准取得了第 7262650 号“深巷子”文字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9类,注册有效期为2010107日至2020106日。

201064崔连荣与四川正一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一公司)签订《委托代理申请/注册商标转让申请协议》、《商标代理委托书》,约定由正一公司委托代理第7262650号“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申请事项。同日,正一公司工作人员雷敏前往新星公司处,新星公司在编号为“正一文号:ZY1002032、名称为《转让申请/注册商标商标申请书》(以下简称《转让申请书》)中“转让人章戳(签字)”处加盖公章,崔连荣在“受让人章戳(签字)”处签名。雷敏将上述申请书原件带走并交回正一公司。上述申请书中载明:转让人为新星公司、受让人为崔连荣,代理组织为正一公司,商标申请号/注册号为7262650、类别为292010623日,国家商标局向作为申请人的崔连荣下发了《转让申请受理通知书》,受理了注册号为7262650号商标的转让申请。20101015日、2011217日,国家商标局分别下发了内容一致的《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各一份,即要求申请人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对已受理的第7262650号商标的转让申请进行补正,提供经公证的转、受让人签订的转让协议或经公证的转让人同意转让的声明,逾期将视为申请人放弃补正。崔连荣2010520日、64日从卡号为6228480461210424317的账户分别转账18万元和5万元至新星公司账户,新星公司收到上述款项。

另查明,崔连荣、新星公司双方曾就涉案商标的相关事项进行口头协商201074日,崔连荣、新星公司签订了《食用油委托加工合同》(以下简称《加工合同》),约定由崔连荣委托新星公司加工“深巷子”食用油产品;20097月至20107月期间,崔连荣、新星公司双方曾有经济往来。

因新星公司拒绝协助崔连荣办理相关手续,崔连荣遂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新星公司协助办理“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变更手续。

原审法院认为:合同本质上是一种合意,即合同当事人就合同的主要条款意思表示一致;而当事人意思表示是指行为人以一定的方式将其内心意思表示于外部的行为,其形式包括书面、口头,以及通过行为作出的意思表示,一旦意思表示一致则合同成立,而意思表示是否真实则属于合同效力的问题。本案中,虽然新星公司否认曾就转让商标与崔连荣达成口头协议,但其于201064日在《转让申请书》上加盖公章,则表明其作出了意思表示且以签章行为就转让商标与崔连荣达成了合意。崔连荣2010520日和64日以转账方式向新星公司支付了23万元,而新星公司主张上述款项系双方因经济往来而应由崔连荣支付的货款,并举出送货单及销售清单,但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新星公司亦未举出其他证据印证双方之间货物购销的事实,故新星公司的上述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崔连荣关于涉案的23万元系商标权转让费的主张,应予以支持。此外,新星公司关于签章行为系受胁迫而意思表示不真实的主张,因其并未举证证明,且在合理时间内未及时进行必要的维权,故对其关于受胁迫违背真实意思在《转让申请书》盖章的主张,不予支持。崔连荣、新星公司双方之间有转让“深巷子”商标的合意,有商标权转让费的给付行为,故对崔连荣的主张予以支持,对新星公司的相反主张不予支持。至于新星公司关于双方签订了《加工合同》、崔连荣存在违约行为的主张,因与本案争议的转让商标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对此不予审查。

因双方转让商标的意思表示真实,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现已查明崔连荣为履行合同支付了转让费23万元,并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办理转让手续,且国家商标局下发了转让申请受理通知及补正通知,新星公司应当按照约定履行相关协助义务,崔连荣关于要求新星公司协助办理“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变更手续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新星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协助崔连荣办理第7262650号“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变更手续。一审案件受理1 000元,由新星公司承担。

宣判后,新星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201064日,崔连荣的丈夫付建伟要求新星公司在《转让申请书》上加盖公章后才支付所欠货款5万多元,为收回欠款,新星公司被迫在申请书上盖章。崔连荣所付款项是其在新星公司购买1800件食用油的货款,崔连荣并未证明其所付款项是商标转让款,原判采信崔连荣单方提交证据,导致认定事实错误。双方于201074日签订的《加工合同》,证明新星公司同意将“深巷子”商标许可崔连荣使用一年,但崔连荣自始未履行该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商标转让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签订书面转让协议并共同向国家商标局提出申请,崔连荣所说的口头协议不能成立。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崔连荣的诉讼请求。

崔连荣在庭审中口头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二审举证期限内,新星公司向本院提交三份书面证言作为二审新的证据:

1.署名为陆波的证人证言载明2010520日,从付建伟处购买的食用油在新星公司装车,驾驶员王建波,所购食用油1800件,计人民币27万元;

2.署名为王建波的证人证言载明:2010520日,其在新星公司处装了一车小包装食用油1800件运至西昌市小商品批发市场给陆波,当天装货时付建伟在场;

新星公司拟以此证明2011520日付建伟在新星公司购买了1800件食用油,总价263千余元;付建伟当日转款18万元系货款。

3.署名为黄成利(又名黄承莉)的证人证言载明:2010520日,付建伟在新星公司购买了一车食用油64日,付建伟领着代理公司人员来公司办理“深巷子”商标转让手续,当时余老板(指新星公司法定代表人余兴隆)说“把欠的5万多元油款先付了,谁说把商标转让给你”。付建伟称不把章盖了就不给油款,盖章后马上付款。后来余老板很不情愿地盖了章,付建伟才付了油款。

二审庭审时,证人黄承莉出庭作证,其陈述内容与其提交的前述书面证人证言内容一致。新星公司拟以此证明为了结清货款,新星公司被迫在商标转让申请书上盖章。

崔连荣发表质证意见认为:证据1-3均不属于新证据;证据1-2证人未出庭作证,对真实性有异议;证据3证人黄承莉为新星公司职工,与新星公司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应被采信。

本院认为:新星公司提交的证据12为书面证言,证人未出庭作证,对于书写人身份无法核实;即使该证言为陆波、王建波本人书写,对于证言中陈述的2010520日陆波从付建伟处购买1800件食用油的事实,并无相应的购货单据和付款凭证予以印证,并且陆波与付建伟之间存在购销关系,亦不能证明付建伟欠新星公司货款、付建伟当日向新星公司所转款项系其支付的货款。故对上述两份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和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对于新星公司提交的证据3,证人黄承莉出庭所作证言的合法性,本院予以确认。该证言陈述的201064日付建伟与代理公司人员到新星公司处办理商标转让手续,以及余兴隆在申请书上盖章的事实,能够与一审中崔连荣提交的证据和新星公司一审庭审中的陈述相互印证,对该事实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证言中陈述付建伟购油及当日支付的5万元系所欠油款的情况,因双方当事人对购油的事实及所付款项的性质存在争议,黄承莉的陈述并无其他证据印证,故对该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和证明力,本院不予确认。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主要案件事实,与原判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074日,崔连荣与新星公司签订的《加工合同》载明:双方同意在崔连荣为“深巷子”食用油产品之唯一商标持有人及享有有关产品专利权的情况下,崔连荣委托新星公司加工“深巷子”食用油产品,崔连荣每月至少应向新星公司发送5000箱产品生产订单。合同经双方签字盖章后生效,有效期为签字盖章后一年。

余兴隆在2011322日写给原审法院的《情况说明》中陈述:因新星公司将“深巷子”商标使用权赠送给崔连荣时,正在进行此商标产品的生产与销售;赠送后,其即无权使用此商标,故201164日当天,其将与“深巷子”商标有关的标签、纸箱及已生产好的货物全部折价盘点给崔连荣,并产生了补充材料中标签、纸箱及货物的款项;崔连荣所提转让费中201064日转账至余兴隆父亲农行账户的5万元,实际上是当日盘点所产生的货款。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及理由,本案二审中当事人争议的主要问题是:崔连荣与新星公司是否就“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达成一致意见、崔连荣是否已支付商标转让款、新星公司是否应协助崔连荣办理商标转让变更手续。

关于崔连荣与新星公司是否就“深巷子”注册商标转让达成一致意见的问题。本案中,双方均认可曾就涉案商标的相关事项进行过口头协商。对于协商的内容,崔连荣主张是关于商标转让,新星公司主张是商标许可使用,但从双方签字盖章确认的《转让申请书》的内容来看,双方最终达成的应当是商标转让协议。新星公司与崔连荣分别在该申请书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处盖章、签字的行为,表明双方就商标转让达成一致意见并同意向国家商标局提出申请。《转让申请书》为申请办理商标转让手续时,受让人需向国家商标局提交的格式文本,新星公司应当知晓在该文件上签章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新星公司提出,根据双方签订的《加工合同》,证明新星公司只是许可崔连荣使用“深巷子”注册商标一年,但从《加工合同》内容来看,双方确定的是崔连荣为“深巷子”商标专用权人的情况下,崔连荣委托新星公司加工“深巷子”食用油产品,该合同不能反映新星公司与崔连荣之间系商标许可使用关系。故新星公司主张双方协商内容为商标许可使用的依据不足,其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新星公司还主张签章行为系受付建伟胁迫,因其未举证证明胁迫的事实,且在合理时间内未向人民法院主张权利,对其关于受胁迫违背真实意思在《转让申请书》盖章的上诉主张,不予支持。新星公司认为商标转让因口头协议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九条规定而未成立,但商标法第三十九条并未针对商标转让协议的形式提出明确要求,崔连荣与新星公司在《转让申请书》上签字盖章的行为,已能反映双方就商标转让达成一致;国家商标局在受理商标转让申请后,要求崔连荣补充提交材料,并非是对《转让申请书》的签字盖章行为不予认可,而是因为“深巷子”商标系网络申请注册,国家商标局无法核对《转让申请书》中权利人新星公司印章的真实性。故新星公司认为商标转让协议未成立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

关于崔连荣是否已支付商标转让款的问题。对于新星公司收到的23万元款项,崔连荣主张系其支付的商标转让款。新星公司认为上述款项系付建伟支付的1800件食用油的货款,但对于付建伟所付款项中的5万元,新星公司法定代表人余兴隆在前述《情况说明》中,明确表示系因新星公司不能使用“深巷子”商标后,将其已印制的标签、纸箱、货物等物品折价给崔连荣后所付款项,故该款性质不是新星公司主张的购油货款;对于付建伟所付款项中的18万元,新星公司亦未举出充足证据证明系付建伟支付的购油货款。新星公司所述内容与其主张矛盾,且提供的证据不足以反驳崔连荣的主张。付建伟与新星公司之间若因购销合同关系并因此产生债权债务,新星公司可以依法另行向付建伟主张权利。

因本案当事人关于商标转让的意思表示真实、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双方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崔连荣为履行合同已支付了转让费,并按有关程序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办理转让手续。在国家商标局已受理该商标转让申请并要求补充提供相关材料的情况下,新星公司负有法定的协助履行义务。

综上,上诉人新星公司的上诉请求,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 000元,由成都市新星油脂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代理审判员         

 

0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