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川 > 植物新品种
乐山市农牧科学研究所与四川德润种业有限公司、龙太康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9-12-01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川民终字第1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乐山市农牧科学研究所,住所地四川省峨眉山市符溪镇乐峨路14号。
法定代表人王贵清,所长。
委托代理人黄世君,男,汉族,1962年6月5日出生,住四川省峨眉山市符溪镇乐峨路14号3幢1楼1号,系乐山市农牧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委托代理人谭平,四川金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四川德润种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九兴大道5号。
法定代表人孙献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春福,男,汉族,1967年7月27日出生,住四川省邛崃市临邛镇东星大道1号附12号,系四川德润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朝阳,四川同兴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龙太康,男,汉族,1936年5月12日出生,住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小北街7号富意阁2楼301号。
委托代理人龙灵岗,男,汉族,1963年10月30日出生,住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建设街6号。
委托代理人牟锦莉,四川众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乐山市农牧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乐山农科所)因与被上诉人四川德润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润公司)、第三人龙太康植物新品种申请权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成民初字第1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2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09年3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乐山农科所法定代表人王贵清,委托代理人黄世君、谭平,德润公司委托代理人李春福、宋朝阳,第三人龙太康委托代理人龙灵岗、牟锦莉到庭参加诉讼。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乐山农科所起诉称,乐山农科所在1997年7月至2004年8月期间自行培育了水稻品种冈优188,该品种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属于乐山农科所享有。2005年6月,德润公司作为第一品种申请人,向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就上述品种申请品种权保护。德润公司的申请行为侵犯了乐山农科所的合法权益,故请求人民法院判令:乐山农科所为水稻品种冈优188唯一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人。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以下事实:龙太康原系绵阳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1997年退休。龙太康系水稻育种方面的专家,多次荣获政府表彰,1991年7月起获得政府特殊津贴。1998年2月8日,乐山农科所聘请龙太康担任水稻育种顾问,聘期3年。2001年1月,乐山农科所又聘请龙太康为水稻育种顾问,聘期自2001年1月至2003年12月。龙太康受聘乐山农科所期间,开始培育冈优188水稻品种。2004年,涉案的水稻品种冈优188选育完成。2005年7月27日,四川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向乐山农科所就水稻品种冈优188颁发了“四川省农作物品种审定证书”。
2002年4月2l日,甲方乐山农科所与乙方龙太康签订了《水稻育种合作研究聘用协议》(以下简称聘用协议)。第二条约定,乙方协助甲方确定水稻育种研究方向、技术路线、研究开发计划、关键材料的选配、选择及鉴定;协助解决研究和开发中的关键技术问题;传授技术知识,提供技术情报信息和必要材料,培训研究开发技术人才、解决有关疑难技术问题。甲方负责提供必要的工作、生活、交通、通讯条件,并支付乙方一定的劳动报酬。第三条约定,在聘用期间共同完成或已进入中试的新品种及其亲本的归属权属于双方共有:甲方拥有申报、转让、开发的权利,但在公开发表相关文章时需注明在乙方指导下进行的;乙方享有在聘用单位免费使用的权利并承担技术保密,不得擅自转让或散失给第三方,更不得改头换面据为己有。
2004年9月20日,甲方乐山农科所与乙方龙太康为解决聘用期内合作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分配的相关问题签订了《关于终止“水稻育种合作研究聘用协议”的协议》(以下简称终止聘用协议)。第一条约定,在聘用期间共同完成或已进入中试的新品种为:II优96、金优188、冈优188、K优8188(合作)、汕优188、宜香优213(合作),以上组合(除冈优188外)的申报、转让、开发的权利归甲方所有。第二条约定,冈优188以甲方为主,双方共同申报品种审定和成果奖励,甲方负责冈优188的申报审定工作,确保通过审定。品种审定后甲方出具相关手续,由乙方独家申请品种权保护,乙方对冈优188的转让、开发享有独占权,乙方可自行繁殖乐恢188仅限于冈优188组合的生产使用。甲方不主张冈优188的亲本收益权,但在冈优188对外转让、合作时,甲方控股的四川川兴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兴公司)享有优先权。第四条约定,本协议生效期为冈优188四川省品种审定后一个月内,本协议所规定所有事项办理完结后,方为正式生效期。第五条约定,在本协议生效前,乙方必须负责不扩散协议内所有品种的所涉及亲本,如乙方不遵守本协议,乙方必须放弃对所有品种的所有权利。2005年2月16日,甲方龙太康与乙方川兴公司就冈优188完成省级审定后的开发事宜,签订了《关于杂交水稻冈优188品种开发事宜的协议》(以下简称品种协议)。第一条约定,甲方授权乙方优先开发冈优188,授权期限从2005年2月16日至2015年2月28日。第二条约定乙方承诺尊重甲方的建议,同意将冈优188的生产权、经营权和保护权优先授予德润公司。第三条约定,甲方收到德润公司的品种使用费后,待冈优188省级审定工作完成后不再向乙方主张任何权利。同日,甲方川兴公司与乙方德润公司签订《科技成果开发协议书》(以下简称开发协议)。第一条约定,甲方授权乙方在全国范围内,独占冈优188的生产权、经营权、保护权,授权期限从2005年2月16日至2015年2月28日。第五条约定,冈优188品种权的申请、维护由乙方负责,费用由乙方支付,维权产生的收益由乙方享有。同年6月20日,乐山农科所向德润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载明:根据上述合同精神,授权德润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独家生产、经营冈优188。2005年7月10日,龙太康向德润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载明:授权德润公司在全国范围内独家生产、经营冈优188品种,并授权其对冈优188的品种保护的独家申报权及处理维权事宜。同年7月18日,龙太康与德润公司签订《杂交水稻冈优188品种权转让协议书》(以下简称转让协议),约定龙太康将冈优188的所有权转让给德润公司,德润公司独家申请冈优188品种权保护。2005年6月13日,冈优188水稻品种通过了四川省第二十五次农作物品种审定。2005年6月22日,德润公司、乐山农科所共同以申请人的名义委托代理机构向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就水稻品种冈优188提出品种权申请,且被受理。
2007年9月20日,乐山市中区法院作出(2007)乐中刑初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载明:公诉机关指控乐山农科所投资培育出冈优188杂交水稻品种,2004年9月在该品种待审定阶段,审定结论未下来之前,邓学儒在未向相关部门请示报批,未经农科所集体研究的情况下,个人决定把冈优188水稻品种的所有权无偿给予了龙太康,龙太康遂于2005年3月将冈优188以150万元转让给德润公司,致使乐山农科所遭受150万元的损失……原审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邓学儒滥用职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该院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聘用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针对聘用协议的性质,该院将从合同的约定以及履行情况两方面进行分析。首先,关于聘用协议的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本案中,从聘用协议所使用的词句以及有关条款来看,双方在聘用协议第二条明确约定龙太康的义务是“协助乐山农科所确定水稻育种的研究方向、技术路线”等,乐山农科所的义务是“提供必要的工作、生活、交通、通讯条件,并支付龙太康一定的劳务报酬”。该条约定应视为双方对聘用协议中的“合作研究”以及如何“共同完成”育种工作的具体界定。双方在聘用协议第三条约定了归属权共有的问题,但随即对“共有”进行了解释,龙太康的权利仅限于在聘用单位免费使用的权利并承担技术保密。因此,聘用协议约定的“共有”是附条件的共有,而非指双方共同享有品种申请权及品种权。其次,关于聘用协议的履行情况。乐山农科所于1998年至2001年向龙太康颁发聘书,明确写明聘用其为水稻育种顾问,并支付了1999年至2001年的顾问费,双方之间形成了聘用关系。综上所述,聘用协议的性质系界定龙太康与乐山农科所之间聘用关系的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单位的物质条件所完成的职务育种,植物新品种的申请权属于该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实施细则》对“职务育种”进行了解释,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七条所称的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所完成的职务育种是指:在本职工作中完成的育种。第七条第二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七条所称本单位的物质条件是指本单位的资金、仪器设备、试验场地以及单位所有的尚未允许公开的育种材料和技术资料等。本案中,由于龙太康与乐山农科所之间系聘用关系,故龙太康在受聘期间完成的水稻育种工作根据聘用协议的约定,应属于“本职工作”,且龙太康利用了“本单位”乐山农科所的物质条件,故其完成的工作成果应属于职务育种,即冈优188水稻新品种的申请权应属于乐山农科所享有。龙太康所举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其与乐山农科所之间建立了事实上的合作育种关系。
其后,乐山农科所与龙太康为解决聘用期内研究成果分配的相关问题签订了终止聘用协议并明确约定,冈优188在品种审定后,由龙太康独家申请品种权保护,并独占性的享有冈优188的转让、开发权。龙太康依据终止聘用协议而受让取得冈优188的品种申请权后,于2005年7月,以出具授权委托书和订立转让合同的形式,明确授予德润公司对冈优188的品种保护的独家申报权。至此,德润公司依据上述有效合同及授权委托书成为冈优188水稻品种的申请权人。随后,德润公司与乐山农科所共同申请冈优188品种权系德润公司处分其申请权的行为,该行为合法有效。
乐山农科所主张,龙太康在终止聘用协议生效之前,与川兴公司等单位就冈优188的开发事宜订立合同的行为违反协议约定,应丧失对冈优188所享有的权利。根据聘用协议第四条、第五条之规定,终止聘用协议在冈优188通过四川省品种审定后一个月内,协议规定事项办理完毕后生效,在此之前龙太康不得扩散冈优188及其亲本,否则放弃对冈优188的权利。在冈优188于2005年6月13日通过四川省品种审定之前,龙太康通过品种协议和开发协议将冈优188的优先开发权授予川兴公司,并授权川兴公司将该品种的生产、经营、保护权授予德润公司,因上述品种协议、开发协议均由乐山农科所原法定代表人邓学儒代表川兴公司签署,且乐山农科所还出具授权委托书表示认可,故上述行为因取得了合同相对人的认可,不构成违约行为,龙太康也不因此而丧失对冈优188所享有的申请权。乐山农科所的此项主张
没有事实依据,该院不予支持。乐山农科所还主张,邓学儒作为乐山农科所原法定代表人,在未经组织研究和上级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冈优188水稻品种的所有权赠送给他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同时相关转让协议也未经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故乐山农科所将冈优188水稻品种的所有权转让给龙太康的行为无效。首先,终止聘用协议的订立以及冈优188水稻品种相关权益的处分是否经过组织研究属于乐山农科所的内部管理问题,是否经过组织同意并不影响乐山农科所以法人名义对外订立合同和所为民事行为的效力。其次,邓学儒以乐山农科所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乐山农科所签订协议处分冈优188相关权益的行为虽然被生效刑事判决书认定为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一)、(二)项关于有一方以欺诈、胁迫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或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情形的,合同无效的规定,因无证据证明乐山农科所或龙太康在订立合同过程中采取了欺诈、胁迫手段或有恶意串通行为订立合同,故终止聘用协议不属于无效合同。因乐山农科所处分冈优188申请权的合同依据为终止聘用协议,其合同当事人为乐山农科所与龙太康,故乐山农科所关于德润公司明知龙太康不享有品种权和邓学儒所为犯罪行为的主张与终止聘用协议以及乐山农科所转让冈优188申请权无效的观点无关,故该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对其所举证据材料不予审查。第三,根据2002年11月1日发布的《国务院决定取消的第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目录》,国有单位转让植物新品种申请权或者植物新品种权审批已经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九条第三款规定的“国有单位在国内转让申请权或者品种权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报经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中的“国家有关规定”发生变化,故乐山农科所2004年转让冈优188申请权,无需经其行政主管部门审批,该转让行为程序不违反行政法规的规定,应属有效。综上,终止聘用协议以及据此而转让冈优188申请权的行为,系有效合同及合法的民事法律行为,当受法律保护。对乐山农科所的上述主张,该院不予支持,对德润公司、龙太康的相反主张,该院予以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乐山农科所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 000元,其他诉讼费1 000元,合计2 000元,由乐山农科所负担。
乐山农科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改判支持乐山农科所的全部诉讼请求,即:确定乐山农科所为水稻品种冈优188唯一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人。主要理由:终止聘用协议部分无效。乐山农科所是国有独资的事业单位法人,国有资产处置特别是赠与必须经相关部门审批,邓学儒作为原法定代表人对资产有管理和经营权,没有无偿赠与他人的权利,原判认定无需经相关部门审批的事实错误;农科所的重大决定必须集体讨论决定,而邓学儒是个人行为;邓学儒的犯罪行为已为乐山市中区人民法院(2007)乐中刑初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原判对该事实予以采信,故邓学儒以乐山农科所名义将冈优188品种权赠与龙太康的约定是无效约定,龙太康不是依法或依有效约定取得冈优188的品种权,龙太康对德润公司的转让和授权也无效;龙太康和德润公司明知前述情况,仍与邓学儒恶意串通签订协议达到非法目的,龙太康和德润公司不是合同的善意相对人和善意第三人。
德润公司答辩称:无论龙太康在聘用期间完成的冈优188新品种育种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非职务行为,龙太康与乐山农科所在终止聘用协议中对品种权的归属有明确约定,人民法院应当依约予以确认;(2007)乐中刑初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适用法律错误,不应采信,即使邓学儒的行为超越权限,也不影响其代表乐山农科所履行职责行为的效力;根据《国务院决定取消的第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目录》,国有单位转让植物新品种申请权或品种权审批已经取消,财政部2006年发布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对2004年的终止聘用协议没有溯及力,也不能对抗国务院的行政法规,终止聘用协议和乐山农科所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应为有效;德润公司善意取得冈优188水稻新品种的申请权和品种权,合法权利应受保护。故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人龙太康陈述:冈优188水稻新品种是龙太康和乐山农科所合作育成,双方约定其品种权属于龙太康所有;龙太康将权利合法转让给德润公司后,德润公司和乐山农科所共同申请冈优188品种权保护,龙太康尊重双方的选择;终止聘用协议合法有效,原判认定事实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举证期限内,乐山农科所、德润公司和龙太康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对原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诉讼中,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乐山农科所是否为水稻品种冈优188唯一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人。乐山农科所认为其为唯一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人的理由主要是邓学儒代表乐山农科所与龙太康签订的终止聘用协议中对冈优188品种权的处分行为应为无效。本院认为:首先,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九条第三款规定“国有单位在国内转让申请权或者品种权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报经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但国务院于2002年11月1日发布的《国务院决定取消的第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目录》中已取消行政主管部门对国有单位转让植物新品种申请权或品种权的审批权,故乐山农科所2004年转让冈优188植物新品种申请权,无需经其行政主管部门审批,该转让行为未违反有关行政法规。财政部2006年发布的《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对乐山农科所2004年的处分行为没有溯及力;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财政部于1995年2月15日发布的国资事发[1995]17号《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办法》虽规定国有事业单位处置国有资产应当报经主管机关审批,但并未规定未经审批对外签订合同无效,并且,《国务院决定取消的第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目录》系针对国有单位转让植物新品种申请权或品种权这一特定事项是否需经审批作出的具体规定,且形成时间晚于该行政规章,故《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办法》不能作为终止聘用协议无效的依据,原判适用法律正确。其次,冈优188品种权的处分是否应经集体研究属于乐山农科所的内部管理问题,是否经集体同意并不影响乐山农科所对外订立合同和所为民事行为的效力;再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的规定,邓学儒代表乐山农科所与龙太康签订终止聘用协议确定冈优188品种相关权益归属,该代表行为虽被(2007)乐中刑初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为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但乐山农科所未举证证明终止聘用协议签订和履行过程中合同相对人龙太康知道邓学儒的代表行为超越职权或与邓学儒恶意串通;龙太康在聘用期间参与研究培育多个植物新品种,对冈优188水稻新品种的培育完成作出贡献,其依据终止聘用协议中对聘用期内研究成果分配的约定取得冈优188的品种权益后,将该权利明确授予德润公司,德润公司支付相应对价并得到乐山农科所认可,龙太康和德润公司应为合同的善意相对人和善意第三人。乐山农科所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乐山农科所与龙太康签订的终止聘用协议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本院认为,龙太康将取得的冈优188水稻品种权转让给德润公司,德润公司依约成为冈优188水稻品种的申请权人。随后,德润公司与乐山农科所共同申请冈优188品种权系德润公司对其申请权的处分行为,该行为合法有效。乐山农科所认为其为水稻品种冈优188唯一的植物新品种申请权人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 000元,由乐山市农牧科学研究所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颜桂芝
审 判 员   刘巧英
代理审判员   周 静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甘菱铭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