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技术合同
王福全、新疆农垦科学院、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技术开发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8-09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2)鲁民三终字第115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福全。

委托代理人:王永杰,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新疆农垦科学院。住所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石河子市。

法定代表人:王新华,院长。

委托代理人:杨湘,新疆天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住所地: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石河子市。

代表人:石国庆,所长。

委托代理人:杨湘,新疆天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福全因与被上诉人新疆农垦科学院、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技术开发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菏民三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福全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永杰,被上诉人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负责人石国庆及其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共同委托代理人杨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福全在原审中诉称, 20023月,其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商定合作培育、繁殖、推广利用美国“萨福克”羊与鲁西南“小尾寒羊”杂交新品系的良种肉羊,约定王福全先行投入科研经费300万元,包括场地、基础母羊、科研设施等,用于肉羊新品系的培育;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负责二期投入科研经费700万元,用于新品系羊的繁殖、开发、推广利用。同时还约定“科研成果”归属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所得利润双方平均分配,风险双方分担等。王福全按约定履行先期出资义务,建羊舍50间,房屋98间,租耕地380亩,购买基础母羊500余只等。新疆农垦科学院从新疆空运“萨福克”羊“精球”、“胚胎”,同时组织科研人员在合作场区进行母羊体“精球”人工受精、“胚胎”移植。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于200310月份签订了涉案合作协议。在随后的合作中,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未履行任何出资义务,并将工作人员先后撤走,致使王福全的先期投入无任何结果,科研开发项目被迫终止。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单方终止合作的违约行为给王福全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是新疆农垦科学院的下属单位,其二者应共同承担责任。为此,请求判令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赔偿王福全经济损失3242243.09元及违约金60万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王立铭先后任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20023月,王福全建设了标准化羊场。20029月,王立铭被聘为郓城县人民政府顾问。王立铭看过王福全的羊场后,决定将王福全的羊场作为培育肉羊的实验基地。王立铭决定采纳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守仁的意见,引进萨福克羊,利用萨福克羊体大、肉用性能好、生长发育快等特点,对郓城的小尾寒羊进行开发利用。200210月,王立铭、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石国庆、技术人员杨永林从新疆带来“羊精球”,到王福全的羊场给羊做冷冻精液深部输精,培育出的羊为萨福克羊与小尾寒羊杂交品种,当时成活了78只羊。

2003年秋,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新疆农垦科学院名誉院长刘守仁的鼎立相助下,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将由国外购入的价值60万元的100余枚冷冻胚胎支援山东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后在王立铭的建议下,由王福全将胚胎取回至郓城,由技术人员杨永林、倪建宏在王福全羊场实施了胚胎移植。2004年,先后有40余只“萨福克”羊羔出生。萨福克羊出生后,刘守仁院士先后两次到郓城王福全的羊场看羊。

2003120,新疆农垦科学院与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计划委员会提出“200万只多胎肉用绵羊高科技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建议书,项目具体实施部门为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和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山东片区具体负责人为王立铭,确定的项目协作单位为菏泽市的郓城县、济宁市的曲阜市、潍坊市的青州市和东营市的东营区。2003321日,石国庆寄给王立铭五张加盖了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公章的空白函,目的是让山东的四个项目协作单位出具资金配套证明。王立铭证实在20038月份王福全到其家中拿统一格式的资金配套证明时,给了王福全一张空白函,其余四张空白函存放在王立铭处。王福全认可曾到王立铭的家中拿资金配套证明,但否认收到空白函。菏泽市畜牧局、东营市东营区畜牧局、青州市畜牧局分别出具了项目资金配套证明。原审庭审时,将《合作开发协议》与王立铭处的四张空白函进行比对,发现五张信纸的折痕一致。刘守仁证实,该项目20031月起草报告,年底得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同意,故未立项。

原审开庭后,王福全到原审法院说明签订合作协议的有关情况:20023月份石国庆和王立铭到郓城进行考察,就小尾寒羊改良谈了合作意向:王福全先期出资300万元,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后期出资700万元,双方与郓城县人民政府、郓城县科学技术局、郓城县畜牧局联合申报小尾寒羊改良项目。对上述陈述,王福全不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王福全主张20031027日,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石国庆来到其羊场,石国庆从新疆带来两张加盖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公章的空白函。双方草拟了合作开发协议内容后,由桑希雷用复写纸书写《合作开发协议》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该协议约定:甲方王福全、乙方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项目名称为小尾寒羊开发利用,计划投资1000万元。开发地点为山东郓城,时间从200231日至200731日。双方分工,20023月至200510月,甲方负责一期投资300万元(包括先期投资的羊舍50间、房屋98间、土地300余亩及附属设施,纯种小尾寒羊500只以及科研实验经费等);乙方以技术力量参加研究开发,负责二期(200510月至200731日)投资700万元,用于新品种羊的繁殖、开发、推广利用。本协议中完成的研究开发成果(专利技术)归乙方,试验中培育出的新品种羊归甲方,二期投资后所得利润按甲方50%、乙方50%分成。若在履行协议中一方擅自违约终止科研,应按对方实际出资总额的20%支付违约金,并赔偿对方的全部经济损失,但因不可抗力导致科研终止的,双方各负担损失的50%

就究竟谁在签订协议的现场,王福全、桑希雷、李维亚表述不一:王福全陈述王立铭、王福全、石国庆、桑希雷在签订协议的现场,李维亚在羊场看羊。桑希雷在原审出庭作证称,当时在场六、七个人,除王福全、石国庆、李维亚外,其他人都不认识。2011125日在原审法院的调查中李维亚证实王立铭、王福全、石国庆、刘守仁、周体山在签订协议现场;201231日,李维亚称石国庆应该在现场,但不能保证石国庆在现场。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辩称,20031027日石国庆在南京农业大学读博士,根本不在郓城,并有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王立铭也否认在协议签订现场。

王福全主张按照王立铭的要求20023月份推倒了原来的羊舍,20028月份建好了标准化羊场,并主张承包取得了300余亩土地,投资建设了羊舍50间、实验室、看护房等几十间,购买了几百只小尾寒羊基础母羊,雇佣工人进行养殖、管理,后来因为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不再进行技术指导,便自行处理了小尾寒羊及培育出的“萨福克”一代羊。王福全依据《合作开发协议》要求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赔偿经济损失3242243.09元、支付违约金60万元。

证人刘守仁、倪建宏、杨永林均证实鉴于新疆农垦科学院与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的合作业务关系,石国庆、倪建宏、杨永林到王福全的羊场无偿做冷冻精液深部输精、胚胎移植,培育出了纯种的萨福克羊,通过萨福克羊与小尾寒羊杂交进行品种改良。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均未对王福全有过任何资金方面的承诺。

郓城县科学技术局原局长王传然证实,2007822日郓城县科学技术局出具的证明是当时的分管县长李维亚拿来打印好的证明让科学技术局加盖公章,王传然个人签名以示负责;郓城县畜牧局局长周体山证实,2007822日郓城县畜牧局出具的证明是应王福全的要求出具的,并且证明的内容均是王福全表述的。

另查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为新疆农垦科学院的内设机构。

原审法院认为, 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是否真实存在是双方争执的焦点问题。通过对王福全提供书证及证人证言的审查,发现《合作开发协议》形式及内容存在诸多瑕疵,王福全陈述与证人证言存在矛盾,无法确认《合作开发协议》的真实性。

一、《合作开发协议》签订的方式、书写格式与常理不符。(一)《合作开发协议》先加盖公章再书写内容,这不符合合同签订的常理。(二)王福全主张石国庆在签订协议的现场,但石国庆作为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不在协议上签字不合常理。反之,石国庆不在协议上签字的行为应视为石国庆不认可《合作开发协议》的内容。王福全辩称石国庆不签字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情是刘所长(刘守仁院士)负责的,要给刘所长说一下”。据查,刘守仁院士从19964月任新疆农垦科学院名誉院长,石国庆自2001年即任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所长。刘守仁作为院长,没有理由在加盖了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公章的协议上签名;石国庆签名亦无需向其他人请示。(三)200235日,王福全与郓城县张营镇小屯村民委员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标的额342万元,系电脑打印,而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签订标的额为1000万元的《合作开发协议》,不用电脑打印,而是在羊场办公室由第三人用圆珠笔书写,令人质疑。郓城县科学技术局原局长侯仰德证实,如果有标的额1000万元的合同,就应向县政府汇报,由分管县长召开联席会议,同时应向菏泽市科学技术局汇报。(四)即便认可石国庆当时在现场,根据王福全陈述石国庆从新疆带来两张加盖了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公章的空白函来签订协议,如果事先没有草拟好相关内容,不可能知道所要签订协议的内容究竟有多少,石国庆作为所长前来签订协议仅带来两张加盖公章的空白函有违日常经验法则。

二、《合作开发协议》的内容与合同签订的通常程序不符。(一)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开发的期限自200231日至200731日。而协议显示签订的时间是20031027日。王福全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20031027日前双方曾签订过合作开发协议或者是存在合作开发意向。以20031027日签订的协议来约束200231日的行为有悖常理。(二)协议约定王福全负责一期投资300万元,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负责二期投资700万元。对于1000万元的投资,双方没有约定具体的投资的时间、方式以及投资过程中双方如何互相监督。郓城县原科学技术局局长侯仰德证实,国家下发了统一的科技合同文本,对于开发内容、参加人员以及每个阶段的进展情况在合同中都要写清楚。(三)新疆农垦科学院为事业法人单位,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为内设的科研机构。根据新疆农垦科学院的宗旨和业务范围,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职能是:“对畜牧兽医等相关技术的研究以及新技术的引进、开发、推广、服务、咨询等”,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列举对外签订的均为技术服务合同,且有偿服务。(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本案中的《合作开发协议》数额达1000万元,双方应在要约、承诺的基础上协商而成,而本案双方在没有合作意向的基础上即签订《合作开发协议》亦有悖常理。(五)《合作开发协议》注明项目名称是小尾寒羊开发利用,但王福全不能提供小尾寒羊开发利用的具体内容。双方在对开发项目没有制定具体内容的情况下,即签订合作开发协议有悖常理。

三、对于石国庆是否在现场,王福全的陈述与证人证言矛盾。(一)协议签订现场的人数说法不一。王福全陈述签订协议的现场只有王立铭、王福全、石国庆、桑希雷四个人,李维亚在羊场看羊;证人桑希雷证实协议签订的现场有六、七个人,李维亚、王福全、石国庆在现场,其他的人不认识;证人李维亚在法院第一次调查中证实王立铭、王福全、石国庆、刘守仁、周体山均在签订协议的现场,其在另一个房间;在法院第二次调查中又称石国庆应该在现场,但不能保证石国庆在现场,其证言前后矛盾。(二)李维亚证实周体山在签订协议的现场,而周体山证实200310月份他还未到郓城县畜牧局工作。由此,可见李维亚的证言缺乏可信性。(三)双方当事人及证人均证实,刘守仁、王立铭以及新疆其他专家每次到郓城王福全的羊场,分管县长李维亚、畜牧局局长、科学技术局局长都进行陪同,而在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签订标的为1000万元的协议时,以上人员均不在现场,并且都表示没有见到过涉案《合作开发协议》,让人产生合理怀疑。同时,王立铭作为郓城县政府聘请的养羊方面的专家,多次到王福全的羊场,周体山作为郓城县畜牧局局长证实不知道合作事宜,而是在郓城县畜牧局出具证明的前一天或当天见到《合作开发协议》亦令人费解。

对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使用信纸的来源,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当庭提交四张加盖了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公章的空白函及用来邮寄空白函使用的信封,通过与王福全提交的《合作开发协议》进行比对,可以看出五张信纸存在同样的折痕,这与证人王立铭证实是石国庆从新疆邮寄过来五张空白函相一致,并且与菏泽市畜牧局、东营市东营区畜牧局、青州市畜牧局出具的项目资金配套证明相吻合,从而证实了用来书写合作开发协议的信纸是王福全从王立铭处得来,而非石国庆从新疆带到签订协议现场的。

2002年春天,王立铭把王福全的羊场作为培育萨福克羊的实验基地,是鉴于当时王福全的羊场就具备一定的场地优势。《合作开发协议》中所述王福全投资300万元,用于建羊舍、办公室、租赁土地及购买基础母羊,这些行为均发生在20031027日之前,王福全不能提供证据证明20031027日前,其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存在口头或书面合作意向;同时,王福全也认可上述行为是应王立铭的要求作出的,但王立铭的行为不能视为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行为,该行为均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无关。王立铭陪同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专家到郓城县王福全的羊场无偿做冷冻精液输精、胚胎移植。每次专家做完手术即离开郓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也未派出工作人员常住王福全的羊场。因此,王福全诉称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先后撤走工作人员,与事实不符。

王福全提供郓城县科学技术局、郓城县畜牧局出具的证明来佐证双方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但郓城科学技术局出具的证明是李维亚事先打印好让科学技术局加盖公章;郓城县畜牧局出具的证明是在王福全的要求下作出的,内容是王福全表述的。由此可见。该两份证明不是郓城县科学技术局及郓城县畜牧局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客观、不真实,不能证明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确实存在合作开发关系,更不能证明《合作开发协议》客观存在。

综上,由于《合作开发协议》签订的形式及内容存在诸多瑕疵;王福全的陈述与其提供的证人证言存在矛盾;郓城县科学技术局、郓城县畜牧局出具证明不客观、不真实;特别是《合作开发协议》使用的信纸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提供的四张空白函存在同样的折痕,因此,就王福全所提供证据难以确认《合作开发协议》的客观性、真实性;而能确信证人王立铭证言的真实性、客观性,对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辩称理由予以采信。王福全起诉的主要依据是《合作开发协议》,应对该协议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就王福全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成立并生效,王福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经原审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判决:驳回王福全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2738元、鉴定费15000元,均由王福全负担。

上诉人王福全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主要理由如下:一、原审法院违反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没有当事人申请的情形下,自行寻找证人调查取证,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二、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是客观存在的,系先有合作后补签协议。

被上诉人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共同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二审期间,王福全为证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真实存在,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1、王立铭于20021216日起草的星火计划项目申报书草稿一份;证据2200212月份的星火计划项目申报书一份,加盖了郓城县科学技术局印章,王福全拟通过上述两证据证明其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有合作的意向;证据320038月的菏泽市重要技术标准试点项目申报书草稿及相关封面,加盖有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山东省农业科学院高新技术研究中心的公章,该证据载明的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的义务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相一致,拟证明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在履行合同过程中申报国家项目的事实;证据42004年,正坤肉羊高科技良种繁育示范场中央饲养管理规程一份,拟证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履行协议约定技术服务的内容;证据5、照片7张,拟证明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到王福全处进行技术指导的事实。新疆农垦科学院及其畜牧兽医研究所质证称,证据12无法证明羊舍的建设与申报的项目有关;证据3没有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印章,对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45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认为,证据1-3均系原件,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证据1-3能否证实王福全的主张需结合其他事实综合判断;证据4没有相关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的内容,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5无法证明石国庆等人前往王福全处系履行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故本院对证据45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一、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是否真实存在并已实际履行;二、原审法院程序是否适当。

一、关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是否真实存在并已实际履行的问题。

王福全主张20031027日签订的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真实存在并已实际履行,提交了涉案《合作开发协议》原件及相关证人证言、星火计划项目申报书草稿、重要技术标准试点项目申报书、照片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认为,涉案《合作开发协议》在内容、签订及履行上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王福全提交的证据不能有效证实其主张,主要理由如下:

1、从《合作开发协议》的约定内容来看:首先,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王立铭系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联系人,根据王福全提交的星火计划项目申报书草稿、重要技术标准试点项目申报书及王立铭的日记等证据,王福全仅为小尾寒羊开发利用的项目承担方,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及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均是该项目的技术提供者及具体组织实施者,王立铭也参与了涉案项目的具体实施,但涉案协议仅有王福全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参与,没有山东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相关内容,明显与王福全提交的证据存在矛盾。其次,从涉案协议的具体内容来看,没有约定小尾寒羊开发利用项目的具体内容,仅笼统约定王福全承担30%的投资且不承担新品种羊的繁殖、开发和推广利用却享有50%的利润分成,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承担70%的投资义务且承担新品种羊的繁殖、开发和推广利用却仅享有50%的利润分成,合同约定的内容不合常理。

2、从《合作开发协议》的签订情况来看:虽然王福全提交了涉案协议原件并主张石国庆在签订现场,但该原件无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负责人石国庆的签字。根据王福全的陈述,石国庆在协议签订现场,但涉案协议中却没有石国庆的签字,与常理不符。且王福全提交的证人证言在涉案协议签订时的在场人员及签订过程等方面存在多处矛盾,无法有效证实涉案协议的真实签订情况。另外,涉案协议系用圆珠笔在空白函中简单书写,且系先加盖公章后书写内容,在时间上也存在倒签情况,对于一个期限为5年,标的额为1000万元的合同而言,明显不合常理。

3、从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的履行情况来看:王福全于20023月就建设了羊场,王福全虽主张其按照王立铭的要求于20028月之前改建了标准化羊场,但此时的王立铭并非是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不能代表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且王福全也未提交证据证实在20028月之前其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就有联系。所以,王福全认为其修建标准化羊场系履行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的主张不能成立。另外,王立铭系郓城县人民政府养羊方面的顾问,也与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存在联系。因此,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应其要求前往王福全处进行人工受精和胚胎移植并无不当,且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并未常驻王福全养羊场进行全程技术指导,与涉案协议中由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承担新品种羊的繁殖、开发和推广利用的约定不符。因此,王福全主张新疆农垦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前往其养羊场进行人工受精和胚胎移植系履行涉案协议的主张也不能成立。

综上,涉案《合作开发协议》在内容、签订及履行方面均存在诸多瑕疵,王福全无法对涉案协议的签订及履行情况提供有效证据并作出合理说明。因此,王福全的证据不能证实涉案《合作开发协议》真实存在并已经实际履行。

二、关于原审法院程序是否适当的问题。

王福全主张原审法院在没有当事人申请的情况下,主动收集调取证据,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涉案协议是否真实存在诸多争议,王福全为证实涉案协议真实存在并已实际履行提交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原审法院在涉案协议存在诸多瑕疵的情形下,为查明案件事实,依职权对菏泽市畜牧局原局长吴延印、东营市东营区畜牧局原局长张洪林、青州市畜牧局原局长王祥之、郓城县政府党组成员(原副县长)李维亚、郓城县畜牧局局长周体山等人进行调查并无不当,且经查阅卷宗,未发现原审法院在调查中存在影响本案公正审判的情形。因此,王福全认为原审法院程序违法的主张不能成立。

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王福全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2738元,由王福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于志涛

       柳维敏

代理审判员     

 

 

 

 

二○一三年五月九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