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技术合同
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技术合作开发合同纠纷、合资、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8-09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2)鲁民三终字第244

 

上诉人(原审被告):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山本晃弘,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旺,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嘉嘉,系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法定代表人:陈晓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孙芳龙,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洁,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代表人:山本晃弘,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谭锡寅,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旺,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中国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帕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帕纳公司)、原审被告松下电工(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松下北京公司)技术合作开发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青民三初字第103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帕纳公司在原审中诉称,2006227日,其与松下电工自动门(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松下青岛公司)签订《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双方共同完成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帕纳公司作为设计主体,于200631日之前提供设计方案,帕纳公司独立拥有的地铁屏蔽门门体技术图纸,在签订本协议后为共同拥有。后帕纳公司依约向松下青岛公司交付了涉案技术的设计图纸(电子版本),但松下青岛公司拒绝承认帕纳公司对此技术享有50%的知识产权。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系涉案技术成果的实际使用人,也拒绝承认帕纳公司享有50%的知识产权,故应当与松下青岛公司共同对帕纳公司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综上,帕纳公司请求法院判令:1、确认帕纳公司对“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的技术成果享有50%的知识产权;2、由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岛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松下青岛公司于原审期间提出反诉称,帕纳公司并没有依照约定向松下青岛公司提交涉案技术的设计方案,松下青岛公司已经支付的5万元设计费应当返还。请求法院判令:1、帕纳公司向松下青岛公司返还设计费5万元;2、案件受理费由帕纳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227,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签订《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一份。该协议主要内容约定,一、合作前提:1、由双方共同完成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帕纳公司应在200631日之前提供地铁屏蔽门门体的优化设计方案,松下青岛公司依据该方案的设计图纸进行辅助和工程施工设计……;4、此设计方案双方共同拥有知识产权,由双方共同申报技术专利……;6、地铁屏蔽门的销售按松下中国公司与帕纳公司所签订的交易基本合同执行;7、帕纳公司独立拥有的地铁屏蔽门门体技术图纸,双方签订本合作协议后为共同拥有。二、合作双方权利义务:帕纳公司的权利义务:1、帕纳公司提供地铁屏蔽门门体主要设计图、样品制作图、各种分析数据及技术要求、资金成本的预算……;4、在申请专利时,应确保所提供的技术设计、资料的自主性、真实性、合法性。承担申请专利费用50%,拥有50%的专利权。松下青岛公司的权利义务:1、审核帕纳公司的设计图纸,协助帕纳公司修改完善设计技术方案,依据设计图纸进行辅助施工和工程施工设计。2、承担申请专利费用50%,拥有50%的专利权。3、承担地铁屏蔽门设计的部分费用5万元。2006331日,帕纳公司收到设计费用5万元。

200668,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签订《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一份,约定帕纳公司为CMEW的“轨道交通专用屏蔽门”的经销商。该合同第9.1条约定:帕纳公司承认和认可,所有与产品相关的专利权(包括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商标权、著作权、专有技术及其它知识产权均归松下中国公司或其他合法权利人所拥有。帕纳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对前述知识产权的权属提出异议,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机关申请、注册任何与前述知识产权相冲突的任何权利。除本合同明确约定外,本合同及个别合同的任何条款不得被理解为松下中国公司向帕纳公司转让或许可使用相关知识产权。同年623,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又签订一份《交易基本合同补充合同》,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松下中国公司指定帕纳公司为CMEW“轨道交通屏蔽门”在中国华南地区的经销商,有效期为5年。CMEW给予帕纳公司20%左右的折扣,折扣的前提是松下中国公司对业主的销售价格为660/站台。本补充合同也适用于以松下中国公司名义参加的投标。

20081120,帕纳公司与松下北京公司签订《业务委托基本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为:为了使松下北京公司的屏蔽门产品在广州、深圳、北京、天津地区的相关工程得以中标,双方联合进行前期推广工作。帕纳公司接受委托的业务主要有:1、协助松下北京公司编写相关工程所需的文件;2、协助松下北京公司与业主沟通以及进行投标的商务运作;3、了解设计方案;4、组织技术交流、向业户介绍产品等;5、配合松下北京公司做好方案设计及产品选型工作;6、其他松下北京公司向帕纳公司届时委托的事项。该合同有效期为1年。合同期满后,若双方无异议,自动延续一年,依此类推。该合同的抬头甲方为松下中国公司,合同落款处加盖公章的为松下北京公司。

20091127,松下中国公司向帕纳公司发出联络函一份,主要内容为:双方对20081120日签订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存有异议,原合同于期满日即20091119日终止。若帕纳公司同意松下中国公司于20091026日发出的《关于修改〈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的通知》中的全部条件,松下中国公司可考虑继续签订业务委托合同的事宜。另外,帕纳公司在回复中提及的200668日签订的《指定经销商基本合同》及其补充协议,已经于原合同成立之日(即20081120日)起无效。而且松下中国公司并没有和帕纳公司签订任何《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

佛山市南海区力达实业五金厂(以下简称力达公司)于2010617日出具证明材料一份,证明帕纳公司于2006年元月至20064月进驻广东省佛山南海松岗工业园区天豪酒店二楼进行屏蔽门的研发和设计,并于20063月将图纸交与力达公司进行委托加工生产。20064月,屏蔽门生产完毕,力达公司工程人员协同帕纳公司将样品安装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厂进行展示。力达公司于2007年按照提供的图纸完成了松下第一条国门1号线(即首都机场线)屏蔽门的加工生产。

证人帕纳公司股东兼总经理张国庆出庭作证称,“2006年春节期间,帕纳公司联系了力达公司,并委托该厂代为制作屏蔽门生产设备和屏蔽门样品等。春节后,帕纳公司派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前往广东南海,并包下了力达公司附近的天豪酒店二楼作为工作场所,松下青岛公司总经理丁光智多次前往力达公司,并安排了两个技术人员辅助绘图工作。20062月底,完成了地铁屏蔽门设计总图,制作了立体图和零部件图,并将零部件等生产所需的图纸交给了力达公司制作屏蔽门生产设备和屏蔽门。随后,帕纳公司告知松下中国公司已经完成技术开发工作,松下青岛公司于227日与帕纳公司签订了协议。31日,帕纳公司将全部技术资料交给了松下青岛公司的总经理丁光智。420号前后,力达公司完成了全部零部件的制作,帕纳公司带领力达公司的工人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厂进行了样品的安装。426日前后,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邀请广州地铁五号线的业主广州地铁总公司前往上海实地考察屏蔽门。此后,松下青岛公司付给力达公司十万元的加工费用”。

证人松下中国公司轨道交通事业推进部原副部长苏武强原审期间到庭作证称,“张国庆以松下中国公司市场总监名义参与多个市场项目开拓工作,松下中国公司使用的屏蔽门技术中的屏蔽门机械结构设计是松下青岛公司负责的。”

2007822,力达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份,力达公司按照松下青岛公司提供的图纸为松下青岛公司生产提供产品。

另查明,2009年,松下中国公司参与地铁屏蔽门项目工程,得以中标,张国庆对外以松下中国公司市场总监的名义,参与松下中国公司屏蔽门成果销售工作。帕纳公司接受松下中国公司的委托针对屏蔽门的系统采购项目展开业务,使得松下中国公司的产品得以中标,松下中国公司给予帕纳公司相应的报酬。松下中国公司还在苏州等地参与了其他地铁项目的招投标,并提供了技术方案和图纸。

20101115,松下青岛公司向帕纳公司发出解除合作协议的通知一份,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并返还其已经支付的5万元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帕纳公司是否实际履行了《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二、帕纳公司应否享有“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技术成果50%的知识产权权利;三、松下青岛公司是否有权解除《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并主张返还已支付的设计费用;四、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应否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帕纳公司是否实际履行了《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并结合其他证据,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约定的交易模式为:在签订《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时,双方都认可帕纳公司的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图纸已经存在,帕纳公司将独立拥有的地铁屏蔽门门体技术图纸在签约后转由双方共同拥有。在200631日前帕纳公司提供屏蔽门门体的优化设计方案,松下青岛公司在审核方案后根据设计方案的设计图纸进行辅助和工程施工设计。设计方案双方共同拥有知识产权。地铁屏蔽门的销售按松下中国公司与帕纳公司签订的交易基本合同执行。帕纳公司提供的设计方案应当未被第三方公开,且帕纳公司应保证技术方案不侵权。如出现无法克服的技术困难导致设计合作失败或部分失败的,任何一方发现后应及时通知另一方。根据协议约定,松下青岛公司承担部分设计费用,帕纳公司的利益主要通过作为指定经销商销售地铁屏蔽门实现,松下中国公司、松下青岛公司、松下北京公司通过合作协议共享地铁屏蔽门技术并有权进行生产、销售。

本案帕纳公司未提供将屏蔽门设计技术方案、图纸交付给松下青岛公司的直接的交接证据,但综合本案其他证据能够证明:2006331日,松下青岛公司向帕纳公司支付了合作协议约定的5万元;20064月,力达公司将地铁屏蔽门生产完毕并将样品安装在上海松下池田工厂;20066月,松下中国公司与帕纳公司签订了《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补充合同;20078月,松下青岛公司与力达公司签订《购销合同》,约定力达公司根据松下青岛公司提供的图纸为北京机场线项目生产屏蔽门产品。此后,松下中国公司还在苏州等地参与了其他地铁项目的招投标,并提供了技术方案和图纸。如前所述,松下青岛公司支付部分设计费用的时间在合作协议约定的帕纳公司交付技术方案、图纸之后,松下中国公司与帕纳公司签订《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的时间在地铁屏蔽门样品生产完毕之后,该两项义务是帕纳公司履行合作协议实现收益的方式。按照合同履行的顺序及交易习惯,在帕纳公司如约提供技术方案、图纸的情况下,松下青岛公司才会主动支付约定设计费用。在帕纳公司提供技术方案、图纸符合约定并通过产品生产验证之后,松下中国公司才会与帕纳公司签约使其实现合作协议约定的利益。尽管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于20066月签订的《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已被200811月签订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替代,但帕纳公司通过与松下中国公司进行合作实现合作协议利益的交易模式并未改变。在本案诉讼之前,松下青岛公司、松下中国公司均未对帕纳公司提供合作协议约定技术方案、图纸提出异议。

另外,在本案审理中,松下青岛公司承认不掌握地铁屏蔽门设计能力,但在与力达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中约定北京机场线屏蔽门加工的依据是松下青岛公司提供的技术图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九条之规定,虽然力达公司、张国庆、苏武强的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但是可以通过与其他证据的印证对本案事实起到一定的证明作用,因此,本案中的证人证言能够证实北京机场线屏蔽门图纸是由松下青岛公司交给松下中国公司进行审核、使用,而且松下青岛公司除与帕纳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之外,并未提供其他取得地铁屏蔽门技术资料的合理途径。综合本案中的合作协议、合同、证人证言、证明等证据,结合各方当事人的商业经验、判断能力及相互之间的关联关系,帕纳公司证明其主张的证据证明力明显大于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岛公司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帕纳公司主张已经按照约定提供技术方案、图纸并由松下中国公司实际使用更符合常理及交易习惯。因此,对帕纳公司已经实际履行《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予以确认。

二、帕纳公司应否享有“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技术成果50%的知识产权权利。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约定,如帕纳公司技术方案已被第三方公开或技术方案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松下青岛公司均有权以此为由解除合同。而帕纳公司实际履行合作协议至今,松下青岛公司并未以技术已被公开或技术涉嫌侵权解除合作协议,与帕纳公司签约的松下中国公司也并未就技术已被公开或技术涉嫌侵权提出异议。结合对本案地铁屏蔽门技术的分析,履行合作协议完成并用于地铁项目招投标的以技术方案、图纸为载体的知识产权可作为本案确权的标的物。根据合作协议约定,“设计方案双方共同拥有知识产权,由甲乙双方共同申报技术专利”、“任何一方转让其共有部分知识产权的,另一方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受让权”。尽管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对技术方案的知识产权是“共同拥有”,并未区分各自所占份额。但合作协议同时约定,“双方各承担50%专利申请费用、各拥有50%的专利权”。因此,从上述协议约定分析,认定帕纳公司享有技术方案50%的知识产权符合合同本意和共同共有的规则。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松下青岛公司抗辩称,《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第9.1条约定“乙方在此承认和认可,所有与产品相关的知识产权均归甲方或其他合法权利人所有。……不得被理解为甲方向乙方转让或许可使用相关知识产权。”根据该约定,“轨道交通专用屏蔽门技术”知识产权属于松下中国公司以及松下在日本的母公司所有。原审法院认为,帕纳公司作为“轨道交通专用屏蔽门”技术的提供方,与松下青岛公司共同享有知识产权。帕纳公司作为该产品的“其他合法权利人”与该条款约定并不冲突。松下中国公司、松下青岛公司、松下北京公司的该抗辩理由不成立。

三、松下青岛公司是否有权解除《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并主张返还已支付的设计费用。帕纳公司已经实际履行《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在松下青岛公司未举证证明帕纳公司存在其他足以导致合同解除的违约行为的情况下,松下青岛公司不享有法定和约定的合同解除权,其解除合同并返还已付设计费用的主张不能成立。

四、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应否承担相应的责任。松下中国公司虽系该技术成果的实际使用人,且对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的技术合作协议知情,但因本案系确权之诉,松下中国公司并非合作协议的签订方,故帕纳公司对松下中国公司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驳回。松下北京公司虽在《业务委托基本合同》上加盖公章,但因其系松下中国公司的分公司,也并非合作协议的签订方,帕纳公司对其诉讼请求,亦应当予以驳回。

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九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确认帕纳公司对“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的技术成果享有50%的知识产权权利;二、驳回松下青岛公司的反诉请求;三、驳回帕纳公司对松下中国公司的诉讼请求;四、驳回帕纳公司对松下北京公司的诉讼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525元,共计1525元,由松下青岛公司承担。

上诉人松下中国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二项,改判驳回帕纳公司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帕纳公司负担。其主要理由如下: 1、原审法院判决帕纳公司对技术成果享有50%的知识产权权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中,帕纳公司始终未能明确其技术成果内容,亦未向法院提交任何书面或电子版的技术成果作为证据,也未依照合同约定向松下青岛公司及松下中国公司提交任何设计方案;2、根据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签订的《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第9.1条约定,相关产品的知识产权均归松下中国公司所有,帕纳公司不享有地铁屏蔽门产品的知识产权;3、原审法院程序违法。松下青岛公司于原审期间注销,松下中国公司及时向原审法院提交了中止诉讼的书面申请,原审法院未中止审理,违反了法定程序。

被上诉人帕纳公司答辩称,1、帕纳公司在与松下青岛公司签订合同之前便拥有了涉案技术成果。力达公司的证明及相关证人证言可以证明力达公司帮助帕纳公司完成了样品制作,在上海池田工厂完成了组装。且合同履行之后,松下青岛公司依约支付了帕纳公司5万元费用,足以说明帕纳公司按照合同约定交付了相关技术。另,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合作之前,松下旗下的公司都没有涉足轨道交通屏蔽门技术;2、按照合同约定,知识产权归松下中国公司或者其他权利人所有,并没有规定不包含帕纳公司;3、松下中国公司提交中止诉讼的申请时,原审判决的主要内容及行文程序已经基本完成,且本案属于确权之诉,松下青岛公司的注销不影响案件的实体审理,本案不存在程序问题。

原审被告松下北京公司陈述意见称,帕纳公司没有地铁屏蔽门技术研发的人才和经历,也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从事技术开发的过程和内容。

二审期间,松下中国公司为证明地铁屏蔽门技术系其自主研发,提交如下新证据:证据1、上海济达电子电器公司向上海松下电工池田有限公司出具的发票13份;证据2、扶桑电机工业株式会社、松下中国公司、上海松下电工池田有限公司、松下电工株式会社之间于2006年签订的保密协议及翻译件;证据3、扶桑电机工业株式会社提供的自动门技术资料传真件及翻译件;证据4200742日松下电工株式会社与寺冈株式会社签订的咨询合同、相关汇款凭证及翻译件;证据5、广州3号线地铁北延段的图纸一宗;证据6、上海松下电工池田有限公司与松下电工株式会社于2000928日签订的技术合同及翻译件;证据7199833日北京四通松下电工有限公司与松下电工株式会社签订的自动门技术协作合同及翻译件。帕纳公司质证称,对证据13467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保密协议中没有关于地铁屏蔽门技术的内容和描述,与本案无关;对证据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组设计图纸的签署日期为20099月、10月,系在帕纳公司交付图纸之后,反而证明涉案技术系帕纳公司提供。本院认为,证据1虽为原件,但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23467均为域外证据,未经公证认证,均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本院不予采信;证据5系原件,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仅凭该证据不能证明地铁屏蔽门技术系松下中国公司自主研发。

帕纳公司为证明松下中国公司系松下青岛公司的唯一股东,松下中国公司实际接收了松下青岛公司清算后的剩余资产,提交了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崂山分局出具的外资企业登记(吊)信息查询结果及松下青岛公司决议解散并清算相关工商登记材料一宗。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事项均予以认可并同时提交了松下青岛公司的清算公告、清算审计报告及注销税务登记通知书等证据证明松下青岛公司的注销情况,帕纳公司对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事项均予以认可。本院认为,因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一致。另查明,松下青岛公司系松下中国公司于2005113日独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松下中国公司系松下青岛公司的唯一股东,20116月,松下青岛公司董事会决议公司解散,并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松下青岛公司随后发布了清算公告并对清算报告进行了审计。2012229日,松下青岛公司经青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崂山分局核准注销。松下青岛公司注销后,清算剩余的全部资产归松下中国公司所有。

以上事实有帕纳公司、松下中国公司提交的松下青岛公司清算注销的工商登记材料及当庭陈述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松下中国公司的上诉请求、被上诉人帕纳公司的答辩及原审被告松下北京公司的陈述意见,本案各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一、原审法院审理程序是否适当;二、帕纳公司应否享有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50%的权利。各方当事人对上述焦点问题无异议、无补充。

一、关于原审法院审理程序是否适当的问题。

本案中,松下中国公司称原审期间其于松下青岛公司注销之后向原审法院申请中止诉讼,但原审法院未中止诉讼,属程序违法。本院认为,松下中国公司没有提交有效证据证实其向原审法院提交过相关申请,经查阅原审卷宗也未发现松下中国公司向原审法院申请过中止诉讼,松下中国公司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

原审中,松下青岛公司被注销,松下中国公司作为松下青岛公司的唯一投资主体进行了清算,清算剩余财产全部归松下中国公司所有,故二审中,松下中国公司作为松下青岛公司接收资产的清算主体,可以代松下青岛公司继续诉讼。

二、关于帕纳公司应否享有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50%的权利的问题。

帕纳公司主张《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已实际履行,其应享有“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技术成果50%的知识产权权利。本院认为,帕纳公司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履行了《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不享有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50%的知识产权权利。主要理由如下:

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涉案《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补充合同、《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均无异议,上述合同真实有效,合同签订者均应按照涉案合同的约定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上述合同之间的关系为:《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系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就合作设计涉案争议技术签订的协议,《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补充合同、《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系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就地铁屏蔽门产品的销售签订的协议。根据《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的约定,帕纳公司的主要义务是向松下青岛公司提供地铁屏蔽门技术的优化设计方案,在此基础上,才能享有地铁屏蔽门技术50%知识产权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帕纳公司作为主张权利的原告,应当对其享有权利的内容、载体及依据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帕纳公司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主张。

1、帕纳公司未能证明其主张权利的技术内容和载体。本案中,帕纳公司始终无法提交证据证实其主张权利的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的内容和载体。经本院释明后,帕纳公司认可无法提交涉案技术的技术方案、技术图纸,也无证据证明其研发过程。

2、帕纳公司无有效证据证实其依约交付了涉案《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约定的技术成果。帕纳公司于原审期间提交了张国庆的证人证言、力达公司的证明材料、苏武强的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其向松下青岛公司交付了涉案技术。但张国庆时任帕纳公司的股东兼总经理,与帕纳公司存在利害关系,且其也未能具体说明交付给松下青岛公司技术信息的具体内容,对于研发过程也未能说明。力达公司的证明材料也仅能说明帕纳公司于20061月至4月承包了天豪酒店半层楼,并交付相关图纸给力达公司进行加工样品,但该份证据无法证明帕纳公司研发完成并向松下青岛公司交付了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苏武强到松下中国公司的工作时间为2007年,涉案《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的签订时间为20062月,其不可能见证其工作之前的情况,且该证人证言仅表明北京机场线屏蔽门部门的机械结构设计系松下青岛公司负责的,故苏武强的证人证言不能证实该技术来源于帕纳公司。原审判决依靠推理认定帕纳公司提供了技术方案图纸,依据不足。

3、从涉案合同的约定内容来看,帕纳公司不享有涉案技术50%的权利。帕纳公司与松下青岛公司、松下中国公司、松下北京公司就地铁屏蔽门技术和产品先后签订了《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及补充合同、《业务委托基本合同》等。在上述合同中,只有《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中约定有技术权属的内容,之后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则只有对销售情况的约定。其中《地铁屏蔽门门体设计合作协议》约定帕纳公司享有地铁屏蔽门技术50%的权利。而随后帕纳公司与松下中国公司签订的《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约定,帕纳公司承认和认可,所有与产品相关的知识产权均归松下中国公司或其他合法权利人所拥有,帕纳公司不得以任何方法对前述知识产权的权属提出异议,也不得向任何主管机关申请、注册任何与前述知识产权相冲突的任何权利。可见,即便帕纳公司之前对涉案技术享有50%的权利,其在之后的合同中也将其享有的该部分权利处分给了松下中国公司或其他合法权利人,其不再享有权利。原审法院认为该条款中的其他合法权利人包含帕纳公司,该条款并没有改变权属约定不当。另外,虽然松下中国公司与帕纳公司表示20081120日签订的《业务委托基本合同》取代了之前的书面或口头协议,但当事人均认可该合同中并没有改变《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中关于知识产权权属的约定,所以,该情形并不影响帕纳公司对其权利的处分。

综上,帕纳公司系主张权利的一方当事人,应对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支持,但本案中,帕纳公司既无法明确其主张权利的涉案技术的具体内容和载体,又无有效证据证实其已依约交付了涉案技术信息,且根据《指定经销商交易基本合同》的约定,帕纳公司也不享有涉案地铁屏蔽门技术的相关权利。

综上所述,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上诉人松下中国公司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应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青民三初字第103号民事判决第二、三、四项;

二、撤销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青民三初字第10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三、驳回帕纳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0元,均由帕纳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于志涛

       柳维敏

代理审判员     

 

 

 

 

二○一三年六月三日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