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技术合同
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山东省金乡第一中学技术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8-13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3)鲁民三终字第26

 

上诉人(原审原告):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住所地:济南市。

法定代表人:于梁,主任。

委托代理人:韩笑,男,系济南历下华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省金乡第一中学。住所地:金乡县城。

法定代表人:程圆峰,校长。

委托代理人:孙皓,山东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以下简称地震研究院)因与被上诉人山东省金乡第一中学(以下简称金乡一中)技术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济民三初字第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地震研究院的委托代理人韩笑、金乡一中的委托代理人孙皓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地震研究院在原审中诉称,2011年,其与金乡一中签订技术合同,约定由其对金乡一中新校区工程进行地震安全性综合评价,并出具相关技术性报告,合同总价款为10万元。合同签订后,地震研究院如约履行了义务,并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出具了经山东省地震主管部门审核的地震安全性技术报告,且金乡一中依据其出具的技术报告取得了工程施工许可。但金乡一中至今未按合同约定支付相应费用。请求判令金乡一中:1、支付合同款项人民币10万元及违约金4832元(截止至20124月);2、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查明以下事实:20113月,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甲方)与地震研究院(乙方)签订了一份《技术合同书》,主要约定:由乙方对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建设项目工程场地进行地震安全性综合评价,并自合同签订之日起60个工作日内提交给甲方三份经地震专家委员会评审通过的技术报告;合同总价款为10万元,在合同签订三日内,甲方支付给乙方5万元人民币项目启动资金后乙方进场开展工作,剩余款项5万元人民币在乙方向甲方交付通过地震专家委员会评审的技术报告三日内一次性支付完毕。在甲方法定代表人一栏有程圆峰的签名。

合同签订后,地震研究院对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工程场地进行了地震安全性综合评价,制作了评价报告并提交给山东省地震安全性评定委员会。2011623日,山东省地震安全性评定委员会出具鲁震安[2011325号《关于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报告的评审意见》,对地震研究院提交的《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工程场地地震安全性评价报告》同意通过评审。同日,山东省地震局出具鲁震安评[2011325号《关于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建设项目抗震设防要求审批意见的函》,对金乡县第一中学新校区建设项目抗震设防要求进行了审批。地震研究院随后将该评价报告提交给了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

201156,济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主持专家小组,对金乡一中新校区初步设计文件进行了讨论,通过了《金乡一中新校区抗震专项审查情况表》,并于2011525日出具济建设字[201125号《关于金乡新一中校区工程初步设计的批复》,要求建设单位和设计单位严格按初步设计审查会议纪要进行施工图设计。

地震研究院分别于2011329日、2011625日,开出了两张金额为5万元的机打发票,付款单位为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经营项目为技术开发费,均加盖了地震研究院的发票专用章。

金乡一中当庭提交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制作的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原始记帐凭证两册,分别为201121日至2011430日凭证一册,201161日至2011731日凭证一册。两册凭证封面均加盖有“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审核章”。据帐册内的《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支付通知单》记载:2011427日,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以现金方式支付给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5万元,支付摘要为“付济南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技术开发费”,2011711日又以现金方式支付给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5万元,支付摘要为“付安评费”。上述支付通知单上均加盖有“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审核章”和“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办讫章”。上述支付通知单所附的报帐凭证即为地震研究院开具的两张金额为5万元的发票原件。上述财务单据上载明的经手人和报帐员均为李建设。

原审法院认为,首先,金乡一中庭后书面放弃对诉讼主体问题的抗辩,原审法院不再审查。其次,金乡一中提出地震研究院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交付报告,属违约行为,但因金乡一中未提出反诉,故原审法院对此问题亦不予审查。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是否已向地震研究院支付了技术服务费。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三条明文规定:“发票,是指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务以及其他经营活动中,开具、收取的收付款凭证”。经庭审查明,地震研究院出具的发票原件已由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财务人员交到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报帐。在地震研究院不能提供其他欠款依据的情况下,应认定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收到了地震研究院开具的发票即视为已支付了技术服务费。地震研究院称其单位账目上显示没有收到该10万元款项,但其内部的会计帐目不能对抗其对外开具的正式发票。故地震研究院诉称金乡一中尚欠其10万元技术服务费及违约金证据不足,对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地震研究院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97元,由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负担。

地震研究院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要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主要理由是: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在没有地震研究院或者该院经办人出具收款收据或其他收款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采信了金乡一中证人证言及该单位财务记录,认定金乡一中已经支付了10万元,与事实不符。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引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中对“发票”的定义,即认定“发票”作为本案已支付10万元款项的证据,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在地震研究院与金乡一中没有约定或习惯以发票作为付款凭证的情况下,地震研究院先行向金乡一中开具发票不能作为金乡一中已支付款项的证据。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中的相关规定,普通发票只能作为结算凭证,不能单独作为付款凭证。

金乡一中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主要理由是:一、原审法院认定金乡一中支付了技术服务费正确。合同签订后,地震研究院出具两份发票,金乡一中根据约定为地震研究院准备好现金后,由地震研究院的业务经理李健持发票领取,至此,金乡一中的合同义务履行完毕。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发票是付款原始凭证,本案是当事人之间习惯以发票作为付款凭证,否则地震研究院不会出具普通发票,金乡一中已经收到地震研究院出具的发票,在地震研究院没有相反证据的前提下,应认定金乡一中履行了付款义务。

二审中,金乡一中为证明已经支付了10万元技术服务费,向本院提交以下新证据:

1、户名为李建设、账号为210209031691、开户行为中国银行济宁分行金乡支行营业部的长城借记卡对账簿一份,证明2011426日金乡一中支付了5万元技术服务费。

2、《金乡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县直行政事业单位财政集中支付管理办法的通知》(金政办发〔200623号文,以下简称“财政支付办法”)和金乡县财政集中支付中心出具的《关于账务集中管理的说明》。该两份证据证明金乡县行政事业单位不再设立单独账户,账目由财政支付中心统一管理。

3、王兴福的证人证言一份及《金乡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成立金乡新一中建设工程指挥部的通知》(金政办发〔201047号文),证明王兴福系金乡新一中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其证言指出,因程圆峰出差,其在发票上签字,但是因签字不全,无法报账,而地震研究院经办人李健要求支付现金,故2011426日下午用备用金支付李健5万元。

42011629日向济宁众友测绘有限公司支付测绘费2万元的发票,用以佐证仅有发票可以证明支付了相关费用。

5、证人李建设出庭作证,其当庭陈述的主要内容是:金乡一中指挥部没有独立的账户,由金乡县财政支付中心统一设立账户管理资金,所以金乡一中指挥部走账的时候以其个人名义开设账户。发票上的签字是李建设和李健一起找领导签的。金乡一中提供的账簿中的凭证是金乡县财政支付中心支付给金乡一中指挥部的凭证,金乡一中指挥部对外发生业务不做帐。

6、证人刘玉秀出庭作证。刘玉秀是金乡一中指挥部成员,其当庭陈述的主要内容是:其在地震研究院提供的第一份发票上签字,当时是李健一个人带着发票和合同去办公室找刘玉秀签字,签字后其并没有关注钱付给谁了,只是听李健说过要现金。

经质证,地震研究院对上述证据124及证据3中的政府文件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证据1是李建设个人名义开设的账户,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2不能证明相关款项付给了地震研究院,证据3中的证人证言只是说明了一个情况,不能证明已经将款项支付给了地震研究院,证据4与本案无关,证据5、证据6的证人证言相互矛盾,均不应采信。

地震研究院为证明金乡一中并未支付技术服务费,申请证人李健出庭作证。李健当庭陈述的主要内容是:因其是地震研究院济宁地区总代理,所以地震研究院将两次开具的发票通过快件寄给李健,李健均是让其司机苏云殿将发票交给刘玉秀,但是金乡一中接收发票时并未支付现金,因司机不懂,也未要求金乡一中出具收到发票的收条。经质证,金乡一中认为,李健的证言不具有真实性和客观性,不应采信。

经审查,本院认为,金乡一中提供的证据124和证据3中的政府文件与本案缺乏直接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金乡一中提交的证人证言,因王兴福无正当理由未出庭、李建设与刘玉秀证言存在矛盾,故对三证人证言不予采信。对于地震研究院提交的证人证言,因没有相关佐证,为单方陈述,故本院不予采信。

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金乡一中是否向地震研究院支付了合同款项,应否承担违约责任。

本院认为,金乡一中已经支付了合同款项,不应再承担违约责任。主要理由是: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发票”是“在购销商品、提供或者接受服务以及其他经营活动中,开具、收取的收付款凭证”,一般交易习惯是在收取相应的款项后出具发票,故发票对于收付款行为具有证明效力。第二,根据涉案合同约定,合同总价款为10万元,分两次付清。第一笔“在合同签订三日内,金乡一中支付给地震研究院5万元人民币项目启动资金后地震研究院进场开展工作”,第二笔“在地震研究院向金乡一中交付通过地震专家委员会评审的技术报告三日内一次性支付完毕。”而地震研究院分别在2011329日、2011625日开具两张各5万元的发票并交付给金乡一中,该两张发票的开具日期均能和涉案合同约定的付款日期相互对应。第三,根据《技术合同书》约定,地震研究院应在金乡一中支付5万元启动资金后进场开展工作。现在地震研究院已经进场进行了安全评估,且已将通过山东省地震局审批的技术报告交付给金乡一中,说明地震研究院收到了5万元启动资金,进场进行了安全评估。第四,金乡一中提供了记账凭证用以证明该两份发票已经交付给金乡县财政支付中心进行报账,而金乡县财政支付中心也已经将10万元通过现金方式支付给了金乡一中。第五,涉案合同并未约定付款方式,两份发票开具日期分别是20113月和6月,地震研究院在未收到第一笔款项的情况下,按常理,其不可能再次开具第二张发票。综合以上因素,地震研究院不仅履行了合同义务,且已经在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开具发票并交付给金乡一中,而金乡一中也提供了记账凭证用以证明该两份发票已经交付给金乡县财政支付中心进行报账,故本院认为金乡一中的证据能够证明其已经支付了合同款项,对地震研究院要求金乡一中支付合同款项并承担违约责任的主张不应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地震研究院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800元,由上诉人济南市地震安评工程研究院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刘晓梅

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    张金柱

 

 

    二○一三年四月七日

 书        于明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