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专利权
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与成正明、傅俊玲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
提交日期:2013-12-15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淄民三初字第11号





  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蔡东青,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满令伟,山东言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正明,男,1965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桓台县田庄镇丰源酒糖茶批发部经营者。

  委托代理人:焦风池,山东鑫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傅俊玲,女,1969年8月10日出生,汉族,桓台县田庄镇丰源酒糖茶批发部经营者。

  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飞动漫公司)诉被告成正明、傅俊玲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奥飞动漫的委托代理人满令伟,被告成正明及其委托代理人焦风池,被告傅俊玲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奥飞动漫公司诉称:原告前身是广东奥迪玩具实业有限公司,原告生产的“AULDEY双钻”产品畅销国内外市场。2005年,“AULDEY双钻”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AULDEY双钻”电动玩具被评为中国名牌产品,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原告经调查发现,两被告在其经营的丰源超市内销售的玩具,侵害了原告专利号为ZL201030140974.2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原告已通过烟台市莱山公证处进行了证据保全。两被告故意销售侵权商品,获得非法利益,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商品,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20 0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成正明辩称:一、原告无证据证明被告仍在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故其要求被告停止销售的诉求无事实依据;二、被告主观上没有过错,客观上从事合法经营行为,且销售的商品具有合法来源,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三、被告销售的玩具总数不超过18个,未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四、原告申请的证据保全行为存在瑕疵,诉讼行为违背诚信,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被告傅俊玲的答辩意见同被告成正明一致。

  原告奥飞动漫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出如下证据:

  证据一、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公证处(2010)粤广海珠第15651号公证书,证明奥飞动漫公司、广东奥迪动漫玩具有限公司、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系专利号为ZL201030140974.2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的专利权人。

  证据二、专利登记簿副本一份,证明涉案专利持续有效。

  证据三、奥飞动漫公司、广东奥迪动漫玩具有限公司、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三方签订的协议书一份,证明三方名下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在权利存续期间,奥飞动漫公司有权许可第三方生产、销售、使用,涉及知识产权的保护,三方均可以自己的名义对涉嫌侵权行为采取司法保护措施。

  证据四、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2012)烟莱山证民字第345号公证书,证明两被告在其经营的超市内销售了侵害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商品。

  被告成正明对原告奥飞动漫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其与被公证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原件的关联性及以此与侵权产品的比对有异议。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范围包括形状、色彩、图案,依据该公证书无法进行色彩比对。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该专利登记簿副本记载的专利年费缴纳至2013年4月13日,原告现在主张权利已超出法定的有效期限,不具备合法性、有效性、稳定性。对证据三有异议,原告未提交该协议主体的资格证明。对证据四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有异议,公证书所附照片与公证书记载的购买实物之间具有不确定性,玩具的照片和机打小票不能形成一一对应关系;公证书的内容没有详尽的描述公证购买的过程,特别是发票的出示者未在发票上签字盖章;该公证书记载的申请公证的时间是2011年11月18日,而公证书的出具时间是2012年1月31日,违反了公证法关于公证机关在接受公证申请后15个工作日内出具公证书的规定;该公证书记载原告委托代理人在被告处购买玩具4个,购买的过程应是动态的过程,原告仅仅出示当时的购买单据和照片失去了公证购买的意义,而且该公证书未记载取证超市店内示意图、货架的位置、购买商品的摆放位置等内容。

  被告傅俊玲的质证意见同被告成正明的质证意见一致。

  被告成正明、傅俊玲为证明其答辩意见提交了淄博张店创奇玩具商行销货清单一份、丰源批发部入库验收单一份、丰源批发部商品销售明细一份,证明被告于2011年5月29日从淄博张店创奇玩具商行购进三板召唤器玩具,共计18个,每个单价5.00元,合计90.00元。被告销售的单价为每个8.50元,截止2011年12月13日共售出12个,销售利润42.00元。原告奥飞动漫公司对于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上述证据均是被告单方提供,无对方签章,不能证明其销售的商品存在合法来源。

  通过原、被告的举证、质证,本院对双方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一、证据二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于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同时该两份证据具备关联性、合法性,对其效力本院予以确认。被告虽然对证据三、证据四提出异议,但未提交反驳证据证实其主张,该证据具备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本院对其效力予以确认。两被告提交的销货清单、入库验收单、销售明细真实性无法确认,与涉案公证商品无法形成一一对应关系,关联性亦无法认定,故本院对该证据的效力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0年4月14日,奥飞动漫公司、广东奥迪动漫玩具有限公司、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为“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的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于2010年10月20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1030140974.2。根据专利登记簿副本记载,该专利年费缴纳至2013年4月13日。原告取得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附有外观设计图片8幅,分为主视图、后视图、俯视图、仰视图、左视图、右视图、立体图、使用状态图,图像如下:

  同时,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中记载该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属于玩具领域,主视图最能表明设计要点,指定主视图为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照片。庭审中,原告描述其外观设计专利的设计要点在于:整体形状为鸟翼状,翼两侧分别为两个圆形相连的图形,中间部分两侧分别有两块菱形突起,中下方为圆形图案,两侧分别为菱形图案。

  2011年11月18日,原告奥飞动漫公司申请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2011年12月13日,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公证员王忠学与公证员助理王浩宇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谢绮婷一同来到桓台县田庄镇周荆路标有“丰源超市”字样的门市。进入该超市后,在公证员的监督下,原告委托代理人谢绮婷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购买了“果宝特攻+召唤器”的玩具四件(每件单价8.50元,共计34.00元)及饮料、矿泉水等物品,付款后取得印有“丰源超市”字样的单号为000511121300039的机打小票一张和发票代码均为137071150053,发票号码分别为03331554、03331555、03331556、03331557的山东省国家税务局通用定额发票四张。购买结束后,谢绮婷将所购玩具及机打小票、定额发票交给公证人员保管。公证人员王忠学、王浩宇现场对“丰源超市”门头进行了拍照后离开。公证员王忠学、公证员助理王浩宇将上述购买玩具及取得的机打小票、定额发票带回公证处,对所购玩具进行了拍照,将机打小票、定额发票进行了复印,后将所购玩具、机打小票、定额发票封存,将封存后的物品进行了拍照,并交由谢绮婷自行保管。2012年1月31日,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出具了(2012)烟莱山证民字第345号公证书。

  庭审中,经检查密封的商品封存完好,拆封取出封存玩具,该玩具用塑料磨具固定于张贴纸板上,商品上无生产厂家信息。该商品外观如下图:

  被控侵权玩具整体颜色为蓝色与黄色的组合,整体形状为鸟翼状,中间部分两侧分别有两块菱形突起,翼两侧分别为两个相切圆形的组合图案,中下方为圆形图案,圆形两侧分别为菱形图案。

  经庭审比对,被控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有如下相似点:1、整体外形一致,均为鸟翼形状;2、中间部分两侧均为突起的菱形;3、鸟翼两侧为两个相切的圆形图案;4、中下方均为圆形图案,圆形两侧为菱形图案。被控侵权商品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不同点在鸟翼两侧的两个相切的圆形中央突起,被控侵权商品两个相切的圆形中央未突起,且外侧的圆形内有十字状图案。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公证处(2010)粤广海珠第15651号公证书、专利登记簿副本、协议书、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2012)烟莱山证民字第345号公证书及封存的实物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三:一是原告奥飞动漫公司是否享有涉案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二是被告成正明、傅俊玲是否实施了侵害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三是原告奥飞动漫公司主张的经济损失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关于第一个焦点,原告是否享有涉案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的外观设计专利权问题。两被告对于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公证处(2012)粤广海珠第15651号公证书无异议,对于该公证书的效力本院予以确认。依据该公证书所附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记载的内容,涉案玩具腰带头饰件(飞影)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为奥飞动漫公司、广东奥迪玩具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系三方共同享有。同时,依据奥飞动漫公司、广东奥迪动漫玩具有限公司、广州奥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署的三方协议,对于三方名下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在权利存续期间,奥飞动漫公司有权许可第三方使用及生产、销售包含其外观设计专利的产品,涉及三方共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三方任意一方均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涉嫌侵权行为采取司法保护措施。因此上述内容能够确定原告奥飞动漫公司系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权利人之一,其有权对于侵害三方共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根据专利登记簿副本的记载,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年费缴纳至2013年4月13日,原告在发现侵权行为后于2013年3月4日提起诉讼,故原告提起诉讼主张权利时其外观设计专利权仍在法律保护范围以内,其通过诉讼向被告主张权利有合法依据,两被告主张本案庭审时(2013年5月13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年费缴纳期限已超过法律保护的有效期,原告不再享有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第二个焦点,关于两被告是否实施了侵害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问题。原告为证明两被告存在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提交了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公证处出具的(2012)烟莱山证民字第345号公证书,两被告对于该公证书的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提出异议。两被告虽然对于公证书的客观性提出异议,但并无反驳证据推翻公证书的真实性,故本院对于公证书的真实性依法予以确认。根据公证书的记载,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在两被告经营的超市购买的玩具即是购物小票记载“果宝特攻+召唤器”,公证书所附的图片即是该玩具的图片,机打小票与公证书所附的图片与封存的物品均是同一所指,能够证实封存的玩具系被告出售,因此两被告辩称公证书所附照片与公证书记载的购买实物之间存在不确定因素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两被告认可公证书所附机打小票和定额发票系其出具,故其又主张发票中无出示者签章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从被告出具的机打小票看,该机打小票上记载的玩具的货号相同,价格一致,且被告在收款时未将4个玩具单列,而是进行了合并计款,但在小票和收据上分别列明品名和价格是被告出具票据时的义务,被告无证据证明原告购买的玩具与其出具的票据间不存在对应关系,则不能抗辩出售玩具的事实,故被告主张公证书缺乏关联性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公证书记载的内容及所附机打小票、玩具照片能够证明两被告出售封存玩具的事实,两被告主张公证书未描述店内示意图、货架位置、涉案商品的摆放位置等辩解理由与公证的待证事实无关,本院不予采信。公证法对公证程序期限的规定属于管理性规范,而不是效力性规范,公证机关违反该规则时,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对其进行监督检查,但并不因此而影响公证书的证明效力,因此,即使公证机关超出法律规定的期限作出公证书,对于公证书本身的证明效力并无影响,涉案公证书具备合法性。综上,原告提交的(2012)烟莱山证民字第345号公证书具备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对其效力本院予以确认。依据该公证书,能够确定两被告在其经营的超市内出售了涉案玩具商品。

  通过庭审比对可以看出,被控侵权玩具与原告享有的外观设计在主视图上无实质差异,整体形状均为鸟翼状,中间部分两侧均有两块菱形突起,翼两侧均为两个相切圆形的组合图案,中下方均为圆形图案,圆形两侧均为菱形图案,从整个主视图比对看,被控侵权产品与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构成相似。被控侵权产品的后视图、仰视图、俯视图、左视图、右视图、立体图在整体形状上与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也基本相似。虽然被控侵权商品主视图两侧相切的两个圆形中央未突起,但这仅是细微差别,不构成实质性差异,因此能够认定被控侵权产品在外观上与原告享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构成相似,容易造成一般消费者误认、误购。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设计要点在于其主视图的外形,并未要求对色彩进行保护,故两被告主张其销售的玩具无法进行颜色比对,不能确定是否侵权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第三个焦点,关于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因被告侵权造成的实际损失数额及被告因侵权获得利益的数额,亦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有无存在许可使用的情形以及许可使用费的收取情况,因此赔偿损失数额可根据两被告的过错程度、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产品的销售价格等因素酌情确定,本院酌情确定两被告赔偿数额为1 500.00元。两被告虽然提交了销货清单、入库验收单、销售明细等证据予以证明其销售的商品存在合法来源及获利情况,但因上述证据缺乏客观性、关联性,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故其主张销售行为未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条、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成正明、傅俊玲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专利号为ZL201030140974.2玩具腰带头饰件外(飞影)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商品;

  二、被告成正明、傅俊玲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500.00元;

  三、驳回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00元,由被告成正明、傅俊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燕萍

代理审判员  马清华

代理审判员  郭 鹏


二〇一三年七月九日

书 记 员  赵 佳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