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植物新品种
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与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0-06-09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鲁民三终字第12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住所地:莱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龙门西路248号。
法定代表人:车红霞,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锦铭,男, 1965年7月22日出生,汉族,青岛农业大学员工,住青岛市城阳区明阳路287号7号楼2单元102室。
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住所地:莱阳市旌阳路31号。
法定代表人:谭业杰,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昌君,山东博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胜种业公司)与上诉人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以下简称莱阳种子公司)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8日作出(2007)济民三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年9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锦铭,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昌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在原审中诉称,2002年11月1日原莱阳农学院培育的“莱农14”玉米杂交种被国家农业部授予植物新品种权,品种权号为CNA20010125.0。2006年1月13日,原莱阳农学院许可连胜种业公司独家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杂交种。并且许可连胜种业公司对侵犯“莱农14”植物新品种权的单位或个人采取措施并追究法律责任。现连胜种业公司发现莱阳种子公司未经许可,擅自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杂交种,为此,特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莱阳种子公司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杂交种的行为侵犯了连胜种业公司的合法权利;(2)莱阳种子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并公开赔礼道歉,赔偿连胜种业公司经济损失30万元人民币及维权费用600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莱阳农学院系涉案“莱农14”玉米新品种的品种权人,该品种于2001年6月14日申请,于2002年11月1日获得授权,品种权号为CNA20010125.0,该品种父本是L189,母本是H21,于1993年组配,培育人为原莱阳农学院刘恩训等四人。该品种于1995年获山东省“三0工程”玉米新品种筛选第一位,1996年—1997年参加山东省区试,于1999年获山东省示范许可证。该品种权目前合法有效。
1998年12月30日,莱阳种子公司从原莱阳农学院收购标注品名为L189和H21玉米种。自1999年底至2002年底,在莱阳种子公司收购和销售的种子凭证中,有标注品名为“莱农14”的玉米种。
2001年9月22日,莱阳种子公司向原莱阳农学院刘恩训支付2001年玉米研究开发费15000元、玉米代鉴定试验费5000元。2002年1月11日,莱阳种子公司从原莱阳农学院收购16000元的“莱农14”玉米种,以此作为育种费,经手人为刘恩训。
2000年1月31日,原莱阳农学院玉米研究室出具证明:“为了莱农14号良种的示范推广,使科研成果及早转化为生产力,经与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研究,将玉米研究室繁育并交付省种子总公司的莱农14号母本自交系,分一半给莱阳市种子公司。同意该公司对莱农14号繁育制种和经营”。
2002年12月20日,原莱阳农学院农学系发表“莱农14”号玉米杂交种品种权保护声明:“莱农14号的品种权人为原莱阳农学院,授权原莱阳农学院良种公司、莱阳市种子公司繁育、经营,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生产、经营莱农14号玉米杂交种均属假冒,一经发现,将依法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2004年3月1日,原莱阳农学院农学系给各市(区)工商局出具证明:“我院系莱农14玉米品种权益人,只授予原莱阳农学院良种公司,莱阳市种子公司两个单位生产、经营,其它单位和个人生产、经营的莱农14玉米品种均为假冒,请予依法查处”。
2005年1月,莱阳种子公司在莱阳市气象局主办的《气象科技信息》上刊登种子销售广告,其中有对“莱农14”玉米种的介绍。
2006年1月13日,原莱阳农学院与连胜种业公司签订玉米杂交种“莱农14”使用许可合同书,许可连胜种业公司在山东省范围内独家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杂交种,许可期限为200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同日,双方签订了一份授权书,原莱阳农学院授权连胜种业公司行使“莱农14”植物新品种的一切权利,包括以连胜种业公司的名义对侵犯“莱农14”植物新品种权或利用“莱农14”植物新品种进行不正当竞争的单位和个人提起诉讼或申请行政处理等。
2006年2月至同年4月,连胜种业公司与案外人济南永丰种业有限公司就涉案品种发布维权声明二次,向莱阳种子公司发送律师函一份。
2007年2月26日,原莱阳农学院在报纸上发布“莱农14”玉米品种维权公告一份。
原审法院认为,原莱阳农学院对“莱农14”玉米杂交种的新品种权受法律保护,未经其许可,不得以商业目的,生产、销售该品种的繁殖材料。连胜种业公司经莱阳农学院的许可,依法享有自200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在山东省范围内享有“莱农14”玉米新品种的独占生产、销售权,以及以自己的名义对侵犯“莱农14”植物新品种权的单位和个人提起诉讼的权利。
原审法院认为,莱阳种子公司提供其L189和H21玉米种收购凭证、支付莱阳农学院(刘恩训)费用凭证及莱阳农学院农学系及其玉米研究室的声明,抗辩其在1998年即对涉案新品种与莱阳农学院进行了研发,因而对涉案新品种享有先用权是不成立的。首先,莱阳种子公司作为“莱农14”的示范推广单位之一,在该品种示范推广期间,从该品种的研发单位莱阳农学院购买“莱农14”玉米新品种的父本L189和母本H21用以制种经营和示范推广是正常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莱阳种子公司就涉案品种的研发付出过创造性劳动。其次,“莱农14” 已由莱阳农学院于1993年组配,于1995—1997年间获山东省玉米新品种筛选第一位,参加山东省区试及全省示范许可证的情况下,作为该品种的示范推广单位之一,莱阳种子公司在1998年还在莱阳农学院“莱农14”育种人刘恩训的指导下研发“莱农14”是违背常理的。第三,莱阳种子公司提供的三份支付莱阳农学院(刘恩训)费用凭证均系涉案品种申请日之后形成,且两份付款凭证未载明系为研发涉案“莱农14”新品种所支出,一份为良种收购凭证,仅在备注栏注明为育种费,在“莱农14”已被申请植物新品种权的情况下,刘恩训作为莱阳农学院“莱农14”的培育人,不可能还指导莱阳种子公司研发“莱农14”并收取费用。因此,凭证所记费用不能证明系莱阳种子公司为研发涉案品种的支出。
原审法院还认为,莱阳农学院玉米研究室、农学系发表的证明和声明虽载明同意莱阳种子公司对“莱农14”进行制种和经营,但涉案的莱农14新品种的品种权人系莱阳农学院,在莱阳农学院明确对上述证明和声明明确否认的情况下,莱阳种子公司对涉案植物品种不再享有使用权。
据此,莱阳种子公司在“莱农”14的品种权人及独占实施许可的被许可人明确作出禁止其他人生产销售涉案品种的维权意思表示后,仍然利用自己的种子销售网络,生产销售了“莱农14”玉米杂交种,侵犯了连胜种业公司的对“莱农14”玉米新品种在山东省内的独占生产、销售权。连胜种业公司请求判令莱阳种子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连胜种业公司要求莱阳种子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30万元,因连胜种业公司因侵权所受损失和莱阳种子公司因侵权所获利润均难以查清,原审法院综合以下因素,酌情确定。(1)莱阳种子公司在全省建立了种子销售网络;(2)自2006年2月连胜种业公司发表维权声明至2007年2月本案起诉时,莱阳种子公司已连续销售涉案品种近一年时间;(3)2006年度淄博市临淄区敬仲镇徐福生经营的敬仲镇农业技术综合服务站销售莱阳种子公司提供的涉案种子3万斤,零售价为5.5元/500克;(4)连胜种业公司取得涉案品种的独占使用许可费为42万元。连胜种业公司要求莱阳种子公司赔偿6000元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但未提供证据,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赔礼道歉是侵害人身权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形式,植物新品种权是财产权,不适用该种责任形式,同时,连胜种业公司也没有证明莱阳种子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其商誉,故对连胜种业公司要求莱阳种子公司向其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连胜种业公司要求判令确认莱阳种子公司侵权的第一项诉讼请求已包含在要求判令莱阳种子公司停止侵权的第二项诉讼请求里,对其第一项诉讼请求不再另行判决。
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法释{2007}1号)第一条、第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新品种的行为;二、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赔偿山东省连胜种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三、驳回山东省连胜种业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100元,由山东省连胜种业有限公司负担1000元,由山东省莱阳市种子公司负担6100元。
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法院对莱阳种子公司销售侵权种子的数量不予认定不当,一审判决酌定的赔偿数额过低,不足以弥补上诉人的损失。为此请求二审法院改判莱阳种子公司赔偿损失20万元。
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分析评判存在逻辑错误,主要理由如下:1、上诉人与原莱阳农学院之间存在合作开发关系,因此其享有生产经营的权利。2、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表明,原莱阳农学院的内部职能部门农学系与玉米研究室在涉案品种权授权前及授权后多次明确表示允许上诉人生产经营,农学系与玉米研究室是涉案品种权的具体研制单位,是原莱阳农学院的内部职能部门,所履行正常的职责范围内的职务行为应视为法人即原莱阳农学院的授权,因此直至原莱阳农学院明确作出不同意的意思表示之前,上诉人的行为都是获得授权的生产经营行为,因此上诉人不存在侵权的问题,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上诉人不构成侵权。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无新证据提交,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认同,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相同。
本院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是否对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构成植物新品种侵权。为此需要分析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与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就涉案品种“莱农14”是否为合作开发关系;二是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是否享有生产经营的权利,如果享有,该种权利持续到何时终结。
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认为其与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就涉案品种“莱农14”是合作开发关系,因此其享有生产经营的权利。其主要理由为当事人双方“分工参与了研究开发工作”。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9条规定:“合同法第三百三十五条所称分工参与研究开发工作,包括当事人按照约定的计划和分工,共同或者分别承担设计、工艺、试验、试制等工作。”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表明,“分工参与了研究开发工作”是指对技术成果的形成应当做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主张“分工参与了研究开发工作”的当事人应当分解所涉及技术成果的实质性技术构成,能够提出实质性技术构成并由此实现技术方案的,在司法实践中可以认定为作出了创造性的贡献;仅提供资金、设备、材料、试验条件,进行组织管理等不属于作出创造性贡献。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虽主张在涉案品种权申请日之前,其参与了诸如提纯、抗风、抗病等开发、试制、推广等工作,但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其在提纯、抗风、抗病等方面所从事的具体的工作成果,其工作成果对获得品种权所起的作用等。上诉人举证不足,刘恩训的证言并不明确,因此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关于“分工参与研究开发”工作,对品种权的授权作出了创造性贡献的主张不能成立,其关于与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就涉案品种“莱农14”是合作开发关系的请求不能得到支持。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涉案品种权“莱农14号”于2002年11月1日获得授权,品种权人为原莱阳农学院。2000年1月31日,原莱阳农学院玉米研究室出具证明:“为了莱农14号良种的示范推广,使科研成果及早转化为生产力,经与山东省种子总公司研究,将玉米研究室繁育并交付省种子总公司的莱农14号母本自交系,分一半给莱阳市种子公司。同意该公司对莱农14号繁育制种和经营”。2002年12月20日,原莱阳农学院农学系发表“莱农14”号玉米杂交种品种权保护声明:“莱农14号的品种权人为原莱阳农学院,授权原莱阳农学院良种公司、莱阳市种子公司繁育、经营,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生产、经营莱农14号玉米杂交种均属假冒,一经发现,将依法追究当事人的责任”。2004年3月1日,原莱阳农学院农学系给各市(区)工商局出具证明:“我院系莱农14玉米品种权益人,只授予原莱阳农学院良种公司,莱阳市种子公司两个单位生产、经营,其它单位和个人生产、经营的莱农14玉米品种均为假冒,请予依法查处”。上述事实表明在涉案品种权的申请日前,审批期间与批准后,原莱阳农学院负责涉案品种权的职能部门农学系与玉米研究室先后以多种形式授权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繁育、经营涉案品种权。本院认为,对法人授权应该从宽解释,法人单位的法人行为应当通过其具体的内部职能部门去实现、完成,除非相对人明知或应知内部职能部门无权办理某项行为,否则内部职能部门在其职责范围内的行为均应视为取得了法人授权。唯此,交易的安全才能保障,交易的便捷才能实现,才能真正促进经济的流通与发展。对于本案而言,农学系与玉米研究室是原莱阳农学院的内部职能部门,具体负责涉案品种的选育、试验、推广、审定、经营等具体工作,其履行职责范围内的行为应视为原莱阳农学院的授权行为。结合本案的事实,这种生产经营的授权没有期限的约定,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生产经营的合理期限应持续至权利人原莱阳农学院明确表示收回授权时为止。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2007年2月26日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在报纸上发布“莱农14”玉米品种权维权公告,明确表示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是山东省范围内独家生产经营“莱农14”玉米品种的独占实施许可人,其他人无权生产经营“莱农14”玉米品种。据此,可认定品种权人已明确表示收回对其他人的授权。因此2007年2月26日之后,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继续生产经营“莱农14”品种的行为应视为侵权行为。
2006年1月,连胜种业公司取得在山东省范围内独家生产、销售“莱农14”玉米杂交种权利后,于2006年2月至同年4月,连胜种业公司与案外人济南永丰种业有限公司就涉案品种在报纸上发布维权声明二次,向莱阳种子公司发送律师函一份。但连胜种业公司所取得的独占实施许可权与莱阳种子公司在此之前所取得的生产经营的权利是并行不悖的两种权利,作为在后独占实施许可人,无权对权利人之前的授权行为进行干涉。连胜种业公司也未举证证明,在上述维权活动中,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已将收回授权的意思表示通知给了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因此连胜种业公司维权行为的时间不能证明是品种权人原莱阳农学院收回授权的时间。本案中,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明确要求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期间为2006年2月发表维权声明至2007年2月本案一审起诉时,在此期间内莱阳种子公司的生产经营行为尚未构成侵权。
综上,上诉人莱阳种子公司上诉请求有理,依法应予支持。上诉人连胜种业公司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分析认定欠妥,依法应予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7100元,由山东连胜种业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于 玉
代理审判员   刘晓梅
代理审判员   于志涛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石 青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