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不正当竞争
上海华兰商行与徐某某、上海艺舞服饰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2-12-25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沪二中民五()终字第32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华兰商行。

   法定代表人卢某某。

   委托代理人潘定,上海市新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艺舞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某某。

   上诉人上海华兰商行(以下简称华兰商行)因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1)普民三()初字第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7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27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华兰商行的法定代表人卢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潘定,上海艺舞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艺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某某及徐某某、艺舞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华兰商行成立于199619日,经营范围为“服装、针纺织品、鲜花礼品、日用百货”。

   徐某某曾于19974月至同年6月、19983月至20025月在华兰商行工作,担任业务员,负责联系客户。期间,华兰商行将自己客户的单位名称及联系人、联系方式告知徐某某,徐某某将相关信息记录在自己的通讯录中。

   199828日,华兰商行制订了《上海华兰商行劳动纪律》,其中第11条规定,“不得泄露企业的商业秘密、工艺技术等资料,不准偷窃企业的技术文件”。

   2002221日,华兰商行与徐某某签订《劳动合同》一份,华兰商行聘请徐某某担任业务员,合同期限从2002221日至2003220日止;徐某某应遵守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遵守华兰商行的各项规章制度,认真履行岗位职责,接受华兰商行安排的各项业务、工作技能辅导培训,尽责尽力、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任务;劳动纪律按《上海华兰商行劳动纪律条例》执行。

   20025月之后,徐某某离开华兰商行。

   2003210日,艺舞公司成立,经营范围为“服装服饰,针纺织品,日用百货,床上用品,电脑及配件,销售;摄影(除影视制作);图文设计制作、企业形象策划(除广告)”。徐某某系艺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另查明:20048月华兰商行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徐某某及案外人钱海良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2004118日华兰商行以需补充新的证据为由申请撤回起诉,同年1123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4)沪二中民五()初字第215号民事裁定,准许华兰商行撤回起诉。2007年华兰商行又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徐某某及案外人钱海良侵害商业秘密,后华兰商行又以需补充新的证据为由申请撤诉,2007816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沪二中民五()初字第223号民事裁定,准许华兰商行撤回起诉。

   又查明:2003年至2010年艺舞公司会计报表显示营业额合计人民币3,422,324.93(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利润合计337,498.07元、净利润合计321,896.55元。

   再查明:上海市学生艺术团仲盛舞蹈团(又称虹口区三中心,以下简称仲盛舞蹈团)、上海市杨浦区少年宫(以下简称杨浦少年宫)原系华兰商行的客户,199912月、20011月华兰商行分别与杨浦少年宫、仲盛舞蹈团有业务往来。

   庭审中,华兰商行提出徐某某离职后利用其掌握的华兰商行的客户信息,以艺舞公司名义与华兰商行的客户进行业务往来,其中包括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现该两家单位与华兰商行已不再发生业务往来。徐某某、艺舞公司承认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原系华兰商行的客户,亦认可现在与该两家单位有业务往来,但该两家单位系主动找徐某某和艺舞公司做生意,系客户的真实意思,并非使用华兰商行的客户信息,没有侵害华兰商行的商业秘密。

   庭审中,原审法院根据徐某某、艺舞公司的申请,向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相关人员进行调查。仲盛舞蹈团的胡蕴琪、朱陈琴、杨浦少年宫的吴蕴均表示系他们主动找徐某某、艺舞公司加工服装,因徐某某、艺舞公司服务态度好、价格适合。

   华兰商行在起诉状中以及庭审陈述事实时指控徐某某、艺舞公司盗窃其财物、侵害华兰商行著作权、虚假宣传、侵害商业秘密、商业诋毁等侵权行为。因华兰商行的诉请涉及数个法律关系及多种侵权行为,为查明案件事实和依法处理案件,原审法院多次向华兰商行释明明确本案案由和诉请。华兰商行于20111017日庭审中明确了案由和诉请。华兰商行认为徐某某违反保密规定,将其在华兰商行处窃取的客户名单用于艺舞公司的经营,徐某某、艺舞公司共同侵犯了华兰商行的经营秘密,给华兰商行造成极大的经济损失。华兰商行遂将起诉状中的诉请予以变更。2012314日庭审中,华兰商行又要求变更诉请,恢复起诉状中的诉请及指控事实。

   原审法院认为,华兰商行在20111017日庭审中已经明确固定了本案案由及诉请,2012314日华兰商行又调整变更至其起诉状中的诉请及事实,由于该诉状中主张的诉请及事实涉及数个法律关系及多种侵权行为,原审法院无法在一案中一并处理。故本案中,原审法院只审理与本案案由及华兰商行明确固定的诉请有关的内容。如华兰商行认为徐某某、艺舞公司存在盗窃财物、著作权侵权、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不法行为,华兰商行可通过报案、另行起诉等法律途径主张权利。

   根据法律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

   本案中,华兰商行主张的客户名单不构成商业经营秘密,且徐某某、艺舞公司亦未侵犯华兰商行所谓的商业经营秘密,理由如下:

   1.根据查明的事实,徐某某在华兰商行工作期间,华兰商行将自己客户的单位名称及联系人、联系方式告知徐某某,徐某某将该信息记录在自己的通讯录中。由此可见,华兰商行主张的客户名单内容仅限于企业名称、具体联系人和联系方式,而这些信息可以从公知领域(如网络、电话黄页号簿、广告、朋友介绍等)获知。

   2.如前所述,华兰商行主张的客户名单内容简单,缺乏交易习惯、产品要求、规格、型号、价格等经营信息,无法构成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

   3.华兰商行在庭审中陈述其共向徐某某提供约300-500家客户信息,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从1997年至2001年成为华兰商行的客户,一般每年做两次业务,营业额从1万元至4万元不等。按华兰商行的陈述,华兰商行的客户数量众多,而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就其与华兰商行之间发生的业务量及营业额而言,不能视作与华兰商行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

   4.如果华兰商行主张的客户名单可以让其在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和经济利益,其应当采取合理的保密措施。但华兰商行未与徐某某签订保密协议或竞业禁止协议,仅在张贴于华兰商行墙面的劳动纪律中规定“不得泄露企业的商业秘密、工艺技术等资料,不准偷窃企业的技术文件”,但这并不足以证明华兰商行已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

   5.徐某某原系华兰商行业务员,其在华兰商行工作时获知并接触过华兰商行的客户信息,离职后徐某某投资设立了艺舞公司,并与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发生业务往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客户基于对职工个人的信赖而与职工所在单位进行市场交易,该职工离职后,能够证明客户自愿选择与自己或者其新单位进行市场交易的,应当认定没有采用不正当手段。徐某某、艺舞公司抗辩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系自愿选择与其进行交易,并没有采用不正当手段,对此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予以认可。因此,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徐某某、艺舞公司未侵犯华兰商行的商业经营秘密。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为,华兰商行指控徐某某、艺舞公司侵犯其商业经营秘密,缺乏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华兰商行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800元,由华兰商行承担。

   判决后,华兰商行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华兰商行上诉称,1.原审法院对仲盛舞蹈团和杨浦少年宫相关人员所作证词的审查和采纳不符合法律程序,剥夺了华兰商行依法享有的质证权。2.原审法院对徐某某、艺舞公司是否有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的行为未作一并处理的决定不当。3.原审法院对华兰商行的客户名单是否为商业秘密的认定错误。4.原审法院关于仲盛舞蹈团及杨浦少年宫不属于长期稳定客户的认定不当。5.原审法院关于华兰商行未对客户名单采取合理保密措施的认定错误。6.原审法院关于徐某某、艺舞公司是否有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认定错误。因此,华兰商行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错误,请求本院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徐某某、艺舞公司共同辩称,1.原审法院已经将证人的调查笔录提交给华兰商行阅看,也征询过华兰商行的意见。即使没有该两份证人证言,华兰商行也没有证据证明其诉讼请求。2.同意华兰商行的第二项上诉请求,希望法院对华兰商行原审中所有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3.华兰商行的其他上诉请求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在本案庭审中,华兰商行提出其主张的客户名单有300-500多家,并称包括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东方少年宫、南市区少年宫、虹口区少年宫、曹杨八村幼儿园、山西中学、崂山西路小学、铁路幼儿园、应昌其学校、长风社区、华阳四小等12家客户属于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另其与机场学校、仲盛舞蹈团以及铁路幼儿园之间的具体交易信息属于其商业秘密。

   针对仲盛舞蹈团及杨浦少年宫,华兰商行还提交了仲盛舞蹈团的联系地址、联系人及其联系电话,以及其和仲盛舞蹈团于2001年的3次交易发票,内容为演出服装及其数量和交易价格。但华兰商行未明确杨浦少年宫的具体联系人,仅提交了其和杨浦少年宫的4次交易发票,内容为演出服装的名称、数量及交易价格。

   以上事实有华兰商行提交的发票、本院审理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一、关于本案的审理范围。首先,由于虚假宣传、商业诋毁行为与侵害商业秘密行为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经过原审法院释明之后,华兰商行在原审中明确在本案中只主张徐某某违反保密规定,将其在华兰商行处窃取的客户名单用于艺舞公司的经营,共同侵犯了华兰商行的经营秘密。因此,原审法院仅审理侵害涉及客户名单商业秘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无不当。其次,华兰商行虽然声称其所有的客户名单有300-500多家,但在原审审理中其仅明确了仲盛舞蹈团和杨浦少年宫。因此,应当认为华兰商行在原审中请求保护的客户名单仅限于仲盛舞蹈团和杨浦少年宫。而华兰商行在二审审理中关于仲盛舞蹈团和杨浦少年宫以外的客户名单以及3个具体的交易信息属于其商业秘密的主张,已经超出了华兰商行原审审理中主张的范围,对于该部分主张,华兰商行应另行起诉主张自己的权益。本案中本院仅对华兰商行在原审审理中明确的客户名单进行审理。

   二、关于华兰商行认为其已经采取合理保密措施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华兰商行与徐某某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劳动纪律按《上海华兰商行劳动纪律条例》执行,而华兰商行制订的《上海华兰商行劳动纪律》第11条规定,员工不得泄露企业的商业秘密、工艺技术等资料,不准偷窃企业的技术文件。结合华兰商行的企业规模、经营内容等具体情况,可以视为华兰商行对其商业秘密采取了合理保密措施。原审法院关于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华兰商行已采取合理保密措施的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三、关于华兰商行认为原审法院不应采信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的证人证言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根据案件审理的需要,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原审法院已经将调取的证人证言交由华兰商行进行质证,并没有剥夺华兰商行质证的权利。且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的证人证言均为法院调查取得,涉及的内容均与本案相关,故本院对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均予确认。本院对华兰商行的相关上诉意见,不予采信。

   四、关于华兰商行认为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属于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构成商业秘密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因此,客户名单要受到商业秘密保护不仅需要权利人采取合理保护措施,还应当是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本案中,首先,华兰商行提交的证据仅能证明其与仲盛舞蹈团在2001年发生过3次交易,与杨浦少年宫在1999年至2001年发生过4次交易,无论是交易的时间跨度,还是交易次数,现有证据均不足以证明仲盛舞蹈团和杨浦少年宫构成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其次,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系争客户名单满足了商业秘密的法定条件。客户名单应当是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一般包括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而华兰商行仅提交了仲盛舞蹈团的联系地址、联系人及其联系电话、交易的内容等信息。而仲盛舞蹈团的证人证言表明,系仲盛舞蹈团主动联系徐某某、艺舞公司,在此过程中,徐某某、艺舞公司自然也会知悉相关的联系人、联系地址、联系电话以及交易的内容等信息。因此,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仲盛舞蹈团系不为公众所知悉的特殊客户信息。而华兰商行并没有提供杨浦少年宫的联系人等具体信息,没有证明杨浦少年宫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条件,故杨浦少年宫也不能获得商业秘密的保护。综上,华兰商行虽然举证证明其采取了保密措施,但由于其没有举证证明仲盛舞蹈团、杨浦少年宫构成区别于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其主张的商业秘密不符合法定条件。故本院对华兰商行的相关上诉意见,不予采信。

   五、关于华兰商行认为徐某某、艺舞公司构成侵害客户名单经营信息的上诉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中,华兰商行并没有举证证明系争客户名单属于商业秘密,故本院对华兰商行的相关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800元,由上诉人上海华兰商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渊

  代理审判员 韩 敏

  代理审判员 王婷钰

  二○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李晶晶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

   第一百五十八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