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不正当竞争
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兄弟工业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商业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垄断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7-04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上 海 市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沪高民三()终字第1

  上诉人(原审被告)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九龙尖沙咀东科学馆道14号新文华中心A131301室。
  法定代表人杨赛林,该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卜小军,北京市集佳(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可鑫,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职员。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山厦社区平龙西路105号后面第1栋。
  法定代表人杨赛烈,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卜小军,北京市集佳(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可鑫,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兄弟工业株式会社(ブラザ一工業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名古屋市瑞穗区苗代町151号。
  法定代表人小池利和,该株式会社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东辉,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申军,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兄弟(中国)商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遵义路100号虹桥上海城A2303室。
  法定代表人桥本安弘,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东辉,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申军,上海市一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本兄弟公司)和深圳市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地利公司)因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1)沪一中民五()初字第1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2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卜小军、被上诉人兄弟工业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兄弟中国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东辉、陈申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兄弟株式会社于1934115日(即昭和9115日)成立,经营目的为缝纫机部件及部件的生产、销售、机床的制造、销售等。
  原告兄弟中国公司于2005323日成立,经营范围为商品批发:包括缝纫机、办公设备、机械设备等,股东(发起人)为兄弟株式会社。根据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沪外资委协[2006]5062号批复,兄弟中国公司自20061122日吸收合并兄弟电子标签机(上海)有限公司、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
  西安兄弟工业有限公司于19931119日成立,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各类工业缝纫机,股东(发起人)为日本国兄弟工业株式会社。
  西安兄弟标准工业有限公司于19931119日成立,经营范围为生产、销售各类工业缝纫机,股东(发起人)为日本国兄弟工业株式会社、西安标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于2001122日成立,20078月注销登记,并入兄弟中国公司。
  兄弟机械(西安)有限公司于200183日成立,经营范围为工业用缝纫机、机床产品及其零部件的制造、安装、修理、技术指导、研究开发、设计及配套业务,销售本公司产品等,股东(发起人)为兄弟株式会社。
  被告大地利公司于1999811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了工业缝纫机的生产加工、销售,股东为杨赛标、杨赛烈、杨赛林、杨赛国。其中杨赛标出资额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同)20万,杨赛烈出资额为20万,杨赛林出资额为40万,杨赛国出资额为20万。
  被告日本兄弟公司于2002211日在香港注册成为有限公司,成立时名称为:日本兄弟国际(香港)有限公司,后于20021230日更名为现时公司名称。现任股东为杨赛林、杨林明。公司注册资本为港元10,000元。其中,杨赛林持80股普通股,杨林明持20股普通股。
  《’93 北京 兄弟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大奖赛作品集》前言记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大奖赛起源于1982年,由法国航空公司和日本兄弟工业株式会社联合创办,每年冬季在法国巴黎举行。大赛吸引着世界各国青年设计师,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已成为服装界国际间的一项重要赛事。为了提高中华民族同国际间的交流,推动我国服装设计水平的提高,中国服装研究设计中心与日本兄弟工业株式会社达成协议,自1993年起,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大奖赛另辟赛场,在我国举办。今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首届‘兄弟杯’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奖赛,以其高水准的设计、公平的竞争、周密的组织工作获得了成功……”。
  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均冠有“兄弟杯”之名。其中,《第七届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前言记载:“由中国国家纺织工业局批准,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主办,日本兄弟工业株式会社赞助的兄弟杯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以促进国际间服装教育的发展和东西方服装文化的交流,展现和推出年轻的服装设计人才为宗旨,强调参赛选手艺术上的想象力和创新精神。自1993年举办以来,它一直是国内首屈一指,水平最高的服装设计赛事,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被各国参赛选手誉为国际服装设计的奥林匹克竞赛。今年已是第七届。本届参赛选手的覆盖面比历届更广,作品的质量较以往有较大的提高。报名参加本次大赛的选手来自美国、加拿大、阿根廷、法国、意大利、德国、奥地利、英国、俄罗斯、中国、澳门等34个国家和地区。共有作品927件,其中来自中国的作品有668件,来自国外及澳门地区的作品有259件,选出入围作品中国12件,海外29件,汇集了来自世界25个国家和地区的服装设计新锐的许多优秀作品……”。落款为“兄弟杯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组织委员会,199988日”。第九届兄弟杯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奖征稿启事中载明:批准:国家纺织工业局;独家赞助:兄弟株式会社;主办:中国服装协会、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第十届兄弟杯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征稿截稿时间为20011031日。
  2009924日原告委托律师到上海市龙阳路2345号新国际博览中心中国国际缝制设备展览会,在W2展馆的大地利公司展位上公证购买到单价为9,000元的缝纫机一台,取得收款收据和名片(尤广)各1张、使用说明书1本、零部件表1份、资料1本等。通过公证保全取得的收据上注明缝纫机产品型号为“DL-8420B-003,落款为“深圳市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 尤广”;尤广的名片上方印有“
”商标和“中国市场部总监”字样,右下方显示的公司名称为“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公司名称下方印制有香港的地址及其电话和传真号码、“中国工厂”的地址(与大地利公司的住所地相同)及其电话和传真号码。通过公证保全取得的双针平缝缝纫机零部件表中“型号牌的读解法”部分所印型号牌上显示有“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字样。公证所购缝纫机外包装纸箱上印制的公司名称为“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缝纫机机身铭牌自上而下依次显示的内容为“DADILI INDUSTRY CO.LTD.”、“DL-8420B-003、“MADE IN SHENZHEN”。
  2010220日,原告委托律师公证保全被告大地利公司网站,以“深圳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为题经百度搜索,进入的网站首页显示被告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关于我们”一栏下“公司简介”中载明“源自日本兄弟工业全球品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大地利始终保持着领先的专利技术,并且对各种类型的缝纫设备进行着无比执著的探索和创造”,版面所载明的地址与被告大地利公司的地址相同,并注明页面版权所有为:日本兄弟公司。网页上显示有被告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联系我们”一栏下载明大地利公司的地址、邮编、电话、电子邮件、网址、传真;并注明“欢迎阁下与我们联系,并对我们的产品、服务、质量多提宝贵意见和建议”。“友情链接”一栏下载明:马来西亚经销商、土耳其经销商、叙利亚经销商。
  原告为购买侵权产品支出费用9,000元,为调查进行公证支出费用3,000元,支付律师代理费70,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兄弟”是原告兄弟株式会社的字号,原告兄弟株式会社成立于1934年,自1993年起就开始在中国大陆设立西安兄弟工业有限公司、西安兄弟标准工业有限公司、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并自1993年至2001年连续十届赞助举办“兄弟杯”青年服装设计师作品大赛。因此,“兄弟”字号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依法受到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原告兄弟中国公司系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在华独资子公司,依法享有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字号的相关权利,可以对他人侵犯其企业名称的行为提起诉讼。
  被告大地利公司成立时间远远晚于原告兄弟株式会社,且与原告兄弟株式会社经营范围基本相同,系同业竞争者,理应知晓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字号的知名度。但被告大地利公司非但没有合理规避,却由公司大股东杨赛林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注册日本兄弟公司,转而在大陆地区大地利公司生产的缝纫机产品上标注日本兄弟公司企业名称。原审法院认为,两被告的行为是一种擅自使用他人“字号”的行为,并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原、被告企业的商品来源或企业关系产生误认,具有“傍名牌”、“搭便车”的性质,有违诚实信用、公平竞争的市场竞争规则,依法应当予以禁止。鉴于被控侵权产品上标注有被告大地利公司企业名称的英文表述、注册商标,以及被告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且大地利公司网站主页上显示日本兄弟公司企业名称,并显示页面版权所有为日本兄弟公司,故原审法院认为,两被告在实施擅自使用他人“字号”的侵权行为中不分彼此,互有关联,属于共同侵权行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鉴于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对原告企业字号产生的不良影响,对于原告主张由被告日本兄弟公司登报声明、消除影响的诉求应予支持。同时考虑到原、被告企业主要经营缝纫机设备,故在相关行业杂志上刊登声明即可达到消除影响的效果,无需在《文汇报》上重复声明。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鉴于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原告因被告侵权行为所遭受的损失和被告因侵权行为而获得的利润,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原告企业名称中“兄弟”字号的知名度、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主观故意、具体方式、侵权后果、持续时间、影响范围等各项因素,酌情确定为25万元。另鉴于原告主张的购买侵权产品的支出、公证费、律师费系为诉讼实际发生的支出,原审法院根据本案调查取证的方式、诉讼难度等因素酌情确定合理支出为5万元。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带有“兄弟”文字的企业名称;二、被告日本兄弟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就其擅自使用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公司企业名称中“兄弟”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中外缝制设备》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原审法院审核,如不履行,原审法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公布本判决,费用由被告日本兄弟公司承担;三、被告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0万元;四、驳回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46,800元,由原告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公司承担21,996元;被告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承担24,804元。
  判决后,被告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原判认定事实错误。1、被控侵权网页和被控侵权实物上出现的均是“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字样,而非“日本兄弟公司”字样。2、原判以未经公证认证之理由,对两上诉人提交的证据1日本株式会社针对企业名称的投诉证据材料未予采信有误。3、两上诉人在一审庭审后提交的书面质证意见中对两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的三性均提出了异议,故原判对两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45的认定意见有误。二、原审程序错误。1、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依法核准登记,且规范使用全称,两被上诉人的请求应先经过行政处理,不属于法院直接受理范围。2、原判否定了香港注册处登记公司的合法性,本案纠纷应由香港地区的行政、司法机关管辖。3、原判主文第一项判决两上诉人停止使用带有“兄弟”文字的企业名称,与主文第二项认定日本兄弟公司擅自使用两被上诉人企业名称中“兄弟”字号,自相矛盾。两被上诉人在庭审后变更其诉请超出时限,且原审并未给予两上诉人相应答辩期限。三、原判结果错误。1、企业名称系独立的权利,不因企业间存在股东关联关系,兄弟中国公司就依法享有兄弟株式会社的“兄弟”字号权。2、兄弟中国公司晚于日本兄弟公司和兄弟株式会社成立,在先成立的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不可能侵犯在后注册的企业名称。3、一审关于两上诉人共同侵权的认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两上诉人之间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由此,两上诉人认为原判认定其擅自使用两被上诉人字号、侵犯了两被上诉人企业名称权的判决有误,应撤销原判,对两被上诉人一审诉请不予支持。
  被上诉人兄弟株式会社、兄弟中国公司答辩称:一、关于共同侵权。一审中两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89等证据均表明了两上诉人之间的联系相当密切,二者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具有共同过错。日本兄弟公司大肆使用具有混淆性的企业名称,与大地利公司具有共同侵权的故意。二、两上诉人都是缝纫机生产制造企业,对于被上诉人方“兄弟”字号的知名度应是明知的。大地利公司到香港注册以“兄弟”为字号并冠以“日本”字样的企业名称,明显系意图造成混淆、规避法律的搭便车行为。三、被上诉人方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先后在中国成立多家以“兄弟”为字号的企业,一审已提交了足够证据证明“兄弟”作为企业字号在本领域中的知名度。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是在兄弟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合并之后形成的。兄弟中国公司的前身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时间远早于日本兄弟公司。四、两上诉人提交的在香港形成的证据应该在证据形式上达到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要求,否则不具有证明效力。但即便该证据在形式上达到要求,也不能作为两上诉人侵权的免责证据。五、两被上诉人在一审开庭时,就申请将诉请进行了变更,因此一审程序并无错误。因此,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
  另查明,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为兄弟株式会社。
  本院认为,企业名称作为一种商业标识,使用在产品上或广告宣传中有着区分不同市场主体的作用,而字号作为企业名称中最具有区别意义的核心要素,是企业之间相互区别的主要标志。当企业名称发生冲突时,应当根据保护在先权利及知名度原则进行判断,以维护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
  本案中,兄弟株式会社的“兄弟”字号在我国大陆地区依法获得注册并在缝纫机产品的相关公众中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大地利公司作为经营同类商品的企业,理应对上述“兄弟”字号的市场知名度有所知悉,但其公司大股东仍至港注册含有“兄弟”字号的同业公司,并冠以兄弟株式会社注册国相同国名——日本之字样,继而将该企业名称在我国大陆地区进行使用和宣传的行为,足以使缝纫机产品的相关公众对本案双方当事人及两者生产、销售的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该行为有悖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对于两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错误的相关理由,本院认为,首先,一审法院在行文时已在判决书第二页将“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简称为“日本兄弟公司”,故其在判决书后文使用上述简称,用以指代“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并无不妥。因此,原判并未认定两上诉人在本案中曾使用过“日本兄弟公司”字样,两上诉人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涉港公证文书效力问题的通知》的规定,对于发生在香港地区的有法律意义的事件和文书,均应要求当事人提交经我国司法部考核后委托的香港律师作为委托公证人,负责出具有关公证文书,并经司法部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审核加章转递的公证证明。现两上诉人主张其一审提交的证据1系由香港公司注册处出具,但未能提供相应的公证手续,在两被上诉人否认该证据真实性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对该证据未予采信,具有法律依据。再次,两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证据4200498-11日《中国国际缝制设备展览会 中国国际辅面料与配件展览会会刊2004》。原判认为,该证据所反映的事实发生在日本兄弟公司成立之后,两上诉人的关联性异议成立,故未予认定采信。同时,根据本案一审庭审笔录第八页记载,两上诉人对两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证据5明确表示“真实性予以确认”,故原判予以采信。因此,两上诉人认为原判对两被上诉人一审提交的证据45的认定意见错误的理由,缺乏依据。由此,两上诉人认为原判认定事实存在错误的上述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两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认为原审存在程序错误的相关理由,本院认为,首先,本案审理的系两上诉人将其包含“兄弟”字号的企业名称在我国大陆地区使用是否构成对两被上诉人的不正当竞争纠纷,与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在港获得核准登记并无冲突。一审判决并未否定香港相关行政部门依据香港法律核准日本兄弟公司登记公司名称的合法性,但由于香港与我国大陆地区目前分属两个法域,因此,即便日本兄弟公司的企业名称在港获得注册,但其超出香港地域在大陆地区使用企业名称,而其企业名称又与他人在先的企业名称发生冲突,则其行为仍可构成侵权。其次,本案为民事侵权诉讼,我国法律对此类不正当竞争行为并未规定行政前置程序,故一审法院对本案进行受理并无不当。同时,本案侵权行为发生在我国大陆地区,一审法院作为侵权行为地法院有权对本案进行管辖。两上诉人主张本案应由香港地区的行政、司法机关进行管辖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再次,至于原判主文第一项与主文第二项是否存在矛盾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判主文第一项系判决两上诉人立即停止使用带有“兄弟”文字的企业名称,即因日本兄弟公司对含有“兄弟”字号的企业名称的使用构成对两被上诉人的不正当竞争,因此在一审判决生效后两上诉人在我国大陆地区使用其企业名称时,不得再使用“兄弟”文字。而原判主文第二项系判令日本兄弟公司就其擅自使用“兄弟”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登报声明以消除影响。因此,两项之间并无矛盾之处。此外,根据本案一审庭审笔录第十五页和第十六页显示,两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事实调查结束之前将“日本兄弟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兄弟’字号的企业名称”之诉请变更为“要求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立即停止使用带有‘兄弟’字号的企业名称”,为此原审法院亦给予两上诉人一周的时间提交答辩意见,两被上诉人当庭表示同意。因此,两上诉人认为原审存在程序错误的相关理由,均不能成立。
  对于两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认为原判结果错误的相关理由,本院认为:兄弟株式会社的“兄弟”字号不仅在我国大陆地区在先注册、使用,而且在相关公众中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而兄弟中国公司作为兄弟株式会社的全资子公司,依法登记注册了含有“兄弟”字号的企业名称,其亦依法享有对“兄弟”字号的相关权益。事实上,兄弟株式会社于1993年始即在我国大陆地区设立多家全资子公司,其中兄弟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于2001年成立,后被兄弟中国公司吸收合并,因此,兄弟中国公司对“兄弟”字号享有在先的权利。因此,原判认定两上诉人构成不正当竞争的理由,本院予以认同。此外,根据本案查明事实,两上诉人无论是在展会、名片、产品外包装上或是在网站宣传中,都存在同时标注双方企业名称、地址混同等行为,能够证明两者企业间互有关联并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因此原判认定两上诉人构成共同侵权的认定,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两上诉人之间应就其共同侵权的行为依法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两上诉人认为原判结果错误的相关理由,本院同样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日本兄弟公司、大地利公司的上诉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上诉人日本兄弟国际工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大地利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钱光文

 

审 判 员

 

马剑峰

 

审 判 员

 

王 静

 

二〇一三年六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董尔慧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