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其他
上诉人石培亮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2-22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一中民五()终字第219

上诉人(原审原告)石培亮。

委托代理人李谦,北京市汉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誉兴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长春,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邹菁,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蒙俊,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石培亮因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2)浦民三(知)初字第1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8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9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石培亮的委托代理人李谦、被上诉人上海誉兴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兴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邹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3月,石培亮以誉兴公司存在欺诈及违约行为为由,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撤销双方于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解除双方于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返还品牌使用管理费45万元及市场保证金1万元,赔偿经济损失257,584元。

誉兴公司在原审答辩称,其完全依照双方之间签订的合同约定履行,石培亮因其自身经营不善产生的损失不应由誉兴公司承担。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

2007年,案外人北京领先共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美容面膜、化妆品、护肤用化妆品、防皱霜、去斑霜、粉刺霜、眼影霜、减肥用化妆品、化妆剂、梳妆用品等,注册有效期自200787日至201786日止。次年,该公司又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44类美容院、按摩、按摩(医疗)、保健、芳香疗法等,注册有效期自200817日至201816日止。2010年,该公司又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了“”商标,核定使用服务为第35类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等,注册有效期为2010821日至2020820日止。

200818,泰国圣荷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出具授权书,授权誉兴公司为泰国圣荷化妆品(纳米露套装、纳米霜套装、促销优惠套装、美丽妈妈产后修复套装)中国区总代理,授权书有效期至圣荷北京代表处在官方网站上公布撤销誉兴公司的独家代理权为止。2009121日,北京领先共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授权泰国圣荷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使用“圣荷”商标,同时同意该处授权誉兴公司使用该商标。同日,泰国圣荷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出具授权书,授权誉兴公司为泰国圣荷化妆品(纳米露套装、纳米霜套装、促销优惠套装、美丽妈妈产后修复套装)中国区总代理,并授权誉兴公司使用“圣荷”商标。

2010529,石培亮与誉兴公司签订书面合同,就双方有关经销泰国圣荷[St.herb]系列丰胸产品等事宜达成如下约定:誉兴公司作为泰国圣荷[St.herb]中国大陆唯一代理机构,全权代表泰国圣荷[St.herb]公司处理有关圣荷产品在中国经营及市场宣传和推广;誉兴公司授权石培亮的浙江省杭州市黄龙店为圣荷美容及专卖套装加盟店;石培亮未经泰国圣荷[St.herb]化妆品国际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在销售圣荷产品以外的方面使用“泰国圣荷[St.herb]”商标或标识;誉兴公司为石培亮及时提供货源,提供各种检验证明,必要的技术资料;誉兴公司为石培亮提供必要的经营培训和产品咨询;誉兴公司为石培亮提供广告方案,活动方案支持,为整体市场的开拓、发展提供支持;石培亮须完成协议约定的进货量,保持各品种的合理库存量;石培亮不得经销誉兴公司授权约定以外的同类产品(丰胸功效的口服产品及化妆品或丰胸仪器);石培亮需承担誉兴公司派往石培亮处的市场人员和售后人员的全部工资、补助、提成、奖金、路费等;石培亮须向誉兴公司缴纳品牌使用管理费45万元,市场保证金1万元,合同执行期间石培亮若有违约行为,誉兴公司将视情节对保证金进行扣罚,如合同结束石培亮无违约行为,保证金将于退货之日起三个月内返还,品牌使用管理费不予退还;如发生其中一方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双方经友好协商终止合同、其中一方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没有履行合同及由于不可抗力致使合同无法履行情况之一的,允许变更或解除合同;双方如有意提前解除合同,都应提前15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合同有效期自2010529日起至2011528日止。

之后,石培亮依约先后向誉兴公司支付了品牌使用管理费及保证金共计46万元,并于20108月开设了黄龙店,其店堂内的店招为“圣荷国际美体美颜养生会馆”。201081日,双方又签订了《人才输送协议》,对誉兴公司向石培亮处输送美容导师等工作人员作了约定,誉兴公司输送人员的工资、提成、奖金、食宿等均由石培亮支付。后在实际经营中,除石培亮外,黄龙店中的工作人员均为誉兴公司输送。在誉兴公司提供给石培亮的产品价格表中,有原装圣荷、圣荷36G、圣荷葛根片、钻石王胸衣、连体衣、腰背夹、长塑裤、棉底裤、卵宝套盒、塑形内衣(胸托)、斯坦丽平皱组合、斯坦丽隔离霜、斯坦丽洁面乳、斯坦丽玫瑰水、斯坦丽补湿乳、斯坦丽活力乳、丰胸膜、丰胸喷剂及丰胸霜等产品。

2011529,双方又续签了书面合同,其约定内容与首份合同大致相同,增加的约定为:石培亮有转让权,接收方需要向誉兴公司交纳管理费5万元,首批进货费4万元,市场保证金2万元,同时接收方需与誉兴公司签订代理合同,誉兴公司不再收取接收方的品牌使用费。不同的约定主要有:石培亮无需再向誉兴公司缴纳品牌使用管理费及市场保证金;合同期限为2011529日起至2012528日止。201110月,黄龙店因入不敷出,无法继续经营而歇业。

2012331,石培亮诉至法院。

原审中,石培亮确认其于20111月知道了其指控誉兴公司存在的欺诈行为。誉兴公司则自愿返还石培亮市场保证金1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石培亮请求判令撤销双方于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的诉讼请求。法律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石培亮认为誉兴公司不享有圣荷的商标权,又不是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代理机构,因此其行为属以欺诈的手段使其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了合同,故可予撤销。原审法院认为,首先,誉兴公司从未在与石培亮的合同中称其享有有关商标的专用权,仅仅明确其作为代理机构,且誉兴公司在实际经营中也取得了相关公司的授权;其次,誉兴公司系泰国圣荷化妆品(纳米露套装、纳米霜套装、促销优惠套装、美丽妈妈产后修复套装)中国区总代理,且在授权书中明确该代理为独家,石培亮所诉誉兴公司非泰国圣荷中国大陆唯一代理机构,其依据尚不充分,即使誉兴公司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超越上述套装范围向石培亮出售了其他的圣荷化妆品,其过错程度也不至于使石培亮违背真实意思并危及合同效力,招致合同可撤销的后果;再次,该合同实际已履行完毕,石培亮没有证据证明在履行期间所谓誉兴公司的欺诈行为对其履约造成不利;最后,法律又规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撤销权消灭。原审中石培亮确认,其于20111月知道了其指控誉兴公司存在的欺诈行为,因此即便其撤销权成立,也因为其一年内未行使而消灭。综上,誉兴公司不存在欺诈手段,石培亮行使权利也逾一年,故石培亮请求判令撤销双方于2010529日签订合同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应予驳回。

关于石培亮请求判令解除双方于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的诉讼请求。石培亮诉称,誉兴公司单方撤回美容导师,使石培亮无法正常经营,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故石培亮可行使解除权。但对誉兴公司撤回美容导师的事实,石培亮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且在之前的庭审陈述中,石培亮明确其黄龙店歇业的原因是客观上无法经营下去,入不敷出,与其后的陈述也存在矛盾。因此,原审法院无法认定誉兴公司单方撤回美容导师致石培亮无法经营,石培亮的该法定解除权不能成立。石培亮又称,合同第八条第二款中约定了双方如有意提前解除合同,都应提前15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因此合同任何一方均可随意解除合同。但从该条款内容分析,其并未明确合同双方可任意解除合同,只是对双方在行使解除权时的形式要件进行了约定,该条款实际上与合同第七条中关于约定解除权的条款内容相联系。因此,石培亮关于约定解除权的主张也不成立。现石培亮要求解除的合同有效期已届满,双方权利义务已终止,而石培亮主张的合同解除权不成立,故对其诉请,亦应予驳回。

关于石培亮请求判令誉兴公司返还品牌使用管理费45万元及市场保证金1万元的诉请。誉兴公司在庭审中同意返还石培亮市场保证金1万元,自可准许。对品牌使用管理费45万元,在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约定中明确不予退还,同时也未对品牌使用管理费的期限作约定。在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中,誉兴公司未再收取石培亮品牌使用管理费。因此石培亮要求返还品牌使用管理费的诉请,没有合同依据。同时,石培亮也没有证据证明其歇业可归责于誉兴公司,故该诉请亦无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关于石培亮请求判令誉兴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共计257,584元的诉请。石培亮所主张的这些经济损失均为其开店的支出,石培亮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这些支出的真实性。同时,双方合同中没有约定这些支出在合同终止后的承担问题,按商业规则当属商业风险,由支出者自负。最后,在两份合同履行过程中,石培亮没有证据证明誉兴公司存在违约行为,故其要求誉兴公司赔偿经济损失的依据亦不足。对该诉请,应予驳回。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一)项、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于2012710日作出如下判决:1、誉兴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石培亮市场保证金人民币1万元;2、驳回石培亮其余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975元,由石培亮负担人民币10,822元,誉兴公司负担人民币153元。

石培亮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本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石培亮一审全部诉讼请求。其主要上诉理由是:1、被上诉人在与上诉人签订合同时仅是涉案品牌的代理人,并不具有特许人的资格,原审法院混淆了代理人和特许人的概念,认定被上诉人在实际经营中取得了相关授权、不存在欺诈手段有误;2、原审法院混淆了合同终止与合同解除的概念,认定上诉人主张的合同解除权不成立有误;3、原审法院对上诉人要求返还品牌使用管理费的诉请以没有合同依据为理由而不予支持属于违反公平原则的判决;4、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誉兴公司辩称:其与上诉人之间并非特许经营关系,被上诉人在合同的签订与履行中并无任何欺诈行为,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1、上诉人对涉案两份合同分别行使撤销权和解除权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原审对上诉人要求返还45万元品牌使用管理费的诉请不予支持是否有误;3、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是否存在错误。

一、上诉人对涉案两份合同分别行使撤销权和解除权是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对于双方当事人于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确认其于20111月已知晓其指控被上诉人存在的欺诈行为,而其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23月,已经超过法律规定的行使撤销权的一年的除斥期间。上诉人对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的撤销权因其未在法定期间内行使而消灭。对于双方当事人于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另一方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违约行为,上诉人主张的法定解除权没有相关的事实依据。至于上诉人主张的合同中约定了其享有任意解除权,本院注意到,双方当事人于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中第七条为“合同的变更与解除”,其中明确约定在发生一方严重违反合同规定、双方友好协商终止、一方在合同约定期限内没有履行合同、不可抗力致使合同无法履行四种情形下可以解除合同;而合同第八条为“补充条款及效力”,其中第二款记载“双方如有意提前解除合同,都应提前15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因此,合同第七条与第八条第二款相互关联,均为关于合同解除的约定,合同双方在行使约定解除权时应同时满足合同第七条与第八条第二款的约定。现上诉人也未提出任何证据证明其行使合同约定解除权同时符合合同第七条与第八条第二款约定的要件,上诉人认为能单独依据第八条第二款便享有任意解除权是对合同条款的误读。因此,上诉人对涉案两份合同分别行使撤销权和解除权并不具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二、原审对上诉人要求返还45万元品牌使用管理费的诉请不予支持是否有误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于2010529日签订的合同第五条第一款明确约定,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的45万元品牌使用管理费不予退还,合同中未对该费用的期限作约定。庭审中,被上诉人确认该费用并无固定期限,上诉人只需一次缴纳上述费用,则可持续使用被上诉人授权的商标及标识。对于该品牌管理使用费的用途,被上诉人陈述主要用于员工培训、品牌推广,并在原审时提供了在各媒体上进行宣传推广的证据,双方当事人也确认上诉人处的美容员工是由被上诉人派出。而在2011529日签订的合同中,被上诉人确未再收取上诉人品牌使用管理费。上诉人要求返还45万元品牌使用管理费确无合同依据,原审法院对上诉人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是否存在错误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作为审理涉案合同纠纷的法律依据并无错误,上诉人在二审庭审中亦明确其对涉案合同主张撤销和解除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此,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及其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875元,由上诉人石培亮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军欢

代理审判员     徐 晨      

代理审判员     易嘉      

 

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

 

             刘晓静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八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