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商标权
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与乐A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3-15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沪二中民五()终字第13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A

  委托代理人张B

  委托代理人张C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A

  委托代理人吴鹏彬,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视公司)因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1)普民三()初字第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1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传视公司委托代理人张B、张C,乐A委托代理人吴鹏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传视公司成立于2008110日,经营范围为摄影器材生产及销售,精密机械零件加工,服装及面料、家纺的销售,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上海麟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麟莱公司)成立于200943日,经营范围为摄影器材、数码相机及配件、五金交电、办公用品、百货、数码电子产品的销售,数码电子产品的维修,商务咨询。

  第67XXXX2号“KIPON”商标由传视公司于2010107日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天体照相用镜头、光学镜头、望远镜,注册有效期自2010107日至2020106日。

  201171日,传视公司向上海市东方公证处申请对购物过程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当日下午,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公证员陆巍、公证人员缪超与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张正辉一同到达上海市鲁班路300号上海星光摄影器材城329号麟莱公司设立的商铺内,由张正辉在该处购得“尼康-M4/3转接环”和“EOS-M4/3可调光圈转接环”各一只,共支付价款人民币630(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当场收到收款收据一张和税务机关代开统一发票联一张。购物后,张正辉与公证员、公证人员一同将上述所购物品带回上海市东方公证处,由公证员陆巍将上述物品密封并加贴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封条予以固定。在上述过程中,张正辉对购物现场及所购物品拍摄照片九张。上述购物过程系在公证员和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进行,201175日,上海市东方公证处出具(2011)沪东证经字第7314号公证书。

  2011822日,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徐汇分局对麟莱公司做出沪工商徐案处字[2011]04020111341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现查明:当事人上海麟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从20107月起,委托江苏太仓东旭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加工、生产配套部份照相机上的配件并印有‘NIPON’标识的转接环共260只,共支付加工费9,048元。当事人在2010107日前,销售上述商品20只,销售金额1,800元;在2010107日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KIPON’商标注册后,销售上述商品92只,销售金额6,260元;在各类展会上赠送样品50只;次品退回加工企业65只;库存转接环33只。在20108月委托上海润坤印刷品有限公司印制了当事人设计的‘NIPON’产品外包装盒500只,支付加工费100元。上述转接环商品经外包装后销售、赠送共162只,库存外包装盒338只,其非法经营额为7,408.40元。又查明:当事人未经商标注册人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的许可,在同一种转接环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KIPON’近似的‘NIPON’商标,用在商品和外包装盒上销售给顾客或消费者。……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项的规定所指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决定处罚如下:一、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二、没收、销毁侵权商品(转接环)33只和外包装盒338只;三、处罚款(人民币)7,408.40元……”。麟莱公司对该《行政处罚决定书》未申请复议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传视公司为本案支付购物款共930元、公证费3,000元、律师费5,000元。

  另查明:麟莱公司系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股东为乐A2012410日,麟莱公司召开会议,并形成决定如下:1、同意公司解散;2、成立清算组,乐A为清算组负责人,清算组组员为乐福林;3、清算组成立之日起10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60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在清理公司财产、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后,及时制定清算方案,报股东会确认;4、清算结束后,清算组应制作清算报告,报股东会确认。

  2012611日,乐A、乐福林出具一份《上海麟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清算报告》,内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本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清算组对本公司进行了清算,现清算工作已经完成,作清算报告如下:一、清算过程:1、经公司股东会议决定,解散公司。清算组已在成立之日起10日内通知了所有债权人,并于2012424日在上海商报报纸上刊登了注销公告。2、清算组在清理公司财产、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后,制定了清算方案,并已经股东会确认。二、清算结果:1、清算组按制定的清算方案处置公司财产,并按法律规定的清偿顺序进行清偿。2、清偿顺序如下:(1)支付清算费用;(2)支付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3)缴纳所欠税款;(4)清偿公司债务;(5)清偿后的剩余财产,按股东的出资比例进行分配。3、公司债务已全部清偿。4、公司财务已处理完毕”,清算组成员一栏有“乐A”、“乐福林”签字。该报告落款处注明“股东会确认清算报告,股东承诺:公司债务已清偿完毕,若有未了事宜,股东愿意承担责任”,并由乐A签字。

  2012618日,麟莱公司经工商部门核准注销。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商标民事纠纷解释》)的规定,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传视公司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传视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本案中,将“KIPON”与“NIPON”进行比对,可以发现:两标识组成相似,都由五个字母组成,后四个字母完全相同,仅最前面一个字母不同;两标识皆用普通英文字体表达,就国内一般消费公众对英文字母的注意力来说,外形也已构成近似。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麟莱公司使用的“NIPON”标识与传视公司的“KIPON”商标相近似。

  传视公司系第67XXXX2号“KIPON”商标的注册人,依法享有该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的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构成商标侵权。麟莱公司在与传视公司上述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使用了与传视公司注册商标“KIPON”近似的标识,构成商标侵权。麟莱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但麟莱公司已经注销,其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均已丧失,且相关侵权商品亦已由工商部门没收并销毁,故传视公司再行要求股东乐A承担麟莱公司上述停止侵权的诉请,与法无据,原审法院难予支持。

  关于传视公司请求赔偿的数额,《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传视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以及麟莱公司因侵权获得的利益,传视公司仅依据现有的侵权事实要求麟莱公司赔偿损失800,000元数额过高。综合考虑传视公司商标的声誉、麟莱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5,0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相关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股东应当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依法清算完毕后,清算组才能向公司登记机关申办公司注销登记手续。清算工作包括通知债权人、发布清算公告、登记核实债权、制作清算报告等。乐A作为麟莱公司股东,即公司清算义务人,应就麟莱公司是否已依法清算承担举证责任,现乐A虽抗辩其对麟莱公司进行过清算,但未提供相关证据加以证明。因乐A未能提供清算文件,无法举证证明麟莱公司系经依法清算后注销,故原审法院认定麟莱公司未经依法清算。因麟莱公司股东即乐A未经依法清算即注销了麟莱公司,且乐A在办理麟莱公司注销登记时承诺愿意对麟莱公司的未了债务承担责任,故乐A应对麟莱公司上述因侵权所产生的债务承担责任。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一、乐A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传视公司经济损失5,000元; 二、乐A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传视公司合理费用8,930元;三、对传视公司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费11,889元,由传视公司负担10,000元,由乐A负担1,889元。

  原审判决后,传视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传视公司上诉称:1. 麟莱公司销售涉案产品的地域范围广泛,时间达一年之久。原审法院仅依照《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麟莱公司的销售数量及销售金额,明显过低,有悖常理。2. 麟莱公司的报价单显示涉案产品有28个型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其仅生产260个产品,与事实不符。3.麟莱公司的侵权行为造成传视公司产品积压,损失惨重,传视公司对此也已尽到举证义务。故请求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主文第一项,改判乐A赔偿传视公司经济损失100,000元。

  乐A辩称,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根据《商标法》及《商标民事纠纷解释》的相关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本案中,虽然传视公司对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的销售数量及销售金额提出异议,并且认为其产品存在大量积压,损失惨重,但在传视公司没有提交确切证据证明麟莱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以及麟莱公司的侵权行为与传视公司产品积压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传视公司商标的声誉、麟莱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5,000元,并无不当。本院对于传视公司的相关上诉意见,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原审判决依法应予维持。但原审法院对原审诉讼费用分担的处理有误,本院依法予以调整。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889元,由上诉人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5,842元,由被上诉人乐A负担人民币6,047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175元,由上诉人上海传视摄影器材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何 渊

代理审判员  胡 宓

代理审判员  凌宗亮

 

二○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李晶晶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第一百七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终审的判决、裁定。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