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专利权
金民海、葛从安知识产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3-04-01        

上 海 市 高 级 人 民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沪高民三()终字第19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民海。
  委托代理人查道有。
  上诉人(原审被告)葛从安。
  委托代理人张晓骅。
  上诉人金民海、上诉人葛从安因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沪一中民五()初字第1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11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2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金民海的委托代理人查道有、上诉人葛从安的委托代理人张晓骅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1217日,原告经授权获得“反向地面刨毛机”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01125315.0。该发明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一种反向地面刨毛机,它包括电动机、传动装置、箱体、刨盘,其特征在于箱体上前后有二个反向运转的刨盘,由电动机连接传动装置带动前后刨盘运转,每个刨盘有若干个锯片。”专利附图中的实施例显示,传动装置的结构是电动机与涡杆相连,涡杆与涡轮套合,涡轮与齿轮啮合,齿轮与链条轮啮合,而链条轮与链条啮合,通过这种结构来实现顺次传动的功能。
  2012218日,原告委托代理人至上海市闵行区九星市场一家门面标有“顺安五金商店”的店铺购买了清灰机一台,并当场取得盖有上海宏发综合经营部印章、货名为“清灰机”的发票和上海顺安五金公司王超的名片各一张。浙江省临海市公证处对上述购买过程进行了公证,拍摄了照片并封存了清灰机实物。
  201268日,原告诉至原审法院称,原告系名称为“反向地面刨毛机”(专利号为ZL01125315.0)的发明专利权人。原告发现被告生产、销售的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原告据以主张权利的权利要求1所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故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发明专利权,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和销毁侵权产品,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原告调查侵权的合理费用人民币8万元(以下币种同)。
  经当庭启封,上述清灰机所附铭牌注明:“混凝土地面清灰机”、“山东青岛飞龙建筑机械厂”。经比对,该清灰机的电动机与传动杆相连,通过皮带轮带动齿轮。其余技术特征与原告主张的专利权利要求1所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相同。
  另查明:证人郭志超当庭陈述,系争清渣机系被告于201112月向其购得,款项结清,并确认被告所持销售清单系其向被告开具。该销售清单记载:品名清渣机,金额1,700元,销售日期2011126日。
  还查明:原告为诉讼支付公证费1,600元,购机费1,800元,照片冲印费10元,工商查询费10元,交通费及住宿费1,990元(该部分费用在本案中主张1/7)。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系ZL01125315.0号“反向地面刨毛机”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其权利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专利产品,否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发明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原告在本案中主张以权利要求1确定其专利权保护范围,因此,判定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将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原告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进行比对。经比对,被告销售的清灰机包含了权利要求1中涉及的所有技术特征,但由于该权利要求中的传动装置是功能性特征,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描述的该功能的具体实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实施方式,确定该技术特征的内容。原告专利附图中的实施例显示,其传动装置的结构是电动机纵向设置,与涡杆相连,涡杆与涡轮套合,涡轮与齿轮啮合,齿轮与链条轮啮合,而链条轮与链条啮合,通过这种结构来实现顺次传动的功能。现被告的产品与其存在的差异是,电动机与传动杆相连,传动杆依次与皮带轮、传动杆、齿轮组合,实现顺次传动。根据传动技术的原理,采用涡轮、齿轮、皮带轮传动是其基本传动方式,故以皮带轮代替涡轮传动是该技术领域的人员容易联想到的基本相同的技术手段,而其实现的技术功能和效果也基本相同。该实施方式属于与专利附图描述的传动装置相等同的实施方式。此外,被告产品上的轮子属于附加技术特征,并非必要技术特征,不属于比对范围。因此,该产品落入了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擅自销售上述清灰机的行为属于专利侵权行为,理应依法承担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
  本案中还需判断的是被告是否可以免除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可见,如果被告的合法来源抗辩成立,可以免除损害赔偿责任。原告认为,本案中生产者信息不真实,被告没有正规的买卖合同和发票,产品缺乏公平的销售价格,故被告的合法来源抗辩不成立。原审法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被告销售给原告的清灰机来自案外人,但本案中并没有证据证明涉案产品的真实生产者是谁,也没有证据证明案外人是否有合法的经营资质,相关销售凭证也均为手写凭证,并未加盖印章,故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与案外人之间存在合法的交易结算关系,被告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理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鉴于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损失及被告非法获利的具体数额,故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原告专利权的类型、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被告的经营规模、原告的合理支出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应赔偿的数额。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七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葛从安立即停止侵害原告金民海享有的“反向地面刨毛机”发明专利权(专利号为ZL01125315.0);二、被告葛从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金民海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人民币6,000元;三、驳回原告金民海的其余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800元,由原告金民海负担832元,由被告葛从安负担968元。
  判决后,金民海、葛从安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金民海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葛从安赔偿金民海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万元,由葛从安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原审法院判决葛从安赔偿金民海包括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6,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定葛从安侵害了金民海依法享有的涉案发明专利权,但是对葛从安的侵权行为对金民海造成的损害避而不谈,并判决葛从安赔偿金民海6,000元,明显缺乏依据。
  针对上诉人金民海的上诉,葛从安答辩称:葛从安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
  葛从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由金民海承担一、二审诉讼费。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原审法院关于金民海为诉讼支付交通费及住宿费1,990元的认定与事实不符。根据金民海提交的发票,其取证人员已于2012219日离开上海,因此金民海提交的2012220日的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150元不应计入交通费中。(二)葛从安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葛从安提交的证据材料可以证明:20111011日,荥阳市丰源机械配件经营部从荥阳市城关老陆机械门市部购入两台涉案产品;20111025日,上海友备机械配件维修部的郭志超从荥阳市丰源机械配件经营部购入两台涉案产品;2011126日,葛从安自郭志超处购入被控侵权产品。相关销货清单上分别加盖了荥阳市丰源机械配件经营部、荥阳市城关老陆机械门市部的印章,且荥阳市城关老陆机械门市部具有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因此被控侵权产品的进货来源具有合法经营资质。
  针对葛从安的上诉,金民海答辩称:(一)取证人员是2012218日来上海取证,并于2012219日晚上离开上海,葛从安主张的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是2012220日凌晨的,应当计入本次取证的交通费。(二)葛从安提交的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中,上诉人金民海、上诉人葛从安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上诉人金民海是“反向地面刨毛机”发明专利的权利人,其依法享有的专利权应受法律保护,未经金民海许可他人不得实施该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上诉人葛从安未经金民海许可,擅自销售落入涉案发明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被控侵权产品,且未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其销售行为侵害了金民海依法享有的涉案发明专利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上诉人金民海上诉称,原审法院判决葛从安赔偿金民海包括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6,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此,本院认为,本案中,上诉人金民海的损失和上诉人葛从安的侵权获利均难以确定,亦无合理的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以参照。上诉人葛从安仅实施了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侵权行为且葛从安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规模亦有限,在此情况下,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本案所涉专利权的类型、葛从安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葛从安的经营规模以及金民海的合理支出等因素,酌情确定本案包括合理费用在内的赔偿数额为人民币6,000元,并无不妥。故上诉人金民海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葛从安上诉称,原审法院关于金民海为诉讼支付交通费及住宿费1,990元的认定与事实不符。对此,本院认为,金民海提交的两张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发票显示的时间分别为201221921时多与201222001时多,两者在时间上具有延续性,金民海关于取证人员于2012219日晚上离开上海至220日凌晨回到浙江的陈述具有合理性,原审法院将2012220日的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150元计入交通费中,并无不当。故上诉人葛从安的这一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葛从安上诉称,葛从安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对此,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自己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虽然葛从安主张其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来源于案外人,但是葛从安未能提交证据证明该案外人具有合法的经营资质,且其提交的相关销售凭证均为手写凭证,同时本案中也无证据表明被控侵权产品的真实生产者是谁,在此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葛从安与案外人之间存在合法的交易结算关系,葛从安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并无不当。故上诉人葛从安的这一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金民海、上诉人葛从安的上诉请求与理由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00元,由上诉人金民海负担人民币350元,上诉人葛从安负担人民币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晓都

 

审 判 员

 

马剑峰

 

代理审判员

 

陶 冶

 

二〇一三年三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 伟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