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 > 著作权和邻接权
原告张鸿翔、陈本洪与被告上海芭蕾舞团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8-04-07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调解书

(2007)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269号

原告张鸿翔,男,汉族,1933年12月7日出生,住上海市长宁区虹古路419弄5号502室。
委托代理人钱元春,上海市天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陈本洪,男,汉族,1933年1月15日出生,住上海市长宁区华山路1520弄27号1002室。
委托代理人王小兵,上海市朱妙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两原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朱妙春,上海市朱妙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芭蕾舞团,住所地上海市虹桥路1650号。
法定代表人哈木提,团长。
委托代理人王建轶,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婷,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鸿翔、陈本洪与被告上海芭蕾舞团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7年7月3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0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原告各自的委托代理人及原告张鸿翔本人、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陈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鸿翔、陈本洪诉称,我国经典芭蕾舞剧《白毛女》于1965年5月创作完成,并在“上海之春”首演成功,至今演出场次近2,000场。该剧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剧经典作品金奖。上海舞蹈学校(以下简称舞校)原副校长胡蓉蓉于1964年春提出为该校芭蕾舞班学员创作排演小型芭蕾舞剧《白毛女》,以参加同年“上海之春”儿童歌舞晚会演出。当年舞校属于艺术教学单位,不具备专业演艺团体的演出条件,故舞蹈音乐的乐队伴奏由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以下简称儿艺)协作完成。当时,原告张鸿翔担任儿艺专职作曲工作,时任儿艺党支部书记兼副院长的严金萱便安排张鸿翔同她合作,为舞校的小型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作曲,并分工由严金萱负责编写前期舞蹈排练的音乐旋律曲谱,由张鸿翔负责完成后期的音乐同舞蹈合成的管弦乐队总谱配器。小型芭蕾舞剧《白毛女》创作完成后,又继续创作排演中型芭蕾舞剧《白毛女》。当时由于公演日期限定,配器编写音乐总谱工作量很大,张鸿翔约请其作曲同学,在上海歌剧院工作的原告陈本洪合作,分担音乐总谱编配工作。1965年春,在小型和中型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基础上,创作完成大型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并于“上海之春”首演成功,上述情况说明原告张鸿翔、陈本洪参与本舞剧音乐创作的缘由以及与严金萱形成的合作创作关系。被告成立于1979年,由舞校《白毛女》剧组为基础组建。被告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开始按照1965年首演版本原汁原味复排舞剧《白毛女》,成为被告历年演出的保留剧目,迄今已演出近2,000场,获得了较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然而被告却从未向两原告支付任何报酬。
两原告认为,配器编配总谱工作是芭蕾舞剧《白毛女》作为一部大型舞剧用于舞台表演谱曲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对于大型舞台戏剧,乐器的完美结合对取得良好的舞台视听效果至关重要。本案中,通过配器艺术为管弦乐队或管乐队谱写的芭蕾舞剧《白毛女》的音乐总谱为合作音乐作品,按照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应由严金萱、张鸿翔、陈本洪共同享有。被告迄今演出该剧近2,000场,却从未向两原告支付任何报酬,其行为侵害了原告获得报酬的权利。因多次交涉无果,两原告请求本院依法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使用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总谱演出;2、承担原告为本案支付的调查费、律师费等共计人民币10,000元。
被告上海芭蕾舞团辩称:1、两原告并非芭蕾舞剧《白毛女》的著作权人,无权提起侵权之诉;2、被告通过行政划拨方式从第三人处继受诉争作品,并非本案的适格被告;3、两原告无法证明其为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的著作权人。综上所述,被告认为两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本院予以驳回。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和案外人严金萱自愿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一、原告张鸿翔、陈本洪及案外人严金萱承认被告上海芭蕾舞团享有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整体著作权和演出权。两原告及案外人严金萱作为芭蕾舞剧《白毛女》的音乐创作人员,依法享有在芭蕾舞剧《白毛女》上署名并获得报酬的权利。
二、两原告及案外人严金萱放弃对被告2004年12月31日前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报酬的追偿。
三、对2005年1月1日起至2007年12月31日内的演出,被告自本调解书生效之日起5日内一次性向两原告及案外人严金萱支付报酬人民币40,000元,其中两原告每人各为人民币12,000元,严金萱为人民币16,000元。
四、对2008年1月1日起至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著作权保护期内的演出,被告应按照每场演出收入3.5%的标准向两原告(或其继承人)及案外人严金萱支付报酬,其中两原告每人各领取其中的30%,严金萱领取其中的40%。两原告及严金萱的报酬每年年末结算,由两原告和严金萱各自向被告领取。
五、对2008年1月1日起至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著作权保护期内的其他收入(即除演出之外的收入,包括出版光盘、图书、许可第三方演出等),被告应按照该收入3.5%的标准向两原告(或其继承人)及案外人严金萱支付报酬。
六、两原告及案外人严金萱同意:自本协议签署后如有任何第三人向被告主张与两原告及严金萱相同的版权,且该第三人提供的材料能够证明其主张权利的,则被告支付给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创作的报酬标准中应包含该第三人,具体分配比例与被告无关,由两原告、严金萱及该第三人协商。
七、被告保证向两原告提供的其2005年1月1日至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著作权保护期内收入的情况真实。两原告(或其继承人)享有核实被告收入情况的权利,且为保证两原告(或其继承人)的前述权利,被告应向两原告(或其继承人)提供所涉演出的场次明细表(内容包括时间、地点、票价、收入统计)以及演出合同等,并应于每年年末向两原告(或其继承人)提供上述材料。被告提供的收入情况应当真实和准确,如经双方核实后确认收入有缺少的,对于缺少的部分,被告应及时补足。若经两原告催款后仍不补足的,被告应按差额的两倍支付给两原告(或其继承人)。
八、本协议经双方当事人及案外人严金萱签字或盖章后生效。
九、本协议生效后,各方均应严格遵守。若有违约,应承担违约之责任。
十、本协议仅为两原告及案外人严金萱与被告就报酬支付标准达成和解而订立,不能作为日后任何一方提起诉讼的依据。
十一、本协议未尽事宜,各方可协商或按照相关法律解决。
十二、双方当事人无其他争议。
案外人严金萱已经在上述调解协议上签字并盖章。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征收计人民币425元,由原告张鸿翔、陈本洪负担人民币212.50元,被告上海芭蕾舞团负担人民币212.50元。
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本调解书经双方当事人签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刘 洪
代理审判员   章立萍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晓静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