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西 > 植物新品种
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与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08-10-15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晋民终字第24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6号铸诚大厦B座2001。
法定代表人于艳杰,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福全,汉族,1968年11月10日出生,该公司职员,住所地: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6号铸诚大厦B座2001。
委托代理人王海阳,男,汉族,1980年3月2日出生,该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住所地:山西侯马市新田路26号农资市场院内。
负责人宫金梅,女,1965年3月22日出生,住所地:侯马市路西南街瑞祥小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住所地:闻喜县东镇镇政府驻地。
负责人王良,男,1967年3月19日出生,住所地:东镇镇东路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住所地:山西省闻喜县河底镇镇政府驻地。
负责人李娟琴,女,1964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住山西省闻喜县河底镇河底街。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住所地:山西省闻喜县郭家庄镇镇政府驻地。
负责人孙来彪,男,1964年3月11日出生,蒙古族,住所地:山西省闻喜县郭家庄。
上诉人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农种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以下简称金丰门市部)、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以下简称东鲁服务部)、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以下简称河底服务部)、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以下简称郭家庄门市部)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并民初字第1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德农种业公司委托代理人杨福全、王海阳及四被上诉人负责人宫金梅、王良、李娟琴、孙来彪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德农种业公司一审起诉称,玉米品种郑单958由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育成,已通过全国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审定编号为:国审玉20000009,2002年1月1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之规定授予新品种权保护,品种权号为:CNA20000053.5,保护期限为十五年。期间品种权人与德农种业公司及其控股公司经协商于2001年5月26日双方签订《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生产、销售许可合同》,授权生产、销售许可使用费200万元,有效期10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之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许可生产、销售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均违反了国家对植物新品种保护的规定,构成侵权。经原告方调查市场发现,四被告未经合法授权,涉嫌公开销售郑单958玉米种子,侵害了原告品种权合法权益,拢乱了种子市场秩序,严重影响了我单位的市场份额,直接给我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请求法院判令:1、四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保证不再实施侵权行为;2、被告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各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万元人民币,被告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4万元人民币,且被告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对其他三被告的赔偿责任负连带责任;3、四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及相关费用。河底农资服务部答辩称,涉案种子是我在被告金丰门市部进的,我认为金丰门市部是合法的批发商。本案原告没有拿包装袋给我辨认,我也不知道是否是真种子,我亦不知道我的行为是否侵权。郭家庄门市部、东鲁服务部的答辩意见均与河底镇服务部的答辩意见相同。金丰门市部对原告诉讼请求答辩称,我方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认可,该案本身是以植物新品种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原告作为植物新品种的使用权人,没资格对我方提起诉讼。我方是经朋友介绍与秦丰公司联系购进种子,秦丰公司在进货过程中讲是进的原告的货,能说明种子的来历,本案只能说是商标侵权,我方侵权是在受人欺骗的情况下发生的,我方没有任何故意,发生侵权后,我方及时停止侵权,没有给对该造成损失。对方把工商局查封的种子全部以低价回收,且种子也是真的,在我方这边没有形成流通,原告回收后也重新利用,没有给对方造成负面影响,对方提出的赔偿请求我方不予认可,原告的前三项诉讼请求,我方均予以纠正。
原审查明:原告德农种业公司成立于2002年10月21日,系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经营范围为:生产种子(限分支机构经营);销售种子、化肥、农药(不含危险化学品农药)、农用地膜等。本案所涉郑单958为玉米种植物新品种名称,其品种权人为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该植物新品种授权日为2002年1月1日。2001年5月26日,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与德农种业公司和其控股公司签订《郑单958玉米杂交种种子生产、销售许可合同》,合同约定,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许可德农种业公司和其控股公司生产和销售郑单958玉米杂交种种子,许可期限为2001年1月1日至2010年7月1日,并约定德农种业公司和其控股公司向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支付郑单958玉米杂交种生产和销售许可费共200万元人民币。截止2002年3月11日,德农种业公司共支付郑单958生产销售许可费200万元人民币。后原告德农种业公司继受了德农种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其控股公司在上述生产销售许可合同中的一切权利义务。2003年12月20日,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河南省荥阳市飞龙种子有限公司共同委托原告等四家单位进行玉米杂交种郑单958全国市场打假维权行动,并签订协议,该协议约定,德农种业公司等四家品种权益人可以联合行动维权,任何一方也可单独行使维权权力。2007年1月1日,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授权原告对郑单958侵权单位或个人单独提起诉讼,其授权期限为2007年1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四被告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东鲁服务部、金丰门市部均有销售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的行为,2007年3月28日,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分别查封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东鲁服务部玉米杂交种子4515公斤、5950公斤、3700公斤,并于2007年4月16日分别没收上述三被告仓库中的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4525公斤、5950公斤、4225公斤,于2007年4月25日分别对上述三被告罚款10000元人民币。上述三被告所销售的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均从被告金丰门市部购进且三被告未审查该种子的销售是否经过合法授权。2007年4月25日,山西省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对金丰门市部罚款35000元人民币。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经与德农种业公司协商,原告以每公斤1.6元的价格对上述没收的玉米杂交种子予以回购。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所涉郑单958玉米杂交种为植物新品种,品种权人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许可德农种业公司等三公司生产销售该植物新品种,德农种业公司为普通实施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并且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授权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可就该植物新品种维权事宜单独提起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款规定,普通实施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经品种权人明确授权,可以提起诉讼。故德农种业公司为适格原告。四被告未经品种权人许可销售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构成对本案植物新品种权的侵犯。关于赔偿问题,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东鲁服务部所销售的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均系从金丰门市部购进,并不知道该种子是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的种子,比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故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东鲁服务部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权利的侵犯,但不承担赔偿责任。金丰门市部未经授权销售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且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合理来源,该被告应当就其侵权行为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因被告金丰门市部侵权行为所受到的损失,原告与该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被告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润,且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郑单958玉米种子市场所占份额,故无法依据原告损失、被告利润、原告所缴纳的实施许可费等确定赔偿数额。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第三款的规定,依照前款规定难以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侵权的性质、期间、后果、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的数额,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被侵权人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本案中,金丰门市部出售给其他三被告的郑单958玉米杂交种子除售出少部分外均被没收,该种子均被原告德农种业公司以每公斤1.6元的低价予以回收,故被告金丰门市部的行为未给原告造成重大损失,对其市场影响亦较小。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合理费用。此外,本案将综合考虑被告金丰门市部所实施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原告支付的许可费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金丰门市部的赔偿数额。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款、第二条第一款、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书面形式向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道歉,并保证不再实施侵犯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植物新品种权的行为;二、被告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由被告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负担人民币3000元,由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300元。
德农公司不服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述判决第二项,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二)判决被上诉人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各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2万元人民币。(三)判决被上诉人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4万元人民币,且被上诉人侯马市金丰种子门市部对其他三被上诉人的赔偿责任负连带责任。(四)由四被上诉人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及相关费用。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对部分事实认定不清,在认定赔偿数额时适用法律不当。第一,一审判决对于东鲁服务部、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的侵权行为比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不承担赔偿责任实属引用不当。本案涉及到的是种子业务,并且我国有种子法,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该案件应按照我国种子法的有关规定来引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就此类问题的精神,三被上诉人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第二,关于被上诉人金丰门市部宫金梅销售侵权种子数量,一审中上诉人提交了被上诉人在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笔录上承认的销售3.2万斤侵权种子数量的证据。一审结束后,上诉人获知宫金梅在起诉陕西秦丰农业营销网络有限公司十五分公司(以下简称秦丰十五分公司)案件中与本案有关的证据,一是秦丰十五分公司销货票。该票明确载明:“购货单位:宫金梅,2007年3月12日,品名:郑单958、数量50000斤、单价1.60、金额80000元”。二是,周至县人民法院判决书载明:“……原告(宫金梅)销售的假北京德农郑单958玉米种子与被告秦丰十五分公司向原告销售的郑单958玉米种子之间无事实上的联系……”。因此,该发票载明的5万斤郑单958种子亦为被上诉人宫金梅的销售数量。两项证据证明的销售侵权种子数量至少为8.2万斤,认定3.2万斤不当。第三,关于赔偿数额的计算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侵权纠纷案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被侵权人的请求按照被侵权人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被侵权人请求按照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等因素,参照该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合理确定赔偿数额。又根据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例,在本案中,上诉人认为应当按照侵权人因侵权行为给上诉人造成的损失来计算赔偿数额。被上诉人金丰门市部实际销售数量是8.2万斤,其中,3.2万斤销售价格是2.6元/斤,该3.2万斤种子的获得即上诉人的损失是8.32万元,其余5万斤侵权种子,根据当时市场上北京德农郑单958销售价格为3.5元/斤,应合理推定该5万斤侵权种子造成损失金额应该是17.5万元。退一步讲,即使按照宫金梅3.2万斤侵权种子销售价格2.6元/斤计算,其获利数额亦即上诉人的损失也应为13万元。因此,被上诉人宫金梅销售8.2万斤种子给上诉人造成的损失额应为21.32-25.82万元。被上诉人山西省闻喜县东鲁农业技术服务部(业主王良),在工商局的询问笔录中承认进货1万斤销售价格3.5元/斤(被上诉人宫金梅亦承认其进货1万斤),损失为3.5万元。被上诉人山西省闻喜县河底镇农资服务部(业主李娟琴),在工商局笔录中承认进货1万斤,销售价格为3.2-3.3元/斤,损失应为3.2-3.3万元。被上诉人山西省闻喜县郭家庄农资第二门市部(业主孙来彪),在笔录中承认3月15日进货11900斤,宫金梅在笔录中承认3月16日为其送货1.2万斤,因此孙来彪销售数量应为23900斤。参照3.5元/斤销售价格,损失为83650元。上诉人为制止侵权行为,闻喜县工商局查扣三被上诉人28330斤假冒种子后,以1.6元/公斤的价格给工商局付款将种子取回转商处理,以防假冒北京德农郑单958种子再次流入市场,为此支付了有关费用22664元。综上,四被上诉人因侵权获利总金额为363850-409850元,加上上诉人因制止侵权支付的费用22664元,计算应赔偿上诉人损失总金额应为386514-432514元。上诉人综合考虑四被上诉人的性质、销售数量、经济承受能力等因素,本着就低的原则,象征性地主张四被上诉人赔偿14万元、2万元、2万元、2万元经济损失,已远远低于依法应赔偿的数额。
四被上诉人二审答辩称:种子是通过熟人介绍从陕西秦丰十五公司买的,发票是5万斤,实际出库是3.2万斤,不知道种子商标有问题,该货被工商局没收后德农种业公司低价收购,德农种业公司没有损失。工商局将我方经营的种子没收,我方始终积极配合提供种子来源于陕西省秦丰十五分公司,我方支付了购买款,种子被没收还被行政罚款也是受害人不应赔偿。
经查,原审认定的事实客观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又查明,2007年3月12日金丰门市部以负责人宫金梅名义从秦丰十五分公司购买郑单958种子50000斤,每斤1.6元,秦丰十五分公司出库32000斤,宫金梅每斤按2.25元付款72000元。同年3月16日,宫金梅与秦丰十五分公司业务员李志祥共同将种子送至闻喜县,以每斤2.60元价格分别卖给东鲁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河底服务部。同年3月28日闻喜县工商局根据德农种业公司举报在联合打假行动中将上述三购买种子当事人所购“北京德农郑单958号”种子查扣,经德农公司鉴定,该批种子包装袋为假冒仿制德农郑单958玉米种子专用包装袋。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郑单958”玉米杂交种为植物新品种,品种权人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四被上诉人的销售行为构成侵权,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二审争议的焦点一是销售数量;二是赔偿款数。
关于销售数量问题。案中秦丰十五分公司销售货票据确实载明:“郑单958”50000斤;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的3.2万斤是“北京德农郑单958”两者确有区别。金丰门市部认为3.2万斤是实际出库数量,销货发票载明的50000斤未全部出库。本院认为,当事人对于“郑单958”植物新品种权利在民事赔偿诉讼之前,曾请求有关行政部门通过打假进行维权,两者虽然互无矛盾,但对于当事人说法不一致的事实问题可作为民事判决认定事实的参考。根据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金丰门市部所实施的销售过程实为转手倒卖,是与秦丰十五公司共同直接将该种子送至闻喜,分别售予东鲁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河底服务部,数量与金丰门市部诉称实际出库数量一致,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是两个侵权行为,应是互为相连的不同环节中的表现区别,用简单相加方式计算数量缺乏根据。上诉人对于侵权数量为8.2万斤的另一理由是秦丰十五分公司销售的种子是“郑单958”,闻喜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没收的种子是“北京德农郑单958”应是两个侵权行为。根据工商部门处罚决定书。“经北京德农种业公司鉴定,认定该批种子5公斤规格的包装袋为假冒仿制‘北京德农郑单958’玉米种专用包装袋”的认定可见被上诉人在销售的玉米种子的行为中,同时有使用假冒仿制包装袋的行为,假冒专用包装袋的行为在本案中并非将不同生产者的产品通过这一行为产生对生产者的混淆,而是混淆是否经过授权的问题,该行为是证明是否构成侵权的证据,并非证明侵权数量的证据,故上诉人关于数量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款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规定,侵权人的赔偿责任可以按被侵权人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确定,或者根据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等因素,参照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合理确定。同时又规定,依照前款规定难以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侵权因素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本案被上诉人东鲁服务部、河底镇服务部、郭家庄门市部所销售玉米种子包装袋注明为“北京德农郑单958”,事后经查知该包装袋为假冒,无证据证明该三被上诉人对假冒行为明知,销售人在得知是侵权产品之后,采取的是极积态度,没有产生利益也未给权利人造成损失。上诉人主张计算损失的方式是按预定销售价计算,有失公正。被上诉人金丰门市部因销售植物新品种的繁殖材料构成侵权,在销售过程中,虽有差价可嫌,但本案品种来源于秦丰十五分公司,上诉人用秦丰十五分公司的销货票证明金丰门市部的赔偿数额的同时,亦证明了导致侵权后果发生,金丰门市部并非直接原因,此节可以作为确定赔偿数额的参考因素。金丰门市部销售的玉米种子,工商部门没收后,德农种业公司以每斤0.8元价格收购,侵权人没有利益基础,也未产生对市场数额的影响,上诉人请求用未实施完毕的数量确定赔偿数额依据不足。根据本案的情况,按照侵权人的获利或被侵权人的损失或许可费用均难以确定赔偿数额,原审判决综合考虑侵权的性质、期间、后果等因素作出的判决并无不当。
综所上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费4300元,由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冯成锁
代理审判员   高 耀
代理审判员   牛向宏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刘莉媛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