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津 > 其他
上诉人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吴永钦、海宁市企联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二审
提交日期:2012-12-22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决 书

2012)津高民三终字第31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田晓沙。

委托代理人:王蛟。

委托代理人:张晓。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永钦。

委托代理人:李民。

委托代理人:杨朕。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海宁市企联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杜晓时。

委托代理人:李民。

委托代理人:杨朕。

上诉人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永钦、海宁市企联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企联贸易公司)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0)二中民三知初字第1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升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蛟、张晓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民、杨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升华公司是于2003312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外国法人独资),股东为中美供应公司,经营范围为:航空用工业材料、风力发电辅助材料、设备、仪器仪表的国际贸易;代办保税仓储服务;简单加工;以上相关的咨询服务。吴永钦自200611日起在升华公司销售部门工作。双方于2008年签订的《劳动合同》中载有如下内容:乙方(吴永钦)应当保守甲方(升华公司)的商业秘密……包括但不限于下述内容:技术信息、经营信息……。双方签订的《保密及竞业禁止协议》中约定,吴永钦承担保密义务的商业秘密包括但不限于客户名单。20081231日,吴永钦从升华公司离职。

升华公司作为卖方在20062月至20075月期间,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六研究院(以下简称航天六院)41所科研处陆续签订了五份《采购合同》,合同交易的货物主要包括:导流管、密封胶带、夹芯材料、PVC板等,总价格约65万余元。双方在合同中对付款方式、交货与验收进行了约定。

企联贸易公司是于2008825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杜晓时、吴永钦,公司经营范围为:五金交电、皮革制品、针纺织品及原料(不含鲜茧和籽棉)、化工原料(不含危险化学品、易制毒化学品和化学试剂等)、文具用品、体育用品、厨房用具、建材、玩具、工艺品(金、银饰品除外)、汽车及摩托车配件、电子产品、家用电器、服装、通用设备、鞋帽、箱包批发、零售;从事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制或禁止的除外;涉及前置审批的除外)。2008922日,企联贸易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就增加公司经营范围事项作出决议,新增后公司经营范围为:从事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制或禁止的除外;涉及前置审批的除外);五金工具、皮革制品、轻纺原料、针纺织品、办公用具、文体用品、厨房用品、轻木材料、PVC泡沫、树脂、复合材料、建筑材料、玩具、工艺品、车辆配件、健身器材、包装材料、电机产品、电子产品、家用电器、服装、家纺、太阳能产品、机器设备、鞋帽箱包等。

案外人内蒙古航天亿久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航天亿久公司)成立于200749日,有两个法人股东,即内蒙古红峡化工厂和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四十一所(内蒙古动力机械研究所)。

本案中,升华公司主张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害其商业秘密行为的证据为一份《叶片成套芯材采购合同》复印件,合同双方显示为航天亿久公司和企联贸易公司。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表示从未与航天亿久公司签订过此类合同。原审法院根据升华公司的申请向航天亿久公司去函进行调查核实,航天亿久公司回函表示从未与企联贸易公司签订过该合同或者此类合同。

升华公司主张航天六院41所与航天亿久公司在实质上存在关联关系,原审法院给升华公司指定了期限要求其就航天六院的性质、下设单位的情况以及航天六院41所与航天亿久公司在人员、业务上的关系进行举证,升华公司表示由于上述相关单位为军工企业,在工商部门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故不能提供相应证据。原审法院遂根据升华公司的申请给航天六院、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四十一所去函就上述情况进行函调核实,但两单位均未做出答复。

原审法院认为,鉴于本案为侵害商业秘密之诉,故升华公司首先应明确其要求保护的商业秘密的内容和范围。就此,升华公司表示其在本案中要求保护的商业秘密为客户名单,包括吴永钦在升华公司任职期间负责的全部客户,即航天六院41所、航天亿久公司、天津鑫茂鑫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二十余家单位。就上述名单中的客户,庭审中,升华公司明确表示除航天六院41所和航天亿久公司外,其均不能提供企联贸易公司与名单中客户发生交易的证据,不能证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犯升华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由于本案为侵害商业秘密之诉,故对升华公司明确表示不能提供侵权证据的天津鑫茂鑫风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二十家客户不作为本案审理范围,原审法院对该部分不进行审查。

关于升华公司要求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航天六院41所及航天亿久公司的相关信息,原审法院认为,从升华公司就上述经营信息构成商业秘密且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犯该商业秘密的行为所提供的证据来看:1.虽然升华公司将航天亿久公司作为其要求保护的客户名单,但升华公司在证明上述经营信息属于商业秘密时提供的证据,均为吴永钦在升华公司任职期间与航天六院41所进行业务联系的邮件及合同等,并不涉及与航天亿久公司的业务往来。而升华公司提供的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权行为的证据,是一份显示为企联贸易公司和航天亿久公司签订的合同,显然,升华公司要求保护的客户名单与其认为和企联贸易公司发生交易的客户不具有一致性;2.虽然升华公司称航天六院41所和航天亿久公司在实质上具有关联性,但其未能就双方的关联性提供有效的证据,况且,即使航天六院41所与航天亿久公司存在一定的关联,是其股东之一,但二者均为独立法人,在实质上并不能等同,故即便升华公司要求将航天六院41所作为客户名单保护的主张成立,也不能得出企联贸易公司如与航天亿久公司进行交易即构成侵权的结论;3.升华公司主张吴永钦利用其掌握的升华公司与航天六院41所、航天亿久公司的交易内容、习惯使企联贸易公司与航天亿久公司发生交易,但从升华公司提供的其与航天六院41所签订的合同来看,与升华公司提供的企联贸易公司与航天亿久公司签订的合同相比较,二者在支付方式、交货、验收、质量保证等方面都完全不同,升华公司称企联贸易公司利用了其交易信息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4.升华公司能够提供的证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证据仅为一份合同复印件,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经原审法院向案外人核实,其亦明确表示没有签订过该合同,故该证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当事人指称他人侵犯其商业秘密的,应当对其拥有的商业秘密符合法定条件、对方当事人的信息与其商业秘密相同或者实质相同以及对方当事人采取不正当手段的事实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升华公司诉称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侵犯了其商业秘密,则升华公司应在明确要求保护的商业秘密的内容的基础上,提供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权行为的证据,但根据前述分析,升华公司未能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与其要求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客户进行了交易,升华公司就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未能完成基本的举证责任,故在升华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害其商业秘密行为的前提下,对其要求保护的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亦无进行审查的必要,升华公司对此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为,升华公司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590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60900元,由原告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原审法院判决后,升华公司不服,以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判决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升华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依法判决二被上诉人连带赔偿因侵犯商业秘密给升华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600万元及因调查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30万元;两审诉讼费用由二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上诉理由为:第一,上诉人主张的客户名单具备商业秘密的法定要件,依法应受保护。第二,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犯上诉人商业秘密的行为。1.上诉人与吴永钦签订的《劳动合同》和《保密及竞业禁止协议》中明确约定吴永钦对包括客户名单在内的商业秘密承担保密义务。但吴永钦在离职前即与别人共同成立了被上诉人企联贸易公司,经营与上诉人相同的产品,并将上诉人客户名单中航天六院41所及其关联单位航天亿久公司的重要信息披露给企联贸易公司。2.企联贸易公司明知吴永钦的违法行为,仍然使用上诉人的客户名单,指派吴永钦与航天亿久公司签订《叶片成套芯材采购合同》。第三,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应承担停止侵害、损害赔偿责任。考虑到叶片原材料行业的利润及二被上诉人的偿付能力,上诉人主张二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人民币600万元以及因调查侵犯商业秘密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30万元。

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升华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误。

原审人民法院根据升华公司的申请曾向航天亿久公司发送调查函,根据航天亿久公司的回复可以证实航天亿久公司的股东之一中国河西化工机械公司41所就是航天六院41所。

二审期间,上诉人升华公司提交了一份吴永钦发给升华公司董事长田晓沙的电子邮件,该邮件经天津市北方公证处公证。邮件主要内容为“给您写这封邮件,主要是想跟您谈谈和解的事情……之前也跟内蒙合作了金额很小的一部分……他们总共才生产30只叶片,其余全部外购,所以合作的数额相当有限……关于我个人可以保证以后退出风电这个行业而且海宁公司也退出。”上诉人主张该邮件为新证据,构成了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对升华公司侵权的自认。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期间,本院根据升华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赴内蒙古航天亿久公司核实相关情况。

本院认为,本案是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吴永钦及企联贸易公司是否构成对升华公司商业秘密的侵权,关键在于以下三个问题:第一,上诉人升华公司关于航天六院41所客户信息符合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主张是否成立。首先,升华公司提供的五份与航天六院41所签订的合同可以证实,航天六院41所是与升华公司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升华公司付出劳动获得了包括该客户的价格策略、交易习惯等信息。这些信息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应当认定为“不为公众所知悉”。其次,吴永钦在职期间与升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及《保密及竞业禁止协议》中关于保密义务的规定可以证实,升华公司对其客户名单采取了保密措施,即相关客户信息具有保密性。同时,相关客户信息具有商业价值,能为升华公司带来竞争优势。因此,升华公司主张的航天六院41所相关客户信息具备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和实用性,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

第二,关于案外人航天亿久公司与航天六院41所是否存在关联关系。航天亿久公司的《企业登记信息表》可以证实,航天六院41所是其股东之一,出资比例为60%。在对原审法院调查函的回复中,航天亿久公司承认从航天六院41所承继了全部风力发电叶片的业务。原来航天六院41所部分员工转到航天亿久公司工作。综上,应认定案外人航天亿久公司与航天六院41所存在关联关系。

第三,关于上诉人升华公司提交的证据是否足以证实被上诉人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害其商业秘密的行为。首先,从升华公司提供的《叶片成套芯材采购合同》看,记载的签订人为航天亿久公司与企联贸易公司,该合同为复印件,二被上诉人对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在对原审法院调查函的回复中,航天亿久公司亦表示从未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签订过该合同或者类似合同。二审期间,本院根据升华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向航天亿久公司核实该合同的真实性。航天亿久公司经过查找留档合同,明确答复没有该份合同及其他类似合同。因此,在上诉人不能提供其它证据的情况下,本院无法认定该份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其次,升华公司在二审期间提交了一份载明“吴永钦”发给升华公司有关人员的电子邮件的公证书,但该电子邮件的内容中没有关于吴永钦或企联贸易公司与航天亿久公司签订相关合同的明确表述,另外,该公证书也没有载明电子信箱中显示的发件人“吴永钦”确为本案被上诉人,故该公证书不能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证据。因升华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吴永钦、企联贸易公司实施了侵害其商业秘密的行为,故对于升华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5900元,由上诉人天津升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长 李 

    员 黄砚丽

代理审判员 刘震岩

O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记 员  王 斌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