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 > 技术合同
戢炳学与王海、陈泽民、王德江、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枣苗育种嫁接合同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1-01-04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新民三终字第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戢炳学,男,汉族,1972年10月5日出生,四川广元市人,个体工商户,住库尔勒市东方1号小区7栋5单元401室。
委托代理人:王峰,新疆梨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海,男,汉族,1966年9月21日出生,四川省宣汉县人,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经理,住喀什市天南路百货公司家属院1号楼1单元102室。
委托代理人:丁佐强,新疆恒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泽民,男,汉族,1960年5月25日出生,湖南省湘阴县人,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住喀什市东单小区6号楼1单元141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德江,男,汉族,1957年12月28日出生,四川省射洪县人,无固定职业,住英吉沙县供电公司家属院3号楼2单元208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英吉沙县新市路150号。
法定代表人:王海,该公司经理。
戢炳学因与王海、陈泽民、王德江、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太阳公司)枣苗育种嫁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2009)喀民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5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戢炳学的委托代理人王峰、被上诉人王海的委托代理人丁佐强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陈泽民、王德江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对其缺席审理。金太阳公司已于2007年8月3日注销工商营业执照,该民事主体已不存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6年5月11日戢炳学与王海签定了《枣苗育种嫁接合同》,合同约定:甲方(王海)在英吉沙县沙汗乡育种枣苗230亩地,200万株,2007年3月嫁接40万株灰枣、30万株骏枣,其余全部嫁接为冬枣,嫁接各品种枣苗接穗全部由乙方(戢炳学)负责;嫁接各品种枣苗接穗和人工工资每株按0.4元人民币结帐,甲方在2006年11月10日之前预付乙方接穗工人开支,准备50%现金一次性付给乙方,剩余50%在嫁接完成后甲方全部付清;乙方给甲方嫁接成活率必须保证90%,品种纯度保证在95%;乙方给甲方做技术顾问并指导工作,在2008年种苗出土时,甲方无偿送给乙方十亩地冬枣成品枣苗作为劳务工资补贴;任何一方不得中途中止合同,如任何一方违约,应赔偿对方100万元整。合同签订后,2006年12月13日,王海向戢炳学给付定金10万元。戢炳学于2007年3月开始组织人员进行枣苗嫁接,至2007年5月15日,共嫁接枣苗33.7万株。2007年3月10日,王海给戢炳学出具证明,内容为:“我公司同戢炳学签订2007年嫁接红枣树其中70万株由县里委托人完成,不是戢炳学违约,其余由戢炳学按合同履行,双方同意。”2007年4月13日,王海给戢炳学出具证明,内容为:“王海,王德江,陈泽民三人在英吉沙县沙罕乡育种红枣苗,目前根据县里的要求和实际情况必须要给县里预留一部分骏枣和灰枣的品种,现在戢炳学已嫁接22.5万株左右,因戢炳学合同订立中已收到了104000元左右的现金,剩余双方经过协商后戢炳学在嫁接治化冬枣够目前的支出钱后就不再嫁接了,戢炳学的人就可以撤离了,以后就不再纠缠。”2007年5月15日,王海、陈泽民、王德江给戢炳学出具了红枣嫁接验收报告,证明戢炳学嫁接枣苗总数为33.7万株。2007年6月17日,经双方结算,尚欠戢炳学嫁接款2万元,当日向戢炳学支付了1万元,尚欠1万元未付,戢炳学向王海出具了收条。诉讼中王海辩解:双方合同明确约定,灰枣和骏枣为70万株,其余的为冬枣,即首先要保证70万株灰枣和骏枣的情况下,其余为冬枣,由于戢炳学提供不了灰枣和骏枣的接穗,而王海要向英吉沙县林业局提供灰枣和骏枣70万株,如继续嫁接冬枣,将会给王海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故双方经过协商后王海书写证明放弃追究戢炳学的违约责任,戢炳学完成支付定金款项的嫁接任务后停止嫁接。但戢炳学对此不予认可,称戢炳学花巨资购进的接穗全部报废,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另查:金太阳公司于2006年5月8日申请成立。王海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海将230亩土地作为合伙的出资。王海、陈泽民、王德江三人系合伙关系。王海与戢炳学签订合同的行为系个人行为。
一审法院认为:戢炳学与王海签定的《枣苗育种嫁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合同,故双方当事人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在合同实际履行中,王海向戢炳学支付定金104000元,戢炳学为王海嫁接枣苗33.7万株,经双方结算,王海尚欠戢炳学枣苗嫁接款10000元未付,对此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予以认定,王海应承担向戢炳学给付枣苗嫁接款10000元的民事责任。双方在履行合同中,戢炳学嫁接了33.7万株枣苗,王海、王德江、陈泽民对嫁接的枣苗进行验收,并给戢炳学出具了验收报告。庭审中戢炳学提出王海在履行合同中存在违约行为,并提交了两份王海给其出具的证明,经法庭质证,王海对证明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戢炳学证明的问题不予认可,提出双方终止对合同的履行是双方经过协商一致的,给戢炳学出具的两份证明是为了证实不追究戢炳学的违约责任。2007年3月10日、2007年4月13日王海给戢炳学出具了两份证明,从证明的内容均可以证实经过双方协商一致,戢炳学嫁接够104000元的枣苗后,终止对合同的履行,后王海、王德江、陈泽民对嫁接的枣苗进行了验收。故戢炳学提出在履行合同中,王海存在违约行为,请求王海支付违约金100万元的证据不足,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双方签订的《枣苗育种嫁接合同》已协商解除。王海、陈泽民、王德江三人系合伙关系,根据法律规定合伙人的债务由合伙人按照出资比例或协议约定,以各自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王海、陈泽民、王德江三个合伙人应共同承担清偿债务的责任。王海与戢炳学签订《枣苗育种嫁接合同》,属个人行为,与金太阳公司无关,故金太阳公司不承担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一款(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之规定,遂判决:一、王海、陈泽民、王德江给付戢炳学枣苗嫁接款10000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二、驳回戢炳学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527元,由戢炳学负担14392.60元,王海、陈泽民、王德江负担134.40元。
戢炳学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错误认定当事人之间的合同是协商一致而解除的。本案在原一、二审时王海没有提出合同是协商一致而解除的答辩意见,即表示认可合同是其单方面解除的事实。由于在认定事实方面存在错误导致适用法律也存在错误。请求依法撤消原审判决第二项和第三项,改判由王海等人按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100万元。庭审中戢炳学同意由法院根据案件事实酌情确定违约金数额。
戢炳学二审提交以下证据:1、临猗县庙上小黑苗木繁育基地2001年2月20日给戢炳学出具的收款收据,科目是红枣接穗,金额351000元,冬枣120万株,每颗0.18元,灰枣50万株,每颗0.15元,骏枣40万株,每颗0.15元。2、李强于2008年11月11日出具的证明和NO65000000000450号植物检疫要求书,证明李强为戢炳学办理了从山西省临猗县调运苗木接穗的植物检疫要求书,以印证戢炳学为履行合同,从山西购进苗木及接穗的事实。王海对收款收据不认可,认为不能证明购买事实。对植物检疫要求书真实性认可,但认为是李强申请办理的,与戢炳学没有关系。本院委托巴州中级人民法院对新疆巴州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办理NO65000000000450号植物检疫要求书的相关情况予以核实。巴州中级人民法院调取了原办理档案中的材料,分别是申请人李强向新疆巴州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写的“关于往内地调运果树苗木、接穗的申请报告”、巴州森防【2007】44、45号《引进林木种子、苗木及其繁育材料检疫审批申请表》。戢炳学对三份材料真实性认可。认为该组证据可以印证戢炳学从山西临猗县调运涉案接穗的相关事实,接穗和苗木从山西临猗调运来后,在自治区森林病虫害防疫总站办理了植物检疫要求书,之后可以在全疆范围内调运。王海对法院调取的三份材料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和本案无关,材料反映的是一个叫李强的申请办理接穗及苗木调运,和戢炳学没有关系,证明不了戢炳学的主张。
本院经审查认为,巴州森防【2007】44号《引进林木种子、苗木及其繁育材料检疫审批申请表》记载申请种苗调出地是河南省新郑,植物名称是灰枣和冬枣接穗,该申请表与戢炳学提交的植物检疫要求书及购进红枣接穗收款收据中列明的种苗调出地及品种不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巴州森防【2007】45号《引进林木种子、苗木及其繁育材料检疫审批申请表》记载申请调出植物名称是灰枣和冬枣接穗,该申请表与戢炳学提交的购进红枣接穗收款收据中列明的种苗品种不符,戢炳学提供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确认。
王海二审提交一份英吉沙县工商局企业注册科2010年7月26日出具的证明,证明原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7年8月3日予以注销。戢炳学对此事实予以确认,表示放弃对金太阳公司的诉讼请求。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认可。
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英吉沙县金太阳农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7年8月3日办理了工商注销登记。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涉案合同是否是双方协商解除。
2007年3月10日,王海给戢炳学出具证明的内容反映了变更双方原合同,即减少戢炳学应嫁接的枣树70万株。在王海给戢炳学出具该证明后,戢炳学并未提出异议,继续履行合同。戢炳学继续履行的行为,应视为是对该变更的认可。
2007年4月13日,王海给戢炳学出具证明的内容反映了王海要求戢炳学在嫁接治化冬枣够目前的支出钱(104000元)后,合同解除。该证明是王海单方书写的,尽管没有戢炳学的签字,不符合双方意思表示一致的法律特征,但证明中写明了合同解除的原因是“目前根据县里的要求和实际情况必须要给县里预留一部分骏枣和灰枣的品种”,并且有“经双方协商”的字样,说明王海解除合同是由于第三方原因所致。而戢炳学在拿到此证明后,没有就解除合同向王海提出异议。2007年5月15日王海等向戢炳学出具了红枣嫁接验收报告,6月17日经双方结算戢炳学向王海出具了收到嫁接款10000万元的收条。戢炳学的这一系列行为都使王海等人相信其是同意终止履行合同的。戢炳学庭审中称,没有提出异议是为了能继续履行合同。王海于2007年4月13日出具的证明已明确表示合同解除,此时戢炳学不提出异议,只能表示是对合同解除的默许,不存在不提异议合同还能履行的可能,因此戢炳学的这一辩解理由不符合常理。另由于戢炳学的一系列默许行为,使王海等人认为其已同意解除合同,这会造成王海丧失了在戢炳学当时提出异议后进行选择的权利。因此戢炳学当时故意隐瞒真实意思表示,而在王海认为其同意解除合同后,又要求王海等人承担违约责任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不应得到法院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枣苗育种嫁接合同》已协商解除并无不当。戢炳学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戢炳学已预交14527元,王海、陈泽民、王德江预交1475元,由戢炳学负担1452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新双
代理审判员   张 凡
代理审判员   郭利柱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周亚卉
    文书原文导出:Word文件下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    
二〇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  全国人大  中国政府网  全国政协  最高人民检察院
内部邮箱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100745 总机:67550114 举报:67556131
京ICP备05023036号